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140625]
孙文广文集
*
*
2011年文章
·请胡锦涛看望无家可归者110108
·请胡锦涛放了高智晟——看胡总如何下台之二110112
·救救暴拆下的“窝民”110120
·孙文广李红卫公园演讲频被骚扰(自由亚洲报道)110128
·除夕看望遭非法暴拆的窝民110202
·上海暴拆民宅建豪华党校110209
·埃及变天对中国民众的启示110212
·声援上海冯正虎110218
·修法四建议110302致:2011两会
·还我电脑110308
·抗议4次抄我电脑110320
·强烈抗议抄家迫害李红卫110323
·从中东到中国,从革命到散步(法广)110327
·活捉巴博与人权干预110412
·广场行思录110419
·评央视《永远跟党走》110505—看全国大学生校园文艺会演有感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110601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
·中共党员该反思历史——写于中共90生日
·济南聚会悼六四22周年110601
·访民李红卫被劳教1年9个月
·目睹李红卫遭截访
·去劳教所看李红卫有感110716
·我为何退出股市?110721
·新华社造假?建议开放外媒采访
·一位初中生的问题110805
·为大连集会示威叫好110817
·女警仗势逞凶于山大门外(视频)110818
·大学生怒吼与中国希望
·卡扎菲邓小平的同与异110828
·给胡温提几点建议110904
·李雙江成名爹 自食其果110908
·110911民愤突发与官方封锁 李双江儿打人思考之二110922
·与大学生讨论吃饭问题——寄语大学生之一110930
·我看出租车罢工111017
·广场示威 解体专制——评卡扎菲之死111024
·山东济南四起聚会为陈光诚庆生111112
·冲破黑暗 还陈光诚自由111112
·抗议撕我选举张贴物111126
·投票日不得投票111213
·山大选举违法求索人证物证
·台湾央广专访孙文广参选111220
·讨论选举无效--台湾央广再访孙文广111222
·讨论选举无效--台湾央广再访孙文广111222
*
*
*2012年文章*
·六四判刑6年解金玉昨日婚礼
·孙文广倪文华等呼吁废劳教放李红卫120306
·山大选举违法理应重选—给人大的公开信120308
·听温总理谈选举有感——兼说台湾乡镇长直选120315
·《参选纪实》即将香港出版(图)
·纳粹、苏联特工头子下场120327
·选举日记之一(多图)(11月23——11月25)
·孙文广:公园悼念孙中山、赵紫阳(组图)
·悼念方励之——兼评《环球时报》社论120411
·从薄熙来案看司法独立与阳光权力120417
·五一前我家首次被站岗120430
·祝贺光诚、学习光诚、捍卫权利【120502】
·陈光诚赴美周永康最高兴
·今天打通陈光诚电话120509
·见义勇为江天勇120510
·我与老鼠对话
·周永康在北京建东师古村——五论陈光诚事件
·山东济南聚会悼念六四120531
·6月3日我们去中山公园纪念六四120603
·必须查究致死李旺阳的责任120607
·与台广主播谈两岸纪念六四120613
·为什邡90后叫好 ——兼评《环球时报》社论120706
·建议撤销特警——什邡再论
·《环球》不该反对学生维权——三论什邡120714
·从伦敦看国营体育穷途末路120820
·建议修改奥运规章 制止国家不当行为120828
·学香港反洗脑、反愚民120912
·不审薄熙来天理不容120925
·为法办薄熙来叫好120929
·孙文广:莫言获奖理应祝贺
·济南国保阻止给暴拆受害老人送棉衣121024
·差额选举是十八大的看点121031
·32年前狱中上书议修党章去毛化121107
·改旗易帜是邪路吗?——评十八大政治报告121112
·从朝鲜看中共对外政策——再评中共十八大121113
·孙文广:黑箱十八大——三评中共18大
·反腐败,要阳光——读鲍彤反腐文章有感
·必须释放刘晓波121210
·孙文广:农村土地 还给农民——论私有化
*
*
*2013年文章*
·南周抗争意义重大【130110】
·孙文广:教师广场下跪也是抗争
·欢迎李红卫劳教光荣归来【130220】
·判农工不判官员法理难容——评禹州截访之判决【130226】
·我要求解除软禁——我的软禁记录【130302】
·从申纪兰看人大制度弊端【130305】
·如果我是2013人大代表【13030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140625

   
   
   
   2014年 6月 25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
   
   孙文广等济南民间人士聚会悼念六四惨案22周年
   
   
    作者 肖曼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是一位坚定平和的智慧老人。他的一生波涛汹涌,从60年代到现在,为了坚持普世价值理念,从未恐惧高压和监牢,从未错过任何一次挨整的“机会”。今年80岁的孙文广先生不仅将其书写的大量文章结集在海外出版,还年年在居住地济南进行纪念“六四”的活动。今年5月27日起,孙文广先生被迫与警方人员离开家,在山东当地“旅游”,6月2日晚间,正在“被旅游”途中的孙文广先生在一间旅馆房间里接受了本台的电话采访。
   
   “被旅游”的缘由
   
   法广:您在哪里?
   
   孙文广:我现在在烟台附近的一个地方,
   
   法广:是被旅游吗?
   
   孙文广:是的,从5月27日开始的。国保找来谈,说今年情况特别,你必须离开济南, 不要在家里,必须去“旅游”,“六四”之前和当天不能在家里。就是给你找个地方住一住,在周围看看,都是在他们的监视下带领下。
   
   法广:每年都是这样吗?
   
   孙文广:不是的,这是第一次。过去他们曾经提出,我拒绝了,他也不勉强。这次看样子是一定要去的。
   
   法广:过去他们曾经对您挺粗暴的,还伤了您?
   
   孙文广:是的,一次是因为纪念“六四”去北京,被他们从火车站押回来,另一次是因为纪念赵紫阳,被他们打断四根肋骨。这十几年来还允许我在家里悼念“六四”,今年不行了。
   
   25年来冲破阻力纪念“六四”
   
   孙文广:从2002年开始,我就提倡大家要到(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我自己亲自去,结果被他们在火车站截住拉回学校。后来我们在济南从08年开始,每年都搞聚会,拉横幅照相公布出去纪念六四。今年虽然他们很早就把我隔离起来,但我们还是搞了一些座谈活动。
   
   我的朋友们为了搞六四聚会也被抓进去,判了刑事拘留,一个是李红卫,一个是陈清泉。现在他们中的一人还没放出来。由于在广场发表演讲,李红卫被判1年九个月。他很坚强,出来后照样搞聚会,组织大家搞纪念活动,他和维权的一些人也经常到济南的广场去,每个礼拜都要去。对我,他们是从两年前开始,天天在我家门口站岗,少则每天10人,多的时候60到70人。
   
   25年前“六四”期间济南学生和市民的情况
   
   法广:25年前,您在做什么?和“六四”有什么关系?
   
   孙文广:当时我在山东大学教书,参加了学生的一些活动:发表演讲,写了三篇大字报,支持学生,结果也被要求写检查。1989年4月底开始,济南学生就有一些声援北京学生的活动,到了5月份,他们就在学校贴大字报,搞演讲,后来就上街,最多的一次有3000人吧,山大是济南的主要学校,就联合其它的高等学校。后来他们就有2000人集体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有的参加了绝食。在这个期间学校里出现许多大字报聚会,大家声援北京的大学生。
   
   “六四”以后,一部分学生被开除和受到行政处分,山大有两名学生被开除,大概十几个学生受行政处分,一部分老师被受到停课的处分。
   
   法广:这些受处分的学生,您还有联系吗?
   
   孙文广:有的。其中一个到美国去了,另一个叫杨宽兴留在大陆,生活非常困难,到处找不到工作,后来创业自己维持生活还是可以的。2008年,他不但参与签名《零八宪章》,还进行联络,结果在上边要抓他的时候,就跑到美国去了,大概是在2010年前后。
   
   法广:像这样的故事在市民中有没有?
   
   孙文广:市民中也有。我一个多月前写了几篇文章,有《八九六四:我在山东大学》《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念六四》,从网上的《孙文广文集》中可以查到,讲述了当时的情况。“六四”开枪后,济南学生上街抗议,设灵堂悼念,许多市民也来参加。当时发生了一警车被烧的事件,官方借此事件抓了很多人, 判了很多人。
   
   被判死刑的是一个19岁的技校学生,他是独子,他的母亲就一直哭,不久就去世了。他的父亲也因为伤心而变得精神不正常,最后也死了。这一家人就这么悲惨地成了牺牲品。被判无期徒刑的人中有一位叫段练,他坐了近20年的监狱后被放出来,他结婚的时候我们大家去给他祝贺。当时济南市因为参加“六四”运动而被判刑的年轻人中有不少已经工作,由于当时是公有制,出狱后他们一律都没有了工作,也不能正常结婚,生活非常艰辛不幸。有一位直到前年,40多岁了才结婚。有人说:当局就是用这种方式逼迫他们认罪求饶,或者逼迫他们去偷去抢,好再判他们的刑。
   
   在节目的最后,孙文广先生还特别赞赏浦志强的精神。曾经是广场学生的浦志强“六四”开枪后就发誓:每到“六四”这天,一定要去天安门广场悼念。他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孙文广先生倡导大家向浦志强学习,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以聚集众人的力量。他自己也曾经身体力行,但遗憾的是:官方已经把他关在家里,或者“被旅游”。
   
   附:
   
   1989年山东大学外文系二年级的学生潘强曾经在“六四”民主运动期间到北京,担任山东大学学生的联络员。2005年他写下回忆录:“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潘强当时由于太困,而在天安门广场边上树丛里睡了一觉,醒来后已经是6月4日的黎明,因此他可能是最后才离开广场的学生之一。他的文章讲述了当时他离开广场时看到,和“六四”前后的情况,非常值得一读。在网上可以搜索到潘强的文章。以下是该文片段,记载了“六四”开枪后,济南市学生市民抗议活动的情况。
   
   “北京屠杀的消息通过外国电台传到山大校园时正是深夜。一位同学站在宿舍顶上,用撕心裂肺的声音高喊:“他们开枪了!”同学们先是怀疑,继而是震惊和 愤怒。抗议大屠杀的游行在济南市展开,山大的游行队伍先后汇合山东师范大学,山东工业大学,山东医科大学等高校的学子,集结到省政府门前,举行抗议,标语 传单贴满了济南市的大街小巷。傍晚时分,以社会学系学生为主的游行队伍,在邓新强、李鼎等人的率领下,抬着花圈来到西门等地举行悼念活动,学生和市民被政 府的粗暴行径激怒,部分市民愤怒地推倒并烧毁了一辆汽车,冲击曆下区公安分局。参与这次行动的济南市民中,有一位青年因在下班路过示威人群时递打火机给抗 议的市民点燃汽车,竟被从重从严判处死刑,被枪决时年仅19岁。 ”
   
   “ 6月6日,山东大学的学生联合其他驻济高校举行了最后一次规模巨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在这次活动之前,山大,山师,山工,山医等学校的自治会共同召集 会议,选举成立了济南市学生自治联合会,并选举领导机构,山东大学法律系学生陈权担任常委之一。6月6日的游行是在“六四”镇压两天之后进行的一次大规模 抗议,学生和市民在解放桥,天桥等地阻断了交通,号召社会各界起来抗议屠杀。活动获得了空前规模的民众支持和参与。”
   
   
   
   
(2014/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