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贼与官(三)]
石三生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贼与官(三)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四百五十八
   
   终于看到上次失窃后的现场,简直是满目狼藉。衣物扔的到处都是,似乎小偷在寻找什么。狗日的大概以为我还有很多钱,而且还特别喜欢藏在衣物中的吧?
   
   简单清点了一下,这次损失了电源插座、充电式台灯、手机充电器、手电筒各一个,放在抽屉中准备坐公交车用的零钱若干,撬坏门锁一个、外加旧鞋子两双。


   
   记得顾晓军先生撰文说这偷儿应该是熊猫手法。对此,我还真是懵懂的很。单就它们偷鞋子的行径看,显然是别有阴谋:一方面,可能是想栽赃陷害---偷别人的时候留下石三生我的脚印;另一方面,果然是熊猫帮,恐怕是要从我的鞋子中或是提取DNA,或是训练狗狗熟悉我的气味、以备他日好做追捕之用的吧?不然,那衣物中比鞋子更新、更值钱的衣服也有两件,它们为什么只喜欢偷破鞋呢。狗日的就不怕我老人家有脚气?
   
   果然是毛贼,为什么不偷那台去年才买的、几乎没用过的打印机呢?难道是因为看到了抽屉中向中央巡视组控诉山东省政协副主席许立全的材料,才故意留下,好让我继续与昏官战斗下去吗?
   
   别说,想起第一次失窃时的情形,顾晓军先生的判断还真不无道理:那时、院子里大大小小有七八只狗,连我自己进院子都心惊胆战。贼翻墙而入就不怕被狗咬?贼是如何知道这些狗也会像临沂陈光诚他们村的狗一样,任凭陈瞎子翻越了一道又一道墙,就是不咬也不叫的呢?据说动物们也有自己的语言。若不是熊猫,又该如何让狗狗闭嘴?
   
   前后三次,作案手法雷同。恰恰是发生在石三生我被授命于中宣部的特工构陷之后。难道这仅仅是巧合吗?
   
   都说盗亦有道,简直是屁话。哪有这样有道的贼,专做这雪上加霜的勾当呢?为什么党媒动辄宣传的盗贼看到屋主太穷就或是留言劝进、或是倒贴一把的行侠仗义。到我这里,就完全两码事了呢?
   
   哼哼,盗亦有道。这跟洋人杨恒均所说的“贪官也都做了很多好事”(大意,见《我为啥有点同情落马的贪官?》)不是一个道理吗?依照杨恒均的逻辑,习近平时代若想中国经济继续发展,还要感谢刘志军呢。没有刘志军,中国的高铁又怎么可能“相当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的高速公路(对美国经济起飞的作用)”呢?
   
   好好瞧瞧全世界那些没有自己的刘志军的国家,多么悲惨啊!就像杨恒均移民的那个澳大利亚,未来经济的发展,恐怕只能依赖骑着袋鼠上窜下跳了。没有刘志军,就没有高铁;没有高铁,中国的经济就没有未来。到底是洋人啊,为贪官唱赞歌也唱的这么理直气壮。可以预言:如果杨恒均为之站台的既得利益集团得了势,一定会大赦天下贪官。相比庞大的中国经济,刘志军贪污那点儿钱算什么呀!
   
   可惜啊,洋人杨恒均虽然师出辅佐了三代帝王的老师傅门下。却到底是一利障目、只顾为贪官找寻大道理,忘记了世上还有顾晓军先生的“时代指数”之说。既然都全球村时代了,怎么可能还关起门来,拿自己横竖比较呢?
   
   什么“积极政府”呀,什么“贪官也做好事”啊,难道就是像许立全一样,政府都积极地帮着骗子诈骗吗?八九十年代,中国经济的发展,真的是“积极政府”的功劳吗?我怎么知道那个时代“积极政府”所属的国企几乎不是破产就是变卖了呢?全民皆商的时代啊,连政府部门都纷纷下海大捞或大赔、损公肥私一把。这怎么能算是“积极政府”呢?
   
   【石三生 2014年7月2日星期三 05:36 梦之国】
(2014/07/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