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牛克思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牛克思文集]->[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牛克思文集
·反张维为论
·牛克思:乌市骚乱是给共产党的一记响亮耳光
·壮士悲歌(牛克思诗、词集)
·论对权力的监督
·透视老子哲学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论专制制度下权力监督的无效性
·看看人民代表的代表性
·共产主义与皇帝的新衣
·论国家的稳定
·由胡锦涛维权想到的
·文治武功论
·胡斌风波折射出中国严重的信任危机
·职责与良心
·我为什么要捐款支持公盟
·论百姓与民主
·论效率与民主
·论村官选举与民主
·论德治与民主
·论法制与民主
·念奴娇•钟山咏怀
·南阳卧龙
·朝天子•嘲隐士
·满江红•贾甲赞
·沁园春•读史感怀
·书 生
·如此强盗逻辑
·法官的智力原来不超过四行字
·现代化经济、部落式管理
·中国人寻求公正的方式
·民主是解决国内矛盾的唯一出路
·没有劣等的人民,只有劣等的政府
·民运人士不是孙悟空
·致海外民主团体的一封公开信
·妓女是检验治国水平的唯一标准
·谁说共产党不要民主?
·中华人民联合国
·晓波,你出狱那天我会在监狱门口接你
·重判刘晓波是狗咬吕洞宾
·致富绝招
·西部经济落后原因论
·货币供应与经济危机
·奴才、主子和汉奸
·论中国当前的主要矛盾
·民主是一种良心政治
·致国安(保)警察的公开信
·制度与人性
·李鸿忠抢记者录音笔是中共本质的暴露
·不摆脱奴婢地位,司法如何公正?
·决定司法公正的两个基本问题
·中共党员知多少?
·校园血案的启示
·现代封建王国富士康
·“六•四”不稀罕平反
·赠珠海友人(诗)
·致贪官(诗)
·在中国,正义只是个陷阱
·长恨神州天地暗,为取光明不顾身
·中国民主路在何方?
·论制度绑架
·再论制度绑架
·国家稳定的系统论分析
·有种动物名字叫走狗
·刘贤斌是怎样炼成的?
·劳动者工资上涨——谁最怕?
·律师吊证与贪官伏法
·千万别惹警察
·房地产畸形繁荣后患无穷
·“政令不出中南海”现象析
·闲话共产党的真理秀
·只有一个坏人的国家
·严打和督办背后的无奈
·恶宪不废,恶法难除
·渐进式民主自欺欺人
·教授请进中南海,总书记能学到啥?
·让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团结中国民运的旗帜
·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制度吗?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孙中山宪政理论的四大错误
·中央集权是中国西部经济落后的主要原因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对西方煽动论的质疑
   
    牛克思2014.6.24
    有一种观点,说中国的社会稳定出现问题,是西方反华势力煽动造成的,这很值得怀疑。西方反华势力真的这么厉害吗?他们居然可以唆使中国老百姓自焚、下跪、跳楼、挥舞砍刀自相杀戮、无理攻击自己的政府?这个我决不相信!首先,我想问,如果有人肯出10万美元,要你去杀害自己的兄弟姐妹,你会干吗?肯定不会!不要说10万美元,就是出100万美元甚至更多的钱也不会有人干这种事!如果西方国家出钱给中国人,中国人就会互相砍杀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人之间本来就存在着仇恨。如果中国人之间没有仇恨,大家相亲相爱,即使西方国家出钱让他们互相砍杀,他们也绝对不会听信别人的煽动。其次,如果煽动真的那么管用,请问,中国政府为什么就不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呢?既然欧美国家老是煽动中国的老百姓自焚、下跪、跳楼,煽动他们反对自己的政府,而且效果还特别好,那么我们也可以煽动欧美国家的老百姓反对他们的政府呀!在这方面应该说共产党还是很有经验的,当年在解放战争期间,共产党就深入国统区秘密发动群众“反饥饿、反独裁、反内战!”,发动群众罢工、罢市、罢课,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为什么现在面对西方反华势力的煽动却显得束手无策了呢?不是共产党不知道深入敌后煽动群众的重要性,而是因为别人老有所养、病有所治、鳏寡孤独有所依,别人的政府不会去欺负老百姓,不会去抢他们的土地、拆他们的房子、夺他们的耕牛,不会殴打沿街叫卖的小贩,不会以不到市场20%的价格做赔偿抢夺他们的财产,老百姓不会因为状告了政府官员就被关进法制学习班,不会不经司法审判就把他们关进精神病院或者监狱的高墙之内!因此共产党没有办法煽动西方国家的老百姓起来反对他们自己的政府。孟子说得好:“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西方国家没有自侮,我们怎么可能侮之?西方国家没有自伐,我们怎么可能伐之?这就是我们不可能煽动西方国家的人民去反对他们的政府的原因了!最后,我想问一下,今天的中国更强大还是一百年前的中国更强大?显然是今天的中国更强大,因为这早已经被当成共产党的伟大成就之一反复宣传过了。这就必然引出一个疑问:西方国家如果想灭我中华,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我们国力疲弱的时候,反而要选择我们国力强大的时候?他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不合常理?也许有的人会说:“西方国家反华的目的并不是想从肉体上消灭中国人,而是想在中国扶植一个他们资本主义的代理人,以实现他们在华利益的最大化。”我提醒读者回忆一下,17、18世纪非洲掀起贩奴运动时,美洲的奴隶贩子在非洲最理想的代理人是谁?是普通黑人还是部落头领?肯定是部落头领对不对?因为部落头领最有实力去帮助奴隶贩子抓人。部落头领把抓来的黑人卖给奴隶贩子,然后把黄金装进自己的腰包,他们从损害自己(和其他)部落的集体利益中获得个人的利益。再提醒读者回忆一下,民国初期,西方国家要想使自己的在华利益最大化,他们会选择袁世凯做他们的代理人还是选择孙中山做他们的代理人?肯定是选择袁世凯对不对?因为当时的孙中山没有掌握实权,只有袁世凯才有权力将铁路的建造权、矿山的开采权包给他们。事实也是如此,对此,孙中山还向西方国家发出过抱怨,埋怨他们支持袁世凯而不支持他孙中山。同样的道理,如果现在的西方国家要想在中国选择一个代理人,以实现他们在华利益的最大化,他们会选择共产党还是选择法轮功或者其他什么毫无实权的组织?肯定是选择共产党对不对?可能有的人会说:“就是因为共产党不愿意当西方国家利益的代理人,所以他们就要想方设法搞乱中国。”共产党真的不想当西方国家在华利益的代理人吗?我看未必!因为香港民众反对国务院新闻办公室6月20日发表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中国总理李克强跑到英国,对英国政府说,如果他们还想继续享受中国的经济利益,就不能在人权问题上指责中国。很明显,共产党是愿意充当英国在华经济利益代理人的,它不想充当的只是英国在中国人权问题上的代理人。事实上,共产党不仅充当了西方国家在华利益的代理人,而且还当得非常称职:我们牺牲了环境、牺牲了劳动者的福利、耗尽了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自然资源,以不到国内一半的价格将我们生产的商品送给他们消费,我们的官员都把钱存进了他们的银行,当他们出现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的政府大把地购买他们的国债。要知道我们不是钱多得没处花了,中国人连医疗都没有保障,中国山区穷人的孩子连学都上不起,还在仰望着民间的希望工程给予帮助!这是日本人发动侵华战争和中国打了八年死了四十多万人也没有得到的巨大利益呀!除非西方人脑子有病才会想要换一个代理人,因为,还会有谁可以比共产党更好地代表西方国家的利益呢!
    可能还会有人说:“西方国家想搞乱中国,是想把他们那一套所谓的普世价值强加给我们。”我不知道用“强加”这个词有什么根据?他们对中国实行了经济制裁还是武力干涉?没有!既没有用中国政府经常对老百姓那样的态度对中国的国家领导人说:“限你们半个月内签字接受‘普世价值’,否则一切后果自负”这样威胁的话,也没有把这些领导人关过黑监狱,总之,中国政府经常对老百姓使用的野蛮手段他们都没有使用,这能叫强迫吗?如果别人只是向中国人说了几句普世价值的好处,告诉中国人只有民主政治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就搞乱了中国社会,那么我们对西方国家也在说社会主义的好处,为什么他们的国家就不乱呢?有人说西方国家的老百姓富裕,我们当然煽动不了。那我告诉你,西方国家的老百姓富裕,是因为他们的政府把财政收入的45%用在老百姓身上,而我们的政府,财政收入中用在老百姓身上的钱还不到8%!中国政府如此漠视民生,难道也是西方国家强迫的吗?既然提高老百姓的福利就可以使西方煽动失效,那么中国政府为什么宁可让西方国家来煽动,也不愿意提高老百姓的福利待遇呢?李世默和张维为这些大五毛说,中国从来不向西方国家强行推销中国模式,所以不会去煽动他们的百姓。那么我要反问,西方国家难道向中国强行推销过普世价值吗?西方学者是我们主动请来的,西方学术著作是我们自己翻译的,他们什么时候强迫过我们非要请他们来讲学?什么时候强迫过我们非要翻译他们的学术著作?我不知道国际社会的学术交流与中国社会的不稳定有什么关系?我更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一个国家接受普世价值就非得把这个国家搞乱不可?把中国搞乱了对西方国家能有什么好处?凡是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西方国家如果想让他们现在从中国获得的巨大利益保持下去,一个稳定的中国不是对他们更为有利吗?如果他们把中国搞乱了,中国人都忙着去打内战了,谁来为他们生产这么便宜的产品呢?所以,说中国的社会不稳定是西方国家煽动的结果,是根本经不住仔细推敲的。我看,与其说是西方国家煽动,还不如说是官逼民反!中国出现的严重的官民矛盾,是政府摆脱了人民的监督后,就肆无忌惮地压迫人民,人民不得不进行反抗造成的。并且人民逐渐认识到,只有实行三权分立的多党选举的民主制度,才能有效约束政府权力,因此要求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共产党不愿意放弃一党专政的独裁制度,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欺压了人民,还吹嘘一党专政是比西方民主更好的民主形式。那么他们怎么解释在一党专政这种最好的政治体制下,由八千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员领导的中国老百姓,不仅不热爱共产党,反而仇恨他们,想推翻他们呢?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自圆其说,因此必须寻找借口,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嫁祸于人,把人民对他们的反抗说成是西方国家煽动的结果。由此可见,即使没有西方他们也要造一个西方出来,即使没有煽动他们也要造一个煽动出来,这是政治需要,用不着顾及事实。对于这种自欺欺人的借口,1851年恩格斯在驳斥德国独裁政府时就曾经指出过:“把革命的发生归咎于少数煽动者的恶意的那种迷信时代,是早已过去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任何地方发生革命震动,总是有一种社会要求为其背景,而腐朽的制度阻碍这种要求得到满足。这种要求也许还未被人强烈地普遍地感觉到,因此还不能立即得到胜利;但是,如果企图用暴力来压制这种要求,那只能使它愈来愈强烈,直到最后把它的枷锁打碎。”


(2014/07/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