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大陆经济的实况
·李嘉诚撤资,我们也要自保
·宪政,只能使中国越来越好
·中国特色的老路真的能走下去吗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制度自信”的实质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自从习、李上台后,面对着胡、温留下的金融、经济全面崩溃了的局面,毫无作为,显然是束手无措。但是两个人却是没少出国去风光。作为罪恶政权的负责人,未必是国际社会受欢迎的人。于是这两个人每次出国,必带几百亿美元的大礼,但却不是送给与共党勾肩搭背的流氓小兄弟们,而是送给了共党们痛恨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

   民间有句俗话说,这是“耗财买脸”。又有一句话是:“官不打送礼的人。”于是附庸风雅的共党就自以为崛起了,强大辉煌了。至于“朋友遍天下”的话,是不敢说的。因为实在是拿不出如此多的大礼的。

   在胡温下台时,大陆中国的国债和印刷钞票量双双达到了一百万亿。习李上台至今的二十个月内,国债和新钞票印刷量双双超过了一百二十万亿。有学者测算,到今年年底,将双双达到、甚至超过一百四十万亿。共党却是既不否认,也不解释,更不做说明,而是顾左右而言他。

   7月15日,共党央行公布说,截止到6月30日,国家外汇储备为3.99万亿美元,比2013年增加了1,719亿,比今年第一季度增长了400亿美元。这个成就确实不小。三十多年吸引外资的总数不过是五千多亿美元,至今仍在求爷爷告奶奶地请求外资投入大陆中国。既然现在有了3.99万亿的外汇储备,为什么不把这批巨额的美元投放在国内刺激经济,或者是偿还债务?又或者是减少钞票印刷量,以抑制通胀率。

   三十年前,就听到经济学家讲课时说,政府每投资一万元人民币,就足以创造出一份工作。这笔折合二十四万多亿元人民币的外汇储备,可以创造出多少工作职位?民生如此艰难,却把挣来的钱或者送大礼,或者储备起来。这究竟属于经济学的哪条理论?看来,这只能说是共党经济,或者是习李经济了。

   在公布如此巨额的外汇储备之前的7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一个通知。这个通知的全称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境外居民通过特殊目的公司投、融资及返程投资外汇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究竟这个啰嗦的通知都通知了些什么,民众们却是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那就是封堵外汇的流出,让外汇流进容易,流出难。

   这个通知在民间造成的反映是:一,居民们在银行买不到外汇;二,在银行存有外汇的居民们取不出外汇。原因是银行不预约。理由是不知央行什么时候出库外汇,所以无法保证外汇储备人可以取出外汇。这就使人不得不怀疑,这笔所谓的3.9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否真正地存在。

   记得2009年一位共党国务院的官员在英国伦敦说:“所谓的外汇储备,不属于国家所有,而是国民们的私人外汇储备,和外资企业的流动资金。”这段话听上去像是实话。2009年时公布的外汇储备是一万亿美元左右。本人当时曾在评论中说,共党当政六十年,造成了六千万中国人逃离大陆中国去了海外。这些人每月给在大陆中国的家属寄去两百美元的话,加起来就是一个惊人的外汇数量。

   真正提到外国的投资,其实在连续几年的外商关厂、撤资的大趋势下,已经没有什么了。现在所有的所谓外国投资,都是被外逃的狗官们卷走的贪污款。几经周折地把脏钱洗白,变成了外汇又流进大陆中国炒作。

   这些人格低劣且又肮脏的外逃者们,在本质上是无法融入所在国的法治和人文的主流社会的。在共党体制下练就了他们的鸡鸣狗盗的技能和鼠类的精明,注定了他们只能回到大陆中国,带回他们捲逃走的脏钱,游刃有余地打一枪,换个地方,捞到钱就走的所谓外国投资或者所谓的热钱。

   去年李克强开了个上海自由贸易区,其目的是要外汇自由出入和吸引外资。可起到的作用,却是极大地方便了外汇的流失和外逃。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外汇储备,其实际上是被卷逃走的外汇,绝大部分是海外中国人寄回家的外汇。

   争夺这笔外汇的是共党政权和共党党棍们。政权要这笔外汇是为了向国际社会送大礼,堵他们的嘴。明知道买不来赞扬声,至少也希望减少些抨击、指责、乃至制裁声。而党棍们的争抢,是要把捞来的亿万的不值钱的人民币兑换成外汇逃跑。于是苦了的就是私人有外汇储备的几千万个居民家庭了。

   记得早在2004年,香港的林保华先生在一次演讲中十分严肃地告诉大家,要把存在银行里的用来保命、救急的私人储蓄尽快地提取出来,兑换成外汇,藏在家里。同时,家里要有至少一、两个月的粮食储备。

   有识之士十年前的劝告和警告,现在都应验了。去年闹了几次人民币的钱荒,这个钱荒至今仍在荒着,又加上个外汇荒。喜欢听强大、富裕的人殊不想一想,内外债台高筑,频频闹钱荒,究竟是强大、富裕?还是金融经济崩溃?

   一位同胞对我说:“这笔外汇储备是三十多年间对外贸易中赚取来的利润。”这种解释其实是禁不住推敲的。当一国民众都成为了政权的奴隶后,也就与发明创造无缘了。六十多年中,大陆中国没有一件独立、自主的科研产品问世,更提不到任何一件民族工业产品可以行销世界的。而假冒伪劣毒商品的对外贸易,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警惕和严堵、乃至惩罚。

   对应共党鼓励出品贸易的退税和补贴的做法,各国政府对中国造的进口货不但提高了关税,还增加了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等等的惩罚性关税。使能够进入外国市场的中国货,真正想要赚个蝇头小利,都是很难的。

   尤其在金融风暴发生后的2009年至今,大陆中国对外贸易额下降了50%,迫使得共党这几年不得不喊叫拉动内需。然而近四、五年,产能过剩、库存积压、企业纷纷倒闭,又说明了内需其实是拉不动的。原因很简单,人民穷。

   前几天共党报出今年上半年GDP增长率是7.5%,去年的增长率也是7.5%。面对如此好的经济发展,大陆中国民众是否感到了收入增长了15%,生活是否比前年底富裕了15%?如果人们没有这种感觉的话,那么共党报出的数字,又凭什么去听它?又凭什么去信它?全把它当做共党的野田泄气好了,不必认真。

   银行的出现是由于人的需要而出现的。在中国,银行的前身是钱庄,银行支票的前身是钱票和银票。且无论是银行的前身是钱庄,它的作用是集中民间社会的闲散资金,投资或运用于工商业的发展和运作,促使资金流通。

   在金融这个领域里,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为了资金的自然和正常的流通。听上去这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其实从宋朝的言情小说中,就可以知道,七、八百年前的中国人就懂得资金流通的重要性。其中一句话是:“银子这个东西是喜动不喜静的。一个人把银子积存起来,就一定有人没有银子用。这是罪过。”

   其实在宋以前的历朝历代的先贤们,就已经不断地提到“通财货”的重要性了。再往前,我们可以从《六韬》这部古籍中,周文王与姜太公的一段对话中明瞭,政权该如何对待百姓。

   文王问大公曰:“愿闻为国之大务、、、、、、”太公曰:“爱民而已。”文王曰:“爱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败,生而勿杀,与而勿夺,乐而勿苦,喜而勿怒。”三千多年前的君主虽然不会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话,但却明白了对人民的不害、不败、不杀、不夺、不苦、不怒的爱民之道。这些浅显的道理,唯共党不懂。

   共党开银行,是图老百姓的钱,再把钱按照共党认定的计划经济的形态流入到党国赔本的国企、央企中。储蓄者其实是投资者,但回报率却是赶不上通货膨胀率,投资者的钱又成为了共党贪腐和搜刮卷逃的钱库。于是银行不但不能促成资金流通,反而出现了钱荒,共党就只好拼命印刷新钞票。于是就造成了人民手里的钱,一年一年,一个月一个月,甚至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地在贬值,在不值钱。

   看出了中国形势的老百姓们,把钱兑成了外汇,无非是为了保值。共党则又把外汇管制了起来,便有外汇的储蓄人取不出外汇。且无论捂毛、帮闲、篾片们如何唱赞歌,穷得狗急跳墙的共党政权已经把兽性贪欲的手,伸进了全体国民的口袋。大有不最后抢得国破民穷的地步,绝不罢休的狂妄心态。

   有人在歌颂习近平的反腐败,不禁令人冷笑。共党的狗官们贪腐走了全民的资产。反贪腐就是把全民的资产从狗官们的身上夺回来,交还给全民。然而事实却是,反贪腐的是一群贪腐的狗官。夺回来的被贪腐掉的全民资产,不过是被贪腐掉的全民资产的千分之一,甚至万分之一。被反掉的狗官们都清廉得不过是受了几百万或一、两千万的贿赂而已。

   反贪腐的狗官们把贪腐的狗官们几十亿、几百亿的全民财产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这里不需要银行,全民被抢劫走的资产,仍然在流通着。只是从被打倒的狗官们的口袋里,流通到了反贪腐的狗官的口袋里。腐败政权下的银行识时务地把汇集起来的民间资金,又流通到尚未贪腐得心满意足的狗官们的口袋里。如此的上下配合、循环不已。

   贫穷落后的大陆中国还能支撑多久?辛劳而又贫穷的大陆中国人民还能忍多久?凡事都有个极限。大限到来,是共党政权和全体民众两败俱亡?还是民众起来讨伐、追杀共党狗官们?这应该是每一位有良知正义感的人的当务之急的问题了。

   孙中山先生说:“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因此而产生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这难道是错的吗?

   

    07-22-2014 完稿

(2014/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