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匣子说话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黑匣子主义认为,所谓“恐怖主义”,说到底,它其实也是一种独裁专制主义,而且是极端的、垂死的独裁专制主义。恐怖主义分子就是极具恐怖性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他们出于篡夺或维持独裁专制主义政权之目的,总免不了蛊惑煽动与组织实施反人性罪、反人类罪、战争罪及群体灭绝罪等有组织仇恨犯罪,并不惜甚至专门以有组织滥杀无辜为手段,或采用突然袭击的办法杀,或有计划按比例分期分批地杀,甚至于还要上演惊天地而泣鬼神的“杀人秀”,以尽一切可能最大限度地制造恐怖气氛。也就是说,恐怖主义之所以成为恐怖主义,决定因素不外两个:一是其目的无非是为了篡夺或维持独裁专制主义政权;一是其手段则是不惜甚至专门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有组织仇恨犯罪且以滥杀无辜来最大限度地制造恐怖气氛。而且是二者缺一不可的。仅有恐怖行为不足以构成恐怖主义,或者说,并非凡有恐怖行为便是恐怖主义。个人仇恨犯罪也有可能采用恐怖方式进行的,但并非恐怖主义;面对武装到牙齿而又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为民主自由主义而战斗的组织(或个人)往往也难免采取恐怖行动予以反抗,但也并非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古已有之,只不过现代,即十九世纪中叶尤其二十世纪以来,由于民主自由主义普世价值和世界潮流滚滚向前,把某些顽固不化的独裁专制主义者逼到了墙角,走上了穷途末路,退无可退,逃无可逃,惟有负隅顽抗,拼死一搏,且不惜与全人类为敌,来个玉石俱焚,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以求一逞,因此越发突显了现代恐怖主义的恐怖性与毁灭性。西魔马克思发明的共产魔教主义,尤其东魔毛泽东的有中国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即魔权专制主义,便是一种现代恐怖主义,且其自我标榜为“红色恐怖主义”。本·拉登及哈马斯之流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也是现代恐怖主义的一种,可称之为“黑色恐怖主义”。当年阿道夫·希特勒者流的纳粹主义或曰法西斯主义,也是现代恐怖主义的一种,亦即“白色恐怖主义”。
    当今世界,恐怖主义堡垒(或曰毒瘤)尚存两个:一个在中国大陆,一个在中东地区;且一个实施毛氏共产魔教主义有组织魔教仇恨犯罪,一个实施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二者难兄难弟,各有其特点。但前者可能历史更悠久,包袱更沉重,人数也更多,危害也更大,所以也可能更顽固;而且,在相当的意义上说,前者还是后者存在的条件与诱因呢!
    此外,当前在俄罗斯,“红色恐怖主义”,即魔权专制主义,似乎还有回光返照或死灰复燃的趋势。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以色列進攻加沙應該譴責嗎?

   

   
    曹長青

    以色列地面部隊攻進(巴勒斯坦)加沙地區(Gaza,也譯加薩),和哈馬斯的軍事衝突升級。在這場衝突中,加沙死亡數字增多,於是哈馬斯,更有阿拉伯專制國家,就大喊以色列屠殺平民。有些華文媒體(更有被錯誤信息誤導的華人)也跟著喊「雙方傷亡不成比例」,由此譴責以色列是以強凌弱,不道德。
    評判這場軍事衝突的道德問題,到底以什麼為依據?從哈馬斯和以色列的各自作為,還有近代歷史的二戰,都可以作為指標。
    眾所周知,這次以色列轟炸、進攻加沙的主要原因,是哈馬斯一直向以色列境內發射火箭彈,殺害以色列平民。
    哈馬斯的行為毫無任何道理可言。因為以前巴勒斯坦人用他們的土地被以軍占領為由,攻擊以色列還有一點邏輯,但在2005年,以色列軍隊就全部從加沙撤出,把那裡的每一寸土地都給了巴勒斯坦人。這是以前的土耳其、英國、埃及、外約旦等在加沙的統治者從來沒有做過的事。巴勒斯坦人不是一直要求建國嗎?這次以色列完全撤出了,他們卻沒有去建國,也沒有去修路、建廠,抓經濟,而是把加沙變成了襲擊以色列的基地,曠日持久地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還挖了幾百條地道,鑽進以色列,進行自殺炸彈攻擊。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曾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哈馬斯威脅我們所有人」一文說:「想像一下,空襲警報只給60秒時間,你就要在哈馬斯的火箭彈落下之前,找到安全處。哈馬斯就這樣一天又一天,一個月又一個月,一年又一年地炸以色列的居民區。從這個場面,你就能想像出以色列人生活在怎樣的恐懼之中。從以色列撤出加沙三年,哈馬斯就已向以色列發射了6,000多枚火箭彈。」
    以色列駐中國大使安泰毅在接受新華網採訪時說,「以色列的3歲孩子,他們從1數到15非常流利,為什麼呢?因為他們要用15秒的時間找到一個地方來逃生,他們長到7歲還不知道其他的一些事情,只會數這個數字。」
    任何一個政府,都無法容忍自己的人民這樣受威脅,都必須採取行動。但只要以色列軍隊一反擊,哈馬斯和穆斯林就喊遍全世界,說他們是弱者,被強大的以色列欺負,他們死了多少人,傷亡不成比例等等。但這裡明顯的不同,也是劃開道德界限的關鍵:哈馬斯是用火箭彈有意殺害以色列的平民,而以色列在被迫反擊時,從沒把加沙的平民作為目標。加沙的平民傷亡,很多是因為哈馬斯用自己的人民做盾牌。哈馬斯從居民區發射火箭彈,在清真寺製造武器,把伊斯蘭大學當作彈藥庫。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說:我們使用導彈保護人民,哈馬斯卻用人民保護導彈。說得非常準確。
    例如在2009年那次以色列反擊哈馬斯時,炸到一所學校,造成40多人死亡,電視畫面展示,哈馬斯對此大做文章,把屍體用五顏六色的綢緞包起來,一排排地放在大街上展覽,然後是萬眾下跪,齊聲喊叫「滅掉以色列」。哈馬斯的頭子說,他們將在全球範圍內屠殺猶太人兒童展開報復,理由是以色列在進攻中炸死了他們的孩子。但他們絕口不提,他們是從這所學校發射的火箭彈,才導致以色列回擊到這裡。哈馬斯有意殺害以色列平民,已屬戰爭犯罪,而他們把自己的人民當盾牌,故意讓自己的平民更多死亡,更是殘忍、卑劣的雙重犯罪!
    其實,這場加沙之戰如果讓伊朗的毛拉們來打,或者當年敢用毒氣的薩達姆來打,恐怕幾天就打完了。因為他們會不問青紅皂白,亂殺一氣。在更大的邪惡面前,哈馬斯早就會蔫兒了。即使交給當年在中國實行「三光」政策的日本鬼子來打,也一定很快就把狹小的加沙地帶殺光、燒光、搶光了。今天以色列這個仗所以難打,就是出於人道主義的顧忌太多,太考慮巴勒斯坦平民的傷亡。
    以色列是民主國家,有反對黨,有自由媒體,它的政府的任何不受國際規矩的行為,都會受到自己內部的輿論制約,還有選舉(下台)的懲罰。除此之外,以色列更受自己屬於西方體係的文明價值的制約。在2009年那次進攻加沙之前,以色列軍方事先向加沙城內居民散發了阿拉伯語的傳單,撥聲訊電話,告訴他們,如果他們家或附近有彈藥武器,要離開。更早些,2006年以色列轟炸黎巴嫩的恐怖組織真主黨時(那次也是他們襲擊以色列,以色列被迫反擊),事先也是向黎巴嫩南部的居民發出警報,通過廣播、空投傳單,手機簡訊等,通知他們撤離,避免受到傷害。《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克勞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曾評論說,這些傳單和警告將使真主黨戰士有時間脫逃、重新組編。事前通知對方即將發動攻擊,讓真主黨更能精心策劃埋伏突襲。結果是,以色列步兵傷亡的比例竟是出乎意料之高。克勞翰默感嘆,以色列的「道德潔癖換回的是血腥回報」。但這就是以色列,這個屬於西方文明體係的國家,他們寧可付出這個代價,也想盡力避免當地平民傷亡。
    至於在衝突中,以色列的傷亡數字相對比較少,就被阿拉伯世界罵是暴行,被有些西方左派斥為「不成比例地回擊」,聯合國以此評斷是非,上述美國專欄作家克勞翰默憤怒地說,「這聽來讓人恍若置身喬治.奧威爾式(Orwellian)的道德世界。……聯合國官僚的道德感蕩然無存。」
    在加沙進行的是一場戰爭,在評價一場戰爭時,哪一方死亡數字的多少,並不能成為哪一方是否道德和暴力的理由。因為任何戰爭,都必須以正義戰爭和非正義戰爭來劃分,尤其不能用所謂「不成比例的反擊」作為標準。
    例如,在二戰時,德國並沒有侵入英國,只是轟炸,但英國人後來的反擊,以 「不成比例」的空襲回炸了德國,數不清的德國人喪生,其中包括大量婦女兒童。德國東部的主要城市德累斯頓,當年就被英國轟炸到幾乎成平地,主要建築都被摧毀,包括14,000棟民宅、72所學校、22家醫院、19座教堂、5個影劇院、50家銀行和保險公司、31家百貨公司、31家大型賓館、62座行政大樓。轟炸中25,000人喪生。但德國人最後明白了這場戰爭的是非,幾年前在德國舉行的德累斯頓大轟炸60周年紀念會上,德國社會民主黨議員科爾內留斯.魏瑟說:「我們不能忘記德累斯頓大轟炸後的地獄般景像,但是更不能忘記它為什麼遭到轟炸。」
    同樣在二戰中,日本偷襲了珍珠港之後,美國被迫反擊,最後對日本主要城市的回炸,更是「不成比例」。僅1945年3月9日對東京的大轟炸,美軍就投下1,858噸燃燒彈,摧毀了東京63%的商業區和20%的工業區,有83,000人喪生,10萬人燒傷。更不要說後來對廣島、長崎扔了原子彈,超過12萬人瞬間死亡。日本政府在隨後的視察中看到很多學校教室裡規規矩矩坐在桌前上課的孩子,瞬間變成了灰,而那些灰都還整齊地排在桌前。面對如此地獄般的景像,日本才立刻宣布投降。否則,每一天,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地區,都有更多的平民傷亡,美軍則要付出更慘烈的代價。
    雖然對於美國最後扔原子彈的舉動今天仍有非議,但在2006年1月19日,法國總統薩科齊就公開宣稱,如果法國遭到恐怖襲擊,他會考慮使用核子武器,進行回擊。
    在二戰中,德國死亡的人數是美國的20倍。日本有幾百萬軍人和平民喪生,而美國在整個二戰中陣亡的軍人是40萬,平民傷亡很少。難道今天人們要用美國死傷人數比較少,英美盟軍「不成比例地反擊」,造成軸心國大規模死亡,就認為德國納粹和日本帝國是道德的嗎?是值得同情的嗎?意大利記者法拉奇曾寫道,在二戰中,由於英美盟軍的轟炸,意大利人像螞蟻一樣死亡。但是,她高度讚揚盟軍的轟炸,認為那是解放意大利。難道不是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