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苏明张健评论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在或者做奴隶,或者做有尊严的自由人的这个问题上,中华民国的中国人和香港的中国人都给出了明确的回答:那就是拒绝共匪的干预、渗透和统战。

   本国、本地区的政治制度是由本国、本地区的人民说了算,共党是说了不算的。共党喜欢当代表,动不动就把几十亿中国大陆人都代表了;毛时代更是狂妄地差点把全世界的人民都给代表掉了。后来自己想想也觉得不合适,又改成了代表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后来无产阶级也不提了,因为没有人愿意一辈子做无产者的。

   人穷不可怕,只要志不穷。那么从无到有,到小康,再到富裕,就是必然的。这就是人的自然属性。在人的社会里,就必须有遵从和保障人的自然属性的宪法,这就是政治制度。中华民国是宪政、民主的国家,中华民国的社会是公民社会。于是中华民国的人年均收入是两万两千多美元。持有中华民国护照的公民,可以自由进出120多个国家,而无需签证。

   共党想要当台湾的中国人的代表,以便共党们去贪腐、抢劫,把中华民国的公民们变成共党的奴隶。香港人是有尊严的自由人,正在争取民主的权力。共党不但不给民主,还要把香港人的自由也扼杀掉。

   自今年以来,台、港两地人民的一系列的斗争、抗争活动的性质,其实都是在保卫自己的公民社会,抵制共党的奴隶社会的入侵和渗透。再说得清楚一点,那就是人性抵制兽性的抗争活动。

   这一系列中国人的抗争活动,当然对大陆上的奴隶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原因很简单,没有人愿意做奴隶。一国的公民,团结起来,就是改变腐朽没落的制度的第三种力量。别人能做的事,大陆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做?

   有人说,共党太强大。这种话听上去令人感到可笑。共党起家时不过七、八个人,都凑不够一桌酒席的十个人。三、四十年后,共党的总人数不过三百多人。共党从来就不是个革命党,而是个传统上的农民暴力团伙。共党收罗的人是一群农村的地痞、流氓、二流子和好吃懒做之徒,给他们冠以无产阶级的头衔,把他们形容为苦大仇深,教唆他们去仇富、去抄家、抢劫、绑票。然后告诉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因为无产阶级要打倒和毁灭现有社会上的一切,最终建立无产阶级的政权。

   至于无产阶级的政权是个什么样的政权,人们不但明白了,更是亲眼看到了。同时,也深受其害。由一帮不齿于人类的地痞、流氓、盗匪们当政,那么国与民的下场就是现在大陆中国的状况。更为可笑的是,由于共党的好话说尽的欺骗,于是一群自以为是的理想主义者加入了这个匪类团伙,与这群二流子为伍,以狂妄、贪婪的兽性欲望去掠夺全民财富。

   在物质利益面前,理想主义者们也没有了理想,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既得利益者。在上下一片的为了蝇头之利、蜗角之名而内讧、火拼得尸横遍野的共党内部,钱财的驱使、兽性的膨胀,使得共党内部永无宁日。更不必去提民愤的激昂,国际社会的围堵,金融、经济、社会的全面崩溃,债台高筑、货币贬值、环境破坏、污染严重、毒货泛滥。

   前几天共党自己爆料,说有九百六、七十万大陆中国人移居海外。在这种情形下,共党的强大之处又在哪里呢?政治清明、国泰民安的政权是强大;腐败兽性的政权永远是脆弱得不堪一击的政权。这就如同一伙占山为王、无恶不作的土匪们,平时抢劫过往客商,绑票、骚扰周边百姓家,然后喝酒、吃肉、分金银。看上去,个个面目狰狞,貌似强大。对付这伙土匪,无需经官动府。只要站出几个血性方刚的正义之士,联合起平日被骚扰的百姓们,一鼓作气冲上山,杀掉这伙土匪、喽啰们,一把火烧掉山寨,周围的人马上就可以过上个舒心、平静的日子。

   古今中外,从没有土匪强大、辉煌的先例。共党同样不例外。近十几年来,在海外见到的一些来自大陆的同胞,当谈到国内现状时,不少人的声音变低,扭扭捏捏地说出一、两件他们认为是不大好的现象,但绝不去涉及共党或那个体制。当有人直接说出这些不大好的现象的制造者就是共党时,这些人马上就答非所问地说:“共党搞经济还是不错的。”或是“中国经济发展是很快的。”又或者说,“经济上取得了成就,国家强大了。”他们异口同赞的都是经济。可是当问到经济如何好的时候,所得到的回答是众口一词地替共党背书,无非是经济增长率的官方翻版。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人多少都挣到了一些钱,否则就不会来到海外。但是即便来到了海外,心理和精神上仍然戴着共党奴隶的枷锁。给人的感觉是,做共党的奴隶,也可以成为有钱的奴隶或富裕的奴隶。可是他们忽略的却是,再富也是奴隶。即便是爬进了共党的高层的大官们,又有哪个不是共党的奴隶?

   记得文革开始不久,几乎所有的共党官员、名人都被打倒了,又抄、又斗、又监督。这些人在背后偷偷发牢骚,说这是念完经打和尚,卸磨杀驴。其实这些大小官员、名人们,既不是和尚,也不是驴,是奴隶。是奴隶就要任由奴隶主的摆布和耍弄。要你死,你就活不了。事后又要用你了,你还要涕泪交流地感恩。整个一幅活生生的奴隶主和奴隶的写照。奇怪的是,身为奴隶的大陆中国人,怎么就不明白呢?

   凭票、凭证限量吃饭的是奴隶,活活饿死的是奴隶;享受特供的是奴隶;贫不聊生的是奴隶;被屠杀、镇压的是奴隶;捞到稻草的是奴隶,有个一官半职的是奴隶;钻营、投机发了财的仍是奴隶。可是,就有同胞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不同之处是他们认为自己有身份。

   殊不知这个所谓的身份其实仍是奴隶身份。口袋里有了几个钱的人,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因为自己富有了,就觉得自己高于众人之上。其实他们还是奴隶,炫富所要表现的是富裕奴隶们的骄傲和自豪。可是在旁观者的眼里,他们不过是刚吃饱了饭的奴隶。他们根本就是为了报答这顿饱饭,而随时准备为奴隶主效忠的奴才。

   他们随时随地地把“经济巨大发展”的话挂在嘴上,表面上是在为共党唱民富国强的赞歌,实质上是在掩盖自己财富的来路不正。钱财带来的喜悦,代替了做奴隶的凄惨,和做奴才的惊险,充分显示出他们卑下的社会地位和阴暗、矛盾、复杂和低下的人格。这就是大陆中国人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被当地人们看不起,不招人待见,甚至讽刺、挖苦的真正原因。

   古人说:“无知者无畏。”除了钱以外,就一无所有的人,于是就无所畏惧。且不提人性、道德、公义,就连做人的规范、礼貌和自律都不懂,当然就任意所为,一往无前地无所畏惧地我行我素了。

   当他们的奴隶主把国家领导成了债务和新钞票的印刷量双双超过了120万亿时,他们不知道,或者是不想知道。他们只知道的是电力中国是老二。他们不知道,或不想知道的是:在金融风暴前,美、加两国的股市指数都是在12,000点上下。金融风暴后,两国的指数都降到了6、7,000点上下。

   从2013年到今天,美国的指数上升到16,800多点上,加拿大的指数升到了15,300点上下。而大陆中国的指数从2007年的6,100点上,一下子跌到2008年的3,000点不足。六年来,一会儿强大,一会儿辉煌。又是老三,又是老二的巨大成就。可股市指数不升反跌。一路跌到现在的2,000点左右。共党再正确,也无法使人相信股市越跌,经济成就越大的所谓北京共识。日本股市从2013年的9,000多点,上升到今天的15,000多点。中华民国的股市也从2013年的5、6,000点上,上升到今天的9,300多点上。

   近日,联合国难民署发表的报告中说,亚洲的贫困人口中,大陆中国占了70%。这正是他们不想知道的事。他们最不想知道的是:在极权政体下,贫困者是奴隶,富裕者同样是奴隶。钱多了,但却改变不了他们的奴隶身份,更成为不了有尊严的自由人。抱持着“金钱万能”、“钱能通鬼”的大陆富裕的奴隶们、奴才们,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钱不是万能的,神鬼是不用钱的。钱所能通的,仅仅是痞子、流氓、二流子、大盗和土匪们的共党团伙。

   钱买不来人格,只能做贱人格。而在贫穷和逆境中,却能培养出自己的独立人格,从而产生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尽管仍然载着奴隶的枷锁,但在心理和精神上,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有尊严的自由主义者。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为自己、更是为了所有的奴隶们去争取自由、人权和尊严。这就是做人的价值所在。是神圣的、高贵的、是无可比拟的。金钱、名誉、地位,在她面前是粪土。而这样的人,在大陆中国从来就有,而且不是少数。可喜的是,近二、三十年来越来越多。

   从三十年前,心理喊打倒共党,到公开喊打倒共党;再到近几年的打倒共匪,打倒共犯,打倒土共。共党党格的降低,一方面是出于共党的所为,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大陆中国人的反思和觉醒。不做奴隶,生而为人,所以要做人。做人就要有做人的权力和自由。搞极权的共党被淹没在日益高涨的人权、自由、宪政、民主的惊涛骇浪中,如同一只残破的孤舟,这只孤舟的强大又在哪里呢?如果说,共党阵营的垮台是对中国人民的启蒙,那么茉莉花革命就是中国人学习的典范。

   这次的太阳花运动和公投运动,以及七一大游行,就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对大陆中国人的支持和鼓励。同是中国人,为什么人家可以堂而皇之地做人?都说中国人不团结,窝里反。人家为什么能几百万、几十万人团结起来。人家没有贫困人口,人家的人年均收入都比大陆中国人高出几十倍。衣食不愁,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其实,这就是自由主义者的高贵之处。他们不愿意被共党奴役,于是他们也不会去奴役任何人。高贵之处,就在于他们也不允许奴役人的制度存在。

   有人说,自由主义者并不高尚,这话是对的。大家都是有独立人格的人,所以人人平等,不存在高尚、低下之分。但是自由主义者们的最高贵之处,是有殉道精神。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是为所有的人的权利、自由、心甘情愿地做出牺牲。中华民国的中国人和香港的中国人,为大陆中国人做出了表率和典范。

   本人始终坚信,道德的力量在民间,正义的力量在民间。大陆中国的这种力量,正在凝聚。正在扩大。人兽之战,人匪之战已经开始了。至于胜负,本人从不怀疑。真善美必将战胜假恶丑。这是人世间永远打不破的铁律。共党必亡,这也是历史的必然规律。

   

    07-04-2014 完稿

(2014/07/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