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心灵的苏醒]
刘佳音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中共制造舆论迷惑家人导致我婚姻破裂
·一段刻骨铭心的逃亡经历
·在中国信神的辛酸
·中共抓捕使我们夫妻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导致我的家庭四分五裂
·中共对我一家的苦害
·神学理论使我受害匪浅
·往事不堪回首——一名宗派首领的懊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震惊世界:中国特大新闻——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
·中共开展全国“百日会战”与神敌对罪恶滔天
·中共已成为国家恐怖主义暴力集团
·中共在全国上下铺天盖地镇压、屠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關於保羅的真理辯論 問題三
·從亙古到永遠的那一位主宰著這一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灵的苏醒

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至今已跟随全能神整整十年了。我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因受生活环境的影响,我从小就崇尚那些穿着整齐、气度不凡的政府官员,很愿意与他们交往接触,并且长大后也希望自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直到我信了耶稣后,看到政府一直逼迫拦阻我们信神,警察多次强行将我们聚会的板凳、黑板没收,还罚我们上山种树,面对政府官员的暴力行为,我极为反感,但对他们并没有多少认识与分辨,也没有什么真实的恨恶。后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从神的话中认定全能神就是我们日夜盼望重归的主耶稣,我激动万分,觉得自己在有生之年能与神重逢,这真是我极大的福气,更觉得中国人能有幸亲身经历神末世的作工实在太有福。然而,就在我满怀喜乐地积极聚会、传福音时,我却遭到了中共政府更加疯狂的逼迫与抓捕……

   传福音间惨遭抓捕迫害 神的保守使我死里逃生

    2003年8月12日,这日子就像烙印一样铭刻在我的心里。那天,我去给一个宗派的信徒传福音,当我谈到神作新工作时,她就极力抵挡,唆使小儿子赶我走,还没等我走出家门,她在当地派出所上班的大儿子回来了,得知我是传福音的,她的两个儿子便对我拳打脚踢,还恶狠狠地骂道:“你竟然来迷惑我妈来了!胆大包天!你是不想活了!”我被他们打得毫无反抗之力,只有抱着头任凭他们踢来踢去,剧烈的疼痛让我不停地在地上翻滚,只有不停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全能神!救救我……”他们打累了,就把我从三楼拖下来并向当地派出所举报。警察到现场后知道我是信全能神的,不容分说就扬起电棍对着我当头一棒,我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就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双臂被拉直挂铐在铁窗上,整个身子处于悬空状态。我看看四周,好像是一间审讯室,里面还有一张老虎凳及一些不知名的刑具,眼前有五男一女六个凶神恶煞般的恶警手持皮鞭、警棍围着我,我的心立马收紧了,非常恐惧,感觉今天自己会被活活打死在这里,心中不由得呼喊:全能神救救我!全能神救救我!两名恶警见我醒来便上前一步,分开站在我两边,随即一人一拳,把我当沙袋猛打,我被打得左摇右晃、天旋地转,全身瘀青,疼痛难耐。另两名恶警一个拿皮鞭抽我的双脚,一个拿警棍击打我的全身,剧烈的疼痛一阵阵地向我袭来。另一个女警还在一旁叫嚣道:“狠狠地打!打死她!免得她跟政府作对!”我如同深陷十八层地狱,正遭受魔鬼的“生煎活剥”。我不停地惨叫,身体不停地扭动,手铐的齿轮越卡越紧,深深地卡进肉里,那种钻心的疼痛简直让我生不如死。此时,我彻底垮了,心里一阵软弱:今天自己若被打死在这里,家里人肯定不知道,我就这样含冤死去,心实在不甘啊!……我不停地流泪,不停地哀号。渐渐地,我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好像灵魂要离开我的身躯一样,之后我再度昏死了过去……

    我不知昏迷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我摸着身下冰凉的水泥地,看看周围的铁窗,不远处还坐着几个女犯人在窃窃私语,才知自己被扔进了看守所的一个牢房。我心里一惊,想到以往听说刚进牢房的人都要遭到牢头的殴打,莫非我还要被毒打?我已经奄奄一息,只有趴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份,心里不免有些绝望。时间慢慢地过去,我发现暂时没人管我,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回想刚刚被这些“人民警察”毒打的场景,心里一阵悲凉:“人民警察”,难道这就是我崇敬信赖你得到的报应吗?你口称“打击邪恶、伸张正义”,难道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妇人就是你狠狠打击的对象?你宣称“宗教信仰自由”,而我传福音又何曾触犯法律呢?为何我连这点自由也没有呢?难道这个泱泱大国的法律都是一个骗子的谎言吗?我心中无比悲凉凄苦。但想到自己刚从鬼门关捡回了一条命,心里不由得荡起一丝奇妙的感动,记得神说过“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这句话在我身上应验了。今天这么多恶警把我往死里打,我还两次昏死过去,若不是神的保守、神的主宰,我哪里还能醒过来?万事万物都是神在主宰安排,若没有神的允许,再多的恶警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突然间,我意识到是神在暗中看顾我,保守着我,感动的泪水不由得从眼角滑落。我禁不住俯伏在地向神悔改:“神啊!我错了!我虽跟随你这么久,但对你的话却一直没有真实的信,还总被中共宣扬宗教信仰自由的假相所蒙蔽,一味地相信魔鬼的谎言、妖言,却不知道从你的话语中来认识它的反动实质,我真是太瞎眼无知了!想当初,你道成肉身在信仰上帝的犹太邦族作工,尚且还遭到信你之人的弃绝、杀戮,而今天你重返肉身来在‘无神论’的坚固堡垒——中国作工,中共政府又怎能容忍你的存在呢?自古真道受逼迫呀!可我却愚昧瞎眼看不透事,一直受着魔鬼的蒙蔽还不觉醒。神啊!我的心如此顽固,你还恩待我、看顾我,还留着我这口气息,这实在是对我极大的怜悯与宽容,神啊,今天不管撒但怎么折磨我,我愿为你站住见证来弥补对你的亏欠。”祷告后,我心里有了信心与力量,仿佛疼痛也减轻了不少。旁边几个女犯七嘴八舌地议论我:“太可怜了,打得太惨了!”“看她血肉模糊,不知有没有气了?”几个犯人看我身子动了动,便把我抬到木板上,细心地照顾我,我心里立时升起一股暖流,知道这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是神的爱临到了我。

   恶警软硬兼施严刑逼供 神再次带领我虎口脱险

    8月13日上午,我脚步蹒跚地被一恶警押到审讯室,恶警们审问我家住哪里,叫什么名字,教会带领是谁,并且一再威胁我。当时我心想:不说的话,我不知还能否活着出去,若说的话,说不定我还能回家。想到这里,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马上意识到这是撒但的意念,绝不能随从。我想起那些曾坐过监的弟兄姊妹,他们宁可死也什么都不说,恶警什么办法也没有,如果说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我,肯定还会利用我的家人威胁我背叛神、出卖教会和弟兄姊妹。于是,我打定主意什么也不说,并且紧闭双唇,一言不发。这恶警恶狠狠地说:“你到了这个地方想不开口,做梦去吧!你在我面前不开口,有的是办法叫你开口,你等着!”下午再次提审时,换了两个恶警,他们再次问我同样的话,我还是保持沉默。一恶警气急败坏,从我后背猛踹一脚,我“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另一恶警狠狠地踩住我的后背,大吼道:“你到底说不说?不说就踹死你!”边吼边不停地往我身上猛踹,我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痛得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最后,他们又把我拖进了牢房。晚上,我全身疼痛难忍,犹如无数只虫子在体内吞噬我的五脏六腑,禁不住连声呻吟。我知道自己被恶警伤得很重,也知道恶警们就是想把我置于死地,让我永远地背叛神。看到这些所谓的人民警察根本就是中共的爪牙、刽子手!我已被摧残得奄奄一息,不成人形,他们却把我扔在一边任我自生自灭,这真是一伙灭绝人性、草菅人命的恶魔!难怪神问:“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我现在才明白神一再这么问我们的心意所在,不由得向神祷告:“神啊!你用心良苦,你是按我的需要作工,只是我太麻木了,被中共政府的谎言欺骗蒙蔽太深了,在安逸中我接受不了你的真理,非得经历恶魔的逼迫、毒害才承认你的话是真理。神啊!我知道你不忍心把我交给撒但,但我如同被油蒙了心窍,始终不醒悟,你不得已才借这样的环境来唤醒我、拯救我,让我看清中共政府反动、丑恶的恶魔嘴脸,而彻底背叛它的黑暗统治,接受你的爱与拯救。如若不然,我早晚都得被这个恶魔吞吃、断送。”想到这,我的心受感动,对神的作工也稍有点新的认识,便又在心里默默地祷告,愿神保守我站住见证!

    8月15日上午,我被恶警拉到审讯室靠墙拍照。由于身体极其虚弱,两腿又红又肿,我每移动一步都如针扎般疼痛,行走异常艰难。当我走到墙边的时候已是满头大汗,几乎都站立不住。因站不直,头发老是挡住脸,拍了几次都不理想,一个恶警污言秽语对我一顿臭骂,另一个恶警“嗖”地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噼哩啪啦”地扇了我一顿耳光。顿时,我眼冒金星,耳朵“嗡嗡”直响。他们用手拍着桌子,对我威逼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最好说出来,你一天不说就要多受一天的苦。你别以为我们查不出来,现在是给你机会!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等我们查到了,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出去了!”恶警的话击中了我的痛处,不禁勾起了我对亲人的思念,如今一双儿女都还在上初中,难道就要从此失去母爱了?他们的人生才刚开始,我还想在他们成长的路上一直陪伴他们呢……想着想着,我的眼睛有点酸涩。恶警见我有些松动,又接着迷惑我:“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的儿女着想,你说出来了,我们就放你回家,让你一家人团圆。”这时我心里一惊:他们怎么知道我的心思?我猛然意识到这是灵界的争战,是撒但的诡计,它是要我背叛神!我想到自己刚才的情形,禁不住后背直冒冷汗,马上挺直腰杆,告诫自己要坚强。我闭上眼睛,向恶警作了无声的拒绝。他们气得把桌子拍得“嘭嘭”直响,喝道:“我叫你犟!你等着!”说着就打了我几个耳光,然后两个警察把我拖进牢房。回到牢房,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想着几天来被恶警毒打、引诱、折磨的一幕幕,回顾恶警们那冷酷、凶残、卑鄙、邪恶的狰狞面目,我悲愤不已,对他们的仇恨满了胸腔。为了逼我背叛神、出卖教会,他们竟对我严刑拷打、威逼利诱,恨不得将我置于死地,中共政党真是嗜血成性、邪恶透顶!此时我才看清,三自教堂里所谓的“开放”“自由”完全是中共掩人耳目、欺世盗名的花招手段!中共的实质就是撒但化身、邪灵投胎,它根本不允许神所造的人真正敬拜神、归向神,它外表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旗号,暗地里却千方百计控制人、奴役人,对跟随神的人残酷迫害、赶尽杀绝,企图将神的工作取缔、摧毁,只恨我被它蒙蔽至深,对它丝毫没有认识。正如神的话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如今,是神的到来彻底撕下了中共政府的虚假面具,使我终于看清了它愚弄人、欺骗人的丑恶嘴脸,以及它仇恨神、仇恨真理的恶魔实质,而从它的蒙蔽中走了出来。

   神话引领超脱死亡辖制 恶魔三十次提审失败告终

    8月22日上午,又换了几个恶警来提审我,他们把我强行按在老虎凳上,将我的手脚全铐了起来。但不管他们怎么审问,我仍旧充耳不闻,不予理睬。一恶警气急败坏,揪着我的衣领阴森森地说:“你不是不想说话吗?我要慢慢地折磨你,让你永远也别想说话!”随即招呼旁边的一恶警端来一大碗液体,扯住我的头发使我往后仰。立时一阵恐惧袭上心头,我猜测他们是要对我下毒,他说要让我永远也别想说话,人死了就不会说话了,莫非他们是要弄死我?我挣扎着,心里极其害怕。恶警掐住我的下巴使我无法动弹,一股极咸的液体灌进了我的喉咙。我意识到是一碗高浓度的盐水,我的舌头渐渐麻木,失去了知觉,身体极其难受,随后我再次被扔进了牢房。漫漫长夜,我无法入睡,身体的疼痛伴着五脏六腑的翻腾一点一点在摧垮我的意志。我在心里不停地向神呼求:神啊!愿你再次保守我不背叛你!没有你支撑我,我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在不断的呼求中,我才感觉有点活下去的力量。第二天,又有几个恶警来提审我,其中一恶警看着手中空白的审讯簿,他气急败坏地怒吼:“你到底说不说?说不说?是不是昨天的盐水没喝够?来人!再端一碗!”本来我担心这些恶魔会变着法子折磨我,听说又要给我灌盐水,心里便没有那么恐惧了,因我知道喝下去虽很难受,但还不至于致命。我稍有些放松,摆出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又一碗浓盐水被强行灌进了我的腹腔,我为了不让恶警看到自己的软弱,便强忍着痛苦,把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硬生生地给逼了回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