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姜维平
   
   近日,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拘捕的消息,由官媒公布,一时震惊了海内外,但细心的读者发现,早在去年的4月,香港出版的《新维月刊》第5期就发表了拙著《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一文,其主要内容涉及徐才厚,此文由博讯网的《姜维平博客》转发,时间是4月27日,而写作时间是4月18日,这就是说,为與论提供园地的功臣应是《新维月刊》的老板,资深记者王建民,但奇怪的是,当人们欢呼“大老虎”落马之时,王建民却被深圳警方拘捕,与徐才厚的下场可能类似,这种荒唐的咄咄怪事,就发生在眼下,很多人迷惑不解,是谁疯狂地报复记者王建民?


   
   虽然,我和王建民是交情很深的好朋友,经常收到香港媒体《开放》和《前哨》邮寄来的杂志,却独缺他创办的《脸谱》和《新维月刊》,这是因为邮费太贵了吧,我知道他刚办杂志举步维艰,所以,我没有读到该杂志刊发的所有文章,只是偶尔在网络上看到题目,为了销路,《脸谱》和《新维月刊》的详细内容是不上网的,或部分摘要上网较迟,所以,他推出的哪些文章触怒了深圳的地方官,至今一头雾水。
   
   当他被捕之后,为了解救这位肝胆相照的老朋友,我设法找到几本《新维月刊》和《脸谱》,才发现,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贪腐的丑闻最早来自于王建民提供的言论阵地,而且,今年5月5日出版的6月号《新维月刊》和5月15日出版的《脸谱》都提前上市,推出独家猛料,涉及中纪委的有《王歧山遭报复,秘书被双规》,《双规的复杂面目》,极度敏感的有《吏战书指导河北造神运动》,《第3封公开信再曝军队高层黑幕》,《四中全会提前召开藏玄机》,《江泽民见普京释政治信号》,《今日中国才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等等,尤其严重的是,题为《羊城官场现形记之一》的力作,竟以长篇连载的形式,首次批露了黄华华暗中打击林树森等官场内幕,这等于是把广东省地方的贪官污吏逼到了墙角,因为胡春华把眼睛瞪得大大的,正在进行一场廉政风暴,地方官和王建民已是你死我活的两极,芨芨可危的官场实权派,岂能容忍他在深圳公开活动,岂能坐以待毙?于是,就编造了“非法经营”的罪名,把他关进看守所了。
   
   如同“我爸是李刚事件”的披露者,前《成都商报》记者殷玉生惨遭报复一样,资深记者王建民也身陷囹圄,再一次有力地说明中共反腐的内斗色彩和公权力干预司法的严重性,一方面,习近平,王歧山打老虎步步升级,成绩卓著,深得民心;而另一方面,帮助政府反贪揭短的敢言记者却遭到各地官员的枉法追诉,有的被编造和罗列罪名判以重刑,有的遭到恐吓而闭嘴自律,这既说明中国还不是一个法制国家,又说明中国根本就没有言论自由,像王建民这样影响力较大的媒体人士,在深圳常年生活,却在香港构建與论平台,其勇猛和玩命手屈一指,估计地方官早把他的一举一动记录在案,盯了很久,研究了很久,早就用高倍数的“放大镜”在监视他,而一个人做文化生意,难免有把柄抓在对立面手里,所以,深圳公安局待时机成熟,就把王建民抓捕入狱。
   
   就深圳公安的决策层看,新任局长刘庆生是江泽民的党羽,把他的简历与原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比较一下,会发现惊人的相似之处,他过去一直在媒体工作,当过深圳广电集团的老总,还担任过市委宣传部的副部长,却忽然被调入公安局,上级任用这样一个根本不懂公安业务的人当领导,其用心良苦,这正符合周永康的用人策略,因为近年来“政法王”,高压维稳,徇私枉法,冤案遍地,公检法劣迹斑斑,民愤极大,各级官员急需一个会撒谎,懂得利用媒体遮羞的恶官,所以,重庆高法的院长由原《法制日报》记者钱锋担任,而深圳自来就是江泽民的心腹黄丽满的天下,刘庆生就是这一派别的小喽喽,他被王荣看好就一点也不奇怪了,所以,抓捕王建民,是江的残余势力与习李的博弈,也是他们灭亡前最后的猖狂一跳。
   
   由于刘庆生多年来在深圳媒体工作,与上上下下的文人有广泛的联系,很精通对媒体人士的强力控制,他的手法不外乎一软一硬,“软”是给予物质利益,千方百计地拉拢,“硬”是给以打压,编造各种罪名把异议人士送进监狱,而由过去的主管與论阵地和意识形态,一下子转入公检法领域的刘庆生,就左右逢源,无法无天了,他深入地了解媒体,整肃记者更狠;他不懂公安业务,抓捕文人更疯狂,他纵横官场,软硬兼施,上下其手,危害极大,已成为仅次于王荣的胡作非为的强势官员,由于他既有抓人权,又有“骗人术”,故制造“文字狱”的工夫堪称一流,在这种情况下,王建民撞到了刘庆生的枪口上。
   
   按正常的思维逻辑,徐才厚,万庆良等贪官已落马,给文人提供與论阵地的王建民,应当是受奖的有功之臣,但是,深圳的贪官污吏不这样认为,他们从既得利益出发,把矛头对准了敢言的记者,因为媒体揭批的越多,胡春华可利用的材料就越多,官员一旦像万庆良那样丢了“乌纱帽”,立即人财两空,何况经济繁荣“娼”盛的深圳,贪官遍地,根本抓不完,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文人给《脸谱》和《新维月刊》投稿,如果真的失实,官员也可以到毗邻深圳的香港起诉杂志,但刘庆生等地方官没有法制观念,一朝权在手,抓人就是了,故不惜给记者王建民编造一个“非法经营”的罪名。反正深圳的公检法是一家,王荣支持刘庆生,他一言九鼎,他们的后台江泽民退休后还是“虎死余威在”。因此,王建民是被“大老虎”上面的“老老虎”的尾巴绊倒的文人。
   
   据可靠的新闻来源披露,王建民是持香港的还乡证回深圳的,虽是美国公民,但无法无天的深圳公安局不承认他的外籍,也不理睬美领官外交官的追询,他们认为,香港居民进入了大陆,就是进了弱肉强食的动物园,刘庆生之流就是“狮子王”,他们把内地不完善的,不独立的法律条文,当成孩子手里的泥人,随意地玩,想玩哪一条就能捏成哪一条,现在,大概为了生存,王建民的商业活动,就成了他们咬住记者的把柄了,过去,王建民按照香港的法律认为,“园地开放,文责自负”,《脸谱》和《新维月刊》刊登什么文章,不应由王建民承担责任,但深圳的地方官脑海里没有法制观念,他们与建民的理念是“鸟鱼相遇,万世而不语”,反正进了贪官编织的法网,再出来就很难了。他们轻易不会释放嫌犯,而加罪于他也麻烦,故目前处于僵持阶段。
   
   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过去是王建民刊发如此之多的官场奇闻,只顾市场销路和满足读者的知情权,而遗忘了自身的危险性,并惨遭报复;如今,王荣,刘庆生之流,利用公权力,不惜制造“文字狱”,把我的朋友王建民关进看守所,好像一时占据优势,相当快活,但深圳的地方官也应了这句古语,第一,笔者上个世纪多在深圳活动,与该处的文化新闻界交往较多,当我行走在政商两界,广交朋友,与撰写邓公南巡新闻的陈锡添也有接触之际,刘庆生不过才是宣传部办公室的小官僚,正因为他久在新闻界混,故自己贪腐的把柄也比比皆是,所以,记住我的话,当王建民判刑之时,就是刘庆生的丑闻名扬天下之际,而胡春华的反腐“照妖镜”也等着海外媒体的曝料;第二,既然,刘庆生主持的公安局斗胆地给王建民强加“非法经营”的罪名,属于经济范畴,他一旦走上法庭,公安就没有理由,以“涉及国家机密”为借口,而拒绝旁听,也就是说,真相无法掩盖,看深圳的地方官如何收场,但愿胡春华出手快些,像抓捕万庆良一样,把深圳的打击报复记者的地方官一网打尽。我告诫刘庆生之流,别以为兼任一个副市长,就了不起了,薄熙来和王立军的下场,就是你们明天的结局。
   
   2014年7月1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7月2日首发。
   更多文章请看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4/07/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