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在共党这种极权的体制里,根本就没有人权、自由、平等或者是民主、法治的意识。这种政权自始至终整个的意识形态,仍然是在中国延续了两千两百多年的专制主义。并且又把它发展到极致,形成了最野蛮、最黑暗的极权主义统治。无论是极权还是专制,都是把对人民的控制当做头等大事。在这里,我举三个实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一个例子是我的父母。他们分别于1946年和1948年毕业于美国的同一所大学。毕业后两个人立即回国,准备于1949年结婚后,仍然回到美国去工作。结果共党篡政成功,立时闭关镇国,再也走不了了。从那以后,我的父母始终被当做内控的人使用。每逢运动,都被当做是美国特务、美国间谍来整一顿。我父亲也曾被派出到当时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工作过,但我父亲说,从来没见过中国护照是什么样子。出国护照都是被陪同出国的政工人员掌握着。

   第二个例子是我本人。1984年,我和我的恩师一行七人,根据中、德的一项学术交流的协议,被派去德国的法兰克福大学讲课两个月。这个交流团是七个人,真正进行学术活动的只有三个学者。其余的四个人都是党务政工干部,护照全由他们掌握。在那两个月中,我们被限制在大学里,不准外出。每天只是从宿舍到课堂、再到饭厅,三点一线,不得越轨。否则随时会被送回国,还要背上个处分。两个月的时间,法兰克福大学的外面是什么样?这个城市是什么样?我们一无所知。每到周末,七个人还要开会、政治学习,批判资本主义、大赞社会主义。规定不能与德国同行或同学私下来往。那时出国,实际上仍然是在共党的这个大监狱内,被监控得更严格,时时被怀疑有不轨的想法。于是,搞得人人自危。

   第三个例子,就是在89六四大屠杀发生后的大清洗运动中。据了解,当时仅北京一地外逃的人就有十万之多。那些都是根据当时共党中央发出的追查十七种人的文件、而受到整肃的人,他们随时都可能被捕入狱。另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是由于亲眼看到共党屠杀人民的暴行,从而看清了共党的真面目和本性。从那以后,决心彻底和共党决裂,从此站到了反共的立场上,以推翻共党政权、建立民主中国为毕生的大业。

   我就是在那个时间,辗转地逃出中国大陆。当时自己并不知道是否会有一个国家能收留我,也不懂得政治保护或者政治避难的这一类说法。来到加拿大后,在机场的海关上才明白,人家收留我是要有理由的。对于从共产极权国家出来的人,人家只接收政治难民。我就是共党极权政治迫害下的受难人。

   在与移民官近两个小时的谈话中,我详尽地讲述了大屠杀,讲述了共党体制的贪腐,最后被允许进入加拿大。我当时松了一口气。我知道如果回去,等着我的是什么。要是加拿大不收留我,这个世界上我是再也没地方可以去的了。移民官的回答是:这个世界上,有三分之一的国家都会接受你的。

   中国没有把我当敌人,中国人民没有认为我是敌人。把我当做敌人的是共党。那么对不起,共党就是我的敌人。成为了加拿大公民,我并不高兴,因为我是中国人。可是共党的法律却说,中国人加入了外国籍,就等于自动放弃中国籍。这就是共党卑鄙邪恶之处。

   一个中国人,跑到另外的一个国家,要求政治保护,是不是叛国呢?当然不是。当一个公民,在自己出生的母国里,被这个政权迫害、虐待到无法生存的时候,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奋起抵抗,推翻这个政权;要不是暂时到其他国家去,积蓄力量抗争,最终还是要推翻这个政权。

   

    03-30-2010 完稿

(2014/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