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熊飞骏的博客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关于“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的问答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五)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六)
·中国最具欺骗性的忽悠专家郎咸平
·“自由”是思想信仰自由而不是堕落的自由!
·民主解放上半身马列解放下半身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七)
·关于民主问题的对话
·义和团乱华种下了日本侵华的祸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熊飞骏

   “中国男人形象气质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近几天成为热点话题。

   第一次看到这个话题,飞骏立马联想起我常居的那个小城家喻户晓的一个真实笑话:

   丈夫是城市拉板车的,每天背水泥、磁砖、家具连续多次上下N层楼,一天到晚一身臭汗,浑身上下没一处干净的皮肤连私处也不例外;挣来的血汗钱全数交给妻子,每餐只啃几个冷馒头聊以充饥,连吃碗三块钱的热干面都嫌贵。妻子上午在家涂脂抹粉逛商场品时尚早茶购时装化妆品,午饭后挂上单肩真皮女包,光彩照人出现在赌场麻将馆,输掉老公辛苦挣来的一半血汗钱后深夜12点别人老公送回家。自家老公已横摊在床上鼾声如雷……

   这个故事说明“中国男人形象气质差配不上中国女人”确然是不容争辩的事实!

   但“中国男人形象差配不上中国女人”谁的错!

   马列专制是毁灭人性的“灵魂绞肉机”!北朝鲜的绝大多数男人都是疯子白痴;围在坏二金三身边的一大堆美丽女士也一样兴奋得脸上发光。男女都是马列专制的受害者,谁也没资格指责谁。

   中国男人外在形象配不上中国女人是事实!但从内在的人性灵魂层面,中国男女好象“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谁也没资格指责谁。

   首先要澄清一个认识误区,贪官富豪不能代表中国男人!“脑袋大脖子粗,不是老板是伙夫”只是少数顶层男人的形象。秃顶、油光、肚腩、赘肉的12妙雷政富只是腐败官场的形象代表,更不能代表中国爷门!

   官场男女都不能“代表”中国爷娘!12妙雷政富令人恶心;举手申纪兰也一样害你反胃!

   这几天关于中国男人的萎靡猥琐已经说得够多了;我只想站在中国爷们这边说句公道话,让国民听听另一种声音。

   1、如果说中国男人朝三暮四见异思迁,中国女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离婚案男人多数是原告;今天的多数离婚原告已悄悄变成女人了。

   2、中国男人有钱就变坏,好养情妇包二奶玩婚外情,但别忘了中国有钱男人的二奶情妇不是外国女人,而是中国女人!那些甘愿做有钱人二奶情妇的女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年初去菲律宾游学了一个月,跑遍了菲律宾的通都大市穷乡僻壤,发现菲律宾的绝大多数女士宁静自尊,无能多么贫穷也不为权钱所动。菲律宾女佣的贤德本份世界闻名,干净秀丽且很多是大学毕业生,虽然待遇很低每月薪资才500元人民币,可绝不会和一郑千金的男主人暗渡陈仓。女主人出远门把孤男寡女丢在家里一百个放心。菲律宾的男人则很懒散好逸恶劳,可菲女很少轻视菲男。

   3、中国的贪官几乎都是大色官,雷政富、刘志军利用职权玩女人无所不用其极。可中国的女贪官有哪一个不是大色官?在色欲方面比刘志军有过之而无不及!广东中山市长李启红包养勾搭的一大队情夫中,有一个居然还是自己的女婿!

   4、中国男人形象是差劲,但中国女人好象更在乎权钱不在乎形象啊?男人只要有钱有势,哪怕肥头油耳大腹便便,照样有大批美女趋之若鹜;只要有车有房,哪怕谢发秃顶牙齿斑黄也一样有美女投怀送抱争风吃醋。重权钱轻形象的女人又能好到哪里去?

   “绯闻”是明星的形象广告。台湾明星林心如、贾静雯的绯闻对象多是大帅哥;中国大陆明星、主持的绯闻主角则是不堪入目的官员阔佬!某炙手可热的歌星居然为了几十万和蛤蟆样土包子赖长星玩一夜性?中国男人不重形象也是女人造就的啊!

   5、赌博在中国从来都是男人的不长进勾当,但今天中国女人则成为赌博的主力军。你去全中国各中小城市走一圈,就会发现日以继夜泡在麻将馆里拿青春赌明天的多数是女人而不是男人!并且不是风尘浪女而是良家妇女?很多还是白领女士。飞骏那个小城赌博倾家荡产借黑社会高利贷被迫隐名埋姓远逃他乡的几乎都是白领女士!

   中国太太好泡麻将馆的理由是中国机会对女人不公平,失业者多没事干只好泡麻将馆。别忘了日本太太绝大多数都是没工作的,可有几个夜以继日泡在赌场?没有!她们只安静本份呆在家里相夫教子。

   5、中国历史上最垃圾的男人是隋炀帝。中国男人多否定隋炀帝,对厌恶隋炀帝的女人欣赏共鸣。历史上最垃圾女人是武则天。中国女人多欣赏崇拜武则天,把武淫妇视为“女权概模”,对否定武则天的男人群起而攻之。这说明什么问题?

   我曾经和一个西方女权主义者交流过一段时间,她说中国的“女权运动”严重误入歧途,不是追求女人的合法权益和人性尊严,而是追求“堕落的权力”!她的话虽然有点以偏概全,但也道出了部分真相。

   6、“极端”是人性的最大暗点!绝大多数中国太太都说过“世上没一个好男人!”可极少中国老公说过“世上没一个好女人!”多数男人把自己的不幸归咎于社会不公;可多数女人则把不幸推罪给男人!

   …………

   点到为止,继续数落下去飞骏就成长舌妇了!总之中国男女的形象、品质都是马列专制的受害者,受害程度男人侧重外形女人侧重内质。一样的不幸,谁也没有资格自我欣赏瞧不起对方。

   我撰此文并非为自己辩护,飞骏虽然与“帅哥”无份,但相貌还算堂堂正正。

   最后申明一点,飞骏不是一个重男轻女的“大男子主义者”,不信请参阅本人前期的拙作《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http://xiongfeijun.blogchina.com/966243.html

   

   

   二0一四年七月二十七日

(2014/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