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魏紫丹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今天上午,知青训练班列队参加了解放后第一次公审大会。天气炎热,人声嘈杂。主席台上,军管会宣读的判决,通过高音喇叭,传过一阵阵忽隆隆,嗡嗡嗡,咯咯吱吱,一点也听不清。但从标语、口号,人们口口相传和看到刑车上绑赴刑场的犯人,主题信息还是明白的,就是枪毙北蒙市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罪大恶极的专员张资深,三青团头子方殿英,和几个附近县的还乡团团长以及其他反革命大坏蛋。
   
    好像是死灰复燃,周远鸿脑子里突然呈现出第一次见到张资深的情景。那是日本即将投降的那个暑假,张资深来到他家,住在了深深的后院。并且周远鸿发现,他家周围有卫兵日夜巡逻,便好奇地想,这是一个哪方的神圣呢?他当然不知道,张资深是作为国民党的接收大员,前来筹建北蒙县县政府和北蒙专区专员公署,更不知道他将是“张专员”,但却知道他是“张校长”。这是因为,他村首富连家的二少爷连希孟,战前在北蒙高中读书时,张资深是校长,所以,二人谈话时,连希孟张口闭口都称呼“张校长”。现在,连希孟毕恭毕敬地站在张专员面前,唯唯喏诺,一口一个张校长。专员问:
   
    “你从咱们学校毕业后没有考大学?”
   
   “报告张校长!学生考上了北京大学,后来北平失守,我便归里经营自家这几畝薄田。”
   
    “没有出去干事?”
   
   “是!学生深感讨愧,有负校座言传身教,未能奔赴抗日疆场为国效命;死死呆家中,一天也没有出去干事。”
   
    “既然没有出去当汉奸,那也就是守住了民族气节。”校长嘉许道。
   
   他胞兄希孔在玻璃窗外,听此言像老鼠听到猫叫。
   
   周远鸿本是个什么事情都好管,都好问的孩子,所以便产生了张资深来他家干什么,与他父亲是何关系等问题。后来他在翻腾他父亲的箱子的时候,发现一张委任状,上写着什么“游击梯队上校梯队长”。他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委任状的落款是“太行抗日游击纵队司令张资深”,却使他猜出:当年,他曾是父亲的上级。
   
    此后,这件事情从未被再提起过,到了今天,他看到张资深别着亡命旗,光葫芦头闪光,从昨日抗日英雄沦为今日反革命头子,并且瞬时脑袋就要开花。周远鸿不能不感慨世事变化之巨,一如沧海桑田!
   
    开会回来后,不免有些议论。梁乖真问董部长:
   
   “为什么时至如今才枪毙他们,白白让他们多吃了二个月人民的小米?”
   
   “人民的小米,粒粒皆辛苦,是决不会让人白吃的。问题不就是要把案件搞清楚嘛!”
   
    “问题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些人,个个都应该千刀万剐,罪不容诛!”和这同样的问题,市公安局副局长黑达汉也向市委发过怨言,说是“拖泥带水!操屄没有摆弄屌的时间长。”由于过去他当锄奸队长的时候,勇猛善战,成绩可嘉,深受领导赏识,所以,平常说话就不知收剑,一味放肆。
   
   市委负责人的回答是,公安局处理问题切忌单纯任务观点,简单化,逞一时之快。战争结束后,跟不拿枪的敌人斗,头脑就要更复杂些。从审判第一批反革命起,就要学会过细地做工作,让他们交代出每个事件中牵涉到的每个人,为进一步镇压反革命创造有利条件。你要搞简单化,倒痛快,也省事,可你帮了蒋匪特务的大忙,他们巴不得你立即杀人灭口哩!所以我们要相反,杀人之前留下活口供,他们的口中,都能吐出一巻活档
   案。
   
   “这些顽固不化的反动头子才不会说呐!”这是需要做艰苦细致的大量工作,迸行韧性战斗的。最关键的一着是给他们布置虚幻的前景,唤起他们的求生欲。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不愿意活着呢?
   
    后来从公安局在市文化馆布置的镇反展览中,人们看到张资深在交代中写道:
   
   “。。。。。。我愿继续立功赎罪,在后半生中,将我所学的生物科学知识,用来为人民服务。”张资深的学历是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从他身上证明了,这一招真厉害!毕竟生物都有贪生的天性。他居然还妄想活下去!?
   
   这一招也有失灵的地方。这里就联系到学员们提出的问题:
   
   “为什么把方校长也枪毙了?”
   
   部长说明内情,谁不枪毙也得枪毙他。是他首先发现党的地下工作者马安付同志的疑点的,并协助张专员,郭司令一查到底,杀害马县长,彻底堵死了北蒙城的和平起义之路。要说反动透顶,恐怕就数他了。什么招数对他也不灵,你有你的千条计,他有他的老主意。你审问他,他乘机向你传播只有三民主义才能救中国,污蔑共产主义,阶级斗
   争不仅不人道,而且违反国情。孙中山先生曾指出过,相对于资本主义国家,中国只有大贫,小贫。你想唤起他的求生欲吗?他视死如归,心平气和地说:“我们是主义之争。贵党的忠实党员不也是抱着‘砍头不要紧,只有主义真’吗?所以,任何一个政党的忠实成员,都会抱定‘头可断,血可流,主义的信仰不可移’的。你们发国难财,躲在山沟,坐山观虎斗。日本一投降,你们来精神了。老子就是不服这股劲!你就看历史怎么记吧;历史的眼睛里是不容沙子哩!”对他这种反动文人患有的这种顽症,只有一个偏方可治,叫做“枪毙!”
   
   在他绑赴刑场之前,他还像基督徒作祷告那样,最后一次唱了《三民主义青年团团歌》的第一句:“我们是三民主义的信徒。。。”往下的句子,在脖子被勒紧后,就只能用“心”接着唱了:
   
   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先锋
    我们是革命的战士
    我们是无名的英雄
    我们有铁的意志,火的热情,纯洁的心胸
    遵照伟大领袖的指示
    勤劳,勇敢,互相合作
    为人民服务
    为主义尽忠
    同志们整齐步伐向前冲
    高举我拉的旗帜
    青天,白日,满地红
   
    到了下午,仍然按照原计划,进行政治理论学习,分小组讨论。这次讨论的问题有:
   
   1,为什么说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是反动派?
   2,封建阶级剥削的残酷性,超经济性,反动性表现在哪里?
    3,知识分子为什么不是一个阶级?
    4,民族资产阶级为什么不能领导中国的民主主义革命?它的两面性表现在哪里?
   
   今天下午争取讨论完第一题。为了讨论的具体,深入,不跑题,上前先从是发展还是阻碍生产力?——来界定“革命派”和“反动派这两个概念。然后对蒋介石国民党的认识分为五方面来讨论:
    1,跟随孙中山,投机革命。
    2,背叛孙中山,由假革命到反苏,反共,反人民。
    3,贪污腐败,形成以他为首的四大家族。
    4,实行法西斯,一党专政。
    5,为维护腐败政权,不惜出卖国家领土,主权。
    即便条条框框定得这样细致,讨论时仍免不了有脱缰、出格之论。本来是要学员通过讨论来认识蒋介石的罪恶,却变成了为孙中山先生评功摆好,歌颂他创建民国的伟大历史功绩,以致提出:
    “共产党是不是还承认孙中山先生为国父?”
    “能不能说,不是蒋介石而是毛主席继承了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大业?”
    “毛主席和孙中山先生谁更伟大?”
   
   梁乖真敏感到,这些问题的提出是出于不良的动机,是居心要贬低伟大领袖毛主席,遂像开炮似的脱口而出:
   
   “当然是毛主席伟大啰!这还用说!简直是明知故问?”因为别组
   有人提到这个问题,中共北蒙市委宣传部董部长作答时他也在场。
   
   董部长说:“只要弄清辛亥革命是旧民主主义革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那么,这个问题就不成其为问题了。因为,是资产阶级伟大还是无产阶级伟大?是资产阶级领袖伟大还是无产阶级领袖伟大?这是不说自明的。”这就使梁乖真对回答这个问题,成竹在胸,因而显得特别理直气壮。可是,关于“国父”的那个问题,他却胸无点墨了,只能使出动粗的看家本领,骂街道:
   
   “什么国父不国父?屌!谁不是他爹的一股儿精液做的?”
   
   一听到屌长屌短,引起了小市民出身的别文郁的兴致。他说:“我们南逃学生比你梁组长说话,还要葷味十足。”南逃学生,就是国民党用飞机载到南方的学生。因为上不成学,荒废学业,把满肚子牢骚都怨恨在共产党身上。“不是共产党跟政府捣乱,我们怎能沦落到这一步呢?”他们不上课,也没事儿做,就变着法儿骂共产党。说共产党在经济上是花“冀票”,“冀”谐音“鸡”,在军事上,部队是八路军,“八”谐音“巴”,在正治上,领袖是毛泽东,就是“毛”。撮总来说,共产党就是“鸡巴毛”。
   大家听了,有的能憋住,有的硬是憋不住就笑出了声儿。当然,也有怕惹出祸事的。别文郁急忙解释道:“我当时一听他们说这种话,就气不打一处来。我家是城市贫民,我早知道共产党最爱天下的穷苦人。”梁乖真狠狠剜了他一眼。
   
   当讨论到蒋介石是卖国贼时,周远鸿却提出:为什么苏联侵占中国大片领土,据说有十来个河南省那么大?故然是沙俄侵占的,但,就应该废除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呀!为什么苏联至今还不赶快归还中国旅顺,大连?为什么要把外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使中国的地图由海棠叶变形为一只公鸡呢?
   
   周远鸿是出于赤胆忠心保社稷的耿耿情怀提出这些问题的,既不是故意捣乱,也不是无病呻吟,而是重病在心。因为,在初中一年级的历史课本上,有两句话使他永志不忘 :“抚今思昔,岂不奋勉 ?收复失地,责在我身。”祖国的失地,日本侵占的台湾,满洲等地已经光复;英国租借的香港 ,据说只要大陆停止供应所需,立地就会变为臭港 ;收复澳门也不在话下,唯有,在解放前称为赤色帝国主义,现在喊为苏联老大
   哥,还把我广大领土作为口中肉。这就成为周远鸿一块心病,甚至每想及此,寝食难安。难道历史老师贺恩广讲的“中国不亡于日则亡于俄”此话诚哉可信?既然俄国有亡之心,共产党为什么还要投靠苏俄?他相信共产党是爱国的,知道卖国是不得人心的。不然,为什么共产党会臭骂蒋介石为“卖国贼”,因而导致他被人民弃之如敝屣呢?所以,周远鸿提出这些问题,其实,已经是对共产党的答案暗含着有所预期。预期这个答案是:苏联是列宁,斯大林领导下的伟大社会主义国家,是弱势民族的忠诚好友,帮助他们争取民族独立,领土完整,对过去沙俄与之所订不平等条约,会宣布一律废除的。中国解放战争一旦结束,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中苏将缔结新的条约,将沙俄所侵占中国之土地,“完璧归赵。”党对你们这些爱国青年,抱有殷切的希望。你们要努力学习,建设新中国,美丽的海棠叶,责在你身!
   
   周远鸿正在耽于幻想,别文郁的发言好像是拢头泼来一桶冷水。他在南逃的学生中间听到有人说,抗日时期,斯大林曾与日本强盗狼狈为奸,达成瓜分中国的交易:他承认满洲国独立,换取日本承认外蒙古独立。中国当时的著名人士,爱国七君子的六人,王造时,沈钧儒,章乃器,史良,李公朴,沙千里(一人,邹韬奋不在场)和张申府,刘清扬,胡子婴九人签名,在报纸上发表《致斯大林大元帅的公开信》以抗议破坏中国领土与行政的完整。别人对他的发言将信将疑,他说这可是白纸黑字发表在报纸上的铁的史实。“当时我以为是国民党的反共宣传。那位说者竟然拿给我一张他家保存多年的陈旧报纸给我看。我一看是一张1941年4月15日的《新华日报》。咱们大家都知道,这是咱们共产党的报纸。在头版上就登着苏日条约的全文。宣言原文说:‘苏日双方政府为保证两国和平与友好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