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三)]
石三生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龙应台的轻佻与虚伪
·谁“伪造”了龙应台的两份声明?
·谁是龙应台的后台?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序)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一)
·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二)
·龙应台为周小平已神魂颠倒
·卖艺也卖身
·蔡英文与龙应台及小粉红
·肖仲华与周小平
·中纪委也学会了吹牛?
·中纪委何时扫荡“地主帮”?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三)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五十八
   
   终于看到上次失窃后的现场,简直是满目狼藉。衣物扔的到处都是,似乎小偷在寻找什么。狗日的大概以为我还有很多钱,而且还特别喜欢藏在衣物中的吧?
   
   简单清点了一下,这次损失了电源插座、充电式台灯、手机充电器、手电筒各一个,放在抽屉中准备坐公交车用的零钱若干,撬坏门锁一个、外加旧鞋子两双。


   
   记得顾晓军先生撰文说这偷儿应该是熊猫手法。对此,我还真是懵懂的很。单就它们偷鞋子的行径看,显然是别有阴谋:一方面,可能是想栽赃陷害---偷别人的时候留下石三生我的脚印;另一方面,果然是熊猫帮,恐怕是要从我的鞋子中或是提取DNA,或是训练狗狗熟悉我的气味、以备他日好做追捕之用的吧?不然,那衣物中比鞋子更新、更值钱的衣服也有两件,它们为什么只喜欢偷破鞋呢。狗日的就不怕我老人家有脚气?
   
   果然是毛贼,为什么不偷那台去年才买的、几乎没用过的打印机呢?难道是因为看到了抽屉中向中央巡视组控诉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全的材料,才故意留下,好让我继续与昏官战斗下去吗?
   
   别说,想起第一次失窃时的情形,顾晓军先生的判断还真不无道理:那时、院子里大大小小有七八只狗,连我自己进院子都心惊胆战。贼翻墙而入就不怕被狗咬?贼是如何知道这些狗也会像临沂陈光诚他们村的狗一样,任凭陈瞎子翻越了一道又一道墙,就是不咬也不叫的呢?据说动物们也有自己的语言。若不是熊猫,又该如何让狗狗闭嘴?
   
   前后三次,作案手法雷同。恰恰是发生在石三生我被授命于中宣部的特工构陷之后。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
   
   都说盗亦有道,简直是屁话。哪有这样有道的贼,专做这雪上加霜的勾当呢?为什么党媒动辄宣传的盗贼看到屋主太穷就或是留言劝进、或是倒贴一把的行侠仗义。到我这里,就完全两码事了呢?
   
   哼哼,盗亦有道。这跟洋人杨恒均所说的“贪官也都做了很多好事”(大意,见《我为啥有点同情落马的贪官?》)不是一个道理吗?依照杨恒均的逻辑,习近平时代若想中国经济继续发展,还要感谢刘志军呢。没有刘志军,中国的高铁又怎么可能“相当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的高速公路(对美国经济起飞的作用)”呢?
   
   好好瞧瞧全世界那些没有自己的刘志军的国家,多么悲惨啊!就像杨恒均移民的那个澳大利亚,未来经济的发展,恐怕只能依赖骑着袋鼠上窜下跳了。没有刘志军,就没有高铁;没有高铁,中国的经济就没有未来。到底是洋人啊,为贪官唱赞歌也唱的这么理直气壮。可以预言:如果杨恒均为之站台的既得利益集团得了势,一定会大赦天下贪官。相比庞大的中国经济,刘志军贪污那点儿钱算什么呀!
   
   可惜啊,洋人杨恒均虽然师出辅佐了三代帝王的老师傅门下。却到底是一利障目、只顾为贪官找寻大道理,忘记了世上还有顾晓军先生的“时代指数”之说。既然都全球村时代了,怎么可能还关起门来,拿自己横竖比较呢?
   
   什么“积极政府”呀,什么“贪官也做好事”啊,难道就是像许立全一样,政府都积极地帮着骗子诈骗吗?八九十年代,中国经济的发展,真的是“积极政府”的功劳吗?我怎么知道那个时代“积极政府”所属的国企几乎不是破产就是变卖了呢?全民皆商的时代啊,连政府部门都纷纷下海大捞或大赔、损公肥私一把。这怎么能算是“积极政府”呢?
   
   【石三生 2014年7月2日星期三 05:36 梦之国】
(2014/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