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共党极权主义的统治之下,中国大陆居然强大,且又盛世辉煌。在几年间厚颜无耻的反复宣传的噪音下,竟然有同胞相信了。尤其可悲的是,他们不是假装相信,而是真的相信。同时还做传声筒,帮着共党叫嚣强大辉煌和盛世辉煌。或许是抑制不住本能上的渴望暴富的臆想,甚至说出了40万亿、60万亿GDP总量的吓人数字。殊不知,这些数字就连造假成性的共党都没有胆量说出来。

   说句实话,不关心国事的人是大有人在的。即使是听到了这些荒唐数字,也是不以为意无所谓。对于一些学养不足,或者是一知半解、又被共党煽动的民族主义狂热了起来的人来说,这些数字如同强心剂。对于他们空洞的心灵和僵死的精神,却是毫无作用。只不过刺激一下虚荣、浮华的物欲的追求。然后以少得可怜的见识,去傲视世人,于是就自我满足了。

   盛世之下,为生存而痛苦挣扎,为摆脱贫困而无望的却是占绝大多数的民间百姓。他们对宣传和数字,早已从麻木、到反感、到痛恨,又进入到了愤怒的程度上了。六十年的等待、期盼,始终没有得到丝毫的实惠。可是牺牲却是巨大的,甚至是身家性命。

   原本我们还有一个知识阶层,可以为民请命,为民代言,为民请愿,抨击政府。但是共党败坏,知识阶层也败坏了。尤其八九64大屠杀后,从共党教育体系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学生们、硕士博士们、教授专家们,实际上都是工匠、手艺人。说这句话的是前共党宣传部长李泽厚。

   两年前,又有人说,中国大陆已经没有知识分子了,所有的仅仅是知道分子。也就是说,有知而无识。更有人说,即便是知,也是知之甚少、一知半解。这样说的原因,是学生和学术界的抄袭、作弊、剽窃、造假,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风行了。所以,所知甚少,当然就谈不到识。

   有知无识,所以是知道分子。他们所知道的不过是上学为了改变地位和身份,拿着学位是为了弄份好工作,多挣钱过好日子。无识的人,当然就没有独立人格,更不懂得什么是独立思考。于是,就不可能知道社会的义务、责任和良知。所以,才可以毫不犹豫地出卖灵魂,依附于钱权,甘当犬儒和捂毛。

   中国大陆的百姓,其苦之一,就是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这个社会的中坚力量,为他们代言、请愿、申诉,和作为道义和良知的支持。因为知道分子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社会道义和良知,更不知道这应该是天职。

   共党干的是极权统治,但却盖上了国情和特色的两块遮羞布。共党六十多年的所作所为,始终顽强地坚持在极权主义统治的六项本质上:

   第一,是以强权的名义,确立一个绝对真理。再以绝对真理的名义,对人民的思想精神实行全面专制;

   第二,以绝对真理的名义,对人民的思想进行审判和屠杀,为的是剥夺人民思想自由的权利;

   第三,以绝对真理的名义,设立一个终极理想,迫使人民确认这就是通向终极理想的宿命之路,为的是否定人所具有的创造自己命运的自由;

   第四,设立一个垄断绝对真理的特权群体,也就是共党这个特权团伙。通过共党这个特权团伙对社会实施精神专制和世俗的统治;

   第五,仇恨精神多样化的各种理念,以铁与血的方式,甚至以残酷至极的战争、屠杀、镇压等种种方式,消灭其他精神信仰和思想派别,妄图保持一个教义,或一个主义对全人类的精神统治;

   第六,垄断了世俗权力和精神权力的特权群体,以所谓的伟大理想和神圣真理为理由,肆意地释放潜藏在它们生命深处的兽性和物性的贪欲,从而使无论东西方的极权主义统治的时代,都成为最凶残、最腐败,同时也是最虚伪的时代。

   生活在共党统治下,但却不知道自己是生活在极权统治下,那么对于个人、国家和民族的前景,就是个很大的问题。如果再不知道,极权主义统治的这六大特征的话,那就是自甘下流,心甘情愿地被共党愚化、矮化、毒化和奴化。然后为极权统治当吹鼓手,做帮闲、做帮凶。

   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这就是不读书之过。在2009年,日本的一位学术大师,叫做大前研一的先生,出版了一本名为《低智商社会》的书。在这部书中,这位大师批评了现代日本人的阅读量下降,不爱读书,于是就不爱思考,不向政府提意见,不批评政府。日本人的整体智商在下降,于是社会上才会出现种种的笨蛋现象。

   由于作者多次去中国大陆旅游,讲学,所以在此书中,他也写出了当下对中国大陆的认识。他说,中国人爱去的地方,似乎是按摩院,而不是书店。中国人每天花在读书上的时间,平均不到15分钟,还不到日本人的几十分之一。于是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大陆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想要成为发达国家的希望是渺茫的。

   一项专门对世界上一些国家教育情况的调查数字显示,排名在世界榜首的是以色列,平均每年每个人读64本书;俄罗斯人,每年平均读55本书;美国人平均每年读50本书;中国大陆又是排名最后,平均每人每年读书不到5本。人类的文明和科学在日新月异地进步中,读书的人唯恐落后于时代,不读书的人自然就生活在悠哉乐哉的浑浑噩噩之中了。

   近日,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在走向低智商社会吗?>文章中说:“高智商社会应该有思想独立、成熟化、规模化的个体群体,有强烈的公共意识,有创新的想法,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大于对信息的需要。但是在中国的民间,现在流行的是山寨和造假,没有名副其实的创新。”

   这就是为什么从共党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博士数量超越了美国,但是每年GDP中自主科技产品的产值仅占万分之三,而美国却占到了百分之七十五。自古以来,中国人尊敬读书人,尊重知识、学问。再穷的人家,也千方百计要送孩子去读一年或两年的私塾。目的不是为了做官发财,而是读书明理。这个理是做人的道理,分辨是非好坏的道理,是做个正直的人的道理。

   可悲的是,自秦以后的两千两百多年的专制文化,读书明理的这一朴实目标变质了,变成了追求名列的手段。自从唐宋以来,就开始出现了“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的说法。

   读书是为了娶美妻,买房子,发财。如何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于是就有了“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途径。也就是吃官饭,吃皇粮。在历代的野史和笔记小说中,一再渲染人生两大快事,一是洞房花烛夜,二是金榜题名时。至此,似乎人生的全部目的就完成了。人生的意义,或者是流行在大陆年轻人中的追求自我价值的理想,就至此结束了。

   于是,就有了骄人的本钱,当然也有颜面去见江东父老了。这里似乎看不到心灵和精神的追求,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更看不到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当然就没有公共意识、义务和责任了。所谓的好官与坏官的区别,不过就是清官和赃官之别。

   前总理朱镕基曾得到了一片赞扬,说他是清官。在老百姓的意识中,清官就是好官。其实,朱镕基并不清,好官就更提不上。官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上,为什么不搞政治改革?为什么不敢承认、并且保护私人产权?为什么不敢让耕者有其田?为什么不去大刀阔斧地惩治贪腐?等等、等等。

   有人说,他上头有个江泽民。但是,江泽民是主义宗教的教头,是党老板,朱镕基是管理众人之事的行政总负责人。为什么不敢把政教分离?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两千多年的专制制度下,做官的人始终把握住一条底线,这就是:文死谏,武死战。武将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是义务、是光荣。文官豁出一死,甚至满门抄斩,也要指出皇帝的昏庸、残暴,为天下黎民请愿,是义务、是光荣。

   说起来,文臣武将是吃朝廷俸禄的,可是朝廷俸禄是来自于纳税人。就是一条狗,吃着谁,就忠实于谁。共党的干部却连狗都不如。于是,把这二十多年出来的学生、硕士、博士、专家、教授,都变成了犬儒和捂毛。正是这些人整天喊叫着五千年文化,却不知道中华文化的实质和精神是什么。

   得到了一份不坏的工作,于是就豪宅、名车地到处宣扬,并得意地认为自己三十而立了。孔圣人的三十而立,从来就不是指娶妻、挣大钱,而是要人们立德、立言、立行。要人们以道德、正义的人品立于人世,追求知识和真理,力图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所以古人说:“贫乃士之常”。

   对研究学问和发明创造的知识分子来说,贫穷或穷困潦倒伴随一生是很平常的事。但他们做的事是造福后代、造福人类,是名垂千古的圣贤,就如同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道理一样。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就一定是个爱真理、爱文化传统的人。基于这个爱,那么他就一定是个人文主义者,提倡的就是人本。所以说,真正的知识分子,首先就一定是个自由主义者。

   顾名思义,自由主义者爱的是自由,也就是说不想被别人控制或奴役。于是,自由主义者也不会去控制和奴役任何人。由此两点延伸为:自由主义者不允许在这个世界还有任何控制和奴役人的制度存在。这就是自由主义者和知识分子的天职。

   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不是完人,也不高尚,但是在履行自己的天职和义务的时候,却有着殉道的精神。佛家的高僧看天下人都苦,于是发出了“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浩叹。耶稣基督为了赎取世人的原罪,宁愿被钉上十字架。

   自由主义者、知识分子没有那么伟大。他们站在自己的理念的基础上,不允许人的自由被限制,不允许人的权利被践踏、被虐待,不允许人的自由意志和精神追求被剥夺。他们要起来说话,要抗争。在共党极权制度下,他们是为了自己的自由和权力,但同时也是为全体的国人民众,为了民族,也为了国家。

   就在毛泽东苟延残喘的1976年4月5日,爆发了天安门事件,矛头直接指向毛泽东,提出的口号是“打倒现代秦始皇”。从当时保留下来的许许多多的诗词上看,知识分子和青年学人是主体力量。

   接下来就是19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在共党提出的四个现代化的口号上,加上了政治现代化这关键的一条。十年后的北京民主运动,提出了反贪污、反官倒,要民主、要自由的明确的政治主张。发起这场波及全国的民主运动的是中国自然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和北京各高校的教师们和大学生们。

   一场历时近五十天的民主运动,深得各行各业的国人民众的支持。因为无论是贪污,还是官倒,都是人人痛恨的。民主和自由是天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力。尽管有人并不想要这个权力,但是中国人民需要,国家和民族需要。自由主义知识阶层站在了第一线,为民代言、为民请愿。为了和共党头子能面对面地坐下来申诉、谈话,甚至不惜下跪请求接见,不惜绝食请求对话。

   共党没理,所以不敢对话。出于兽性的本质,斗胆调动军队进行大屠杀。三、四千的英烈们为国为民献出他们神圣年轻的性命,几十万人被捕、坐牢。凡是参与或支持那场民主运动的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民众,抗争的是共党极权政体,图的是国家民族的前程和未来,为的是中国大陆跨入世界先进、文明的行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