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想充当伟人的共党,其实是匪类
·对于共党的猖狂,中国人还要忍下去吗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被共党蒙骗、愚弄的中国人该觉醒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亲人,爱自己,就必须反共

大约是十多年前,在一次朋友的聚会当中,一位朋友提出了一个聊天的话题。他要求每个人说出一件自己毕生最难忘记的事情,无论是好事或者是坏事,是一件改变自己生活和思想意识的事情。大家都沉默了,好大一阵工夫以后,一位出生在40年代的朋友说,他永远也忘不了的事情,那就是1960年1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因为省城的中学放寒假,他风尘仆仆的赶回家,准备和父母、妹妹团聚,一块过年。他家就在安徽省北部离一个县城不远的小村子里。

   

   他到家推开门一看,家里到处是一层厚厚的尘土,并且还结出了不少的蜘蛛网。他吓坏了,跑到村子里去找人,可是村子里却没有人。他跑到他叔叔家,只有他的婶母一个人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他的婶母告诉他,他的父母和妹妹在三个月以前就已经全饿死了。

   

   这个三百多人口的村子里已经饿死了两百多口人。能走动的都逃荒去了,走不动的人留在村子里等死,他始终不知道他的父母和妹妹被埋在哪里。因为活着的人没有力气去挖坑埋,.一些人家的屋里、院子里,和村里的小路上、田野里,都有暴露的尸骨。他用了一天多的时间挖了一个坑,把20多具暴露的尸骨掩埋在了一起,其中也包括他的婶母。那一天他才知道他成了孤儿,这个世界上他再没有亲人了。

   

   一位出生在60年代的湖南岳阳的朋友说,他永远不会忘记的是1989年6月4日凌晨一点多钟,在北京的西长安街和五棵松的十字路口,亲眼看到了20多个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军人,突然向马路两边的市民开枪,至少三、四十个市民应声倒下。这位朋友说从那一刻开始,他彻底明白了共党政权是与人民为敌的,生活在这个政权下的人民如同蝼蚁和猪狗,随时随地可以被共党以任何的借口宰杀。

   

   当朋友们问到我的时候,我告诉大家:1966年9月1日中午12点40分,一群十二、三个红卫兵暴徒闯进了我们家。我父亲被挂上了牌子,跪在院子里被斗争,母亲则被鞭打着逼问钱财珠宝都藏在了哪里。将近5个小时的批斗和抄家以后,父亲被带走,家里空空如也,地上一片狼藉。那一年我16岁。由于两个星期前的8月18号,人民日报的社论已经明确了毛泽东是红卫兵暴徒们的红司令,所以从那一天开始,我恨上了毛泽东,恨上了共产党。

   

   最后的一位朋友说,他8岁的时候,他在八机部做工程师的父亲就被打成了右派,并被送到了大西北去劳改,从此便没有了音讯。在他18岁的时候,母亲又带着妹妹被送去了湖北的五.七干校。到了1969年的8月,他接到了五.七干校的一封信,要他马上去接他的妹妹。他立刻赶到干校,才知道就在几天前,母亲被干校政工组的四个暴徒轮奸以后,当晚就上吊自杀了。

   

   而政工组给他的死因却是他的母亲不服从改造,自绝于人民,自决于党。并且让他把妹妹带走。当他见到了妹妹,把妹妹颤抖的身体紧紧的抱在怀里的那一刻,成了他终身难忘的一件事。直到11年后的1980年,共党才通知他们兄妹,他们的在大西北劳改的父亲早在1960年就已经饿死了。

   

   我们这四个朋友当中,除去了这一对兄妹是拿着护照离开了中国,而我们三个都是偷渡来到自由国家的,并且得到了收留。值得讽刺的是,除去这对兄妹不是共党的成员,我们三个人不但都是共党的成员之一,而且连那对兄妹在内,我们都曾经是共党体制内的中层和高层的干部。

   

   除去一个人是在逃亡以后、被共党开除了党籍以外,另外的两个人至今还被共党认可作党员。前两年这两个人也公开声明了,不但退党,而且明白的宣布,将以毕生的精力去推翻共党政权,建立民主的新中国。

   

   我们这四个朋友都在西方生活了20年,甚至30年了。我们的行为究竟是属于叛国,还是叛党?归化于外国,加入了外国国籍,只能说是权宜之计。我们恨的是共党,叛的是共党,而反的就是共党。因为我们明白,反共就是爱国,爱国就必须反共,这是势不两立的。共党以为中国人都是蠢猪,把中国人整得家破人亡,然后给张党票,给个官职,说两句好话哄一哄,于是中国人就诚惶诚恐地下跪,高呼党恩浩荡了。

   

   熟不想一想,普天之下,什么样的仇恨是切齿的仇恨,那就是国仇家恨。而天下至亲莫如父母、兄弟姐妹,忘记了家仇,而去要誓死效忠共党的人肯定有,但这样的人是不会忠于共党的。一个不孝敬父母,对兄弟姐妹不友爱的人,在社会上连交个朋友都难,怎么共党就会独具慧眼,认定不孝不悌的人就一定会誓死忠于共党呢?两年前胡锦涛自豪地宣称有7千多万党员。可是我们这四个朋友当中,就有两位在二、三十年前就已经自动脱党的了,并且一直还从事着反党复国的大业。

   

   最近偶然发现,退出共产党团队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8千多万人,我相信其中至少三分之一是退党的人。那么胡锦涛7千多万名党员就剩下了连5千万都不到了。其实这是一场人类良知战胜兽性匪类的战争。8千多万人的公开三退,其实就是8千多万人和共党公开决裂,而决裂就包括了敌对和宣战的意思。毛泽东和它的党的所谓革命,实质上就是毁灭。几天前一件小事,就正好说明了这个毁灭。

   

   那天我去中国城见到了一个小饭馆,张贴着鱼肉馅饺子的广告。我从来没吃过鱼肉馅的饺子,进去要了一份。一尝味道还真不错,边吃边看着饭馆墙上的电视,那是共党中央电视台的频道,一位50多岁的人正在讲中国的历史。

   

   他说,早期中国社会为了保护生产力,也就是为了让身强力壮能干活的人能够吃饱肚子,就把老弱病残的人抬到山上,去让他们饿死。他还说,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位大学问家接着又说,这个时期就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时期。因为什么也没有,所以没东西可偷、没东西可捡。

   

   看到这里我忍不住大声的说,“这不是胡说八道吗?翻开四书五经,中国人的祖先什么时候把老人抬到山上去饿死过呢?”这个时候,一个五、六十岁也在饭馆吃饭的人就反问我说,“这是中央电视台。难道中央台错了吗?”我对这位先生说,“毛泽东搞了一场十年半的文革,结果是场浩劫。难道那不是错吗?”

   

   中国的历史是一部不断追求人性自由的历史,中华民族创造出的是礼乐文化。历代的中国社会都不是弱肉强食的强梁社会、土匪社会。而唯有共党的这61年,共党们为自己兽性的物欲,三次对全民进行了大抢劫。把共党的无人性的丛林行径,非要从中国的历史文化上去找出根据,这就是对文化,对民族精神,对人性的破坏和毁灭。以诋毁一切去说明共党的伟大或正确,是共党们天天在做、但却是劳而无功、永远也做不到的事情。

   

   前不久因矿井坍塌,而被埋在地下七百多米,长达两个多月的三十三名智利的矿工们成功的获救了。在这两个多月里,这件事情始终牵动着全世界亿万民众的心。全球5千多家媒体始终在援救的现场上,跟踪报道着每一步救援的过程。当坑道被打通,临时研制出来的吊车把第一名遇难的矿工救出地面的时候,在场的智利人情不自禁的唱起了他们的国歌。

   

   智利总统也在现场。因为33名遇难的矿工之中有一名是玻利维亚人,所以玻利维亚的总统也在现场。获救的矿工走出吊车的第一件事,是与自己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然后才对救援的人员握手拥抱,表示感谢,然后就进入了救护车去医院进行检查。

   

   如果不是媒体的报道,几乎没有人知道两个国家的总统也在现场。而同样的场景如果在大陆发生,那就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了。首先,元首和政要们肯定不会来到现场;第二,如果来了一个什么共党的头领,喉舌们的摄像机一定是固定在这个头领的上半身;第三,头领必然要发表一通什么重要讲话,甚至是什么严正声明之类的东西;

   

   第四,被救出来的人一定见不到自己的父母、妻儿、兄弟姐妹们,因为亲人们和家属们都被远远的挡在了军警的封锁线以外;第五,被救的人必然会被带到头领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一番什么感谢共党大恩大德,誓死热爱效忠之类的话。于是共党满意,记者们完成任务,老百姓被愚化,就皆大欢喜了。

   

   矿难是各国都有,矿难死亡各国也都有,但是矿难的发生频率之高和矿难死亡人数之多,中国大陆堪称世界之最。每年报出了的矿难死亡人数是7千多人到8千人,至于私人矿主用钱了断隐瞒不报的死亡人数是多少我们不知道。有人估计每年死于矿难的总人数,至少在一万人以上。也就是说,平均每挖出几万吨煤就有一名矿工付出了他的神圣的生命。

   

   党祸无处不在,所以事故不断,高死亡率一直持续到了今天。任何一个人首先是自然人。那么亲情和国恩,或者是再加上个党恩,究竟孰轻孰重?否认亲情,强行把党老板当爹妈,把党比作山高水深的恩情,这就是毁灭人性。去认识和明白这一点,确实不需要任何高深的理论,只要读一读《三字经》、《千字文》这些童蒙养政的启蒙文字,就全清楚了。

   

   10月15号共党的头领们又在花着纳税人的钱开着惯例的党会。奇怪的是从共党立党的那天开始,就从来就不是个地下的秘密会社;更何况已经篡政了61年,又在领导着一切,为什么党内开次会就要调动几十万军警,又是戒严,又是封锁,如临大敌一样呢?最简单的解释,那就是先有了共党的与民为敌的因,于是才有了人民仇视共党、与共党为敌这个果。

   

   一个当政的政党如果开个会,都需要千军万马、杀气腾腾地保护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是共党没有民意,而且还普遍地遭恨。既没有民意又遭恨,就说明共党不要说当政,就连存在的合法性都没有了;第二,共党这个政权,已经衰弱到了如果没有军警的保卫,连开个会都开不成的地步上了。

   

   所以说崛起这个说法,仅仅是说说而已,毫无任何的可能性。反而灭亡是一定的,这是规律。如果开会商量一下交出权力、下台、解散,可共党又不敢。共党最清楚自己一贯的所作所为,那是罪恶累累,恶名昭著,又从不思悔改,所以已成了骑虎之势,怕的是被清算。

   

   其实怕被清算是可以理解的,但却没有用。任何一个人都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何况是政党?清算是一定的,这也是规律。那么在末世心态下,共党们开会又会商量些什么呢?据说是商量习近平做军委副主席的事儿。其实这种事情完全不必要事先报道出来。

   

   共党内部从来就是自相残杀得如火如荼。无论习近平是当上了副主席,或者是成了敌人入了狱,事后公布一下也就是了。国人民众早已对这事儿见怪不怪,不过就是认为共党内部争权夺利而已。至于放出风来说,要改善老百姓的生活,这就更是个笑话了。

   

   61年老百姓的生活如何,老百姓们心里人人有本帐。共党喊了60多年中国人幸福了,其实幸福不幸福也不是共党说了算的。天灾党祸、扒房圈地、贪腐抢劫之下,中国人是幸福还是大不幸,共党们心里很清楚。提高人民生活,首先就要共党不与民抢利。想让共党们的贪欲有个限度,这就是共党绝对做不到的。

   

   花了钱送了礼,弄了张党票,再去花钱送礼运动个干部当当,难道是为了要为国效力为民造福吗?共党的官场是商场,投了资就要一本万利。不贪腐抢劫,入党为什么?当官又图的是什么呢?这已经是成了共识了。由这样的一帮人把持着国家的政权,再从他们的嘴里说出要提高人民的生活,那是连鬼也不相信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