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黑匣子主义认为,西魔马克思发起的马克思主义运动,或曰共产主义运动,其实就是一场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地蛊惑煽动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运动;而西魔马克思发明的马克思主义学说,或曰共产主义学说,其实也就是马克思们借以蛊惑煽动野心勃勃且愚不可及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层或曰群体即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流,组织实施其昏头昏脑、昏天黑地、翻天覆地、惊天动地、伤天害理、腥风血雨的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包括阶级灭绝罪、民族灭绝罪与种族灭绝罪等)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以对整个人类实行包括思想独霸、经济独占及政治独裁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阶级全面专政,并进而妄图迫使全人类都去到那乌有之乡“共产天国”即其所谓“原始公社”时期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如不加以遏制,亦且足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
   1848年,西魔马克思则正是为“获得整个世界”以毁灭整个世界和灭绝整个人类,而以其“挟无产者以令天下”或曰“挟无产者以反人类”的暴力反革命宣战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笼一手挑起了一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上演了一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近一百多年来,业已直接或间接导致数亿无辜之人衔冤抱恨死于非命,罪恶累累罄竹难书,血债滔滔天理难容!
    那么,数十年来搅得中东地区天昏地暗的“巴以冲突”,说到底,其实也就是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这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甚至只能算是趁机插科打诨,反正归根结底是马克思惹的祸,是马克思蛊惑煽动的一种有组织仇恨犯罪即有组织邪教仇恨犯罪。但只不过实际挑起“巴以冲突”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如本·拉登、亚西尔·阿拉法特、萨达姆·侯赛因、谢赫·艾哈迈德·亚辛以及鲁霍拉·穆萨维·霍梅尼等等大毛拉们,都不敢或不情愿公开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已。这是因为在他们看来,马克思是“无神论者”,马克思主义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有抵触的,再加之马克思又是犹太裔,所以,尽管他们暗地里可以与苏共、毛共等马克思主义魔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打得火热相互支持,但他们顶多也只能公开承认自己是社会主义者罢了。
    此外,顺便指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纳粹主义者西魔阿道夫·希特勒所实际挑起的“雅犹冲突”,说到底,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也是马克思蛊惑煽动的一种有组织仇恨犯罪即有组织民族仇恨犯罪,也是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这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甚至只能算是趁机插科打诨。但只不过纳粹主义者西魔阿道夫·希特勒他也不情愿公开承认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而已。这是因为在他看来,马克思虽然也是德国籍,但却是犹太裔,正是其所实际挑起的“雅犹冲突”这种有组织民族仇恨犯罪的对象,所以,尽管希特勒作为国家社会主义德意志工人党党魁全靠马克思主义工人运动而发迹发家,并在1941年2月的一次公开演说中谈到纳粹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根本来说是相同的东西(两者皆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为敌),且他外交上暗地里可以与苏共魔党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打得火热相互支持,但他顶多也只能公开承认自己是“民族社会主义者”或曰“国家社会主义者”罢了。
    还有,上世纪南非纳尔逊·曼德拉所实际挑起的“黑白冲突”,说到底,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也是马克思蛊惑煽动的一种有组织仇恨犯罪即有组织种族仇恨犯罪,也是这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旷日持久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世界大战主义世界大战之“超限战争”(或曰“魔教圣战”),或者说,这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及世界潮流之间,即魔权与人权之间,亦即魔与人之间的经年累月的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斗争主义国际阶级斗争之“国际闹剧”(或曰“国际悲剧”)的一个小小的组成部分,甚至只能算是趁机插科打诨。但只不过纳尔逊·曼德拉他侥幸成功了,并狠狠地捞了一把方休矣。而且,纳尔逊·曼德拉他还可以堂而皇之地自诩为“马克思主义者”呢!
   
   
   个人标签: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阿拉伯女性痛批伊斯蘭(由此理解巴以沖突)

   
   

   
    曹長青

   
   「我們目睹的這場在全球範圍的沖突,不是宗教的沖突,或文明的沖突。它是兩種相互對立的東西、兩個時代的沖突;它是那種屬於中世紀的心理和21世紀的思維之間的沖突;它是先進和落後的沖突;文明和原始的沖突;理性和野蠻的沖突;它是自由和壓迫的沖突;是民主和專制的沖突……」
   
   我被眼前這位阿拉伯女性利劍般的語言震驚了!在阿拉伯網站、猶太網站和許多英文網站流傳的這段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辯論節目上,這位女性舌戰伊斯蘭教士,對方簡直沒有絲毫招架之力。這是我觀賞過的最精彩的電視辯論之一,這是我見識到的最勇敢的阿拉伯女性之一!
   
   在政教合一的阿拉伯世界,不僅專制橫行,還是絕對大男人主義的世界,那些留著大鬍子的毛拉們(mullahs)統管一切。女人連駱駝的價錢還不如,沒有任何權利,連臉都不讓見天日,要嚴嚴實實蒙起來。那些動不動就上街狂熱反美、反西方的大男人們,可以合法擁有三、四個老婆,但女性卻連開車都被當作犯罪,更不要說在婚姻上有同樣的權利。
   
   至於伊斯蘭文化的弊端,更是不许女性插嘴。在那個「要用戰鬥把世界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都變成穆斯林」的《可蘭經》主導的世界,誰也不可以對這種文化、這種宗教提出批評。在自由的丹麥,一家報紙登出關於伊斯蘭先知的漫畫,那個世界的男人們就狂熱喊叫著去攻擊人家的使館,向天空放槍,放火;當然,就別提他們用自殺炸彈,去炸猶太人的餐館、學校、老人中心,甚至正舉行婚禮的教堂。
   
   在那樣一個誰也不敢說真話、噤若寒蟬的世界,竟出現一位女性,敢公開在阿拉伯半島電視上和那些毛拉們面對面地辯論,大聲說出事實、真實、真相,痛斥伊斯蘭文化,勇敢地為猶太人、為西方文明辯護。一夜之間,她成為阿拉伯世界「良知」的象徵!
   
   她就是瓦法.蘇爾丹(Wafa Sultan),一個親眼目睹的事件改變了在敘利亞出生、成長,並曾是虔誠伊斯蘭信徒的女子。1979年,一幫恐怖份子沖進她當時就讀的大馬士革Aleppo大學,高喊著「Allah is great!」(真主是偉大的),當場槍殺了她的教授,並一氣打了一百多槍,她震驚了,意識到這不是她應該要的神和宗教,從而開始質疑曾得到的所有伊斯蘭知識。
   
   她決心逃出那種宗教主導的國家,去尋找真正的文明。1989年,她和丈夫孩子抵達洛杉磯,在那裡學習心理學,後從事心理諮詢工作。她常在網絡上撰文和那些極端伊斯蘭者辯論,后來被半島電視台發現,找去參加辯論節目,由於她信奉自由的價值,大膽地指出伊斯蘭教的弊端,再加上她說話鏗鏘有力,思路敏捷,反應機智,毫不讓步,把那些阿拉伯學者嗆得啞口無言,她被稱為「伊斯蘭神學士的最大夢魘」。
   
   尤其是她在半島電視上和埃及伊斯蘭教士的辯論,精彩異常,其片斷被「中東媒體研究所」(MemriTV.org)放到網絡上,一下引起轟動,各種語種的網站在轉載這個節目,谷歌上關於她的詞條有幾百萬,更有成千上萬的評論,甚至有人稱她是「新世界的女神」。
   
   這個節目讓人感到阿拉伯世界的希望所在。更令人確信,不管什麼族裔,什麼文化背景,不管哪裡的人群,面對怎樣嚴酷的專制,只要是人,心裡就會有對自由的呼喚,對真正文明的向往!
   
   蘇爾丹提出一個遠高於哈佛教授亨廷頓的觀念﹕「文明之間沒有沖突,只有競爭。」她認為伊斯蘭教不是文明,因為這種宗教導致人們傾向暴力和屠殺。她說《可蘭經》明白地寫著,要用武力把所有不信伊斯蘭的人,變成穆斯林。她對穆斯林和猶太人比較說,猶太人經過巨大苦難,流散到世界各地,但他們團結起來,不是用暴力和屠殺,而是用向世界貢獻知識,贏得世人的承認。但穆斯林在做什麼,把三個大佛像鑿毀成廢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