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140625]
孙文广文集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声援刘荻之五2003年2月7日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2003年2月26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2003.1.2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声援刘荻之三2003年1月18日
*
*
2004年文章
·致刘荻40112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二校)40113
·“毛热”声中 有不谐音40203
·红色暴君 帝王路40227
·希特勒与毛泽东40229
·该给地主翻案40303
·支持蒋彦永为六四学运正名40308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310
·向李锐先生讨教40314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315
·修宪 回到了清末民初40316
·百年祸国第一人40317
·千古罪人毛泽东40327
·劳驾代我签个名40328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40331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40401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40416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的责任4041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40527
·读《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2004-5-27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40528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40529
·希特勒与毛泽东40601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40602
·致刘荻2004年10月12日
·从国际共运看毛泽东——六评毛泽东2004-5-27
·劳驾代我签个名——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二 2004年3月29日
·杀儿子 不准母亲哭 什么世道?——声援丁子霖 纪念六四15周年之三2004年3月31日
·退役大校悼念六四——纪念六四15周年之四2003年4月1日
·可否缓杀大学生马加爵?2004-4-16
·百年祸国第一人——五评毛泽东2004/5/8
·是统一还是分裂中国?——六评毛泽东2004/5/14
·关于欧阳懿案的感想和建议2004/5/17
*
*
2005年文章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 2005-1-17
·该给赵紫阳开追悼会--悼念赵紫阳之22005-1-18
·评新华社报导赵紫阳逝世--悼念紫阳之三2005-1-19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纪念六四15周年之五2004-5-29
·毛泽东护士忆老毛黑心2004/7/5
·该给地主翻案04年7月号
·希特勒与毛泽东——七评毛泽东2004/7/29
·《百年祸国——从毛泽东到江泽民》前言2004-6-1
·港台归来话自由2004-08-29
·支持“黑衣上街”--悼念紫阳之五2005-1-28
·89年谁犯了“严重错误”???--悼念紫阳之六2005年1月30
·评江泽民“赖着不走,厚颜无耻”——港台归来之二2004-08-31
·江泽民是否违宪卖国?——港台归来之三2004-09-07
·香港该识破北京花招——港台归来之四2004-9-9
·孙文广声援贺卫方强烈抗议封杀北大“一塌糊涂”网站2004年9月18日
·民意的胜利——评江泽民辞职2004-9-20
·中国现有两个军委主席——再评江泽民辞职2004-9-21
·梦断太上皇——三评江泽民辞职2004-9-22
·再请劳驾代我签个名——声援北大教师之2/2004-9-24
·山东大学师生热烈欢迎贺卫方 ——声援北大教授贺卫方之三2004-9-28
·为焦国标鸣不平——声援北大教师之四2004年10月10日
·政治局听讲苏东共党失败——常委只有曾庆红、李长春缺席2004年10月18日
·现在论定胡锦涛为时过早——四评江泽民辞职2004年10月19日
·劳工要争结社自由——评万州事件2004年10月25日
·共产极权与奥运金牌——奥运金牌是个形象工程2004年10月
·“一塌糊涂”与江泽民──江泽民是出版自由的杀手2004-11-3
·声援刘晓波余杰2004-12-14
·山东大学分房风波——感触群体上访之一2004-12-19
·悼念紫阳 反对封锁2005-1-17
·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四致两会公开信2005/3/5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江全退后的两件大事2005年3月8日
·“一胎化”与“大跃进"——三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9日
·抗议封锁清华BBS2005年3月20日
·上书内参和医院杀生——再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8日
·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年3月24日
·软禁中的赵紫阳2005年2月4日
·反对倒退 抵制逆流——抗议封锁清华BBS之二2005年3月27日
·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致全国人大政协公开信2007年10月23日
·从“光荣革命”到“橙色革命”——浅论非暴力革命2005年3 月1 日
·访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4/2
·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纪念四五运动29周年2005年3月30日
·英雄山上祭紫阳——四五清明纪事2005年4月10日
·盼国共会谈促两岸媒体交流2005年4月23日
·自由先于民主——再论连战北大演讲2005年5月1日
·我不愿加入政党的说明——读王丹文章有感2005年5月10日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2005年5月14日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140625

   
   
   
   2014年 6月 25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孙文广“被旅游”途中谈“六四”时期的济南
   
   孙文广等济南民间人士聚会悼念六四惨案22周年
   
   
    作者 肖曼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是一位坚定平和的智慧老人。他的一生波涛汹涌,从60年代到现在,为了坚持普世价值理念,从未恐惧高压和监牢,从未错过任何一次挨整的“机会”。今年80岁的孙文广先生不仅将其书写的大量文章结集在海外出版,还年年在居住地济南进行纪念“六四”的活动。今年5月27日起,孙文广先生被迫与警方人员离开家,在山东当地“旅游”,6月2日晚间,正在“被旅游”途中的孙文广先生在一间旅馆房间里接受了本台的电话采访。
   
   “被旅游”的缘由
   
   法广:您在哪里?
   
   孙文广:我现在在烟台附近的一个地方,
   
   法广:是被旅游吗?
   
   孙文广:是的,从5月27日开始的。国保找来谈,说今年情况特别,你必须离开济南, 不要在家里,必须去“旅游”,“六四”之前和当天不能在家里。就是给你找个地方住一住,在周围看看,都是在他们的监视下带领下。
   
   法广:每年都是这样吗?
   
   孙文广:不是的,这是第一次。过去他们曾经提出,我拒绝了,他也不勉强。这次看样子是一定要去的。
   
   法广:过去他们曾经对您挺粗暴的,还伤了您?
   
   孙文广:是的,一次是因为纪念“六四”去北京,被他们从火车站押回来,另一次是因为纪念赵紫阳,被他们打断四根肋骨。这十几年来还允许我在家里悼念“六四”,今年不行了。
   
   25年来冲破阻力纪念“六四”
   
   孙文广:从2002年开始,我就提倡大家要到(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我自己亲自去,结果被他们在火车站截住拉回学校。后来我们在济南从08年开始,每年都搞聚会,拉横幅照相公布出去纪念六四。今年虽然他们很早就把我隔离起来,但我们还是搞了一些座谈活动。
   
   我的朋友们为了搞六四聚会也被抓进去,判了刑事拘留,一个是李红卫,一个是陈清泉。现在他们中的一人还没放出来。由于在广场发表演讲,李红卫被判1年九个月。他很坚强,出来后照样搞聚会,组织大家搞纪念活动,他和维权的一些人也经常到济南的广场去,每个礼拜都要去。对我,他们是从两年前开始,天天在我家门口站岗,少则每天10人,多的时候60到70人。
   
   25年前“六四”期间济南学生和市民的情况
   
   法广:25年前,您在做什么?和“六四”有什么关系?
   
   孙文广:当时我在山东大学教书,参加了学生的一些活动:发表演讲,写了三篇大字报,支持学生,结果也被要求写检查。1989年4月底开始,济南学生就有一些声援北京学生的活动,到了5月份,他们就在学校贴大字报,搞演讲,后来就上街,最多的一次有3000人吧,山大是济南的主要学校,就联合其它的高等学校。后来他们就有2000人集体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有的参加了绝食。在这个期间学校里出现许多大字报聚会,大家声援北京的大学生。
   
   “六四”以后,一部分学生被开除和受到行政处分,山大有两名学生被开除,大概十几个学生受行政处分,一部分老师被受到停课的处分。
   
   法广:这些受处分的学生,您还有联系吗?
   
   孙文广:有的。其中一个到美国去了,另一个叫杨宽兴留在大陆,生活非常困难,到处找不到工作,后来创业自己维持生活还是可以的。2008年,他不但参与签名《零八宪章》,还进行联络,结果在上边要抓他的时候,就跑到美国去了,大概是在2010年前后。
   
   法广:像这样的故事在市民中有没有?
   
   孙文广:市民中也有。我一个多月前写了几篇文章,有《八九六四:我在山东大学》《学习浦志强去广场悼念六四》,从网上的《孙文广文集》中可以查到,讲述了当时的情况。“六四”开枪后,济南学生上街抗议,设灵堂悼念,许多市民也来参加。当时发生了一警车被烧的事件,官方借此事件抓了很多人, 判了很多人。
   
   被判死刑的是一个19岁的技校学生,他是独子,他的母亲就一直哭,不久就去世了。他的父亲也因为伤心而变得精神不正常,最后也死了。这一家人就这么悲惨地成了牺牲品。被判无期徒刑的人中有一位叫段练,他坐了近20年的监狱后被放出来,他结婚的时候我们大家去给他祝贺。当时济南市因为参加“六四”运动而被判刑的年轻人中有不少已经工作,由于当时是公有制,出狱后他们一律都没有了工作,也不能正常结婚,生活非常艰辛不幸。有一位直到前年,40多岁了才结婚。有人说:当局就是用这种方式逼迫他们认罪求饶,或者逼迫他们去偷去抢,好再判他们的刑。
   
   在节目的最后,孙文广先生还特别赞赏浦志强的精神。曾经是广场学生的浦志强“六四”开枪后就发誓:每到“六四”这天,一定要去天安门广场悼念。他真的做到了这一点。孙文广先生倡导大家向浦志强学习,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六四”,以聚集众人的力量。他自己也曾经身体力行,但遗憾的是:官方已经把他关在家里,或者“被旅游”。
   
   附:
   
   1989年山东大学外文系二年级的学生潘强曾经在“六四”民主运动期间到北京,担任山东大学学生的联络员。2005年他写下回忆录:“从山东大学到天安门广场”。潘强当时由于太困,而在天安门广场边上树丛里睡了一觉,醒来后已经是6月4日的黎明,因此他可能是最后才离开广场的学生之一。他的文章讲述了当时他离开广场时看到,和“六四”前后的情况,非常值得一读。在网上可以搜索到潘强的文章。以下是该文片段,记载了“六四”开枪后,济南市学生市民抗议活动的情况。
   
   “北京屠杀的消息通过外国电台传到山大校园时正是深夜。一位同学站在宿舍顶上,用撕心裂肺的声音高喊:“他们开枪了!”同学们先是怀疑,继而是震惊和 愤怒。抗议大屠杀的游行在济南市展开,山大的游行队伍先后汇合山东师范大学,山东工业大学,山东医科大学等高校的学子,集结到省政府门前,举行抗议,标语 传单贴满了济南市的大街小巷。傍晚时分,以社会学系学生为主的游行队伍,在邓新强、李鼎等人的率领下,抬着花圈来到西门等地举行悼念活动,学生和市民被政 府的粗暴行径激怒,部分市民愤怒地推倒并烧毁了一辆汽车,冲击曆下区公安分局。参与这次行动的济南市民中,有一位青年因在下班路过示威人群时递打火机给抗 议的市民点燃汽车,竟被从重从严判处死刑,被枪决时年仅19岁。 ”
   
   “ 6月6日,山东大学的学生联合其他驻济高校举行了最后一次规模巨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在这次活动之前,山大,山师,山工,山医等学校的自治会共同召集 会议,选举成立了济南市学生自治联合会,并选举领导机构,山东大学法律系学生陈权担任常委之一。6月6日的游行是在“六四”镇压两天之后进行的一次大规模 抗议,学生和市民在解放桥,天桥等地阻断了交通,号召社会各界起来抗议屠杀。活动获得了空前规模的民众支持和参与。”
   
   
   
   
(2014/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