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刘佳音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是神大还是圣经大,谈神与圣经的关系
——英国媒体BBC——
·英国媒体BBC已失去往日“公正”媒体的光环
·英国BBC 你为何变了
·英国BBC充当了中共打压地下教会的急先锋
·英国著名媒体BBC究竟怎么了
·英国媒体大亨BBC真会沦为中共的宣传工具吗
·英国媒体大亨BBC前途堪忧
·英國著名媒體BBC為什麼成了中共的發聲筒
·英国媒体巨头BBC一意孤行必遭唾弃
·英国媒体大亨BBC为利折腰向中共献媚
·英國媒體巨頭BBC也向中共討飯吃
——山东招远案揭秘——
·天下奇闻:看中国法院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与精神病人携手再创“辉煌”,真是走投无路了
·震惊中外:中共公审一伙精神病患者
·中共再创历史奇迹:高调公审精神病人
·中共高调审判一伙精神病患者震惊世界
·中共利用精神病人创造奇迹
·震惊世界:揭秘中共高调公审精神病患者的内幕
·中国人哪!你随时都可能成为中共邪恶统治的牺牲品
·在中共的魔掌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随时会成为牺牲品
·从招远案看中共杀人魔性
·中共邪党高调公审精神病人险恶用心之大起底
·从中共高调审判“招远杀人案”看中共的恶魔本性
·透过山东招远凶案看事实真相
·中共制造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阴谋
·招远杀人案抹黑全能神教会是为制造革命屠杀舆论
·中共掌权,中国人民没有安宁日子
·揭穿中共招远杀人案背后的阴谋
·中共炮制招远杀人案的险恶用心何在
·中共用谎言、暴力、杀人、革命论治国愚民60年该结束了
·九旬老人痛诉不白之冤
·招远杀人案是贼喊捉贼 憋藏祸心 另有阴谋
·招远杀人案疑点太多 破绽百出 不攻自破
——揭露解剖中国政府的谬论与恶行——
·大红龙就是打击正义崇尚邪恶的衣冠禽兽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强权高压的教育扼杀人性败坏道德吞噬灵魂
·神的話顯全能
·一名记者的生命抉择
·揭开超级大骗的“美丽面纱”
·一名“六•四”学生指挥的曲折人生
·被摧残的青春
·一个不守“规矩”的记者的自白
·欺世谣言背后
·一份特殊的生命财富
·在“中国梦”中觉醒的记者
·一个“越战”老兵的经历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一名国家干部的心声
·执法体系的黑暗内幕
·中共的“伟大”贡献---招远“邪教杀人案”预示邪党的末日
·学校背后的故事
·一个养老院的覆没
·看清中共真面目
·假面具
·中共邪恶凶残 天理难容
·谁才是真正的邪教?
·透过中共的独裁统治看邪教
·招远杀人案背后隐藏的真凶(来自加拿大一个网民的良知)
·邪党逆天而行 罪恶滔天
·造假、抹黑是中共的“本能”
·历经磨难终获真爱
·比黑社会还黑的中共政府
·“特情”内线的人生
·我在国家军工单位的见闻录
·对中共鼓吹的部队精英的实况揭露
·中共专制王朝穷途末路
·中共设罪杀人 天怒人怨
·魔爪下的惊险逃生
·飞来“横祸”背后
·透过媒介舆论看中共屠夫本相
·从高层执法官员的糜烂生活观中国执政党的腐败与堕落
·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誓把牢底坐穿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惨绝人寰的逼迫残害背后
·心灵的苏醒
·患难路上神的话语激励我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爱坚固我的心
·神的话引领我胜过黑暗势力的压制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黑暗魔窟中闪烁的生命之光
·神的话是我真正的生命
·神带领我胜过恶魔残害
·因信全能神我被中共通缉在外逃亡二十多年
·遭中共迫害我背井离乡十二年
·中共把我逼得无法生存
·中共害得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一个基督徒十年逃亡路的心声
·中共政府的抓捕迫害使我与父母十年未见
·中共的逼迫使我的少年生活变得灰暗
·几次"虎口"逃生的经历
·漫漫逃亡路 滴滴血泪史
·中共逼迫下我有了特殊“办公室”
·因中共迫害我无法成家立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历经磨难爱神心更坚

    我名叫张韧,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从我懂事起,就看到父母为了挣钱天天起早贪黑地在地里辛苦劳作。他们虽然出了不少力,但一年下来却挣不了多少钱,因此我们家的日子一直过得很清贫。当看到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不用怎么劳苦就生活得很好时,我就从心里羡慕他们,并立定心志:长大后我一定要闯出一番事业,或者捞个一官半职,脱去贫穷落后的面貌,让父母也过上有钱人的生活。可我为了这个理想奋斗了多年也没能如愿,生活依然很清贫,我常常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忧愁叹息,渐渐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就在我对人生灰心失望之时,全能神的末世救恩临到了我。从全能神的话中,我知道了人活在世上受痛苦的根源,也明白了人该怎么活着才最有意义、最有价值。从此,迷茫无助的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从消沉颓废中走了出来,有了生机活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后来,为了让那些仍活在痛苦无助中的人也能得到这千载难逢的救恩,我各处奔走积极传扬神的末世救恩。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竟两次被中共政府抓捕,遭受了惨绝人寰的非人折磨……在黑暗的魔窟中,全能神一直与我同在,他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带领我一次次得胜撒但的黑暗势力,使我爱神的心更坚强。

   惨遭恶警抓捕迫害 依靠神步步得胜撒但

    那是2003年6月的一天,我和两个弟兄去一个村庄传福音时被恶人举报了,五六名警察开着三辆警车闻讯赶来,他们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们戴上手铐,连推带踢地把我们推上警车押往公安局。在车上,我并没有感到多么害怕,总觉得传福音是为了让人蒙拯救,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只要到公安局说清楚了,警察就会放人的,可我哪里知道中共警察比那些地痞、恶霸还凶残。到公安局以后,警察不容分说就将我们分开单独审讯。我刚进审讯室,一个警察就冲我喝道:“共产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知道吗?”接着就质问我的个人信息。见我的回答不令他满意,一警察走到我身边“哼”了一声说:“你不老实,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说实话的。”随后手一挥又说:“搬几块砖来,给他上刑!”他话音刚落,就有两个警察走过来把我的一只手从肩膀上方沿着后背用力往下拉,另一只手由后背使劲向上拽,硬将两只手拉在一起反铐上。顿时,我的两只胳膊就像断了似的疼痛难忍,原本虚弱的我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折磨?不一会儿就瘫倒在地。恶警见状,就拉着手铐猛劲往上提起,并往我的手和后背之间塞进了两块砖头。顿时,剧烈的疼痛就像万蚁噬骨一样直钻我心。极度痛苦中,我一个劲地向神呼求:“全能神救我,全能神救我……”虽然当时我接受神的末世救恩仅三个来月,还没有装备多少神的话,明白的真理也很少,但随着我不断地呼求,神还是给了我信心和力量,使我里面有了一种坚定的信念:我得为神站住见证,绝不向撒但屈服!于是,我咬紧牙关始终不开口。恶警气急败坏,为了将我制服,又施出毒招:他们在地上放了两块砖,逼着我跪在上面,同时用力提我手上的铐子。我的手臂立时就像断了似的疼痛难忍,我硬撑着跪了几分钟后再次瘫倒在地,恶警们又猛提我手上的铐子,逼我继续跪着,就这样反复地折磨我。当时正值三伏天,我又痛又热,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往下滴,难受得喘不过气来,差点昏死过去。这帮恶警却在一旁幸灾乐祸:“好受吗?再不说,整你的办法多的是!”他们见我不回答,又气急败坏地说:“不满意?再来!”……经受了两三个小时的折磨后,我已浑身疼痛无力,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甚至连大小便都失禁了。面对恶警的凶残折磨,我真恨自己之前太瞎眼无知,还天真地认为到了公安局就有了说理的地方,警察会主持公道把我释放的。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凶狠、残暴,没有丝毫证据就对我刑讯逼供,把我往死里整,真是恶毒至极!我躺在地上感到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想动都动不了。我不知道他们还要怎么折磨我,也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痛苦无助的我只好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加给我力量,让我能支撑下去。随之,神怜悯了我,使我想起一句神的话:“现在是关键时刻,千万别灰心,千万别泄气,一切都要向前看,不走回头路……只要你有一口气也要坚持到底,这才是好样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信心和力量。对!既然我走的是一条光明、正义的路,就应该有信心走下去,哪怕最后只有一口气,我也要坚持到底!神的话语带着生命力,使我有了继续与恶魔抗衡的信心与勇气,身上的劲也慢慢恢复了一些。接下来,恶警继续逼问我,并不停地狠踩我的脚,把我的脚碾得血肉模糊,但我却没有了疼痛感,我知道这是神的奇妙作为,是神怜悯我、体恤我的软弱,减轻了我的痛苦。后来,恶警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我们扣押。当天晚上,恶警将我们分别铐在一个三四百斤重的大水泥墩上,一直铐到第二天晚上,他们又把我们押送到了当地看守所。

    进了看守所,我犹如掉进了阴间地狱。狱警们逼着我串彩灯泡,刚开始让我每天串六千个,后来天天增加数量,最后加到了一万两千个。因着天天超负荷地工作,我手指都磨破了,可我还是无法完成任务,被逼无奈,我只得昼夜不停地串,有时实在吃不消想打个盹,可一旦被他们看到就要遭到毒打。狱警还公开教唆狱霸们说:“这些犯人做不完、做不好,你们就给他们打两支‘青霉素’。”所谓的“青霉素”就是用膝盖猛撞犯人的裆部,趁对方痛得弯腰时又用胳膊肘狠狠地砸其脊背,再用脚跟跺对方的脚面。这种狠毒的手段有时能使人当场昏厥,甚至落下终身残疾。在这魔鬼监狱里,我天天干着繁重的苦力活,还要遭受着毒打,而且一日三餐吃的连猪狗吃的都不如:吃的菜是没有油盐的萝卜叶、空心菜(里面还时常夹杂着烂叶、烂根、沙子和泥土),另加一杯淘米水和三两饭,我整天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地响。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唯一的依靠就是全能神,每当遭毒打时我就迫切地祷告,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胜过撒但的试探。被摧残折磨了二十多天后,我的身体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四肢无力,腿不能站立,手也无力伸张了。然而,丧心病狂的狱警不但对我不闻不问,还把家人送给我的几百元钱也侵吞了。后来,我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我软弱到一个地步,心里不由得发起了怨言:在这个国家信神为什么要受这样的苦呢?我传福音还不是为拯救人吗?我也没做坏事呀……我越想越难受、委屈,只有不停地祷告神,求神怜悯、拯救我。痛苦无助中,神带领我想起了一首神话诗歌:“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以往,你们都听过这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才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之地受它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它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因着在抵挡神的地方开展工作,神的一切工作都受到极大的拦阻,而且神的许多话不能及时得到成就,人便因着神话受了熬炼,这也是属于‘苦’中的成份。……”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安慰与鼓励,也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因着我们是在无神论的国家中信神,所以注定要受到撒但恶魔的逼迫、迫害,但这苦受得有价值、有意义,是神许可的。借着这样的逼迫患难临到,神把真理作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有资格、有能力承受神的应许。这“苦”是神的祝福,是神打败撒但的见证,也是我被神得着的有力证据。今天,我因着跟随神而经受恶魔如此的迫害,这是我的偏得,我应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我又想起神在恩典时代说过的话:“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10)这时,我更加有了信心与力量:无论撒但魔鬼怎么折磨我,我都坚决不向它屈服,誓死站住见证满足神!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除去了我里面的凄凉无助,减轻了我饱受摧残的肉体痛苦,使我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灵里也越发刚强有力量。

   人虽将死志不改 至死不屈见证神

    后来,中共政府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判了我一年劳教。当恶警把我押送到劳教所时,劳教所的管教见我骨瘦如柴,已没有一点人形,怕出人命不敢接收,恶警只好又把我带回看守所。那时我已经被恶警折磨得无法进食了,他们不但不给我医治,反而还说我是装的。他们看我吃不下东西,就叫人撬开我的嘴硬往里灌,见我咽不下去就打我,我就像玩偶一样被他们灌了又打,打了又灌,这样灌了三次,他们见实在灌不进去,不得已才把我带到医院。经检查后发现,我的血管已经硬化,血都成了黑色浆糊状,已无法流通。医生说:“这人若再继续关押将必死无疑。”可狠毒的恶警还是不放过我。后来,我气若游丝,犯人们都说我已经没救了、死定了。此时,我心里极其痛苦,觉得自己这么年轻,又刚刚盼到神的再来,还没有享受多少美好时光,更没有看到神的得荣之日,就要被中共政府折磨而死,我实在不甘心。我恨透了这群丧尽天良的恶鬼警察,更痛恨中共政府这个倒行逆施、逆天而行的邪恶政党,是它剥夺了我跟随真神的自由,是它要把我置于死地不让我敬拜真神,这罪恶滔天的撒但恶魔的确就是与神势不两立的仇敌,更是我不共戴天的仇敌,今天我即使被它折磨至死,也绝不向它屈服妥协!悲愤中,我想起了神的话说:“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揣摩着神的话,我更加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狠毒、残忍,认识到此时我面临的正是一场生与死、正与邪的争战。中共政府如此残害我,目的就是想逼我弃绝神、背叛神,而神提醒我、鼓励我要刚强站立,超脱死亡的辖制为神作得胜的见证,我不能消极退缩,要好好与神配合,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像彼得一样顺服至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为神作出刚强响亮的见证,安慰神心。我的生命在神的手中掌管,虽然撒但能残害、杀戮我的肉体,但它丝毫拦阻不了我信神追求真理的心。今天,我不管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只愿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神任神摆布,即使我被残害至死也要不屈服撒但!当我豁出性命立志为神作见证时,神给我开辟了出路,兴起那些犯人给我喂饭。这时,我心中激动不已,深知神就在我身边,时时与我同在,他一直看顾保守着我,体恤着我的软弱,精心为我安排着一切。在黑暗魔窟中,虽然我的肉体倍受摧残,但内心却不觉得多么痛苦难受了。后来,恶警们又把我关押了十五天,见我已经奄奄一息随时都有死的可能,他们才不得不将我释放。在我被关押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原本体重一百多斤的我被折磨得只剩下了五六十斤的骨头架子,已是命在旦夕。即便如此,这伙恶魔还要对我罚款一万元。最后,他们见我的家人实在交不出这笔钱,就强行索要了六百元伙食费,之后才把我释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