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四)]
石三生
·给脑残的韩寒及90后讲点什邡的阴谋
·天津大火唯恐人知 什邡事件惊天动地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药房天津大火生变 须范冰冰陪睡一晚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张高丽处理火灾的手段很像事故
·公开邀约中宣部大人笔战
·两个副省长落马现瞒天过海的伎俩
·就潍坊市委书记的三盲请教李源潮
·中纪委高调呼应石三生辟谣内幕
·民主维权是个圈儿
·夫妻党
·北京大雨与高层政治
·感谢顾晓军感谢党质疑四人帮
·公开邀约“影响中国百名博客”自曝才艺
·郭金龙书记边健忘边铭记边恐吓
·奥运会只有野蛮没有文明
·北京天津水深火热 启东什邡接踵登场
·司马南被夹之后看不懂启东事
·点破启东反排海事件的破腚
·人民日报缺心眼儿
·中国面对质疑叶诗文有点抓狂
·央视解围奥运会上的小聪明也有大道理
·奥运悲剧之青年导师李开复成流氓
·公开举报韩寒贿赂百度篡改“少年”词条
·天灾人祸如长眼 追着十八转啊转
·中华民族复兴已达到脑残级
·复兴梦之脑残的温州爆炸案
·从余杰回国看薄谷开来的命运
·奥运悲剧之刘翔委员玩单腿跳
·谷开来命悬一肉 刘翔奥运秀自残
·刘翔委员倒下钱云会站起来
·刘延东昨挺刘翔 谷开来今日受审
·刘翔誓返奥运会 谷开来来日方长
·一坨屎演绎的政治博弈
·公审薄谷开来之后的秘密
·薄熙来遇贼则兴 张德江剿匪有方
·刘翔与抢劫犯周克华的神秘微笑
·炎黄春秋突发奇文赵紫阳秘书说春秋
·苏湘渝声东击西 周克华束手送死
·重庆警方击毙周克华正走向娱乐化
·警方今天的神勇须归功于昨日的无能
·艾未未的行为艺术与薄熙来的人体标本
·重庆演戏累死狗 中国银行忙打劫
·王立军或已被审 哈根斯去向成谜
·温家宝走马浙江省张德江佯攻歌乐山
·中国毛左与日本右翼及钓鱼岛
·媒体预先得知周克华将被击毙
·重庆用疑似周克华没死的方式辟谣
·张德江再封歌乐山 周克华生死两茫茫
·谷开来判而不死 周克华亡后始乱
·陈子河造谣成名周克华死成闹剧
·周克华阴魂不散谷开来精神错乱
·薄谷开来到底检举了谁?
·北大也患有精神障碍?
·周永康主管政法委五年断不了一个案
·苏湘渝联袂庆功 周克华死成传奇
·薄谷开来检举立功的时间奥秘
·是权谋还是漂白无名氏《听爷爷讲故事赏析》
·酒驾的中国快感至上
·中纪委沉默不语北大丑闻化乌有
·王牌军的妙计与现实
·都是反革命习近平与顾晓军竟天上地下
·我将与十八大共进退
·杨达才是个好局长 邹恒甫是个准无赖
·安监局话音才落攀枝花矿难来袭
·顾晓军分身有术 石三生笔惊四方
·魂系北大 梦消清华
·我无耻我下流我将领导中国
·等不及了
·我呆我傻我征服了世界
·三代表诅咒我生孩子没屁股
·阳光卫视与杨澜竟如此下流
·时局变幻党叵测 顾粉团蒙冤难雪
·党不该诱骗善良的人“犯罪”
·感谢中宣部制止了我的犯罪企图
·陈平福案假戏真唱为哪般
·陈光福颠覆案的破腚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四)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六十三
   
   
   贼越来越大胆,就在我到潍坊补正诉讼材料的当夜,贼再次光顾了我这个被潍坊市政府折腾的空空如也、一直处于产权不确定状态的家。
   


   大约四点多,我起来后,到一楼、发现大厅里灯火通明、前后窗俱开着。心中不由咯噔一下、知道是又进贼了。战战兢兢的、挨个屋子查看,待到一楼厕所时,发现从来开着的门竟然给锁上了。难道是贼还没走?又拧了几次把手,然后找了把锤子握在手中,边砸门、边喊:“谁在里面?再不出来我就报警了!”没动静。反复几次后,只好真的去拿手机报警。
   
   打110 后,时间不算长,来了三个警察。说也怪,警察居然很轻松就把厕所门打开了,里面没贼。据警察分析,贼应该是在我去拿手机的时候溜走了。
   
   清点这次失盗物品,发现除了我在火车上未吃完的食品全部丢失、外加短裤口袋中的几十元钱,还少了一件穿在身上的T恤。偷吃,是该贼一贯的作风。但偷T恤,却有点反常。好像贼也看我的博客,知道了我在《贼与官(三)》中的想法。
   
   这是一个多么不可思议的贼啊。只是三月至今,就已经偷了三次。加上2011年我被中宣部的秘密警察构陷后不久发生的那一次,已经是第四次。每次都偷吃。尤其是第三次,狗日的还煮了看门人用来喂鸡的一锅玉米饲料吃。此贼子之狼心狗肺,又岂能是用常识就可琢磨的?
   
   贼的心理无从捉摸---尤其在这样一个虽然腐败丛生,但叫花子都已经以讨要真正的食物为耻的时代。怎么看,都觉得顾晓军先生分析的有道理:此贼绝非意在食品。而是在搞心理战。直到写此文时,我还在后怕:如果当时贼从反锁中的厕所里冲出来,又会怎样呢?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贼此番在屋门前留下了一支签字笔,是啤酒厂商的赠品,上书“银麦啤酒”字样。这是四年来的四次作案中,贼留下的唯一物品。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违法的潍坊市政府造就了石三生我七年来的冤案难结。高院终审了的判决形同草纸。因政府违法造成的房屋产权不确定,导致房产日日的在荒废中、什么都做不了。而贼却趁机一次又一次的光顾。人世间若真有正、邪之说。石三生我与潍坊市政府,潍坊市政府与贼。三者之中到底谁是正,谁又是邪的呢?
   
   不由得想起当年我随顾晓军先生一道质疑洋人杨恒均时,一个澳大利亚人报的记者给我发邮件:“看你们好似三英战吕布,到底谁跟谁是一头的?”你瞧,一个专门研究中国社会问题的澳大利亚记者都搞不清谁跟谁一头。石三生我与贼及潍坊市政府,恐怕也没有人能分得清谁正、谁邪了吧?
   
   堂堂一披着“为人民服务”外衣的潍坊市政府,会承认自己是在做恶、在走邪门歪道的吗?
   
   【石三生 2014年7月23日星期三 08:07 告潍坊市政府不作为、申请行政赔偿中】
(2014/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