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三十多年前,大陆中国刚刚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不久,法国人萨特的名字就进入了大陆中国。所幸的是没有进入到民间百姓家,但在高等学校里确实是着实地风靡了几年,致使那几年的大学生们萨特不离口,萨特的存在主义不离口。

   且无论是要表现自己的高深,还是为时髦,最后都程度不同地被“凡是存在的,就是有理的”存在主义玩弄了一把。幸亏当时还有一些几经生死、虎口余生的学术界的老人们,和一大批70年代末考进大学的、经历过上山下乡的大学生们,以及一大批随同父母九死一生地熬过十年半文革人祸的大学生们。这些被共党封闭了几十年的人,虽然对近代西方哲学思想的研究和发展陌生,但对于是非、对错、正确与罪恶,却是由衷地分明的。

   人世间存在的东西太多了,存在的不是都是有理的。共党是个存在,但却是个罪恶的存在。在近代和现代的所有的人权宣言和人权大纲中,都把人的自由放在了至高的位置上,其中明确提到人有信仰的自由和结社的自由。但是共产主义的信仰和共党团伙;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信仰;和塔利班组织、纳粹主义的信仰和纳粹党团伙,都是现实存在,或阴魂不散的信仰和团伙。尽管这三种信仰在几年前已经被宣布为全人类的公敌,但作为分辨能力不强或者是好坏不分的自由人来说,仍然有信仰这些罪恶的邪教和加入这些罪恶团伙的自由。虽然说后果自负,但是对人类和平与福祉的威胁、破坏却是不小。

   共党阵营垮台二十多年了,前共产国家走上了宪政民主之路,制定了人权法案。人民有信仰、结社的自由。在这一自由的宗旨下,共产的信仰和共党团伙仍然被保留了下来。尽管它们发出的是罪恶的恶臭的气息,但只要它们仍然存在,就无法去阻止有人信仰,有人加入。更无法去阻止这种信仰和团伙去毒害人间、祸害人世。

   7月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取消共产党的决议,并在7月24日正式宣布解散共产党。不知别人怎么想,本人对这一决议和动作完全拥护。唯一的遗憾是太晚了。既然已经深受其害,又为什么要拖到二十多年后才彻底取缔呢?

   记得四、五年前,新闻报道说,莫斯科的一群共党们扛着斧头、镰刀旗,抬着列宁、斯大林的照片上街游行,马上就被住在周围的居民们包围住。这些居民们对这群共党们说:“回家去,问问你们的父母或祖父母,在三十年代的那场大饥荒中,活下来的人有几个没有吃过死人的肉?”这群共党们立时做鸟兽散。

   常识告诉我们,越是罪恶、阴谋、下流的东西,其骗人的花样越是高超,伪装的面目也越是神圣超凡。不如此,就无法害人。以在中国的这个共党为例,如果不是好话说尽,且又装神弄鬼的话,又如何去坏事做绝呢。

   推翻了罪恶的共党政权后,无论新政府采取多么宽大的政策,对党徒、党棍们也必须逐个登记审查。查清他们在共党政权的历史上和现行中的一系列的罪恶活动中所起的作用。哪怕仅仅是随声附和的作用,也必须追查。

   一个人的所言所行,可以对他自己不负责任。但是,法律必须要对人类、对社会负责。对于随声附和的党徒、党棍的宽大处理,也必须在本人痛悔后,真诚地向人民谢罪,在得到人民的谅解后,才可以让他们重新做人。

   乌克兰政府在对俄罗斯支持的分裂主义叛军作战的危机关头,决议和解撒共产党,就是因为被乌克兰政府和乌克兰人民宽大并容忍的共党,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分裂和挑动内战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就证明了共党的这种败类、恐怖团伙即便在失势以后,还在钻民主制度的空子。如果容忍它继续存在,但由于本质使然,他们仍然用鼠类的精明,去发现任何它们认为的可乘之机去追求它们的利益。在它们的利益中,是没有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仅仅是它们自己的纯个人利益而已。历史和现实的经验又告诉我们,一旦共党们得到利益后,就必将为扩大它们的利益而去破坏、残害、毁灭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所以取消共党,同时立法严禁邪教死灰复燃,是明智和必要的措施。

   在哲学思想史中,凡是符合人的自然属性的哲理,凡是能够推动整个人类走向进步、文明的价值理念,无论经过几百年、几千年,都是颠扑不灭的真理。对人文科学的研究,在东、西方几乎同时开始于两千五百年前。

   在古希腊的文明中,向人类呈献出一部近乎完美的人文哲学的理论体系,和具有殉道精神的自由主义思潮。而在古罗马文明中,向人类贡献出议会制和民主思潮。就连造成欧洲近千年黑暗政教合一极权统治的基督教,在反思忏悔后,出于基督教教义中的爱、和爱人如己的思想,在工业革命发生后,也向人类社会提供了社会主义思潮。在东方的中国,出现了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孔子、孟子、老子、庄子。

   佛家起源于人文哲学。后来,被一群生活在物质世界的印度人,作为了追求精神和生命意义的宗教来贡供奉。在三千一百年前的周朝所实行的分封建制的封建主义政体,正是今天的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所实行的联邦制的政体。

   四大部书之一的《西游记》中,孙悟空的一句“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的话,反映出民主思潮和政治竞争的思维,在几百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孙中山先生把这一切变成了现实。

   本人从来不承认“中国人愚昧、落后”的说法。世界上的联邦制不过两、三百年,可中国实行联邦制是在三千年前。大陆中国人不了解自己的历史,那是因为共党把这段历史篡改为奴隶制。而中国人的列祖列宗们,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奴隶制。

   没有的东西,共党非要强加进去;已有的东西,共党又肆意篡改。孙中山先生创建了民主、共和,共党就把它歪曲为资产阶级革命;共党把自己篡夺政权,说成是无产阶级革命。孙中山先生的民主、共和,是民主和人人平等,更是没有资产阶级专政的任何意思在内。而共党的共和是无平等:国民们被划分为三、五、九等,相互仇视、残杀,美其名曰是无产阶级专政。

   其实进了城的共党们,实行的是特权阶级专政;近三十多年实行的是亿万富翁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从来没有当过政,当政的却是乡村小知识分子们。这种初级阶段的小知识分子所能挑动起来的人,就只有流氓、地痞、恶棍和二流子之类的无产者们。在任何社会学的理论和定义中,都不会把这批不入流的人们,算做是个阶级。

   1949年以前,中国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存在。反倒是共党篡政后,大陆中国人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无产者了,并且填补了历史上空缺的奴隶阶级了。所谓的五千年文化不能仅仅是个口号。有三千多年的史实,不能轻描淡写地当做笑谈风云来对待。

   尤其是中国人的历史,在两千两百年间,始终是一部反复重复的历史。始终走在皇权专制的政体之路上,没有突破,也没有创新。这是中国人的悲哀。尤其悲哀的是,孙中山先生在政治体制和政治制度上的突破和创新,失利于共党领导的痞子运动,而退守台湾。

   不幸中的万幸是,坏的东西或许能够猖狂一时,但是好的东西是不会消失、死亡的。所谓春风吹又生,好的东西永远是在向人们微笑招手,欢迎人们走进真、善、美的殿堂。中华民国的公民们是自由人,有自由选择的权力。

   据统计,大约近两百万台湾人选择了去共党匪区的大陆去发展做生意。至少有四万多台湾人被共党坑蒙拐骗被捉进了监狱,甚至送了命。人、财两空,实在是值得同情。但也仅仅是同情一下而已。因为他们不是被鼓动,强迫去的匪区,而是他们使用了自由人的自由的选择权,选择了去匪区。于是我们就可以不客气地说,他们今天的悲惨结果,其实是他们自由选择的结果。

   另外,据说已有上千万的大陆民众走访过了台湾。据了解,罕有骂台湾的人;赞台湾的声音却是不断。于是匪区的奴隶们,虽然嘴上不敢公开说,但在心里,也会自由地去比较和评判孰优孰劣。

   在大陆中国,除去物欲贪婪得已非人类的共党极权团伙外,还有一个为了蜗角之名、蝇头小利而甘愿出卖人格、灵魂的阶层。这两伙东西们加在一起,占不到大陆人口的10%。90%做奴隶的民众,可以说家家都有共党欠下他们的血泪债、财产债、和人命债。

   凡是经历过奴隶制的民族或国家的历史中,都记载着奴隶也有个忍无可忍的时候。于是奴隶揭竿起义,杀掉奴隶主,改变社会制度。大陆中国人甘做奴隶六十多年的修养又是从何而来的呢?杨佳先生持刀冲进警察大楼,砍死六个警察,另外砍伤四个,被人们赞为英雄。

   这英雄的称呼从何而来?首先是中华文化中的威武不能屈的顶天立地的文化精神、民族精神;其次则是理性的行为。也就是冤有主,债有头。他没有去火车站砍人,更没有在公交车上放火,扔炸弹去伤害和他一样的平民。而是谁伤了他,他就找谁去算账。他留下的名言是:“你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杨佳先生持刀砍警察的行动,使共党抓不到任何的借口去反暴恐、反邪教,从而加强对全民的监控、高压或镇压。

   从印度的圣雄甘地,到藏人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都提出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方式。可是,当政府冥顽不灵,非要一条路走到死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遵照美国的《独立宣言》的教导:“、、、、、、人民有权推翻政府,必要时可以使用武力,为了在自己出生的土地上推翻暴政的统治。我们---人民,光荣地具有永远不可剥夺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

   当我们的权利被无视和虐待时,抗争是每一个人的权力。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无效时,拿起武器推翻暴政,更是每一个人的光荣的反抗和革命的权力。这就是说,从非暴力转变为暴力抗争时,和平是提不到了,但理性确是必不可少的。持刀砍杀民众、向民众聚集的地方放火,扔炸弹,无论作案人的冤比海深,怒火高万丈,不但得不到任何的同情,反而把自己置于与共党一致的万人恨的位置上。

   同是一死,却不能留名青史,而是遗臭万年。死伤者和他们的家属,同样是共党暴政下的奴隶,同样在遭受着共党暴政程度不同的残害。无理性的暴力反抗,等于是在向共党给家家户户折磨出的伤口上撒盐。

   习近平跑去了被国际社会制裁了四十年的古巴,与独裁者卡斯特罗拥抱,同时送去了三、四亿美元的大礼。这就表明了共党奴役、压榨、钳制人民的立场毫无改变。那么,人民的暴力反抗、大革命、大起义就会随时发生。这是每一位大陆中国人的光荣的、不可被剥夺的权力。目标是一致的,这是理性。

   推翻共党,并不是我们的目的,这是需要理性的。目的是我们要建设什么,这就更需要理性。在大崩溃和大变革的时刻,理性的思考和行动,是达到目的的必由之路。

   

    07-27-2014 完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