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三十多年前,大陆中国刚刚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不久,法国人萨特的名字就进入了大陆中国。所幸的是没有进入到民间百姓家,但在高等学校里确实是着实地风靡了几年,致使那几年的大学生们萨特不离口,萨特的存在主义不离口。

   且无论是要表现自己的高深,还是为时髦,最后都程度不同地被“凡是存在的,就是有理的”存在主义玩弄了一把。幸亏当时还有一些几经生死、虎口余生的学术界的老人们,和一大批70年代末考进大学的、经历过上山下乡的大学生们,以及一大批随同父母九死一生地熬过十年半文革人祸的大学生们。这些被共党封闭了几十年的人,虽然对近代西方哲学思想的研究和发展陌生,但对于是非、对错、正确与罪恶,却是由衷地分明的。

   人世间存在的东西太多了,存在的不是都是有理的。共党是个存在,但却是个罪恶的存在。在近代和现代的所有的人权宣言和人权大纲中,都把人的自由放在了至高的位置上,其中明确提到人有信仰的自由和结社的自由。但是共产主义的信仰和共党团伙;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信仰;和塔利班组织、纳粹主义的信仰和纳粹党团伙,都是现实存在,或阴魂不散的信仰和团伙。尽管这三种信仰在几年前已经被宣布为全人类的公敌,但作为分辨能力不强或者是好坏不分的自由人来说,仍然有信仰这些罪恶的邪教和加入这些罪恶团伙的自由。虽然说后果自负,但是对人类和平与福祉的威胁、破坏却是不小。

   共党阵营垮台二十多年了,前共产国家走上了宪政民主之路,制定了人权法案。人民有信仰、结社的自由。在这一自由的宗旨下,共产的信仰和共党团伙仍然被保留了下来。尽管它们发出的是罪恶的恶臭的气息,但只要它们仍然存在,就无法去阻止有人信仰,有人加入。更无法去阻止这种信仰和团伙去毒害人间、祸害人世。

   7月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取消共产党的决议,并在7月24日正式宣布解散共产党。不知别人怎么想,本人对这一决议和动作完全拥护。唯一的遗憾是太晚了。既然已经深受其害,又为什么要拖到二十多年后才彻底取缔呢?

   记得四、五年前,新闻报道说,莫斯科的一群共党们扛着斧头、镰刀旗,抬着列宁、斯大林的照片上街游行,马上就被住在周围的居民们包围住。这些居民们对这群共党们说:“回家去,问问你们的父母或祖父母,在三十年代的那场大饥荒中,活下来的人有几个没有吃过死人的肉?”这群共党们立时做鸟兽散。

   常识告诉我们,越是罪恶、阴谋、下流的东西,其骗人的花样越是高超,伪装的面目也越是神圣超凡。不如此,就无法害人。以在中国的这个共党为例,如果不是好话说尽,且又装神弄鬼的话,又如何去坏事做绝呢。

   推翻了罪恶的共党政权后,无论新政府采取多么宽大的政策,对党徒、党棍们也必须逐个登记审查。查清他们在共党政权的历史上和现行中的一系列的罪恶活动中所起的作用。哪怕仅仅是随声附和的作用,也必须追查。

   一个人的所言所行,可以对他自己不负责任。但是,法律必须要对人类、对社会负责。对于随声附和的党徒、党棍的宽大处理,也必须在本人痛悔后,真诚地向人民谢罪,在得到人民的谅解后,才可以让他们重新做人。

   乌克兰政府在对俄罗斯支持的分裂主义叛军作战的危机关头,决议和解撒共产党,就是因为被乌克兰政府和乌克兰人民宽大并容忍的共党,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分裂和挑动内战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就证明了共党的这种败类、恐怖团伙即便在失势以后,还在钻民主制度的空子。如果容忍它继续存在,但由于本质使然,他们仍然用鼠类的精明,去发现任何它们认为的可乘之机去追求它们的利益。在它们的利益中,是没有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仅仅是它们自己的纯个人利益而已。历史和现实的经验又告诉我们,一旦共党们得到利益后,就必将为扩大它们的利益而去破坏、残害、毁灭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所以取消共党,同时立法严禁邪教死灰复燃,是明智和必要的措施。

   在哲学思想史中,凡是符合人的自然属性的哲理,凡是能够推动整个人类走向进步、文明的价值理念,无论经过几百年、几千年,都是颠扑不灭的真理。对人文科学的研究,在东、西方几乎同时开始于两千五百年前。

   在古希腊的文明中,向人类呈献出一部近乎完美的人文哲学的理论体系,和具有殉道精神的自由主义思潮。而在古罗马文明中,向人类贡献出议会制和民主思潮。就连造成欧洲近千年黑暗政教合一极权统治的基督教,在反思忏悔后,出于基督教教义中的爱、和爱人如己的思想,在工业革命发生后,也向人类社会提供了社会主义思潮。在东方的中国,出现了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孔子、孟子、老子、庄子。

   佛家起源于人文哲学。后来,被一群生活在物质世界的印度人,作为了追求精神和生命意义的宗教来贡供奉。在三千一百年前的周朝所实行的分封建制的封建主义政体,正是今天的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所实行的联邦制的政体。

   四大部书之一的《西游记》中,孙悟空的一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话,反映出民主思潮和政治竞争的思维,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孙中山先生把这一切变成了现实。

   本人从来不承认“中国人愚昧、落后”的说法。世界上的联邦制不过两、三百年,可中国实行联邦制是在三千年前。大陆中国人不了解自己的历史,那是因为共党把这段历史篡改为奴隶制。而中国人的列祖列宗们,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奴隶制。

   没有的东西,共党非要强加进去;已有的东西,共党又肆意篡改。孙中山先生创建了民主、共和,共党就把它歪曲为资产阶级革命;共党把自己篡夺政权,说成是无产阶级革命。孙中山先生的民主、共和,是民主和人人平等,更是没有资产阶级专政的任何意思在内。而共党的共和是无平等:国民们被划分为三、五、九等,相互仇视、残杀,美其名曰是无产阶级专政。

   其实进了城的共党们,实行的是特权阶级专政;近三十多年实行的是亿万富翁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从来没有当过政,当政的却是乡村小知识分子们。这种初级阶段的小知识分子所能挑动起来的人,就只有流氓、地痞、恶棍和二流子之类的无产者们。在任何社会学的理论和定义中,都不会把这批不入流的人们,算做是个阶级。

   1949年以前,中国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存在。反倒是共党篡政后,大陆中国人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无产者了,并且填补了历史上空缺的奴隶阶级了。所谓的五千年文化不能仅仅是个口号。有三千多年的史实,不能轻描淡写地当做笑谈风云来对待。

   尤其是中国人的历史,在两千两百年间,始终是一部反复重复的历史。始终走在皇权专制的政体之路上,没有突破,也没有创新。这是中国人的悲哀。尤其悲哀的是,孙中山先生在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上的突破和创新,失利于共党领导的痞子运动,而退守台湾。

   不幸中的万幸是,坏的东西或许能够猖狂一时,但是好的东西是不会消失、死亡的。所谓春风吹又生,好的东西永远是在向人们微笑招手,欢迎人们走进真、善、美的殿堂。中华民国的公民们是自由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据统计,大约近两百万台湾人选择了去共党匪区的大陆去发展做生意。至少有四万多台湾人被共党坑蒙拐骗被捉进了监狱,甚至送了命。人、财两空,实在是值得同情。但也仅仅是同情一下而已。因为他们不是被鼓动,强迫去的匪区,而是他们使用了自由人的自由的选择权,选择了去匪区。于是我们就可以不客气地说,他们今天的悲惨结果,其实是他们自由选择的结果。

   另外,据说已有上千万的大陆民众走访过了台湾。据了解,罕有骂台湾的人;赞台湾的声音却是不断。于是匪区的奴隶们,虽然嘴上不敢公开说,但在心里,也会自由地去比较和评判孰优孰劣。

   在大陆中国,除去物欲贪婪得已非人类的共党极权团伙外,还有一个为了蜗角之名、蝇头小利而甘愿出卖人格、灵魂的阶层。这两伙东西们加在一起,占不到大陆人口的10%。90%做奴隶的民众,可以说家家都有共党欠下他们的血泪债、财产债、和人命债。

   凡是经历过奴隶制的民族或国家的历史中,都记载着奴隶也有个忍无可忍的时候。于是奴隶揭竿起义,杀掉奴隶主,改变社会制度。大陆中国人甘做奴隶六十多年的修养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杨佳先生持刀冲进警察大楼,砍死六个警察,另外砍伤四个,被人们赞为英雄。

   这英雄的称呼从何而来?首先是中华文化中的威武不能屈的顶天立地的文化精神、民族精神;其次则是理性的行为。也就是冤有主,债有头。他没有去火车站砍人,更没有在公交车上放火,扔炸弹去伤害和他一样的平民。而是谁伤了他,他就找谁去算账。他留下的名言是:“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杨佳先生持刀砍警察的行动,使共党抓不到任何的借口去反暴恐、反邪教,从而加强对全民的监控、高压或镇压。

   从印度的圣雄甘地,到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都提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方式。可是,当政府冥顽不灵,非要一条路走到死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遵照美国的《独立宣言》的教导:“、、、、、、人民有权推翻政府,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统治。我们---人民,光荣地具有永远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

   当我们的权利被无视和虐待时,抗争是每一个人的权力。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无效时,拿起武器推翻暴政,更是每一个人的光荣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这就是说,从非暴力转变为暴力抗争时,和平是提不到了,但理性确是必不可少的。持刀砍杀民众、向民众聚集的地方放火,扔炸弹,无论作案人的冤比海深,怒火高万丈,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同情,反而把自己置于与共党一致的万人恨的位置上。

   同是一死,却不能留名青史,而是遗臭万年。死伤者和他们的家属,同样是共党暴政下的奴隶,同样在遭受着共党暴政程度不同的残害。无理性的暴力反抗,等于是在向共党给家家户户折磨出的伤口上撒盐。

   习近平跑去了被国际社会制裁了四十年的古巴,与独裁者卡斯特罗拥抱,同时送去了三、四亿美元的大礼。这就表明了共党奴役、压榨、钳制人民的立场毫无改变。那么,人民的暴力反抗、大革命、大起义就会随时发生。这是每一位大陆中国人的光荣的、不可被剥夺的权力。目标是一致的,这是理性。

   推翻共党,并不是我们的目的,这是需要理性的。目的是我们要建设什么,这就更需要理性。在大崩溃和大变革的时刻,理性的思考和行动,是达到目的的必由之路。

   

    07-27-2014 完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