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四)]
石三生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四)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六十三
   
   
   贼越来越大胆,就在我到潍坊补正诉讼材料的当夜,贼再次光顾了我这个被潍坊市政府折腾的空空如也、一直处于产权不确定状态的家。
   


   大约四点多,我起来后,到一楼、发现大厅里灯火通明、前后窗俱开着。心中不由咯噔一下、知道是又进贼了。战战兢兢的、挨个屋子查看,待到一楼厕所时,发现从来开着的门竟然给锁上了。难道是贼还没走?又拧了几次把手,然后找了把锤子握在手中,边砸门、边喊:“谁在里面?再不出来我就报警了!”没动静。反复几次后,只好真的去拿手机报警。
   
   打110 后,时间不算长,来了三个警察。说也怪,警察居然很轻松就把厕所门打开了,里面没贼。据警察分析,贼应该是在我去拿手机的时候溜走了。
   
   清点这次失盗物品,发现除了我在火车上未吃完的食品全部丢失、外加短裤口袋中的几十元钱,还少了一件穿在身上的T恤。偷吃,是该贼一贯的作风。但偷T恤,却有点反常。好像贼也看我的博客,知道了我在《贼与官(三)》中的想法。
   
   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贼啊。只是三月至今,就已经偷了三次。加上2011年我被中宣部的秘密警察构陷后不久发生的那一次,已经是第四次。每次都偷吃。尤其是第三次,狗日的还煮了看门人用来喂鸡的一锅玉米饲料吃。此贼子之狼心狗肺,又岂能是用常识就可琢磨的?
   
   贼的心理无从捉摸---尤其在这样一个虽然腐败丛生,但叫花子都已经以讨要真正的食物为耻的时代。怎么看,都觉得顾晓军先生分析的有道理:此贼绝非意在食品。而是在搞心理战。直到写此文时,我还在后怕:如果当时贼从反锁中的厕所里冲出来,又会怎样呢?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贼此番在屋门前留下了一支签字笔,是啤酒厂商的赠品,上书“银麦啤酒”字样。这是四年来的四次作案中,贼留下的唯一物品。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违法的潍坊市政府造就了石三生我七年来的冤案难结。高院终审了的判决形同草纸。因政府违法造成的房屋产权不确定,导致房产日日的在荒废中、什么都做不了。而贼却趁机一次又一次的光顾。人世间若真有正、邪之说。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潍坊市政府与贼。三者之中到底谁是正,谁又是邪的呢?
   
   不由得想起当年我随顾晓军先生一道质疑洋人杨恒均时,一个澳大利亚人报的记者给我发邮件:“看你们好似三英战吕布,到底谁跟谁是一头的?”你瞧,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社会问题的澳大利亚记者都搞不清谁跟谁一头。石三生我与贼及潍坊市政府,恐怕也没有人能分得清谁正、谁邪了吧?
   
   堂堂一披着“为人民服务”外衣的潍坊市政府,会承认自己是在做恶、在走邪门歪道的吗?
   
   【石三生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08:07 告潍坊市政府不作为、申请行政赔偿中】
(2014/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