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姜维平文集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温家宝把握最后的机会
·重庆的牛皮吹破了!
·薄熙来入常,中国要遭殃
·薄熙来入常,中国将遭殃
·金正恩是扶不起来的阿斗
·薄熙来目光短浅吗?
·马英九的台湾梦是什么?
·赵长青为什么流泪
·一样的孩子,不一样的命运
·东阳富姐案尽显贪官本色
·薄爷爷的孙子梦
·请不要在我文章里强插广告
·林海涛不要自杀
·薄熙来唱红挥霍2700亿
·成都军区与薄熙来划清界限
·王立军为什么被调离
·林书记永远是清官?
·王立军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薄熙来已经被监控
·王立军落马,汪洋何以高调打黑?
·哈珀救不了薄熙来
·赵长青说,薄熙来乱法误国
·关海祥别成为下一个王立军
·五个重庆少一个:谎言重庆
·重庆降温,王立军被冷冻
·王立军为什么与薄熙来反目为仇?
·薄熙来的末日到了
·薄熙来的《爱财说》
·如何处置薄熙来?
·石首人为何撕毁通缉令?
·薄熙来的厚与薄
·薄熙来还有戏吗?
·薄熙来傍大款,郭台铭还要多少跳?
·王立军的自白
·薄熙来学雷锋了吗?
·赵启正在鹦鹉学舌
·薄熙来迅速转向,胡温举棋不定
·李俊回家的路还会远吗?
·贺国强谈天气意味深长
·黄奇帆越描越黑
·赵长青说,李修武案应当发回重审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十年后薄熙来又在说谎
·李俊驳斥薄熙来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王彪子跑了,薄熙来倒了一半
·3月8日薄熙来感冒了吗
·温家宝抓住了薄熙来的本质
·张德江将改变重庆
·李俊对李修武案二审维持原判感到震惊
·薄熙来垮台大连人拍手称快
·胡习联手,校正中国前进方向
·从亿万富豪到餐馆帮厨
·薄家稳住阵脚的谎言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中篇}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姜维平
   
   5月31日,在深圳被刑事拘留的记者王建民与呙中校,至今已过37天,他们两人都已于近日被当地检察机关批捕,依内地法律规定,可能要判刑,官方名义上指控他们的罪名是“非法经营”,但装入这一“口袋罪”的真实原因在于,由他们编辑,出版和发行的时政杂志《新维月刊》与《脸谱》,曾大量披露广东地方官场的腐败现象,并在近期刊发有关文章,批评“团派能说不能做”,这可能激怒了中共团派大将胡春华,但也人透露说,是香港某网络党媒的权势人物因个人成见与王的民事纠纷而栽赃陷害,但不论如何,深圳警方的确是抓住了两位资深媒体人士的把柄,并要依“法”惩处,杀鸡儆猴。


   
   那么,这一涉及法律的所谓“把柄”是什么呢,简言之,一是刑法第225条,二是1998年的司法解释,不妨对照有关条款,分析王建民等人面临的刑期,找出旁观者要吸取的教训,或许有益。笔者坐牢期间曾仔细阅读中国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对225条也有印象,但为了慎重起见,还是重读几遍。
   
   刑法是这样规定的:违反国家规定,出版、印刷、复制、发行非法出版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追诉:1,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15万元以上的;2,个人违法所得数额在2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在5万元以上的;个人非法经营报纸5000份或者期刊5000本或者图书2000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500张(盒)以上的;3,单位非法经营报纸15000份或者期刊15000本或者图书5000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1500张(盒)以上的。
   
   记得上个世纪,笔者在香港《文汇报》工作,也曾选用经销人材,在东北地区发行报纸和承揽广告,每年营业额都在百万元左右,因为该报歌颂中共,故办理工商营业执照比较顺利,经营过程中也没多少麻烦,但《新维月刊》和《脸谱》不同,第一,中共有关部门,不论是宣传部,还是工商局,都不会批准它们发行,这样一来,应当办得手续不给办,而当地读者又有定阅的需求,故形成了一个矛盾,而一旦发现王建民销售这些香港的刊物,就会加上“口袋罪”。王建民似乎是在用公正,客观,温和的办刊方式,抵消和防御官方的追查和忌恨,但事实证明此路不通。
   
   其实,按照中国的宪法,王建民和呙中校有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的正当权利,不用说在“一国两制”的香港,既使是在内地,都应当光明正大地编辑,出版和发行自己的刊物,但靠谎言和欺骗维持统治的贪官污吏,什么都可以放开,绝对不会给记者新闻自由,而又自知“刑法”违宪,有些指控拿不到台面,就找了一个罪名,叫“非法经营”,即,一切不被官方批准的经营活动,都可以随意地装入这一“口袋”,而且,既便这样还不放心,在《刑法》第225条第四项还加了一句:“其它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它在没有立法解释的情况下,作为弹簧式的条款,给官员们留下自由裁量的空间。好在,指控王建民的细则还比较明确。
   现在,我不太清楚,官方指控他们发行刊物的具体数额和所得额,但我估计不会很大,可能介乎于判和不判之间,也就是说,深圳检察院批捕后,如果上级有关部门想放他,有一万条理由,反之,也可以找到各种借口,因为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治罪与否全凭长官意志,早在警方监控范围之内的王建民,一方面在香港办刊物,专挑贪官污吏的毛病,一边在深圳居住,享受“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如果国家政治气候温和,就没太大问题;如果晴空转雨,就身处极度危险之中,如今,他们成为牺牲品,终于被装进法律的“口袋”。可悲的是,这一罪名的前身是臭名昭著的“投机倒把”,现在,惩治他们的辞藻变得更加华丽,实质还是一样。所以,他可能判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单处罚金。
   
   《刑法》还规定,非法经营出版物数额10万元,或者违法所得3万元,经营报纸5500份或者期刊5500本或者图书2500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550张(盒)以内的,为罚金刑;非法经营数额10万元以上不足12万元或者违法所得在3万元以上不足4万元或者经营报纸5500份以上不足6000份或者期刊5500本以上不足6000本或者图书2500册以上不足3000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550张(盒)以上不足600张(盒)的,为拘役刑;非法经营数额达12万元或者违法所得4万元或者经营报纸6000份或者期刊6000本或者图书3000册或者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600张(盒)的,为有期徒刑六个月,每增加犯罪数额3000元或者违法所得800元或者报刊200份或者图书20册或者电子出版物20张(盒)的,刑期增加一个月。
   
   依据目前得到的消息,王建民和呙中校不过是卖了不足一千本的杂志,营业额较小,检方既便硬要追诉,也大概只能判个一年半载的,说不定还可以判缓刑,不过,经济上可能将被重罚,这样做的目的是打压日益增多的香港政论刊物,眼下,这一事件的走向还不太清晰,但他们肯定要上法庭,由深圳警方迫不急待地发消息可以看出,他们很在乎此案的警示作用,好像在宣告:文人们,你们在香港办刊物揭短,我们脸上挂不住,虽然很生气,但考虑香港的特殊性,也不会查封公司,更不便到那里抓人,这令我们忍无可忍,咽不下这口气,只要你们进了内地,在我这一亩三分地上出现,我们就不客气了。
   
   假如王建民判刑半年或一年,依据我经历的故事,他将在深圳看守所里服刑,那样较之多数判重刑发往监狱的囚徒,要轻松一些,但冤狱对正常人的心理打击和记忆烙印,非语言所能形容,不仅亲眼所见失去自由的人们的惨况,而且倍感人情冷暖和世事变迁,特别是受到酷吏和狱霸的污辱,盘剥,以及不良律师的欺诈,都从根本上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对过去的人生及未来均有全新的认识,也许王建民会变得更加坚强,但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善良地误以为温情细雨地批评官员,就会安然无事,总之,面对一个专制政权,最危险的职业莫过于办杂志。
   
   因此,王建民,呙中校一案已成为广东地方贪官污吏的出气筒,反过来,由于他们的知名度和读者的关注度,又严重地撕裂了老百姓对明天的梦想,同时,这一事件还加剧港人和媒体的恐慌,使香港的形势变得更不安定,给国际社会留下更多的口实,但官员们不在乎,他们有意用不断制造轰动性新闻的办法,转移廉政风暴的波及,正如深圳的“磁悬浮事件”一样,官员希望民众大闹,以抵消上级对官员贪腐的追查,并增加领导对自己的重视和依赖程度。这种玩法整人的闹剧,正在把中国引向全面的崩溃和动乱,而最终贪官污吏将搬起巨石砸伤自己的脚。
   
   2014年7月9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7月9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