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也说萧功秦]
江棋生文集
·安然共处
·不以已悲
·生死墙下
·四大好处
· 权利白洞
·腐败一斑
·求书不得
·棋牌相伴
·讼事实录
·开庭前后
·巧遇校友
·轮子孙巍
·电锯高铄
·疑罪从有
·留言万金
·时有孤独
·严打冤魂
·清晨链声
·七处白描
·公民运动
·读报一得
·主权人权
·俄国北约
·台湾问题
·朱氏其人
·畸变失真
·早生多育
·初读李敖
·敬琏现象
·教师自卑
·尽说官话
·人性弱点
·书香飘屋
·血洒铺板
·斗室社会
·三遇法轮
·官司见底
·走向监狱
·跋:铁窗里的写作
·二、诉讼文本:两小段节录语
·控告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处
·我 的 自 我 辩 护
·我 的 最 后 陈 述
·埋 葬 文 字 狱----我的上诉状
·关于和平地实现中国社会制度根本变革的几点思考
· 点 燃 万 千 烛 光 共 祭 六 四 英 魂 ——告全国同胞书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萧功秦

   
   
    江棋生
   
   


    不久前,张鹿先生给我送来了两本书:《宇宙的琴弦》及其姊妹篇《宇宙的结构》,作者是美国物理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布赖恩·格林。盛夏酷暑之中,手持精心解读各种奇思妙想的长篇书卷,品饮字里行间流淌着的人类理性清泉,使我容动神怡,身心俱爽。
    近几天,同样美妙难忘的阅读体验,在我重温王天成先生的《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思考框架》一书时,再一次不期而至。
    我为什么要重读《大转型》呢?原因是,我家乡的一位好友朱虞英女士发来微信,特意向我提到今年2月9日刊于《共识网》上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作者为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萧功秦。她建议我将读后感与她分享。读了萧先生的上述文章后,我马上想到了天成的书,并重新认真检视了他对萧功秦、季卫东、胡伟、俞可平、周天勇、周舵等学者所持政治主张的解读和批判。我的看法与初读时得到的结论完全相同:天成的剖析鞭辟入里,给出的评述明晰精当。
    尽管如此,在着手构思这篇短文时,我对萧功秦先生至少还有两点是肯定的。一是认为他身上多少还一直存有学术良心。根据是,他明确认定中国现行社会制度属威权体制而不是民主体制,他坚决主张中国应该告别威权体制,走向宪政民主体制。这就使他明显区别于论证和吹捧中国模式万世永续、毫无良知可言的御用学者。凭此一条,中共中央组织部将判定他是西方民主的应声虫,而不是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的应声虫。二是他与一般地表个态而已的亲民主人士不同,对于中国如何从威权走向民主这个大课题,他还真是魂萦梦绕,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一直不惜心血和精力,决意要为中华民族找出一条唯一可取可行的民主转型路径来。
    不曾料想,当我读到去年12月15日刊发于《共识网》上的“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中国改革的再出发”一文时,竟发现萧功秦坚持20多年的新权威主义出现了不容无视的基因突变。在文中,萧功秦说:新权威主义,“其最终目标,是在条件成熟时,实现向中国特色的民主体制的软着陆”。很快他又说:“新权威主义是目前中国发展的一个阶段,最终目标是走向更开放、更民主、更自由的社会主义民主体制。”我没有想到,我想天成也不会想到,这位萧先生居然初衷尽失,自废武功,将中国未来的远景目标,从宪政民主改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而地球人都知道,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不就是一党统治下的开明专制,或者如天成所说,是一党统治下的软性威权体制吗?这种体制,言禁报禁党禁三禁俱在,三权不分立,大选无踪影,与民主何缘?与民主何涉?
    新权威主义的基因突变,首先被秦晖教授指出来了。去年12月27日,在凤凰财经峰会午餐会上,当着萧功秦的面,秦晖先生说:“我注意到萧功秦以前讲的和现在讲的有一个不同点。他以前讲的新权威是走向自由民主或宪政道路的过渡阶段,现在却讲新权威是走向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的过渡阶段。新权威主义的最终目标已经有了某种变化,从一般意义上的自由民主变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
    秦晖先生点到为止,但话是讲得再明白不过了。在随后的当面回应中,萧功秦先生十分诚实,不仅对他的观点变异毫不赖账,而且干脆把话说得更为具体直白:我相信随着中国社会的进步,新权威主义会走向中国特色的民主。将来的民主不会像西方那样,而是会出现贤人政治,十年轮换制度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有了贤人政治的萌芽。贤人政治加上协商民主,就是中国特色的政治。
    行文至此,我忍不住几声感慨,几声悲叹。多年来,萧功秦先生算得上是一位多少具有独立见解的学者,他不是从投政府的机出发,而是从自己个人的历史研究出发,正面肯定和赞美新权威,论证新权威主义是最为可取的走向宪政民主的过渡阶段,立志要为中国找到一条可行的民主转型之路。尽管正如天成所道破的那样,萧的主张其实是回避和延缓民主转型的。而现在呢?久服并痴迷地兜售新权威主义鸦片的萧功秦,沉湎于浪漫和有毒的玫瑰梦中的萧功秦,竟颓变成了一名归化于新权威麾下,主张取消民主转型,追求和完善一党统治下软性威权政体的、自带干粮的编外“智囊”。
    于是就不难明白,为什么在“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一文中,转基因后的萧功秦先生除了对新权威更为钟情看好、满怀希冀之外,还毫不忌讳地表达了如下的观点:民众的抗争对“民主”的到来有百弊而无一利。萧先生明确主张,在新权威治理下,民众平时不能当麻烦制造者,不能给统治者添堵、添乱,更不应自力抗争,把统治者逼到墙角;即使在社会危机深重时,民众也要体恤新权威,恪守顺民之道,不能起而发难,要求“大幅度民主化改革”,引发“薄壳效应”。否则,威权体制如何吃得消?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要在中国实现民主转型,新权威不靠谱,新权威主义者也同样不靠谱。在我眼里,中国的真问题是:民间力量如何“不断自我更新”,以便像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许多国家的民众那样,在统治者布设的四项坚持、五个不搞和七种不讲的重重阻力下,通过坚韧不拔的非暴力抗争,合格地担当起推动和实现中国民主化的历史责任。拿天成的话来说,那就是: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非暴力抗争在绝大多数转型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只有少数国家发生了自上而下的主动改革;在少数发生了自上而下改革的国家中,由于旧势力没有受到多少冲击、改革不彻底,成为自由民主国家的很少。考虑到当代中国一党专制的韧性、道德理想的彻底丧失,在没有外部事件作用的情况下,高层内部发生分化选择改革转型的几率非常低。非暴力抗争是促使盼望已久的民主转型发生的唯一可靠的动力。
    接到朱虞英女士微信的当晚,我将徐又渔先生的“新权威主义:一剂不对症的药方”发给了她。又渔的文章痛快淋漓、明白晓畅,几乎点中了新权威主义的所有软肋和死穴。我认为,她读了以后,收获肯定不会少。在此,我愿坦率地讲,在发送那篇文章时,我对新权威主义是真的没有什么补充意见要说。完全是意想之外的萧功秦对新权威主义的挥刀自宫,使我有话要说,且不吐不快;也因此,我的这篇小文才得以应时地露了头、问了世。
    2014年7月29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7月30日播出)
(2014/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