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匣子说话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黑匣子主义认为,西魔马克思发起的马克思主义运动,或曰共产主义运动,其实就是一场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运动;而西魔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学说,或曰共产主义学说,其实也就是马克思们借以蛊惑煽动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如不加以遏制,亦且足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
   1848年,西魔马克思则正是为“获得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而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暴力反革命宣战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笼一手挑起了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上演了一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近一百多年来,业已直接或间接导致数亿无辜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罪恶累累罄竹难书,血债滔滔天理难容!
    那么,数十年来搅得中东地区天昏地暗的“巴以冲突”,说到底,其实也就是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这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甚至只能算是趁机插科打诨,反正归根结底是马克思惹的祸,是马克思蛊惑煽动的一种有组织仇恨犯罪即有组织邪教仇恨犯罪。但只不过实际挑起“巴以冲突”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如本·拉登、亚西尔·阿拉法特、萨达姆·侯赛因、谢赫·艾哈迈德·亚辛以及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等等大毛拉们,都不敢或不情愿公开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已。这是因为在他们看来,马克思是“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有抵触的,再加之马克思又是犹太裔,所以,尽管他们暗地里可以与苏共、毛共等马克思主义魔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打得火热相互支持,但他们顶多也只能公开承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罢了。
    此外,顺便指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纳粹主义者西魔阿道夫·希特勒所实际挑起的“雅犹冲突”,说到底,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也是马克思蛊惑煽动的一种有组织仇恨犯罪即有组织民族仇恨犯罪,也是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这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甚至只能算是趁机插科打诨。但只不过纳粹主义者西魔阿道夫·希特勒他也不情愿公开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已。这是因为在他看来,马克思虽然也是德国籍,但却是犹太裔,正是其所实际挑起的“雅犹冲突”这种有组织民族仇恨犯罪的对象,所以,尽管希特勒作为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党魁全靠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而发迹发家,并在1941年2月的一次公开演说中谈到纳粹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根本来说是相同的东西(两者皆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为敌),且他外交上暗地里可以与苏共魔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打得火热相互支持,但他顶多也只能公开承认自己是“民族社会主义者”或曰“国家社会主义者”罢了。
    还有,上世纪南非纳尔逊·曼德拉所实际挑起的“黑白冲突”,说到底,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也是马克思蛊惑煽动的一种有组织仇恨犯罪即有组织种族仇恨犯罪,也是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这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甚至只能算是趁机插科打诨。但只不过纳尔逊·曼德拉他侥幸成功了,并狠狠地捞了一把方休矣。而且,纳尔逊·曼德拉他还可以堂而皇之地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呢!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阿拉伯女性痛批伊斯蘭(由此理解巴以沖突)

   
   

   
    曹長青

   
   「我們目睹的這場在全球範圍的沖突,不是宗教的沖突,或文明的沖突。它是兩種相互對立的東西、兩個時代的沖突;它是那種屬於中世紀的心理和21世紀的思維之間的沖突;它是先進和落後的沖突;文明和原始的沖突;理性和野蠻的沖突;它是自由和壓迫的沖突;是民主和專制的沖突……」
   
   我被眼前這位阿拉伯女性利劍般的語言震驚了!在阿拉伯網站、猶太網站和許多英文網站流傳的這段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辯論節目上,這位女性舌戰伊斯蘭教士,對方簡直沒有絲毫招架之力。這是我觀賞過的最精彩的電視辯論之一,這是我見識到的最勇敢的阿拉伯女性之一!
   
   在政教合一的阿拉伯世界,不僅專制橫行,還是絕對大男人主義的世界,那些留著大鬍子的毛拉們(mullahs)統管一切。女人連駱駝的價錢還不如,沒有任何權利,連臉都不讓見天日,要嚴嚴實實蒙起來。那些動不動就上街狂熱反美、反西方的大男人們,可以合法擁有三、四個老婆,但女性卻連開車都被當作犯罪,更不要說在婚姻上有同樣的權利。
   
   至於伊斯蘭文化的弊端,更是不许女性插嘴。在那個「要用戰鬥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都變成穆斯林」的《可蘭經》主導的世界,誰也不可以對這種文化、這種宗教提出批評。在自由的丹麥,一家報紙登出關於伊斯蘭先知的漫畫,那個世界的男人們就狂熱喊叫著去攻擊人家的使館,向天空放槍,放火;當然,就別提他們用自殺炸彈,去炸猶太人的餐館、學校、老人中心,甚至正舉行婚禮的教堂。
   
   在那樣一個誰也不敢說真話、噤若寒蟬的世界,竟出現一位女性,敢公開在阿拉伯半島電視上和那些毛拉們面對面地辯論,大聲說出事實、真實、真相,痛斥伊斯蘭文化,勇敢地為猶太人、為西方文明辯護。一夜之間,她成為阿拉伯世界「良知」的象徵!
   
   她就是瓦法.蘇爾丹(Wafa Sultan),一個親眼目睹的事件改變了在敘利亞出生、成長,並曾是虔誠伊斯蘭信徒的女子。1979年,一幫恐怖份子沖進她當時就讀的大馬士革Aleppo大學,高喊著「Allah is great!」(真主是偉大的),當場槍殺了她的教授,並一氣打了一百多槍,她震驚了,意識到這不是她應該要的神和宗教,從而開始質疑曾得到的所有伊斯蘭知識。
   
   她決心逃出那種宗教主導的國家,去尋找真正的文明。1989年,她和丈夫孩子抵達洛杉磯,在那裡學習心理學,後從事心理諮詢工作。她常在網絡上撰文和那些極端伊斯蘭者辯論,后來被半島電視台發現,找去參加辯論節目,由於她信奉自由的價值,大膽地指出伊斯蘭教的弊端,再加上她說話鏗鏘有力,思路敏捷,反應機智,毫不讓步,把那些阿拉伯學者嗆得啞口無言,她被稱為「伊斯蘭神學士的最大夢魘」。
   
   尤其是她在半島電視上和埃及伊斯蘭教士的辯論,精彩異常,其片斷被「中東媒體研究所」(MemriTV.org)放到網絡上,一下引起轟動,各種語種的網站在轉載這個節目,谷歌上關於她的詞條有幾百萬,更有成千上萬的評論,甚至有人稱她是「新世界的女神」。
   
   這個節目讓人感到阿拉伯世界的希望所在。更令人確信,不管什麼族裔,什麼文化背景,不管哪裡的人群,面對怎樣嚴酷的專制,只要是人,心裡就會有對自由的呼喚,對真正文明的向往!
   
   蘇爾丹提出一個遠高於哈佛教授亨廷頓的觀念﹕「文明之間沒有沖突,只有競爭。」她認為伊斯蘭教不是文明,因為這種宗教導致人們傾向暴力和屠殺。她說《可蘭經》明白地寫著,要用武力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變成穆斯林。她對穆斯林和猶太人比較說,猶太人經過巨大苦難,流散到世界各地,但他們團結起來,不是用暴力和屠殺,而是用向世界貢獻知識,贏得世人的承認。但穆斯林在做什麼,把三個大佛像鑿毀成廢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