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人民有权去问责共党
·共党是杀人狂,中国人该有所作为了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7月底,习近平在共党党史工作会议上发表了重要讲话。重要的大义就是:要实事求是地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揭示和宣传共党在长期奋斗中积累的宝贵经验、形成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要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

   

   对于如此字字珠玉般珍贵的重要讲话,不等习近平说完,就被人一语道破讲话的目的:那就是只准对共党歌功颂德,不准实事求是。换句话说,就是对人的排泄物必须说成是香花,而不能说成是排泄物。与会者们包括胡锦涛、李长春、贺国强在内都是受益匪浅,如同打了一针吗啡,立时感到伟大光荣得不得了了。

   

   共党的事情从来和“实事求是”这四个字不沾边的,也绝对不能沾边。毛泽东曾经说,“世界上的事情就怕认真二字”。这话是太对了,尤其共党自始至终确实害怕“认真”二字。共党的事情认不得真,谁认真谁倒霉,由着共党怎么说怎么是。老百姓们信不信先放在一边,但是一定要装出一副如梦初醒,被点化大悟了的神情。如果可能的话,再加上点热泪盈眶,甚至喊两嗓子万岁,于是就朝野和谐地进入盛世了。

   

   且不说实事求是,让我们稍微客观一点地说:共党们是哪路的鬼神?中国人又何曾是阿斗和群氓?共党的嘴脸是一天多变,老百姓们在无穷无尽地倒霉、上当、受害以后,也早就明白共党是群什么东西了。

   

   固然说,历史不能假设,但是早有体制外的党史研究者们说过,二战期间,中国是幸亏有国民政府坚决抗战,并且胜利。假如抗战失败,日本人占领了中国,实行以华治华,那么组织起这个汉奸政府的就一定是共党。

   

   搞近代史研究的学者们,至今仍在追踪着一些个蛛丝马迹不放,在研究着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的真相。因为早就有迹象表明,7月7号向永定河北岸开枪的挑起事变的是共党的人干的。另一种说法是,共党的人穿上了十九路军的军服,向河对岸日本人的军营开枪。

   

   以共党当时濒于彻底灭亡的时刻,立即挑起全面的战争,是共党自救苟延的唯一办法。全民投入了抗战,可是南泥湾并不是“到处是庄稼,到处是牛羊”。反而是烧制起了大烟土,共党们干起了走私贩毒的勾当。这个就是实事求是的说法。换成歌功颂德似的说法,那也只能是说共党贩卖福寿膏。

   

   让我们再设一个假设。假如共党不在窑洞里边烧大烟,而是制作枪炮的话,史学家们也有充分的证据去推断,共党们要打的绝不是日本人而是抗战的国军。其中的一个证据,那就是共党向国民政府输诚以后,一部分残余的武装被国民政府收编为新四军,并且调到江南一带去抗战。但是这帮被收编为国军的共党匪类们不但不抗战,反而专门袭击偷袭抗战的国军部队。

   

   1941年1月29日,《大公报》报道:“军委会通令:据第三战区长官顾祝同电称,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违抗命令不遵调遣,自上月以来在江南地区集中全军蓄意扰乱战局,破坏抗日阵线,于本月4日袭击第四十师,乃为紧急处置将该军解散、编遣,军长叶挺就擒,交军法审判,副军长项英在逃,严令通缉。”

   

   共党的党史是说,国共第二次合作,一块抗战。但是现有的所有的史料都证实的是,国共从来就没有合作过。第一次所谓的合作,那是孙中山先生的“容共”的说法,而绝非是“联共”,更没有合作之说。抗战伊始,是共党向国民政府输诚。“输诚”,就是投降、改邪归正的意思。并且还向国民政府作了四项保证,然后才被国民政府宽恕收编,这才是历史的真相。共党肯定不爱听。十四年抗战,美国出钱出兵,又装备了三十七个师的国军,帮助中国人抗战,起了重要作用。

   

   共党却是一方面抹黑国民政府从来不抗日,一方面又抹煞美国的无私帮助。1946年10月24日的晚上,共党派出地下党员北大女学生沈崇勾引美国士兵,在北平跑马场野合。事先埋伏在那里的地下党们当场捉奸,制造了一场尽人皆知的美国兵强奸中国女学生的案子,从而在全国激发了强烈的反美情绪。在党内沈崇女士的功劳不小,可是这段党史又该怎么写呢?

   

   共党大肆宣传的是苏联红军帮助中国人民抗战。可是苏联红军进入东三省的时间,那是1945年的8月,最后被迫撤离中国的时间是1946年的1月。仅仅五个月的时间,没有见到过苏军对日作战的任何战报,可是东三省的中国女人们却被苏军强奸了不少,人民的财产也被抢走了不少。

   

   共党当时有几十万准备打内战、篡夺政权的军队正好在东北。翻遍了所有的史料,也找不到党军们制止谴责苏联红军强奸中国女人的文件、声明、或者是抗议。我总是认为,该做的事情不去做,往轻处说那是渎职,往严重上说那就是犯罪。男人保护女人,军队保护人民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却装看不见,这不是犯罪又是什么呢?

   

   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令中国人自豪的话,那就是我们有记录的完整的三千多年的历史的档案。历朝历代、大事小情、来龙去脉,我们都有记载,都有史料可查。不仅国家档案如此,各省、州、府、县也都有完整的地方志。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的地方志中,就已经记载着有每七十六年才出现一次的哈雷彗星的记录,负责记录下这一切的就是史官。这个职务通常是子承父业,代代世袭。

   

   做史官的人不仅要学识极其渊博,更要忠实于事实。宁可杀身成仁,也绝不会迫于权势,篡改史实。例如,指鹿为马这个成语是家喻户晓,当初干出了指鹿为马的那位王者,可以说是极权霸道至极。如果不是当时的史官忠于职守,秉笔直书的话,今天我们就不会有这个成语。

   

   历代的皇帝也极少有像共党这样无法无天的。历代的皇帝除了敬天地畏大人之外,皇帝们还多少有些怕史官。一句出格的话,一件出格的事被史官们记录下来,那是要留存百年千年,而被后人指指划划的污点。任何人都关心自己的身后名,没有人愿意死后被人家扒了坟去鞭尸,唯有共党除外。

   

   尽管史官们尽职尽责,但是中国人还是担心他们在记录的史料当中,难免有不实之处,或者是当局者迷的谬误。所以为了历史的客观、公正和可信,中国人从来都是本朝代修编上一个朝代的历史,而本朝代的史官只记录本朝代的史料;而本朝代的历史,那是要由下一个朝代的史官们去修编的。这样记录下来的历史,就是既可观又公正,真正达到实事求是的目的。

   

   看来时日不多的共党们也关心起自己的身后名了。胡锦涛、习近平们是死期将至,还要挣扎着编造出一本共党如何伟光正的历史来。但是后人是不会把共党写下自己的史编入中国通史的。共党的历史那是要由下一个朝代修编的,然后才能进入中国通史,那就是千秋万代的永久记载了。

   

   毛泽东曾经秦皇汉武地发泄了一通,无非就是自以为比他们都伟大得多。汉武帝是颇有建树,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仍有研究的价值。至于秦皇,野心极大,生性残忍,以今天的普世价值来分析,其遗臭的可能性远比流芳要大得多。秦皇汉武们打了天下以后要保天下,而毛泽东们却是未得天下就先卖国土。得了天下就卖得更凶,连尼泊尔、缅甸这样的小国都是两万多平方公里、七万多平方公里地向他们卖国土。这种卖国行径的史料,一定也在国家档案馆里保存着。

   

   习近平他怎么处理呢?销毁或者是改写都是可以的,只是那些个突然变成了外国领土的土地上都有地方志。中国人突然成了尼泊尔人、缅甸人。如此的巨变,当地人可以不清楚缘由,但是会如实的纪录下这一段史实。另外,尼泊尔、缅甸两国的国家档案馆里也一定有史料来保存。

   

   两个小国何年何月因何原因得到了一片广袤的土地,土地上还有多少中国居民,又经过了什么样的法律,或者行政上的程序使他们入籍为本国公民,而中方为此得到了什么样的好处?双方又签署了什么样的条约、协议等等详实的史料。难道说也强迫他们改写、编造、或者销毁这些原始档案么?

   

   缅甸那是个极权专制的政权,这种政权的统治者们通常都没什么见识,也不懂得什么后果,个人得点好处就没有什么他们不敢干的事情了。可是尼泊尔虽是个小国,却是个民主的国家,与共党极权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理念,事情显然就不好办了。卖国永远是偷偷摸摸的勾当,一旦闹到全世界都知道了,共党是更下不来台。

   

   古人曾说是:少年得志,是大不幸。可是古文中又说:小人得志,便猖狂。共党原本就是一群匪类,篡政成功就是连天也不放在眼里,为所欲为、恶贯满盈。现在自己也知道末日将至,拼命地想要洗干净自己的屁股,求得一个寿终正寝的结果。

   

   1989年六四大屠杀后,共党元老陈云就说过:“我们死了以后,不能让人们扒了我们的坟。”其实哪里还等得到共党死了以后去扒坟的呢?邓小平家乡的两个农民,六四后,就扒了邓家的祖坟。邓小平比陈云明白的多,所以他让他的家人在他死后,把他的骨灰扔入了大海。既不敢埋,也不该归入祖坟。

   

   历史这门学科,大到人类史、世界史、民族史、国家史,小到一个地方的地方史、社区史、民间史。其实每个人出生以后,就开始了一个人的历史。这一生中的变迁、经历、悲欢离合,正是反映出家族、社区、社会、民族和国家的历史。共党养活着一大群的党徒们,整天不干别的,就是专门给每个中国人编造个人的档案。在一个极权专制的体制之下,这种档案的可信度和实际的作用又是什么呢?

   

   二十年前,共党在我的档案中最后写进去的东西,无非就是反党、反军、反社会主义。然后就是党内行政上,又是撤销又是开除的处理结果。看上去像是份文件,可是这些个又都说明什么呢?共党不是个东西,当然可以反;军队屠杀民众,当然可以反;共党另搞一套的利用社会主义,这种伪社会主义当然可以反。在共党的眼里,我这个人是反动至极。但我却认为共党反动得毫无人性,而我仍然还是一个堂堂正正、坦坦荡荡的人。

   

   共党为我编造的历史,根本就是毫无真实性的站不住脚。可我个人的经历,却是反映了共党的罪恶。比如说三年半大饥荒开始的时候,我正好九岁。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顽童,却在记忆中深深地记住了顿顿饭吃的是地瓜面、玉米面、冻土豆,还不能吃饱。天天半饥半饱、饿得头晕眼花的日子整整过了三年半。共党是不会把我的这段历史记入我的档案的,但是我的这段历史的记忆,就是我对共党记录的档案。

   

   当史学家们对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因为缺乏史料、或者没有档案的纪录说明的时候,为了弄清楚这段时期究竟发生了什么,通常的做法那就是:第一,那就是查找地方志;二,翻阅经历过那个时期的人的个人自传体的小说和公开发表的个人日记;三,那就是野史,于是就能知道那个时期的真相。

   

   根据参与了这次党史工作会议的新华社记者们的披露,此次会中两个不能公开的讨论的议题之一,就是已退离、还没死的共党前头领们纷纷的写回忆录。吊诡的是,不是写一本,而是写两本,一本是可以在香港公开出版,第二本则是秘而不宣压在手里留给后代。目的无非就是明白,共党垮台以后必遭清算。这第二本回忆录的内容,或多或少地揭露出共党的一些黑幕,以表白自己是如何地迫于无奈干了些个坏事,达到为自己撇清开脱的目的。据说李鹏的第二本回忆录就是为自己开脱六四屠杀和三峡大坝的责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