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四)]
石三生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全球扫盲之上吊常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四)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六十三
   
   
   贼越来越大胆,就在我到潍坊补正诉讼材料的当夜,贼再次光顾了我这个被潍坊市政府折腾的空空如也、一直处于产权不确定状态的家。
   


   大约四点多,我起来后,到一楼、发现大厅里灯火通明、前后窗俱开着。心中不由咯噔一下、知道是又进贼了。战战兢兢的、挨个屋子查看,待到一楼厕所时,发现从来开着的门竟然给锁上了。难道是贼还没走?又拧了几次把手,然后找了把锤子握在手中,边砸门、边喊:“谁在里面?再不出来我就报警了!”没动静。反复几次后,只好真的去拿手机报警。
   
   打110 后,时间不算长,来了三个警察。说也怪,警察居然很轻松就把厕所门打开了,里面没贼。据警察分析,贼应该是在我去拿手机的时候溜走了。
   
   清点这次失盗物品,发现除了我在火车上未吃完的食品全部丢失、外加短裤口袋中的几十元钱,还少了一件穿在身上的T恤。偷吃,是该贼一贯的作风。但偷T恤,却有点反常。好像贼也看我的博客,知道了我在《贼与官(三)》中的想法。
   
   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贼啊。只是三月至今,就已经偷了三次。加上2011年我被中宣部的秘密警察构陷后不久发生的那一次,已经是第四次。每次都偷吃。尤其是第三次,狗日的还煮了看门人用来喂鸡的一锅玉米饲料吃。此贼子之狼心狗肺,又岂能是用常识就可琢磨的?
   
   贼的心理无从捉摸---尤其在这样一个虽然腐败丛生,但叫花子都已经以讨要真正的食物为耻的时代。怎么看,都觉得顾晓军先生分析的有道理:此贼绝非意在食品。而是在搞心理战。直到写此文时,我还在后怕:如果当时贼从反锁中的厕所里冲出来,又会怎样呢?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贼此番在屋门前留下了一支签字笔,是啤酒厂商的赠品,上书“银麦啤酒”字样。这是四年来的四次作案中,贼留下的唯一物品。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违法的潍坊市政府造就了石三生我七年来的冤案难结。高院终审了的判决形同草纸。因政府违法造成的房屋产权不确定,导致房产日日的在荒废中、什么都做不了。而贼却趁机一次又一次的光顾。人世间若真有正、邪之说。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潍坊市政府与贼。三者之中到底谁是正,谁又是邪的呢?
   
   不由得想起当年我随顾晓军先生一道质疑洋人杨恒均时,一个澳大利亚人报的记者给我发邮件:“看你们好似三英战吕布,到底谁跟谁是一头的?”你瞧,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社会问题的澳大利亚记者都搞不清谁跟谁一头。石三生我与贼及潍坊市政府,恐怕也没有人能分得清谁正、谁邪了吧?
   
   堂堂一披着“为人民服务”外衣的潍坊市政府,会承认自己是在做恶、在走邪门歪道的吗?
   
   【石三生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08:07 告潍坊市政府不作为、申请行政赔偿中】
(2014/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