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的气数尽了]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的气数尽了

以胡锦涛的那点“八耻八荣”“保鲜”的程度,如果是作为民间会社的一个首领,也是无可非议的。庄子说:“盗亦有道”。就是说,土匪们也知道自己的行径、勾当是不耻于人的,八耻都未必能概括得了。尽管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但是为自己挣足了八耻的匪类们,也不是不想博得个人间的美名。于是帮规、家法、私刑配合着什么好听的杀富济贫,耕者有其田之类的口号就全出来了。这或许就属于八荣里面的内容。

   

   但是为了面子工程,而影响到了团伙内部的大碗酒、大块肉和大秤分金银的政纲,那么这个团伙的凝聚力就消失了。团伙成员作鸟兽散,各奔前程去了,所以还得保鲜。衡量先进的土匪的条件无非就是手段卑鄙、杀人多、抢劫多、贪腐多,于是匪类们分赃的钱多了,凝聚力就有了,匪类们就紧密地在匪首的周围了。

   

   中国大陆地区的问题是,土匪们阴谋投机篡了政,匪首们就成了国家的元首,人民的尊严、国家的体面全没了。匪类们当政,可想而知,那是一朝得志便猖狂。想当初井冈山、沂蒙山、大别山、延安都是穷乡僻壤,杀人再多、分赃却不多。哪里像现在,两三千万的匪类们是百万、千万、成亿的往口袋里装钱,这岂不就是共产天堂的生活吗?

   

   最让人闹不明白的是,因为他们杀百姓抢百姓,所以他们过上了曾经梦寐以求的天堂生活,那么谁该歌颂谁呢?是共党们该歌颂老百姓的大忍,还是老百姓去歌颂共党们的贪婪的匪性?文革开始两年以后,几千万中学生上山下乡,人手一本毛语录,其中有一条是“农民必须起来,同自己的愚昧迷信和不卫生的习惯作斗争”。

   

   农家出身的毛泽东是一朝得志,就背叛了农民,它自己过上了每晚两、三个女人陪它睡觉的生活,却反过来侮辱农民们愚昧、迷信、不卫生。又在他一手制造的大饥荒当中,活活饿死六千万人,其中80%以上就是农民。

   

   对付愚昧,唯一的办法就是教育。曾经提出普及九年全民义务教育的是毛泽东;可是不到十年,就降格为五年义务教育的还是毛泽东。直到他死,全国仍然保持着一个文盲与半文盲占国民总数50%以上的大比率。

   

   而毛泽东又以大跃进亩产万斤粮的方式,造就出了一大批的农村赤脚医生。医生为什么要赤脚?毛的理论是农民的脚上有牛屎,但却是最干净。根据人类早期物质起源论的观点来看,服装的出现不是出于人的羞耻心和爱美心的需要,而是出于人类自我保护的需要而产生和发明的。对脚的保护物,比对身体其他任何部位的保护物的出现都要早的多。为什么农村的医务人员就要加上赤脚两个字呢?这还是对农民的侮辱,起码是对农民的不尊敬。

   

   后来继任匪首的邓、江、胡们做得就更绝了,干脆就把原本是国民义务教育和免费医疗的国民福利待遇取消了。打着改革的旗号全都变成了产业化,让老百姓上不起学,更看不起病。共党说改革开放取得了多么巨大的成就,可是在本人的眼里,看到的却是对天地人的全面的大破坏和大毁灭。

   

   众多的有识之士们都看到了这个大毁灭的结局,却被共党的喉舌们的歌功颂德的大合唱,掩盖了全部的事实真相。蒙骗了的部分民众,还信以为真,扭起了大秧歌参加了大合唱。

   

   被共党剥夺了人权、自由和知情权的中国人,被全世界的自由人所同情。而同情通常包括两个内容:一,那就是谴责、批评和制裁共党政权;二,那就是支持、鼓励和帮助中国人争取自由的艰苦卓绝的抗争。

   

   中国大陆不幸沦为共产匪区六十年了。六十年来共党对国人民众的愚化、奴化、毒化和矮化的宣传,难免使得万般无奈的中国人当局者迷。

   

   然而世界上的自由国家和自由人民却是旁观者清。他们研究透了、也看清楚了中国大陆地区的大破坏和大崩溃的结局;他们同情中国人民,那是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责任不在中国人民,而是完全由共党一手造成的。于是,共党就说他们是反华势力。其实,这就是共党的匪性。

   

   历代的古书中都不难找到关于土匪大盗被绑缚刑场去砍头的描写:多数是一路高喊着:“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也有的一路上高唱地方戏,而且是专挑戏里的英雄末路、慷慨就义这种段子来唱;还有的呢,就对同伙说,我先走一步,阴曹地府见,奈何桥上见,鬼门关上见,或者是来生来世见。而对方还会回应他说,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来;或者说你一路好走,我给你先送行了。

   

   这些个恶行累累、剪径劫道、杀人越货的草莽英雄、绿林好汉,致死都呼唤不出他们悔罪愧对天地良心,愧对祖宗父母的人性来,于是也就难怪两边看热闹的人是嬉笑怒骂、起哄喊好。

   

   毛泽东死后,毛太太江青在法庭上不也是如此的一副嘴脸吗?她公开说,“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与历代盗匪们的心理是完全如出一辙。权力和责任永远是一对双胞胎,掌权就要负责。毛泽东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说过,东南西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权力明确的很,那么责任,党就要全部地承担。

   

   一场十年半的文化大革命,共党把它定性为浩劫,并且强调是毛泽东亲自发动和领导的,于是党照旧伟光正。浩劫的罪魁祸首是毛泽东,这是共党学聪明了。从那以后,党就成了牌位。党要改革开放,结果的好与坏那是个未知数。所以邓小平就成了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一切责任由邓小平承担。为了改革开放能稳定的进行,邓小平、李鹏拍板,领导了六四大屠杀;胡锦涛亲自指挥了拉萨的大屠杀。屠杀的罪魁祸首成了个人,党还是那么伟光正。

   

   这就要请问了,这三位元凶是不是共党团伙的成员呢?成员犯了罪,团伙不能说那是属于个人行为,而党不负责任。难道罪魁祸首仅仅就是个人吗?党全没有责任?胡锦涛的儿子在非洲拐骗了三千多万英镑,折合人民币三个亿。这是个人行为,还是党的行为?这种把团伙成员的行为和团伙分开的手法,共党自以为很聪明。但是经过了反思、觉醒了的中国人早就看透了,“打倒共党”“驱逐共匪”的吼声,已经响遍了东南西北中。

   

   先由本世纪初江泽民在美国公然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污辱中国人的素质太差,后就有胡锦涛在今年八月提出的反低俗、庸俗、媚俗的反三俗运动。中国人在共党的眼里不但素质差,而且是俗气,这就是我在前面提到的。江胡们作为团伙的首领说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作为国家的元首却用这种个人主观上的概念去评论一国之民众,不但是激起公愤的犯罪行为,更是凸现了江胡们的低素质和俗不可耐的人格。

   

   胡锦涛一定认为《卓娅和舒拉的故事》这部书是高雅的名著,同时还一定认为打小报告、告密的政治辅导员的工作是人类最高尚的工作。出于这种个人主观上的概念,当然那就要认为网民们在网上只要是涉及到共党和共党体制时,通常使用的歌功颂德的语言,那就是“草泥马”,那当然就是三俗了。

   

   有消息说反三俗指的是演艺界。可是共党早在篡政前的1942年就把演艺界给领导了。那么我们是否可以说,如果真的有三俗的话,也是共党领导出来的,或者说是共党给逼出来的。有人说这个反三俗的运动,实质上是冲着一位不依附于体制的相声艺人郭德刚先生而来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胡锦涛的行市就做倒了。

   

   当共党团伙的头领是为了要吃饭,是为了要养家糊口;当相声艺人也是为了要吃饭,要养家糊口。同在一个起点上,只是工种不同,目的都是为了要活命。可有趣的是,任何人只要沾上了共党这个圈子,怎么就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自命不凡,还要代天立言,可全是胡说八道。

   

   9月3号,共党搞了个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把全国闹腾了个人仰马翻。胡锦涛也跑了出来为共党捞政治资本,捞合法性。它公然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共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可是一句八年抗战的话就露了馅了。日本侵华十四年,我们要请问,这八年抗战应该是从哪年到哪年呢?打持久战的指导思想是蒋中正总统提出来的,并且实施的,怎么又变成了毛泽东的了呢?

   

   正当在胡锦涛亲自发动和领导的反三俗运动的风口浪尖上,这种拿着不是当理说的做法,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三俗的底线,到了无耻的程度上了。中国的民众是不会忘记的,胡锦涛就更不应当忘记。当年毛泽东见日本首相田中角荣时竟然说:“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日本人。没有你们日本的侵华,我们还夺不下这个政权呢!”

   

   到了2008年的7月,胡锦涛跑去了日本,主动地默许了日本的要求,把三十万平方公里的东海海域让给了日本。从毛泽东对日本的感激,到胡锦涛对日本的割让领海,中国人又凭什么去相信共党曾经是抗战的中流砥柱呢?

   

   胡锦涛这次所谓反三俗,枪口对的是文艺界,实质上是对民族文化和传统的再次破坏和毁灭。那个怕死后被扒坟鞭尸的陈云,据说生前是喜欢苏州的评弹,常把评弹艺人叫到北京专门给他一个人唱。他过足了瘾以后就要表现一下他的高明,还要做不少的指示,强迫以歌颂人间真情、男女爱情的评弹去歌颂共党、歌颂大跃进、歌颂雷锋,搞得苏州人都不爱听评弹了。

   

   尤其是文革过后,那位雷锋先生也被揭发出来了,原来雷锋先生生前也有皮夹克上衣和大罗马牌的手表。而日记中的许多语句是出自于基督教的教义。

   

   周恩来据说是喜欢起源于浙江嵊县的越剧。越剧演员都是女性,专门表现忠贞柔美的女性的悲欢离合的内容。周恩来也是过足了瘾就下指示,非要让男演员去唱越剧,把越剧搞得画虎不成反类犬,险些绝了种。

   

   任何一种表演艺术都是起源于民间的风土习俗,有了观众的基础,逐渐成为一种地方的文化艺术。相声也是同样,原来是街头艺术。有了听众的基础,走进了剧场,逐渐就成为了一门专业的艺术。但是把相声艺人侯宝林封为北京大学的语言教授,那就有些个太离奇,也太过分了。

   

   先有侯宝林的被封教授,今有郭德刚的被封杀,原因就在于一个是为权力效力,一个是远离权力。一个有独立人格、独立意识的人,才能有独立的思考能力,这才是一个完整的人。想做一个完整的人,就必须远离权力、金钱和名誉。

   

   六十年来,中国大陆是没有发明创造,没有名著,没有大师级的人物,没有能够得到世界共识的价值伦理。十六亿人口竟然出不来个人物和东西,就只能说明共党插手科学、学术、教育、文学、艺术的后果。共党只会破坏不会造就。

   

   例如兴起于明朝的昆曲艺术,词曲的高雅程度足以表现出中华文化的深厚内涵,同时昆曲还是我们的汉学,流传了四百多年。到了共党的这六十年,这个剧种已经基本上绝种了。有人解释说,昆曲是属于阳春白雪之类的高雅艺术。所谓曲高和寡,大众接受不了,所以就不行了。可我的看法正好相反,正是因为共党没有素质和不学无术,所以才阳春白雪和者寡。在共党之前,则是阳春白雪和者众,所以昆曲艺术才能够承传了四百多年。

   

   这正说明五千年文化是毁在共党的这六十年里。大家不妨回忆一下,前三十年共党是讲究出身成分的,凡是祖上八辈子要饭大字不识的大老粗们,都是共党的宠物和重用的人;而这后三十年共党是用金钱物欲,彻底地毁掉了中国人的人性和道德,从而降低和歪曲了人们的审美观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