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苏明张健评论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难道辉煌就是将良田变沙漠吗
·共党连瞒报人口总数也创下了奇迹
·不做被共党牵制的木偶
·现时的共党是居不知所为,行不知所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自从习、李上台后,面对着胡、温留下的金融、经济全面崩溃了的局面,毫无作为,显然是束手无措。但是两个人却是没少出国去风光。作为罪恶政权的负责人,未必是国际社会受欢迎的人。于是这两个人每次出国,必带几百亿美元的大礼,但却不是送给与共党勾肩搭背的流氓小兄弟们,而是送给了共党们痛恨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

   民间有句俗话说,这是“耗财买脸”。又有一句话是:“官不打送礼的人。”于是附庸风雅的共党就自以为崛起了,强大辉煌了。至于“朋友遍天下”的话,是不敢说的。因为实在是拿不出如此多的大礼的。

   在胡温下台时,大陆中国的国债和印刷钞票量双双达到了一百万亿。习李上台至今的二十个月内,国债和新钞票印刷量双双超过了一百二十万亿。有学者测算,到今年年底,将双双达到、甚至超过一百四十万亿。共党却是既不否认,也不解释,更不做说明,而是顾左右而言他。

   7月15日,共党央行公布说,截止到6月30日,国家外汇储备为3.99万亿美元,比2013年增加了1,719亿,比今年第一季度增长了400亿美元。这个成就确实不小。三十多年吸引外资的总数不过是五千多亿美元,至今仍在求爷爷告奶奶地请求外资投入大陆中国。既然现在有了3.99万亿的外汇储备,为什么不把这批巨额的美元投放在国内刺激经济,或者是偿还债务?又或者是减少钞票印刷量,以抑制通胀率。

   三十年前,就听到经济学家讲课时说,政府每投资一万元人民币,就足以创造出一份工作。这笔折合二十四万多亿元人民币的外汇储备,可以创造出多少工作职位?民生如此艰难,却把挣来的钱或者送大礼,或者储备起来。这究竟属于经济学的哪条理论?看来,这只能说是共党经济,或者是习李经济了。

   在公布如此巨额的外汇储备之前的7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一个通知。这个通知的全称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境外居民通过特殊目的公司投、融资及返程投资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究竟这个啰嗦的通知都通知了些什么,民众们却是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那就是封堵外汇的流出,让外汇流进容易,流出难。

   这个通知在民间造成的反映是:一,居民们在银行买不到外汇;二,在银行存有外汇的居民们取不出外汇。原因是银行不预约。理由是不知央行什么时候出库外汇,所以无法保证外汇储备人可以取出外汇。这就使人不得不怀疑,这笔所谓的3.9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否真正地存在。

   记得2009年一位共党国务院的官员在英国伦敦说:“所谓的外汇储备,不属于国家所有,而是国民们的私人外汇储备,和外资企业的流动资金。”这段话听上去像是实话。2009年时公布的外汇储备是一万亿美元左右。本人当时曾在评论中说,共党当政六十年,造成了六千万中国人逃离大陆中国去了海外。这些人每月给在大陆中国的家属寄去两百美元的话,加起来就是一个惊人的外汇数量。

   真正提到外国的投资,其实在连续几年的外商关厂、撤资的大趋势下,已经没有什么了。现在所有的所谓外国投资,都是被外逃的狗官们卷走的贪污款。几经周折地把脏钱洗白,变成了外汇又流进大陆中国炒作。

   这些人格低劣且又肮脏的外逃者们,在本质上是无法融入所在国的法治和人文的主流社会的。在共党体制下练就了他们的鸡鸣狗盗的技能和鼠类的精明,注定了他们只能回到大陆中国,带回他们捲逃走的脏钱,游刃有余地打一枪,换个地方,捞到钱就走的所谓外国投资或者所谓的热钱。

   去年李克强开了个上海自由贸易区,其目的是要外汇自由出入和吸引外资。可起到的作用,却是极大地方便了外汇的流失和外逃。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外汇储备,其实际上是被卷逃走的外汇,绝大部分是海外中国人寄回家的外汇。

   争夺这笔外汇的是共党政权和共党党棍们。政权要这笔外汇是为了向国际社会送大礼,堵他们的嘴。明知道买不来赞扬声,至少也希望减少些抨击、指责、乃至制裁声。而党棍们的争抢,是要把捞来的亿万的不值钱的人民币兑换成外汇逃跑。于是苦了的就是私人有外汇储备的几千万个居民家庭了。

   记得早在2004年,香港的林保华先生在一次演讲中十分严肃地告诉大家,要把存在银行里的用来保命、救急的私人储蓄尽快地提取出来,兑换成外汇,藏在家里。同时,家里要有至少一、两个月的粮食储备。

   有识之士十年前的劝告和警告,现在都应验了。去年闹了几次人民币的钱荒,这个钱荒至今仍在荒着,又加上个外汇荒。喜欢听强大、富裕的人殊不想一想,内外债台高筑,频频闹钱荒,究竟是强大、富裕?还是金融经济崩溃?

   一位同胞对我说:“这笔外汇储备是三十多年间对外贸易中赚取来的利润。”这种解释其实是禁不住推敲的。当一国民众都成为了政权的奴隶后,也就与发明创造无缘了。六十多年中,大陆中国没有一件独立、自主的科研产品问世,更提不到任何一件民族工业产品可以行销世界的。而假冒伪劣毒商品的对外贸易,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警惕和严堵、乃至惩罚。

   对应共党鼓励出品贸易的退税和补贴的做法,各国政府对中国造的进口货不但提高了关税,还增加了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等等的惩罚性关税。使能够进入外国市场的中国货,真正想要赚个蝇头小利,都是很难的。

   尤其在金融风暴发生后的2009年至今,大陆中国对外贸易额下降了50%,迫使得共党这几年不得不喊叫拉动内需。然而近四、五年,产能过剩、库存积压、企业纷纷倒闭,又说明了内需其实是拉不动的。原因很简单,人民穷。

   前几天共党报出今年上半年GDP增长率是7.5%,去年的增长率也是7.5%。面对如此好的经济发展,大陆中国民众是否感到了收入增长了15%,生活是否比前年底富裕了15%?如果人们没有这种感觉的话,那么共党报出的数字,又凭什么去听它?又凭什么去信它?全把它当做共党的野田泄气好了,不必认真。

   银行的出现是由于人的需要而出现的。在中国,银行的前身是钱庄,银行支票的前身是钱票和银票。且无论是银行的前身是钱庄,它的作用是集中民间社会的闲散资金,投资或运用于工商业的发展和运作,促使资金流通。

   在金融这个领域里,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为了资金的自然和正常的流通。听上去这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其实从宋朝的言情小说中,就可以知道,七、八百年前的中国人就懂得资金流通的重要性。其中一句话是:“银子这个东西是喜动不喜静的。一个人把银子积存起来,就一定有人没有银子用。这是罪过。”

   其实在宋以前的历朝历代的先贤们,就已经不断地提到“通财货”的重要性了。再往前,我们可以从《六韬》这部古籍中,周文王与姜太公的一段对话中明瞭,政权该如何对待百姓。

   文王问大公曰:“愿闻为国之大务、、、、、、”太公曰:“爱民而已。”文王曰:“爱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败,生而勿杀,与而勿夺,乐而勿苦,喜而勿怒。”三千多年前的君主虽然不会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话,但却明白了对人民的不害、不败、不杀、不夺、不苦、不怒的爱民之道。这些浅显的道理,唯共党不懂。

   共党开银行,是图老百姓的钱,再把钱按照共党认定的计划经济的形态流入到党国赔本的国企、央企中。储蓄者其实是投资者,但回报率却是赶不上通货膨胀率,投资者的钱又成为了共党贪腐和搜刮卷逃的钱库。于是银行不但不能促成资金流通,反而出现了钱荒,共党就只好拼命印刷新钞票。于是就造成了人民手里的钱,一年一年,一个月一个月,甚至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在贬值,在不值钱。

   看出了中国形势的老百姓们,把钱兑成了外汇,无非是为了保值。共党则又把外汇管制了起来,便有外汇的储蓄人取不出外汇。且无论捂毛、帮闲、篾片们如何唱赞歌,穷得狗急跳墙的共党政权已经把兽性贪欲的手,伸进了全体国民的口袋。大有不最后抢得国破民穷的地步,绝不罢休的狂妄心态。

   有人在歌颂习近平的反腐败,不禁令人冷笑。共党的狗官们贪腐走了全民的资产。反贪腐就是把全民的资产从狗官们的身上夺回来,交还给全民。然而事实却是,反贪腐的是一群贪腐的狗官。夺回来的被贪腐掉的全民资产,不过是被贪腐掉的全民资产的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被反掉的狗官们都清廉得不过是受了几百万或一、两千万的贿赂而已。

   反贪腐的狗官们把贪腐的狗官们几十亿、几百亿的全民财产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这里不需要银行,全民被抢劫走的资产,仍然在流通着。只是从被打倒的狗官们的口袋里,流通到了反贪腐的狗官的口袋里。腐败政权下的银行识时务地把汇集起来的民间资金,又流通到尚未贪腐得心满意足的狗官们的口袋里。如此的上下配合、循环不已。

   贫穷落后的大陆中国还能支撑多久?辛劳而又贫穷的大陆中国人民还能忍多久?凡事都有个极限。大限到来,是共党政权和全体民众两败俱亡?还是民众起来讨伐、追杀共党狗官们?这应该是每一位有良知正义感的人的当务之急的问题了。

   孙中山先生说:“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因此而产生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这难道是错的吗?

   

    07-22-2014 完稿

(2014/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