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被中共迫害二十多年有家难归]
刘佳音
·只有信全能神才是人生的正道
·一名医务人员、人大代表的心灵觉醒
·生命中的抉择
·神拯救了我
·仕途梦破灭的背后是神的拯救
·大红龙泯灭了我的人性 全能神恢复了我的良心
·全能神征服了我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监狱里面的歌声
·是全能神带我走上了光明路
·神话使我看透大红龙的邪恶实质
·艰难上访中让我看清了大龙红国家的黑暗
·一位受害者的奉劝
·慰问信
·揭露三自教堂的黑幕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看透了大红龙的恶魔实质
·黑暗世界将人败坏成鬼 真理光明将人变化洁净
·奔向光明路
——基督的发表——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关于神名的真理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实意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造物主对人类的真情告白
·所多玛城一味地仇视神与神对抗,被神彻底剪除
·神的烈怒是一切正义力量与正面事物的保障
·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一、亚当、夏娃
·所多玛城的败坏程度令人发指,让神忿怒
·所多玛触犯神的烈怒,因而被毁灭不留一丝痕迹
·神的烈怒虽隐藏,不为人知,但不容人触犯
·第一日,人类的昼夜因着神的权柄而生而立
·撒但表面仁义道德,实质凶残邪恶
·不要凭经验与想象认识神的公义性情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一
·人类因着真实的悔改而获得神的怜悯与宽容 二
·神的创造 第二日
·神的创造 第三日
·神的创造 第四日
·神的创造 第五日
·神的创造 第六日
·造物主权柄之下的万物都尽善尽美
·人类的命运、万物的命运都与造物主的主宰不可分割
·所有的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造物主的身份
·造物主的权柄在“彩虹之约”中又一次得到证实与彰显
·神的赐福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神对撒但的吩咐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权柄不受时间、空间、地理的限制,造物主的权柄不可估量
·造物主掌管主宰万物生灵的事实诉说着造物主权柄的真实存在
·造物主的权柄永不更改,不可触犯
·只有具备造物主身份的神拥有独一无二的权柄
·造物主的身份独一无二,不要持守“多神论”
·人类虽经败坏,依然在造物主权柄的主宰之下存活
·尼尼微人对待耶和华神的警告与所多玛城的人截然不同
·尼尼微王的悔改得到耶和华神的称许
·神看到了尼尼微人内心深处真实的悔改
·对神有真实的信服,你会常常得到神的眷顾
·尼尼微人内心真实的悔改赢得神的怜悯,改变了自己的结局
·神的怜悯与宽容并不难得,难得的是人真正的悔改
·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活灵活现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一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二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三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四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五关
·人一生所必经的六个关口——第六关
·不要错过认识造物主主宰的机会
·没有人能改变神主宰人类命运的这一事实
·愿意顺服神权柄的人应有的态度与实行
·接受神作你独一无二的主宰者,是人蒙拯救的开端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当心!别走法利赛人的道路
·你知道神名的由来吗?
·基督是真理还是基督教是真理
·信圣经能蒙拯救吗?
·“不接待”之人的悲哀
·识破披着羊皮的狼的诡计
·信全能神的人真是为了钱吗?
·神的末世作工真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吗?
·人类为什么要信神呢?
·异端邪教不是人能定规的
·牧师、长老真能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吗
·我相信有神,但现在我还年轻还有好多事要做,等以后闲了再信能蒙拯救吗?
·神的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使人达到蒙拯救的?
·我们认为主再来时人瞬间就能改变成圣洁身体,为什么神还要作审判刑罚的工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被中共迫害二十多年有家难归

我今年59岁,出生于书香门第,受家庭的熏陶,我从小就喜爱读书,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同学、老师都特别高看,我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憧憬,准备踏踏实实地干一番事业。之后几年里,我参加过民兵训练当过民兵连长,又在生产队做会计,后到食堂里做饭,又到工厂当厂长,但无论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会迎合领导、看风使舵的人吃得开,不会溜须拍马就是受气包,再努力工作也无济于事,天下之大看不到一片净土,条条路艰难,我迷茫了,不知人生的路该如何走……

    正当我为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而悲观失望之时,哥嫂给我传主耶稣的福音,当看到主耶稣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11:28)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主耶稣的慈爱与怜悯,在主的话里找到了安慰,从此传道人就带我各处传道、听道,信主后我享受到了主赐给我的平安、喜乐,体尝到凡是信他的人都能得到他的怜悯,主能为人免去忧愁,使人忧伤的心变得快乐。可是不久,我看到身边的弟兄姊妹常常被中共政府抓捕,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信神、敬拜神是天经地义的,人信神后只会越变越好,为什么中共政府要这样逼迫信神的人呢?况且我们这些人都是些弱势群体,都是一班老实本分的人,并没有和国家、人民作对,为什么连这一点点信仰自由都没有呢?但因神的保守,也因从主耶稣那里得到了许多平安喜乐,所以中共的逼迫并没有拦阻住我跟随神的脚步。

    1991年春晓之时,因着圣灵的引导,我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成为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真是天赐良机,当我看到全能神发表的第一篇说话:“赞美来到锡安,神的居所已经出现,荣耀的圣名万民颂赞,正在流传。啊!全能神!宇宙之首,末后的基督,就是发光的太阳,在整个宇宙威严壮阔的锡安山上已经升起来了……”得知耶稣基督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人中间,我的心情激动万分,快乐无比,我能亲自接受基督的牧养,是何等大的福气啊,喜悦的心情真是无法表达。正当我沉浸在幸福无比的气氛之中时,中共政府在中华大陆掀起了抵挡神末世作工、迫害神选民的浪潮。1991年5月,仅我们这处教会就有40多个弟兄姊妹被抓。同年10月7日晚上约7点,我们24个弟兄姊妹刚到接待家庭,还没有正式聚会,突然,公安局十几名警察开了两辆吉普车、一辆大卡车持枪把聚会家庭团团包围,其中几个恶警如饿虎扑食一般闯进门,大吼一声:“谁也不许动!都举起双手站好!你们这些人不进教堂就是非法聚会!”之后便立即对我们逐个搜身,而后把我们8个弟兄每两人铐在一起,把姊妹们用绳子捆住串起来,全部押上大卡车,拉到派出所。深夜11点多,我们六个弟兄和一个姊妹(都是教会的主要负责人和同工)又被押送到拘留所,并羁押在不同的牢房里,其余的弟兄姊妹第二天都被不同程度地罚款、警告后才获释。

    第二天上午,狱警打开牢门喊了我的名字后,就暗示牢头:“这个人是信神的,你们要好好‘照顾照顾’他。”牢头立即心领神会,之后便冲我凶巴巴地说:“你这么年轻啥活干不了,非要信什么神。”然后一挥手:“来!咱们好好收拾收拾他!”说着四五个人围着我一阵拳打脚踢,打得我头晕目眩,浑身疼痛难忍,身体支撑不住趴在了地上。接着恶警又唆使犯人来捉弄我:一个犯人教我学流氓说下流话,我不说,他们就狠狠地打我,另一个犯人更是邪恶,引诱我说:“我从学校学到的就是世界上没有神,你说说神到底在哪里?你骂神看他怎么对待你,我骂一句你学一下。”言语极其恶毒污秽、不堪入耳,我心想:宁可死我也绝不骂神。我义正言辞地回击:“说亵渎神的话会遭到报应的!”他气急败坏地脱下鞋,用硬塑料鞋底狠狠地敲打我的脚踝骨,一边打一边说:“我叫你说咒诅我的话,我打死你,叫你的神来救你呀?”打了足足有六七十下,当时我的脚被他打得又紫又黑,肿起很高,疼得我在地上打滚,浑身被汗水湿透,但我又逃不掉,只好一个劲地呼求神救我!”几分钟后,所长和狱警过来,本以为他们会制止恶人打我,谁知他们听到我因受不了毒打而喊神后,所长就用拳头示意打我的犯人说:“狠狠地打!用被子蒙住头打,打死是为民除害,打死活该,叫他喊神!”一群犯人闻听此话立即一拥而上,用被子蒙住我的头乱打起来,直打得我浑身失去知觉,一动不动才住手,我还听见一个恶警冲着我说:“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们就不能信神!打死你也不亏!”亲身经受了警匪惨无人道的毒打折磨,亲耳听到他们口中吐露的灭绝人性的话,以及他们亵渎神的污言秽语,我对恶魔的仇恨已是满了胸腔,他们卑鄙的行为、反动的言语像烙印一样刻在我心上。在中国不信神的人烧杀抢劫、胡作非为不以为耻,而信真神的却遭到政府的任意侮辱、定罪、宰割,真是颠倒黑白、无法无天。

    因着狱警的纵容,使得犯人对我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他们不仅把我当驴骑,让我在床板上爬着走,爬得慢就打我,而且有一次一犯人还找借口把我打得左胸骨骨折,当场昏死过去。

    最后,从我口里没得到什么,罚款700元,拘留二十天后,才把我释放,临走时恶警还警告我:“出去再信抓住你就判刑!”

    1992年,神的作工达到了高潮,撒但的逼迫也达到了高潮。一天,我们在一个聚会家庭聚会,一个外邦人突然来报信说:“俺外甥女在你家吗?你们赶紧走,有人举报你们了,派出所马上就要来抓你们。”听到这个消息,我赶紧让弟兄姊妹离开,我收拾好神话书、磁带等,装了满满一大皮包最后骑车出来,正好在路口和警察打个照面,那时接待家离丁字路口只有20米,那天刚下完雨警车陷进一个泥坑里了,警察都在埋头推车,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我硬从他们身边闯了过去,刚穿过路口就听见警车咆哮一声从泥坑里开出,之后他们像恶狼一样去聚会家庭抓人,见大门紧锁就跳墙而入,扑空后又狼狈地跳出,灰溜溜地走了。诸如此类的事常常发生,有时还有便衣跟踪,我们便想方设法甩掉他们。那时我们每天聚会、尽本分都担着很大风险,聚会时常常听到警车的鸣笛声,但神赐给了我们很多智慧逃脱撒但的魔掌,神也用各种方式堵截中共政府的行动,恶警常常以失败告终。那时我们经常唱一首经历诗歌《有这样一班人》:“地方教会是国度桥梁,圣灵作工人人享受无比,天上的圣城降临在人间,互相见面先喊一声阿们。唱跳拍手乐得开了花,天天聚会聚不够,跳得汗水湿透了衣裳,活在幸福摇篮里。 远处传来一阵警车鸣,大红龙的军兵闯进了门,枪声一响谁也不许动,大家不顾一切地四散逃。过后照常聚会吃喝享受,胆小的人却吓破了胆,真要神的顶着危险走,窄路到底有人闯……”我们心情特别兴奋,感觉虽苦心里有滋味。在跟随神的路上我看见了神很多的奇妙作为,不禁发出赞叹:全能神!你是智慧的神!你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我们能在你的亲自带领之下接受国度的操练实在太有福了。

    转眼到了1995年,国度福音正式向各宗各派扩展,全能神的名在中华大陆开始广传,神的话很快传到了千家万户,一时间震动了各宗各界,随之而来的是中共政府在宗派恶人的举报下大肆抓捕传全能神的人。5月份正值传福音高潮时期,我被三自教堂里的人举报,市公安局的人立即到我家抓捕我,因一个姊妹提前在村外拦住我,我才逃过这一劫。后来听母亲说:“公安局的人一到咱家就把我和你爸赶出来,他们疯狂地到各个房间找你,找不到就在家里乱翻,他们把桌上的东西摔了一地,床上翻了好几遍,衣服扔了一地,柜子、麦囤、面缸都全部搅搅,各个角落都不放过,弄得家里鸡犬乱叫。”最后,警察没搜到任何证据,就恐吓我母亲:“你儿子回来赶紧汇报!若不汇报就判重刑!”母亲吓得浑身发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从此以后,我的名字就被列在中共政府通缉的黑名单中,他们三天五天来一回,有时晚上,有时半夜,有时白天,有时秋收大忙季节,不定时地到我家来抓我。开始是市公安局、县公安局、乡派出所轮流去我家抓人,然后是驻村民警、治安主任多次去找我,又联合三自教堂,让信徒配合通风报信,恶警在三自教堂造谣诬陷我:“这家伙是个反革命头目,他到处骗吃骗喝,骗钱骗色不干正事,这次再抓住就要枪毙他,谁若看见他赶紧举报……”他们还在四邻安插眼线,为了抓我可说是机关算尽。

    从此,我整天东躲西藏、四处漂泊,过上了有家不能归的流浪生活。有时在玉米地里睡一夜,有时在河滩挡风处睡一夜,有时还在村外麦秸垛旁睡过。一天天、一月月,吃不上热饭,睡不成安稳觉,见不上弟兄姊妹,过不上教会生活(我怕连累教会,连累弟兄姊妹)。因此我不由得软弱了:走信神的路怎么这么难呢?这有家难归的日子何时是头啊?我的心在受煎熬,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一切,更不知该如何走前面的路。迷茫中神在引领我、呼唤我,使我想起了神话诗歌:“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应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像彼得。你们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神的话如同夜空中的明灯照亮了我的心田,使我明白了:经历逼迫患难是神命定我该走的路,是神对我的拯救与祝福,也是我在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信神该受的苦。我既是神所造的一个人就应该敬拜神,为满足神而活着,按神的要求做人,这是最正义的事,是人生的正道,是最有意义的人生,无论受什么痛苦都值得。

    随着通缉我的风声越来越紧,1995年10月,教会带领通知我到外边躲一躲,我带了200元钱生平第一次坐车离开本土,到几百里外的地方以收破烂维持生活。因我不会做生意接二连三被人欺骗,三天时间200元钱赔个净光,身上没有一分钱,我哭着跟神祷告:“神啊,你知道我愚昧无知,又愚蠢不会生活,啥事也做不了,自己照顾不了自己,现在我身上没有一分钱了,以后不知该怎么办,求你给我开辟出路。”祷告后第二天,神借着一个老乡就主动地借给我50元钱,一个星期后才挣到一点钱,能勉强吃到饭。不知不觉春节到了,虽然生活的难处解决了,但在这里接触的都是外邦人,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语言,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中既没有教会生活,也没有弟兄姊妹的扶持交通,我的心离神越来越远,感到孤单又凄凉,我的心倍受煎熬。后来的那几天我心里特别想念神、想念弟兄姊妹,想念以往的教会生活,在自己单独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流泪,心中忧愁:“神啊,我这样整天和属魔鬼的人在一起,一天到晚除了做生意就是吃饭,或是说一些无聊的话,我心里的空虚和痛苦只有你知道。神啊,这漫漫的长夜何时才能过去啊?我什么时侯才能自由释放地信神,还像以往那样活在你温暖的大家庭中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