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魏紫丹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市委宣传部指令本市文工团排演的歌剧《白毛女》,今天开始在人民剧院上演。早到的单位,互相在拉歌。知识青年训练班学员甫入剧场,刚刚坐定,军分区部队就“猛攻”过来:
   
    “欢迎训练班的同学来一个―――好不好?”
   
    一呼百应:“好!”
   
    “训练班―――来一个!”
   
    “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等得真着急!”
   
    “叫你唱――一二:叫你唱,你就唱,忸忸怩怩不大方。”
   
    “训练班呀!来一个呀!”
   
    梁乖真站出来,领着大家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据说是毛主席採纳了民主人士的意见,提出要在“中国”之前加上一个“新”字,这是后来的事。现在唱得是原歌词):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
    共产党辛劳为民族
    共产党一心救中国
    他指给了人民解放的道路
    他领导中国走向光明
    他坚持抗战八年多呀
    他改善了人民生活
    他建立了革命根据地呀
    他实行了民主好处多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
   
    梁乖真打完最后一拍,迅即发起向解放军的还击,直到他们开唱:
   
    团结就是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
    这力量是纲
    比铁还硬
    比钢还强
    朝着法西斯蒂开火
    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向着太阳
    向着胜利
    向着全中国发出万丈光芒
   
    周远鸿想,全国很多有识之士所以向往共产党,这两道歌就是答案。一个是他爱国,一心救中国,决不专谋一党私利,更不会出卖中国;一个是实行民主,向法西斯蒂开火,让不民主的制度死亡,自然不会搞一党专政,更不会出现领袖独裁。有这两条保证,看中国会怎样地民主自由和富强康乐吧!
   
    部队唱完,就不失时机地与训练班搞起统一战线:“请妇联会唱一个,训练班同意不同意?”――“同意!”
   
    “一,二―――快!一,二――快!快!快!”
   
    妇联会经不住联军的夹攻,只好唱了。由柳茹意同志领唱《妇女自由唱》,由于她感情丰富、唱腔凄美,模仿郭兰英维妙维肖,引起了会场一片喝采声。到底是女同志唱得耐人寻味:
   
    黑咕隆咚的枯井望不到天
    井底下压着咱们老百姓
    妇女在最底层
    。。。。。。
   
    没等唱完,舞台上郑重宣布:演出开始。
   
    随着那撕肝裂肺,悲恸欲绝的剧情的展开,听着喜儿,杨白劳那凄惨悲壮的歌声,观众个个淌鼻涕,流眼泪,欷歔声四起,整个剧场浸沉在忧伤愤恨之中。周远鸿由于过份情绪化,心情易被打动,愈益悲愤激越,泣不成声。“座中泣下谁最多?”黑崽子哭白毛女。虽然他家也是地主,但未曾发生过这类伤天害理的事呀!自己家是小地主,可本村大地主连家是方圆的首富,也不是这样的坏呀!他绝对没不敢产生“这是共产党骗人的把戏”的念头,宁可自欺欺人地归因于他一直生活在学校的环境中,对社会缺乏了解。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
   
    喜儿,杨白劳父女是多么纯朴、忠厚、美好、善良、直正、亲和而值得尊敬、喜爱、怜悯啊!舞台上杨白劳“天明倒在雪地里”,喜儿呼天抢地:“爹爹!爹爹!你为什么?”观众怒吼了:
   
    “打倒万恶的黄世仁!”
    “为杨白劳报仇!”
    “为喜儿伸冤!”
   
    当黄世仁强奸喜儿的时候,一位解放军战士朝着舞台,颤抖着手,举起枪,摒住呼吸,努力控制手中的枪,让它稳静下来,生怕万一误伤了喜儿,大婶等阶级兄弟姊妹,静心地瞄啊瞄!傍他身边的另一位战士,本在目不转睛地看演出,忽然第六感觉器官发现不大对头的信号,几乎是本能地抬手将枪身向上一托。“咣”!子弹朝天上打飞了,惊呆了全场,台上台下,骤然鸦雀无声,霎时又产生一片混乱。后来这位战士被带下。有惊无险,戏接着演。直到八路军雄纠纠,气昂昂,唱着: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
    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
    目标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
    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
   
    ——威武雄壮地开进杨各庄,大春到深山追搜白毛仙姑的时候,观众才转悲为喜,呱呱地鼓掌,此起彼落地持续着。拍疼了手,稍停又拍,好像谁先停了鼓掌,谁就革命得不够份儿。只是周远鸿表现得坐立不安,焦躁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为大春着急,也为白毛女着急,实际是“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这是由于屡遭迫害的白毛女,发现身后有人追她,还以为又是黄家来捉拿她。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想到,在她身后紧追不舍的竟是她朝思暮想的大春哥!这时,她脑子里正响起当初逃出时的心声:
   
    要想谋害我
    瞎了你眼窝
    我是那扑不灭的火
    舀不干的河
    我的冤仇比天高
    我的血泪流成河
   
   她发出了要活下去报仇雪恨的铮铮誓言:
   
    喜儿啊,你要活
    大海枯了你要活
    石头烂了你要活
    你要报仇,你要活
    。。。。。。
   
    她拿出在深山练就的硬朗劲儿,害得八路军小伙子大春,使尽解数也追不上她。这可急坏了台下的周远鸿,恨不得跑上台去,一把捞住白毛女,于是就情急地冲着迅步疾跑的白毛女猛吼:
   
    “别跑了!别跑了呀!大春是来救你的!”
   
    回到训练班,别文郁跟他开玩笑说:
   
    “多亏你提醒,白毛女才放慢脚步,否则,有大春追的。”他发窘地笑着,为自己刚才大出洋相感到不好意思。怎么自己竟看得迷了心窍呢?
    这真是一堂别开生面的政治课。在小组讨论的时候,周远鸿由感动而激动,受到一次深入心窝的阶级教育,从书本到现实,认识到地主阶级剥削的反动性,残酷性,超经济性及地主阶级失去人性,具有寡廉鲜耻的卑鄙性,因而更进一步印证了董部长在《社会发展史》中讲的土地改革的必要性和正义性。他也觉得,杀了黄世仁、穆仁智,方能解了以杨白劳父女为代表的贫苦农民的心头之恨;平分了地主的土地才能解放生产力。
   
    别文郁说:“我是城市贫民,生活也很苦,但远没有农村贫民苦。贫农竟是这样悲惨,饥寒交迫,还要受地主的欺负,侮辱。只有共产党才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毛主席是全国人民的大救星。过去听那些逃亡地主说,解放区农民用牲口拖地主,用烙铁烫他们,让他们登上望蒋台摔死他们,甚至机枪点名集体屠杀他们,。。。。。。听着毛骨悚然,对他们产生同情之心。心想,那样太不人道。现在看了《白毛女》,我的思想变过来了,认识到那是他们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王光诚说:“我也有别文郁的感受,《白毛女》看前看后,思想迥然两样。不过,别文郁说的斗地主的情况,完全是中了国民党无中生有,造谣污蔑的毒。”他大声疾呼:
   
    “我们再也不要受骗了!”他还揭露,国民党饶抓了他当壮丁,还污蔑共产党用的手段比抓壮丁还毒辣。国民党血口喷人,说:‘共产党搞土改,流血斗争,你死我活,自然就结下了深仇大恨。你杀了人家,人家回来能不杀你?只好参军保卫斗争的胜利果实了。分了二亩田地,赔出一个儿子。这实际是变相抓壮丁。”他接着说:
   
    “看了《白毛女》,真相大白,是他们压迫得农民无法生活下去了,才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的。”
   
    王光诚是从国民党军队里逃跑出来的,为了免得再次被抓壮丁,才又跑到学校把上学、把充当学生作为他的护身符。所以他的年龄比周远鸿要大十来岁。在待人处事上,很懂进退之道,比一般同学要成熟得多。
   
    董部长对王光诚高大的个子,高大的鼻子,有特别突出的印象。王光诚在大街上扭秧歌,总是扮演杜鲁门,司徒雷登,活龙活现地表演出帝国主义洋大人,趾高气扬的纸老虎架式,出尽洋相,丑态毕露。
   
   在这当儿,许多人都怀着满腔怒火,争抢着发言,骂黄世仁是小蒋介石,国民党代表黄世仁的利益。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旧社会是个人吃人的黑暗社会。
   
    董部长瞟了梁乖真一眼,向他显示自己别开生面的政治课已经大告成功。学员们仇恨旧社会、仇恨地主阶级的火已经点燃起来了。所谓“启发阶级觉悟”就是点燃仇恨之火。
   
    他要大家别急躁,慢慢谈,深入谈,多谈谈,都谈谈,甩掉包袱才能轻装前进。有什么糊涂思想,要敢于大胆暴露自己,洗掉肮脏的旧思想才能装进纯净的新思想,破旧立新嘛!
   
   “当年许多年轻人冒着生命危险,跑到延安去寻找真理,现在是共产党来到我们这些年轻人中间来传播真理”。他讲了“叶公好龙”的故事之后,接着说:“就看你们敢不敢直面现实,接受真理了!《白毛女》中就显示了共产党主张阶级斗争,反对阶级调和的革命真理。要是光听我讲社会发展史,你们还不清楚明白地主的罪恶,甚至有抵触情绪:‘哪里的话?你纯粹是挑拨阶级矛盾。我那个地主家庭是勤劳起家、忠厚传家,好得不得了呀!’现在眼见为实,你从《白毛女》里照镜子,就可以照见地主阶级的本真面目。你们说,地主怎么样?那样的社会该不该打倒?”
   
    大家咬牙切齿地回答:
   
    “罪恶的旧社会,万恶的地主阶级,坏得头上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都该打倒!”
   
    “这就对了。事实胜于雄辩,真金不怕火炼。”
   
    周远鸿听到董部长热爱真理的肺腑之言,就像是被《白毛女》中的悲情所动,又一次为部长的真情所动。既然他认定董部长是真正的共产党人,那么,在真人面前就不能说假话。他推心置服地说:
   
    “王光诚并没有跟党说真话,别文郁说的确实是真情。因为逃到北蒙市的地主很多,可以说当时充满了流亡地主。他们以亲身所受,所见,所闻,见证着这些遭遇。恐怕归为国民党的欺遍宣传是说不过去的。”
   
    其实周远鸿尚不知,王光诚的地主老子王香,就是看到了真的是要拖人,才星夜逃出而得以虎口余生的。周远鸿看了王光诚一眼,王光诚躲着他的眼光,低垂下头。梁乖真却在眼勾勾地剜着周远鸿,硬耐着性子听他还能胡说些什么。周接下去说:
   
    “事实是不可任人改变的。问题只是,我们通过这次学习,应该怎样正确认识农民运动?就是毛主席说的那个――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像黄世仁,穆仁智这些没有人性,猪狗不如的家伙,血债累累,群众能不讨还血债吗?固然,由于情况复杂,群众的具体做法也不一定都能自发地与党的政策不谋而合。也有的领导干部以个人的感情代替党的政策。这样,可能发生一些过火的斗争,也不足为奇,只用领导者适当掌握就是了。所以毛主席发出告诫:‘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各级领导同志务必充分注意,万万不可粗心大意’。但首先要肯定,农民运动好得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