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罗列
·文革,那渺茫的记忆
·压抑心绪的释放
·有感于高智晟先生的绝食活动
·[原创]小说 《玲子》
·血指
· 困惑中想说的话
·[原创小说] 给一个故事添一个结尾
·初恋
·拥抱
·母亲节那晚的梦
·逃跑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罗列

    那天下午心里不平静,便去上街散心。

    在西市场南门口,见一个三十一二的焗发女子搀扶着一个不高的中年人,说是中年人,其实已很老了——我看到那男人焗色的头发中露出白边,那白边已经很白,从背后看去,那男人背已经佝偻,其实已是一个老头!

    “又是一个日本老头——”旁边卖菜的中年夫妇说。

    这个地方盛行去日本,二三十岁的女子找个老头是十分常见的事,曾有一个在本地工作的男子来这里后,大骂本地女子贱,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居然态度转了360度:

    “这里当官的上一任搂一任,老百姓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唯一的方法是出国……”

    普通人家如何摆脱在中国被压迫被奴役的命运?出卖自己的青春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于是我往正街走,在新华书店旁,有一个中年妇女摆摊,那女子约四十五六岁,正在给一个少妇算命,周围围了一圈人:

    “你的命十九二十不顺,过了三十五就好了!”女先生摆了一圈扑克,中间是两个三,北面是双王。

    “嗯嗯!——”那少妇点点头。

    “你在家说了很算——”女先生对那女子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少妇催了身旁的老男人付钱,然后与男子同剩摩托车走了!

    “这俩人是父女俩吗?——”有人疑惑地问。

    “哪里——”周围一个白净的中年男子说,“夫妻,那男子已五十八,女子才三十一,大差二十七哪,快赶得上孙中山与宋庆龄了——”

    接着大家又唠那男子说的享受生活,又有的说是否能侍候上去的话!

    从上到下,中国都在思想解放,对老夫少妻或姐弟恋,我们不应以道德的绳索约束,正如王小波说,做一个思维的精英远比道德的精英要好!

    那女先生看看我,说,“你的命不错啊!算一卦吧!”

    我笑笑,“无事不算卦,命运天定——”然后我就走了!

   

    ——2009年5月下旬

    ——2014年7月29日录于博客,是日知王丹先生怀疑自己有病,想

   从美国返台湾治疗,疯狂英语的李阳皈依少林。

   

(2014/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