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苏明张健评论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共党把所有人都当做敌人
·共党自夸强大、辉煌,你们感觉到了吗?
·共党的气数尽了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作为世界上三大宗教之一的基督教,在欧洲的中古世纪犯下了滔天罪恶:把他们所信奉的、有权力裁判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的神,与世俗的政权捆绑在了一起,创造出了一种自从有了人类的社会,从来也没有过的极权统治,造成了欧洲大陆近千年的黑暗时期。后来,政治学家们和社会学家们把这种极权主义的统治,称作是极权主义文化。实质上是反人类、反人性的暴政文化。

   

   早在两千四、五百年前,东方的中华文化和西方的古希腊文化,几乎同时产生了人文主义思潮和学说。所不同的是希腊文化,由人文主义更深一步地衍生出了自由主义的学说和理论,成为了近两千年以后,欧洲人民反对和推翻基督教极权主义的思想武器,迎来了文艺复兴时代。人们重新拾回了人本本质,艺术、学术、科学。由于思想的自由,迅速得到了极大的发展,仅一百多年后就迎来了工业革命。人们操作着大型的机器,原来手工操作的作坊,变成了大工厂。

   

   没有人能够否认,工业革命使人类迈进了一个更高的全新时代。但是天下事似乎从来不能十全十美,这就要归功于道家的“天地本不全”的学说了,所以人世间的事情也难得两全其美。工业革命有一利,当然也有其一弊。贫富不均,于是社会上产生了贫穷的现象。

   

   虽然基督教制造了漫长的罪恶累累的黑暗年代,但是基督教仍然不失为一个正教。经过反思,幡然悔悟,在爱人的原教旨的基础上,面对着社会贫穷现象,产生了社会主义思潮,明确地提出:社会上一切的贫穷现象的根源,不是穷人本身,而是社会。社会制造出了贫穷,社会就要去解决。

   

   这种社会主义思潮出现了近两百年,至今也成为了普世的价值。在许多的民主国家里,几乎都有一个以社会主义理念为纲领的政党,参与着政府的管理。于是基督教文化也就成为了组成西方文化的三大支柱之一,并且拥有这个世界的十亿信徒。

   

   一百多年前的马克思显然是一个反社会主义分子,公然地提出要暴力打垮现有社会的一切,去建立共产主义。马克思梦想中的共产主义,其实就是三千多年前埃及法老时代的奴隶制度。生活在工业革命时期的马克思生活在贫困之中,但他却从来没有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要求国家去立法,或者参与社会福利的制定,或者至少是提倡社会公正和人人平等。

   

   贫穷的马克思患有病态的仇富心理,不仅仅是仇恨资本家和地主,就连受雇于工厂和农庄工作的工人也恨,说工人劳动所得的工资是可变性资本。意思就是说,工资所得除了保证一家的温饱生活仍有节余,经过日积月累,这部分节余就变成了投资的资本。马克思认为所有的资本都是万恶的,工人工资节余部分都是万恶的可变性资本。

   

   其实这正好说明了资本家、农庄主们付给工人的工资是优厚的。并不是像在中国大陆的这个共党,人为地制造出这个世界上最低人工工资,去赚取最大的利益。而后三十年,又以最低的人工工资为外国人投资的优惠条件,再以最低的人工工资去赚取外汇。好像中国人挣最低工资是天生的,是应该的,而且永远应该如此的。

   

   西方的工人们通过勤和俭,把工资的节余变成了资本,去回馈社会,这是一种义务和责任。总比共党们贪腐和抢劫以后,把所得的巨额资本卷逃到国外,躲在那里偷偷摸摸作富翁要高尚得多,光明正大的得多。

   

   共产主义这个词被马克思一番讲解,变成了奴隶制度的代名词。在马克思死后,一直支持马克思,并且长期接济马克思一家人生活的恩格斯立即站了出来,并且公开宣称,“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一个人的主义。”言外之意就是与恩格斯无关。无论任何人利用马克思的观点造成了人类的灾难,罪魁祸首是马克思,而不是恩格斯。恩格斯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仅仅一百年不到,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就成了秋风落叶,共产主义成了人类的公敌。

   

   今年6月10号,在美国华盛顿国会前已经建成了三年的共产主义受难碑前,举行了悼念的活动。除去西方国家的政要们以外,很多前东欧共产国家的驻美使节们也参加了悼念、献花的仪式。这些国家是捷克、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乌克兰、克罗地亚、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格鲁吉亚等十五个国家,另外还有越南、北韩、台湾、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受共党迫害的团体和个人献花致意。

   

   这个纪念碑上刻着,“为了纪念超过一亿名共产主义之下的受害者和热爱自由的人们,和为了受压制的国家和人们的自由和独立”。欧洲议会早在2006年就通过了世界上第一个《反共产极权主义的决议》,目的就是要引起人们对共产主义罪恶的关注。尤其是在共产专制的中国、北韩、古巴、越南,人们依然在遭受着痛苦。

   

   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主席爱德华先生在致辞中说,“一个世纪以来,人们对共产主义进行悲壮而英勇的斗争。从乌克兰的大饥荒,到斯大林的大清洗,到卡廷森林的大屠杀,到越南人乘船逃亡,到六四大屠杀的中国人,共产主义从来不是一个美好的理想,而是彻头彻尾的歪理邪说。共产主义是从一种伪科学,演变成了一种伪宗教,最终表现为僵化的、极权式的邪恶政治集团。”

   

   美国国会的议员麦考特先生说,“当你到了共产中国,你自然会被高楼大厦所吸引,但是他们都是共产党和军方所拥有的。那里的人民呢,他们有什么自由?信仰?选举?工作?不,他们连最基本的自由和人权都被剥夺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要把真正的自由带给中国人是很重要的。共产主义只要存在,对所有自由的人民就是一个危胁。当有人说中国已经不是共产制度的时候,只要看看他们的所作所为就会知道他们没有变。”

   

   麦考特先生还说,“我们知道为什么中国的制度依然邪恶而无人性。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的自由是来自于上帝,而不是来自于政府。我们知道,自由带给我们富裕和安定。可在共产主义的中国和其他国家,他们说政府就可以给与人民富裕和安定,而不需要自由。这就是那些反对自由的人所宣传的。”他最后说,“共产主义必将被人类彻底铲除。”

   

   看起来,共产主义已经成为了一种人见人恨的无人性的邪恶了。可是在中国大陆,霸占公权力的这个团伙仍然叫共产党,仍然在冒天下之大不韪。意思很清楚,就是他们仍然要与人民为敌,仍然邪恶,仍然无人性。虽然如此,但是共党们却再也不敢去提共产主义了,胡锦涛也没有胆子要宣誓为共产主义去奋斗了。

   

   近三十年,共党改口了,改成要坚持社会主义了。共党们不学无术,甚至不读马列的书。马列们从来不承认社会主义是到达共产主义的必经之路。何况治理国家,依靠的是体现人权之上精神的宪法,而绝对不能以主义治国。任何一种主义,都不能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出现,否则就是极权专制的统治。

   

   同样,社会主义也不能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只能是作为一种治国的理念和方法而出现或实施。待到政府的政策向贫穷的人口倾斜,增进了新的消除贫困的法律和措施,缩小了贫富差距以后,就达到了社会造成了贫困,而由社会去解决贫困的社会主义的宗旨了。政府工作的重点就又会转向其他的社会问题上去。

   

   任何解决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的理念和方法,都不能成为社会的制度。因为社会是复杂的,其原因就是人是复杂的。一种理念、一种思潮、一个方法,从来不可能解决所有的社会问题,这是一般人都懂的道理。

   

   可共党却不懂,张口闭口就是社会主义制度。可是共党又从不去解决社会贫穷、社会不公、人人不平等的社会问题。更没有一套维护社会公正、增强社会福利、社会保障的法律和措施。这个制度又在哪里呢?没有制度却又说成是制度,共党欺骗的手法实在是低劣至极。从人类出现以后,无论是原始共产主义、奴隶主义、封建主义、皇权主义、极权主义、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恐怖主义、宗教主义,都只是一种社会现象,或者说是社会的形态,都不是千秋万代不能改变的社会制度。

   

   比如搞经济,不能搞官方经济,计划经济,要让市场来调节经济的走向,所以叫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加入市场经济,就要有资本去投入,所以叫资本主义社会。是一种社会的形态,没有人说是资本主义制度。一旦变成了制度,难道要人人都去积累资本去投资吗?

   

   已经成立了九十九年的中华民国,又是那种主义的制度呢?人家坚持的是民主宪政的国统,以三民主义为纲,依法治国,而不是三民主义制度。法治的国家以宪法为最高的原则,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就叫做“法统”。中华民国的法统是五权宪法、五族共和自由、人权平等公正,自然就带来了人民的富裕和社会的安定。

   

   再看看中国大陆也有宪法,第一章第一节就是“四个坚持”。我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土匪流氓共党非要领导十六亿人民?为什么要让十六亿人民坚持把马列毛的歪理邪说当圣明?凭什么十六亿人民都看中了社会主义?凭什么十六亿人民没有民主,却要坚持民主专政?究竟是谁去专了谁的政?

   

   仅从这个宪法的开宗明义上,是个人就明白,这是一个极权专制的宪法。在这种法统下,中国大陆是个极权社会。人民没有自由、没有人权、没有平等、没有公正。共党是极权独裁,人民就是屈辱的奴隶。这就是共党的统治形式,也是中国大陆的社会形态。

   

   共党以宪法的形式把共党的极权主义变成了社会制度。问题是中国大陆的老百姓们是否同意?或者愿意去遵守这种制度?一种被强制去遵守的宪法,就是无人性的宪法。因为宪法所体现的就是人性,一部好宪法所体现的就应该是人权之上的精神。

   

   以建设共产天堂为目的的共党这个团伙,为什么不继续坚持共产主义制度呢?反而盗用了人家基督教的社会主义。而对着巨大的贫富差距,严重的社会不公,社会断裂,民愤极大,社会主义者们又在哪里呢?原来都去图财害命、贪腐抢劫了。社会主义者的职责是平衡社会上各利益群体之间的关系,解决社会的不公和社会矛盾。共党们是制造社会矛盾,制造社会暴乱的罪魁祸首。

   

   回想一下这六十年来,哪一场中国人的灾难,哪一场中国社会的动乱、暴乱不是共党领导和发动的呢?就拿今年的5月23日深圳大亚湾核电站核泄漏这一事件来分析,至今核泄漏没有得到控制。不少人指责电站高层在保密,又批评中电集团隐瞒事故的真相,于是使大量的放射性的碘核素散布在空气中,造成了空气中的活性气体大量增加,已经威胁到珠江三角洲和香港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了。

   

   共党的深圳当局,几年前就以核电站为一大景观,在电站的周围修建了旅游观光区,还有是大量的豪华建筑来赚钱。核泄漏以后,怕影响到旅游业,怕打击了地方的房地产市场,怕影响GDP,于是就大事化小,轻描淡写欺骗民众。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事故是发生在一根核燃料的燃烧棒上。以前一直使用法国制造的燃料棒,从来没有出现过事故。这两年才开始使用中国制造的军用燃料棒,曾被各方面的专家们质疑其质量和安全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