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一个政府的好与不好,不是政府自己说的,是要由人民去做出评价和判断的。任何一个民选政府都是在努力地为民为国做好事。即便如此,民间骂政府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怎么去解释这个问题,看来只能用中国民间的那句“一人难趁百人意”的俗话去解释了。

   这其实并不难理解。好比一个世界级的名厨师,精心做出一道菜。经过人们的品尝后,必然有人大赞,有人无所谓,有人不喜欢。政治的定义是管理众人之事。那么政治就是众人之事,人人有权去赞扬、同意或反对政府的政客们的政治。

   一个民选的政府,做了好事尚且还要被骂。那么那些共党极权政府和专制、独裁政府,反而整天听到的是人民的赞歌?一旦人民不唱赞歌了,于是政府就自拉自唱起赞歌,再花钱雇佣些捂毛、篾片们帮着唱,荒腔走板地起个哄。

   进入7月才几天,出现了的事情却不少:7月1日是加拿大的立国日;7月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两国人民除了载歌载舞欢庆节日以外,更是重温了加拿大的价值观和美国精神的实质,心中感受到的是活力和鼓舞。政府从来不敢用纳税人的钱去搞大阅兵或大游行,游行是民间自发的。

   南半球的巴西,因为世界杯足球赛,吸引了全世界的球迷;叙利亚政府在联合国的监督下,交出了1,600吨的生化武器;乌克兰总统顺应了民意,站在了欧盟的立场上,并表示要收回被俄罗斯强占的领土;而俄罗斯的普京,正面临着欧盟和联合国的新的制裁;巴勒斯坦人绑架并杀害了三个犹太青少年,同时几十年不变地向以色列扔砖头抗议。处于地痞、流氓捣乱了几十年的以色列,把自己的国家建设得既文明、又先进。而巴勒斯坦仍然是贫穷、落后、混乱,到处一片的破破烂烂。有人在为真主而玩命,打算把天堂搬到人间。

   而中华民国和香港人民为了抵制共匪,保卫民主和争取民主在斗争;7月1日的所谓香港回归日,却成为了香港人民争民主,向共党说不的游行抗争的日子。今年七.一的五十万香港人的大游行,习李们似乎说不出话了。原本共党结伙的日子是1920年8月,不知为什么非要改为1921年的7月1日。已做了两年党老板的习近平,在两个7月1日都默不作声,可见他对这个烂透了的党也确实说不出什么来了。

   这样也好。假如七个常委自拉自唱赞歌的话,一定会把民间反共的浪潮更加迅速地变成反共的行动。于是带着他那位据说代表了共党软实力的卖唱的老婆,去南韩了。捂毛的文章吹捧说,习的访南韩将改变亚洲目前的格局。可是南韩民间至今痛恨64年前共党派兵入侵朝鲜,帮助金家打韩国,造成朝鲜半岛至今不能统一。多少家庭分裂,至今亲人无法团聚。已经生活在宪政民主制度下的韩国人民与共党结下的是血海深仇的痛恨。而与共党用鲜血结成友谊的金三胖子,却对习近平的访南韩发射了几十颗导弹。

   习近平为大量库存积压的假冒伪劣毒商品当推销员。金三胖子想白要;习想赚钱。可是工业和科技发达的韩国却未必愿意花钱买劣货。习上台二十个月了,被一些捂毛篾片吹捧为改革派。可这位改革派却始终陷在共党的内斗和火拼中,无非是想把共党的集体极权制度变成他的个人极权制,象毛泽东那样,做个强势的党老板。

   现在看起来,这显然是个中国梦,能打老虎的人是宋朝的武松。习近平是不行的。温家宝、胡锦涛、李鹏、邓朴方、江泽民 、、、、、、 个个都是大老虎。近日得出的消息是:把个患有癌症、已是奄奄一息的徐才厚打了一顿。大老虎打不动,打着快死了的虎,也算不得英雄。怎么也比不上金三胖,一下子枪毙了张成泽来得干脆。

   说到改革,当然就更比不上日本的安倍晋三了。去年他上台前的日本股市指数是九千三、四百点。不到一年,现在的指数是一万五千多点。而习上台时的上证指数是两千零几十点。二十多个月后的今天,仍然是两千零几十点。证明了习这个改革派面对崩溃了的经济束手无策。

   但是,他当政后的2013年全年,共党狗官们使用公款吃喝嫖赌旅游的总费用是两万亿人民币。听到这个数字确实吓人一跳。不少同胞告诉我说,习近平反腐,使不少狗官们不敢象过去那样花费了。甚至还有人告诉我说,由于反腐,已经使经济更显出萧条的景象。但是这个两万亿的公款消费数字告诉我们,共党的那种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优良传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神鬼莫测的程度上了。对全国大陆中国人来说,平均到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千三、四百块钱。

   近日网上有文章说,共党喉舌央视报道说,美国总统大选,花了六十亿美元。其实平均到三亿两千万美国人头上,人均不到二十块钱。每届总统任职四年,这就是说,每人每年四块钱。作为我个人来说,我宁愿每年花一百块钱,用在总统大选上,而坚决痛恨每年被搜刮走一千三、四百块钱,去让共党匪类们享受特权。

   有人说,搞民主和法治是要花钱的。本人不太明白这种说法的意思是什么?难道勤劳的大陆中国人民,宁愿千倍、万倍地把钱花在让共党狗官贪腐和捲款外逃上,也不愿意在文明、进步的政治制度下生活吗?在中国的历史上,没有出现过奴隶社会。奇怪的是,一些中国人的奴隶情结是从哪儿来的呢?

   金家给朝鲜定的国名是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可是世界的共识,却是认为朝鲜是个危险的地狱般的国家。凡是打出人民、民主、共和旗号的国家,其政权基本上都是邪恶的极权、专制和独裁的政体。共党给大陆中国定的国号是人民共和国,可人民是奴隶。

   共和的意思是人人和平相处,互相平等对待。可共党始终把人民划分出多少等、多少类,并在民间制造仇恨和不平等,挑动人民相互仇视和不信任。而真正以民为本的宪政民主国家却是从来没有打出这些旗号。韩国的国号是大韩民国;孙中山先生建立的是中华民国。国统是三民主义、五族共和。民族、民权和民生的三民主义,其实就是以民为本的民主政体。

   满、汉、蒙、藏、回的五族共和,指的是各民族之间、各族人民之间都是相互平等、和平共处的。法统则是:行政、立法、司法的三权分立,互相监督。中华民国则是增加了考试和监察两个机构,施行的是五权分立,互相监督制衡。

   无论是国际社会,还是本国人民,通常并不注意一个国家的国号,而关注的是建国大纲和宪法的内容。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立时就被世界承认为亚洲第一个民主与共和的国家,原因就在于此。

   后来共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的民主主义共和国,国号响亮而且又明确,但所行所为却都是罪恶的行径。所以自这种政权成立至今,始终受到国际社会的不耻和制裁。在6月底本人的评论中提到了共党的猖狂。古人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人都会犯错,但职责所在,后果会很糟糕。所以才要制定宪法,实行法治。政客们犯错误尚且不能容忍,更何况猖狂了。

   毛泽东就是大半生都在苦心经营,得志便猖狂的典范,于是成为了共党的党性。后来的邓、江、胡、习们,便无一不猖狂了。习上台二十个月,对人民的思想言论的钳制,对人民的权利,和大肆抓捕异议人士,并实行酷刑折磨等等行为的程度,都超过以往的几位党老板。尤其更甚的是,把含冤民众的告御状都定为非法。可是就有同胞认为,因为习近平既要深化改革,又要反腐败,所以不得不与党内的保守派,血债派,毛左们等等团伙,进行你死我活的内讧和火拼。

   为了他能取得内讧的胜利,就不得不加强对社会的维稳的力度,以防止民间抗暴维权的行动被党内的其他势力所利用,给习近平的改革和反腐带来不必要的阻力和困难。对于这种说法,本人仍然认为反映出的是在思想和心理上依然依附或指望着共党体制的阴影在作怪。

   共党这个团伙从成立至今,内讧火拼从没有停止过。从井冈山杀AB团、延安整风,到前三十年的二十次运动,再到邓、江、胡、习们,他们争的既不是理论和所谓路线,更不是治国抚民之道,而是为了自己个人的切身物质利益。但无论后来谁上谁下,陪绑、挨整、批斗、抄家、遭殃、陪葬的都是大批的民间百姓。这就是说,共党的内讧从来不是内斗,而是从来殃及百姓,祸及国家的。

   毛泽东成了世界太阳的神,中国人死了上亿,没死的过着凭票吃饭的日子。同样,习近平又改革,又反腐,听上去不坏。可是镇压仍在继续;扒房、圈地仍在进行;失业无业的仍没有工作;40%的贫困人口,依然贫困;假冒伪劣毒商品仍在泛滥;看不起病的仍在等死;捲款外逃的继续捲款外逃;豆腐渣工程还在造;国债、地方债不减反增;新钞票仍在日夜加班地印;空气依然阴霾;水灾仍然横行;民生毫无改革,反而头上、身上又增加了几道紧箍咒和几根铁锁链。如果说习近平不猖狂,本人是不相信的。

   邓小平二十年前说,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至今国已不国了:卖的卖了,毁的毁了,污染的污染了。原来有的,现在也都没有了。目前的情形与亡国已没什么不同了。习又去反腐,岂不是还要亡党。遭人恨的党实际上已经亡了。难道习近平打算灭了党,搞他自己的极权独裁统治?

   古往今来,任何一届新政府上台伊始,都要做几件好事去收拢民心。共党从来例外,习近平当然也例外。即使要搞个人独裁,没有民意的认可,只是指望着一群捂毛、帮闲、篾片、愤青、愤老们的随声符合,也是难以成势的。当一个人不识大势,不知潮流,无视民意,而又自以为乾纲独断,任意而为时,其实就是历朝末代皇帝的昏庸所为。而相对应的正是民愤激昂,民间的英雄辈出。这就是古人说的,“时势造英雄,英雄造时势。”

   现在台湾的王丹先生说,“我是人,我反共。”这六个字似浅而深。人有人的自然属性,那就是精神意志的自由追求,和对生活的创造能力,以及道义、良知、公德、权利和自由。共党是一群兽性匪类团伙,与人性背道而驰。人的社会由人来管理。兽性匪类自有它们该去的地方。“是人就要反共”,道出了大陆中国一切黑暗、罪恶的根源。

   

    07-07-2014 完稿

(2014/07/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