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周永康被查 500多调查线索爆中共活摘罪恶 ]
九剑博客
·【历史今日】六四中共屠杀学生事件26周年
·法轮功学员诉江被迫害 追查国际追查责任人
·遭迫害九死一生 安庆市曹雄斌控告江泽民
·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 20图慎入
·【禁闻】诉江大潮起 大陆律师:令人鼓舞
·落马百“虎” 近半在迫害法轮功恶人榜上
·九天剑:绞灭江蛙倒计时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8)
·海外律师:江泽民犯国际公罪 全世界人都应控告
·震撼美国电视圈 《活摘》拿下皮博迪奖
·庆安公安局政委虐待律师恶行被曝光
·马克思成魔和遭天谴的内幕
·乔高:江泽民应该第一个被审判
·“六四”坦克碾人真相 极度恐怖20图 慎入
·发动迫害法轮功 海内外齐告江泽民
·诉江潮起 加国祖孙三代告江泽民
·鲍彤声援诉江大潮 :江泽民犯下反人类罪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19)
·揭秘中共神秘的迫害机构:〝610〞办公室
·胡锦涛清华同学遗孀控告江泽民
·王兰:起诉江泽民是中国人道德回升的起点
·【今日点击】周永康被判无期徒刑(下)
·为法轮功辩护 一位大陆女律师的心路(上)
·逃美医生:精神病院沦为中共迫害人权工具
·【今日点击】周永康活摘器官罪行应公告天下
·优秀警官在兰州监狱遭殴打、辱骂、体罚
·【今日点击】周永康和习王有何政治交换被隐匿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春旺罪状公告
·央视伪造毕节4童遗书笔迹被揭露
·大陆诉江潮起 匡复正义良知 意义深远
·青岛书法家刘锡铜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近四千名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中国大陆近四千人诉江 控告书字字泣血
·大陆女律师声援诉江潮:律师介入影响更大
·“公审江泽民”标语在大陆大量涌现
·前美国智库研究员声援告江 “一个大审判序幕开始”
·调查活摘器官 中共高官自曝证言
·张德江电话录音曝光 不否认江泽民下令活摘
·控告江泽民浪潮起 中共政法系统官员留后路
·高智晟:周永康应该被判“反人类罪”
·【今日点击】香港政改投票 大批亲共建制议员突离场 谁能说清?
·大比数否决假普选 港人向中共说不
·【禁闻】告江浪潮涌 中共政法官员寻〝后路〞
·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强卫、郭金龙外访 追查国际发通告追查
·大陆近万人控告江泽民 民众按红手印支持
·陈思敏:乔石与江泽民、周永康的不同结局
·大陆邮局副局长:欢迎都来邮寄控告江泽民状
·山东法院揭面具 当庭毒打辩护律师
·【禁闻】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增5000余人
·前外交官陈用林声援诉江潮 揭中共海外迫害内幕
·黑龙江一县142人控告江泽民
·河北三河正义律师为法轮功辩护 警察被震撼
·高蓉蓉在国际关注下遭虐杀 亲人控告江泽民
·追查国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江泽民下令的全国性大屠杀
·【禁闻】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波及上亿家庭
·起诉江泽民 让人间行正义
·绝无仅有 万人控告江泽民 律师们:应予立案
·万人告江 残忍的精神药物酷刑被聚焦
·诉江大潮高涨之际 人大审议宪法宣誓制度
·【禁闻】女儿失踪13载 老教授挂横幅促审江
·原山东监狱警察王风强控告首恶江泽民
·深度揭密不为人知的薄周徐令政变的动机和目的
·震撼!张高丽证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达几百万
·反酷刑日 曝中共百种酷刑 性虐丧心病狂
·美国会发起343号决议案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
·丁律开:活摘杀戮或超200万人 必须公审江泽民
·著名律师滕彪:江泽民已被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势不可挡 18国逾2.2万人控告中共前总书记
·告江大潮逾2万人 李天笑:追随迫害者勿做陪葬品
·鲍彤吁中南海回应美国会制止活摘器官决议案
·【禁闻】告江人数飙破两万 章天亮:前所未有
·七一〝退党日〞 十年大潮 国际声援
·【禁闻】法轮功家属谈诉江潮:应该控告
·汪志远:中共活摘器官推算超200万人
·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天津富豪刑事控告江泽民 谈心路历程
·李放:江泽民天良丧尽 再曝光瞒天丑闻
·中共司法系统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曹长青:打开中共杀人档案
·【禁闻】七一全球退党日 人心巨变势难挡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上)
·原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员工 控告江泽民
·“北京3?19政变”完整版
·纽约法轮功学员告江 呼吁声援人性尊严
·万人诉江 为何江泽民成被控告元凶?(下)
·逾4万人大陆控告江泽民 一周新增2万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诉江一周速增2万 大陆各界声援吁清算江泽民
·【禁闻】逾四万人控告江泽民 一周增两万
·河南淮阳县法轮功学员王宪淮二审后回家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一)解体中共是历史的必然
·高级法官王占所和家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李天笑:全民诉江是天灭中共的新阶段
·4万人控告江泽民创历史记录 江军师施计阴谋曝光
·【禁闻】人权律师遭暴力 司法弊端如何除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二)解体共产党是世界潮流
·中国巨大的历史变革(三):权贵资产阶级走入末途
·【今日点击】股灾真正元凶就是党中央
·被4万人控诉 江泽民大罪面临清算
·七七事变78周年 中共封杀“共军歼敌仅80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周永康被查 500多调查线索爆中共活摘罪恶

【大纪元2014年07月29日讯】7月29日,中共中央突然宣布对周永康进行立案审查。然而周永康的两大死罪之一的活体摘取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至今仍被掩盖。2006年成立的“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迄今已收集到500多条海内外知情民众提供的调查线索和举报,并依据有关线索通过调查获取部份迫害罪证。这些信息从不同角度和层面,拼合、勾勒出一幅以江泽民、周永康为首的中共血债帮活体摘取并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恐怖图景。
   
   

周永康长期主管政法委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

2007年,江泽民在中共十七大时硬把周永康塞进中共政治局成为常委,接任罗干的政法委书记一职,一度全盘掌控中共公安、国安、法院、检察、武警等政法系统。

中共政法委员会于1980年正式设立,主管党内的情报、治安、警卫、劳教、司法、检察等系统。

政法委统管了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司法局等所有“法权”部门,同时武装权力也在扩大。在周永康的政法委主导下的公、检、法、司系统“无法无天”,还勾结黑社会,搜刮民脂民膏,迫害民众。

1999年,江泽民为镇压法轮功成立了临时权力中心610办公室,其与政法委合署后,超越法律行事的权力越来越大。在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迫害政策下,对于法轮功学员的诉讼案“不接待、不受理、不解释”等政策下,政法委下的“610”办公室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警察们有恃无恐,甚至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

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06年3月9日,中国辽宁省沈阳市的苏家屯报出了惊天黑幕。曾经是新闻记者的知情人皮特(化名)先生向海外媒体透露苏家屯地区有一个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内脏器官在人还活着的情况下被割除,贩卖,然后他们的活体被焚烧掉。

一个星期后,另一位女证人——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前工作人员安妮(化名),作证该医院曾关押约6千法轮功学员,这些人中已有四分之三被活体摘取器官。安妮的前夫就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主刀大夫。

之后,第三位证人----中共知情老军医的指证,不但肯定了活体器官集中营的存在,而且指证这样的集中营在全国多达36处。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下简称“追查国际”)的调查员和一些媒体记者以患者的身份给国内一些相关医院打电话,电话录音表明至少在河南、山东、上海、广州、北京、天津、辽宁、湖北,都有医院工作人员或直接参与移植的医生向调查员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

2006年7月6日,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及加拿大前国会外交和人权委员会会长、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发表了第一份《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结论是从2000年开始,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一直发生,而且遍及全中国。

麦塔斯当时说:“指控的内容和我们的发现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还没见过的邪恶。”

乔高说,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法轮功学员的重要器官,包括肾脏、肝脏、眼角膜和心脏,被盗取并高价出售,卖给需要移植器官的外国人。

江泽民曾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等灭绝政策,导致十多年来众多法轮功学员广泛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中共利用宣传煽动仇恨,抹黑法轮功,使那些被当局谎言洗脑的医生敢于肆意屠杀而不觉愧疚。


活体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流程图(大纪元资料库)

知情人提供的调查线索(部份)

一个肾移植者证实所摘器官是法轮功学员的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在北京周边某市有一位肾移植者,与一法轮功学员的丈夫是好朋友。当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曝光后,这位法轮功学员问他:“你知不知道所摘器官是谁的?”他说:“知道,是法轮功学员的,是一个23岁小伙子的。”这位法轮功学员听后非常震惊,于是又详细的问了一些情况。

那是在2004年,这位40多岁的男士得了肾衰竭,在当地医院做透析。一天,他遇到一个做过肾移植手术的朋友刘某某。这位朋友当时就介绍这位男士去北京三院(北医三院)做肾移植手术。据说,这位刘某还介绍过其他人。

这位男士去了北医三院。他说:这个医院的大屏幕上展现的是该医院成功移植器官多少多少例,肝多少例,肾多少例,心脏多少例 (这些具体数字该人记不清了) 。中共活摘器官的事被揭露出来后,该院大屏幕上这些内容就没有了,被删除了。

这位男士说:当时在医院住院准备做移植手术的有几十人,都是等着做不同的器官移植的。他住院大约一星期左右,就和另一个换肾的人同时被医院拉到了山东日照某医院换肾。当时医院告诉说肾源是“死刑犯”的。但是后来都知道是法轮功学员的了。

做完后没几天,患者身体还没恢复好,就被撵出院了。因为医院又来了一批准备做移植手术的患者。这个医院当时就是这样一批接一批的做。(明慧网2013年7月27日)

调查线索:北京佑安医院医生护士参与在全国各地摘取器官

据一位家属透露,其家人是北京佑安医院护士。在2003年至2006年间,其家人与单位的另一位护士和一名大夫,在全国各地忙着摘取“死刑犯”的器官,每月每周都有任务,全国各地飞。被摘取器官的所谓的“死刑犯”岁数在30至40岁左右,没有病历档案,更没有姓名,对她们护士只统一口径是“死刑犯”,属国家机密,不让外传。那段时间他们每人都挣了很多钱。有一次摘完器官,主刀大夫私自摘取了一对眼角膜占为己有,私下赚了很多钱。二零零六年以后这种摘取器官少了很多,现在,北京佑安医院这些医生护士就不那么忙了。(明慧网2013年7月27日)

调查线索:山东省立二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我有一亲戚在两年前得了肾脏病,经多家医院医治不得好转。后经多家医院确定必须得换肾脏,由于她的血型特殊,当地多家医院不能解决,后经关系住进山东省省立二院,很快得以解决,花费30万人民币。

当时这件事,我只是听说,因为我们不在一地,相隔很远,没有机会和肾病患者接触。

2012年9月份,因事接触到我这个肾病患者亲戚,当我们见面后,我刚说换肾的事,她就说:“我知道你问的目的。”因为她知道我炼法轮功,她说:“换肾的事,特别它的来源,我的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都是你们炼法轮功的器官,不光我,和我住一起的,换什么器官的都有,都是现成的,从医生和护士谈话听到的。”

我听后泪流满面。我和她说:“如果将来有关部门来调查,你是否站出来作证?”她脸色突变,非常害怕地说:“在中国这个对法轮功严酷迫害的形势下,我哪敢说实话,我连我的家人都不敢说,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明慧网2012年10月31日)

调查线索:在成都空军医院发生的一幕可能是活摘器官的一例

2006年初,海外媒体希望之声记者以患者身份打电话到位于成都九眼桥的成都空军医院(即425医院),该医院医生直言他们使用法轮功学员的肾脏。

据悉,成都空军医院内有一个专门的“肾友之家”,几年之内,从事了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而移植手术的供体来源一直是当局掩盖的一个问题。

以下是当时住在成都空军医院里面的一位目击者口述的其亲眼见证的一幕:

那时候,我经常见到警车到成都空军医院(即四二五医院),而且一停就是一天,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也没多想。

二零零六年四月底、五月初的一天上午十点左右,我在该医院内靠近一个类似伽玛刀(或者叫“弧形刀”)的科室外的石凳上休息。这时来了一辆警车。先下来两个警察,打开车的中门,从里面下来俩位女士,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俩人搁在腹部的手上都搭了一件衣服将手盖住。

下车后,其中一个女的带着怀疑的眼神向四周打量,她们很快就被带到“伽玛刀”室(或者叫“弧形刀”室),然后就一直没见她们出来。我觉得很奇怪,就一直留意着,但一直没见那两名女士出来,那辆警车也一直停在那里不走。

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来了一辆殡仪馆的车,才见到那两名警察上了警车开走了。但上车的只有两名警察,却不见当时从车上下来的两名女士。

当时我觉得挺蹊跷,接着,就看到从住院部连续抬出俩具尸体,尸体上盖着白布单,但是却连一个家属都没有(如果是住院的病人死亡,不可能没有亲人在身边。而且死亡的是俩个人)。就这样,俩具遗体被抬上殡仪馆的车,直接就被拉走了。而该医院的“肾友之家”的位置与住院部的后门相距不到十米,手术室就在“住院部”里面。

整个事件非常蹊跷,按照常理很多地方无法解释。但如果结合在国际上被披露并经证实的成都空军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一切疑点都能得到解释并能完全吻合上:

那俩位女士就是被非法关押在某秘密集中营中的法轮功学员,其血型等各种参数早已做过检验并被记录。当血型等各种参数与她们吻合的人到空军医院做器官移植时,于是被警察骗到该医院。她们手上搭着的衣服可能就是为了遮住其手上的手铐。被带到伽玛刀室(弧形刀室)后被从某秘密通道带到手术室或某地方,那里早已安排好两台手术,当然这一切是俩位女士事先完全不知情的。她们的器官被活体摘取。这时,俩个被虐杀的生命的遗体已再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早已联系好的来拉尸体的殡仪馆的车来了,两名开车来的警察任务也完成了,于是上车走了。俩具遗体也就被拉上殡仪馆的车,被拉走。当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她们的亲人在身边。

另据知情人介绍,有曾在成都空军医院做临工的人非常惊恐的跟人谈起:“他们(成都空军医院)太坏了,(该医院)里面在杀人哪!” (明慧网2012年5月18日)

调查线索:新疆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活摘器官

我是大陆法轮功学员,在新疆兰州军区乌鲁木齐总医院泌尿外科的过道里,亲耳听到那些医生、护士们说的他们取肾脏的一段话。

一天,在病房过道里,一个护士问另一个护士是怎么取脏器的,另一个护士说:我们快速的给那些“死刑犯”静脉推注多少多少毫升氯化钾(具体多少毫升我记不得了),我们这边一推完,医生就开始取。说着还在形容那些“死刑犯”的表情,具体原话我不记得。但当时的意思是说表情非常痛苦,形容喊得鬼哭狼嚎的。

这件事说明:

1、那些他们所谓的“死刑犯”没有完全死,就被摘了器官。
2、在他们说的时候,护士长还说:空军医院要比我们取的还要多。那说明取脏器的前前后后多家医院同时都在取。大家知道,现在的医学脏器的移植的匹配,正常的来源渠道是非常困难的,有的需要几年甚至更久的等待。那么,那么多家医院为什么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取回较多的脏器?说明脏器来源不明。

请有条件的人士查证此事,是否是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活摘器官。(明慧网2012年9月15日)

调查线索:演员傅彪两次肝移植均在一个月内完成

《大家健康报》报导,影星傅彪2004年8月29日被确诊为肝癌,“必须立即实施肝移植”,2004年9月3日,五天时间内,北京武警总医院就给傅彪做了肝移植手术,主刀沈中阳。

2005年4月,傅彪肝癌再次复发,结果2005年“五一黄金周”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又实施了一次肝移植手术。据介绍,傅彪两次肝移植手术花费高达一百万元之多。3个月之后,傅彪于2005年8月30日在北京武警总院死亡。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为傅彪找到肝配型的时间不详,但在一个月之内;而北京武警总医院在五天之内就完成了肝移植。可见,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和北京武警总医院都有庞大的活体肝供体库。

调查线索:河北承德罗勤田十天内两次肝移植

河北承德农业银行司机罗勤田,2006年元月突然有病,到本地医院检查,有两种选择:(1)病危,准备后事(2)去天津做肝移植。罗勤田选择了后者。

罗勤田到天津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刚住院三天,就有供体,立即给罗做了肝移植手术。几天后,确定手术失败。 这时有医生向家属透露:又来一个配型的肝。让患者女儿找院长沈中阳申请。就这样,没超过十天,给罗做了第二次肝移植手术。几天后,确定手术又失败。

无奈罗勤田只能返回家乡。2006年正月初二,罗勤田在本地医院去世,年56岁。罗勤田从发现病检查病,到外地连做两次肝移植,到死,没超过二十天。而天津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仅用不到十天就拿到两个肝配体。其肝源的来源非常值得怀疑。(明慧网2013年4月12日)

调查线索:广州中山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一周内找到肝源作移植

我一个朋友是外企的一名高管,在2010年的正月初八即2月10日确诊为肝癌晚期,2月15日左右,仅仅不到一周的时间,医院(广州中山医大第一附属医院)就通知他找到肝源可以做换肝手术了。据他本人说,当时和他一起做器官移植的有七、八个人,其中有四个是换肝,其他几个人是做肾移植的,医生告诉他们说是一批犯人捐献的器官。

一位曾经在湖北沙市市医院工作过的护士说,在2005年前后他们医院经常是八个手术室,有七个手术室同时做器官移植手术,人们都在怀疑器官的来源。因为大陆消息的封锁,很少人把这些器官与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联系在一起。

调查线索:青岛医学院附属医院三日内完成肝移植手术

青岛市民赵守贤,41岁,原为中国海洋大学船舶中心工作人员,负责船舶机务管理。2008年6月3日突发肝病昏迷,6月6日就在青岛医学院附属医院做了肝移植手术,术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2008年11月13日死亡。期间共花费六七十万元。

据知情人透露,赵守贤做手术移植的是“死刑犯”的器官,是个28岁的小伙子,当日“处决”了三个人,何方人氏保密。不知是否是做了三个器官移植手术?

另据知情人讲,在青岛市火化场可能存在一个秘密集中营,青岛市邪党政府有专人到外地抓法轮功学员,回来就关在火化场。青岛市火化场与青岛市大山看守所相距很近。(明慧网2008年12月24日)

调查线索:济南中心医院眼科负责人坦白“眼角膜没有一例是捐献的”

2007年4月5日清明节这天的《齐鲁晚报》A10版报导,在济南打工的昌邑龙池青年突发重病,临死前欲捐献眼角膜。记者与省市各大医疗机构及医院联系,没有找到接收单位。济南市中心医院眼科中心一名负责人介绍:该院眼科临床用的眼角膜来自社会捐献的至今尚无一例。他本人也不知道哪个地方可以捐献。

那么,济南市中心医院临床使用的眼角膜从哪里来的呢?山东省市各大医疗机构尚不知哪里可以接受移植器官捐献,那么山东省那么多例器官移植手术的供体又是从何而来?(明慧网2008年4月6日)

调查线索:吉林监狱、劳教所多年来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频频抽血

以下是当事法轮功学员叙述在吉林地区一些监狱、劳教所频频发生的、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抽血事件。

1、铁北监狱 2004年8、9月份,在铁北监狱的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全部都被抽了一次血。

2、公主岭监狱 2005年3月30号,长春铁北监狱的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转监,其中12名同修被转到公主岭监狱,一进监狱都被抽了一次血;大约过了一个月后,公主岭监狱的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又被抽了一次血,那里的所有普通刑事犯人都没有被抽血。

3、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据曾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口述,在2000、2001、2002 年,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将所有法轮功学员带到劳教所医院进行抽血采样,没有给其他犯人抽血,检查的项目只有一项:抽血采样。当时不懂是怎么回事。

后来,随着不断的有法轮功学员被所谓的邪恶“转化”,劳教所就不带那么多人去抽血了,而是不定期的带“不决裂”的大法弟子去抽血。现在才知道是为了活体摘取器官,真是太恶毒了。

调查线索:中共司法部黑龙江省公安厅预谋建“病犯焚尸炉”

2007年6月28日获悉,中共恶党司法部黑龙江省公安厅预谋在哈尔滨市道外区民主乡松滨监狱要建一个所谓的“病犯焚尸炉”,该工程对外严格保密。

目前设计图纸已完成。该建筑物长13.5米、宽10.5米,地下部份设有水处理池,要求2.25米深,并设有解剖室、太平间、焚尸炉、水处理室、办公室。该工程设计单位:哈尔滨市设计院,施工单位不详。

这件事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被曝光的沈阳市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这件事。(明慧网2007年7月30日)

调查线索:黑社会一样的肝源交易

前几天,我接触了一位熟人,谈到共产党在沈阳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牟取黑利一事。他给我讲了他亲戚的一件事。他的这位亲戚在2000年身患肝癌,需要换肝,经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医院联系肝源,让他亲戚的家属去沈阳取肝器官,价钱七万元。当时交货地点不是在医院或职能部门,而是在机场,带肝器官的人戴着墨镜和口罩,需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肝脏器官装在一个盒子里。

当时他们感到有些蹊跷和不解,总觉的像黑社会交易一样。西安医院的大夫给他们讲肝脏质量绝对没问题等等,这位熟人一直不得其解。

现在,经我给他讲共产党在全国就有三十六处这样的集中营,干着活体摘取大法弟子人身器官的罪恶勾当,而且从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很快成为世界人体器官最大来源地、移植中心,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五的人体器官来源于中国时,这位熟人才真正明白了当时为什么显的那么神神秘秘,才知道原来共产邪党这么凶残。

调查线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器官移植科对器官来源避而不答

近日我的一位亲戚,才三十多岁,由于患了尿毒症,每周需要进行两次透析,大量的花销已经使家里非常清贫。

一日,到我家中来,说要做肾移植,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配型(血液检测)。我听到后心情非常沉重,我跟他讲了目前肾源的来历,并希望他不要做移植。但他非常执著自己的生命能多活几年,对我的话不是很在意。他说,现在没有(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了,都是死刑犯的。执意要去做配型。

第二天,我与他一起来到了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的器官移植科位于住院部地下一层,听那里的护士讲器官移植科是从别的楼搬过来的,以前不在地下。由于是在地下显得有些阴暗,走廊里始终有保安巡视。那天做配型的病人有五、六人,而且有三位是从外地赶来的。护士讲现在肾源比较紧张,但他们医院比其他医院要好一些,而且他们有很丰富的移植经验和很“优秀”的大夫,并说他们的肾源都是18-45岁之间的健康的肾。当我追问其肾的捐赠者都是什么人时她闪烁其词,避而不答,并显得有些紧张。护士还讲他们换一个肾的平均费用为7万元左右,等待时间平均为半年。

事后经打探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包括外省的都到这里来做移植手术,是因为他们移植科的主任傅耀文(主刀医生)的妻子是长春某检察院的检察长,所以他能弄到器官,并且他本人每年就能做200多例肾移植手术。如果病人给其1万或几万红包,等待时间可缩短到1至4个月不等。(明慧网2007年2月7日)

调查线索:一大面积烧伤工人4天内被植一张“人皮”

2006年5月,鸡西市一中型企业铸造车间技术工人邓某因“串炉”事故,大量铁水溅到身上,将衣裤燃烧,造成90%以上大面积烧伤,一周后到哈尔滨第五(烧伤)医院治疗。

该院为其在北京购得一张人皮,价值5万元。中间仅隔三天,第四天就为患者做了植皮手术。这张人皮据说是在负200度低温下速冻的,植皮时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解冻。

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我们对这张人皮的来源是有疑义的,请联合国赴中国大陆真相调查团将此案例记录在册,作为一个线索,调查这张人皮的来源,是何人所献的,是不是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盗售的。(明慧网2006年7月14日)

调查线索:江苏镇江有军车送整车肢体不全尸体到殡仪馆直接火化

最近,我向我的一位亲戚揭露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出售,毫无人性的用来非法牟取暴利的事实,他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痛恨不已,并告诉我,他听别人亲口说的一件事。

大约在2003年间,我的这位亲戚在江苏镇江市打工。一次与几位朋友吃饭,其中有一位是江苏省镇江市殡仪馆工作的焚尸工,告诉在场的朋友一件事。他说现在的社会太黑了,经常有军车送来整车的肢体不全的尸体火化。军车上每次都有几个军人押送,这些尸体直接送火化间火化,不登记,不让外人知道,只有殡仪馆的负责人和当班的火化工知道,但向知情的火化工宣布所谓“纪律”:不许对外说。

这是这位焚尸工自己亲身经历的,他嘱咐在场的朋友不能把这个事向外讲。

因我们不在镇江,具体详情不能细知,只能提供这一点线索。(明慧网2006年9月11日)

调查线索:光天化日之下摘取受刑人的器官后焚尸

文/一个知情者

看了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消息后,想起了几天前我的朋友亲眼目睹的一件事。几天前,我的朋友为他人送葬时,在辽宁省铁岭市火化厂看到了这一幕:

他们在烧纸祭奠死去的人的时候,突然传来一声枪响,随着枪声望去,在火化厂的东墙外,有一个人应声倒地。他问是怎么回事?火化厂工作人员说是法院在崩人呢。他们还看到墙外有一辆警车,从车上跳下两个医生模样的人,把车的后背门打开,将枪毙的人(不知还有没有气)从车的后背门扔到车里,两个人跳上车,拿出刀、剪等工具,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人开了膛,取出脏器,动作是那么的娴熟。然后,把尸体装入一个塑料袋里送到炼人炉。他们动手前可能怕有味,车上一个人把车窗子打开了,因为距离他们不太远,所以看的非常清楚。当时没看到有家属来收尸。

他问火化厂的工作人员,怎么这么恐怖?此人不以为然的说:“这太正常了。”可见这已不是第一次了。受刑人待查。(明慧网2006年5月17日)

调查线索:上海长征医院工作人员直白“这些器官的来路不明”

据上海长征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内部的医护人员说,2006年7月前一段时间该医院几乎每天都有肾移植手术在做,常常要做到深夜。

经进一步了解:该院现在每天至少要做1-2台肝、肾移植手术。当被问及为什么手术会这么频繁以及这些手术供体的来源时,这位内部医护人员说:“因为听说国家出了一个《器官移植法》开始实施的日期是06年7月1日,所以要赶在这个日期之前多做一些手术。(因为)这些器官的来路不明。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是装在冷藏箱里,从别的地方拿来的。7月1日以后这样的手术可能会少一些。” (明慧网2007年1月13日)

调查线索:301医院肾移植患者提供肾源来自延边

从一个在301医院进行肾移植者的口中得知,她于2004年6月在301医院肾移植科,由肖序仁(大概是主任)主刀进行了肾移植。肾源来自延边,是晚间运来的一箱肾,写着年龄性别,都是20多岁的男性。该医院与提供肾源的一方有合同,大概是定期提供肾源的合同。

她那一批换肾者有九人,是在夜里或晚上换的。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换肾?很多换肾者的情况都不好,她的情况还好。他们那批换肾者有一人没换成功。换肾者是全国各地的人都有。该人换肾花了不到5万元。(明慧网2007年3月31日)

调查线索:饮马河劳教所曾转移数批大法学员到“青龙山”

一名曾被关押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回忆说:从2004年春天开始 ,大约有五到六批(每批10多人)30岁左右不转化的大法弟子,被转移到一个叫“青龙山”的地方。据狱警讲,“青龙山”归中央直接管,凡是两次或三次被抓捕坚决不转化的年轻的男大法弟子,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折磨一个月左右全部份批转移到“青龙山”,对外宣称是批捕,转移时不许带衣物,之后就音信全无。至今仍没有任何消息。

这些大法弟子的衣物至今仍保存在同修那里。只知道其中有长春、图们、舒兰等地的大法弟子。希望知情者能提供被转移走的大法弟子姓名并追踪下落。

据了解,在吉林省松源前郭县王府镇有一个青龙山村,离干安县很近。(明慧网2006年4月27日)

调查线索:辽宁境内隐蔽的“军事”山洞可能是秘密集中营

文/东北人

我是沈阳军区一名退伍老兵,看了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法西斯暴行,非常震惊。沈阳老军医揭露的36个秘密集中营除苏家屯外,其它仍在迷中。我提供一些线索,或许对调查秘密集中营所在地有所帮助。

毛泽东曾发出“最高指示”:“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军队当然成了落实这些指示的急先锋。从1966年4月开始,野战军几乎倾巢而出,进入深山打洞。68年底完工。

我所在的军团负责辽宁省的建昌县、建平县、凌源县、绥中县、赤峰市(当时划归辽宁)、内蒙古的翁牛特旗的林西、锡林浩特市的南山。以上这些地区的深山,只要符合开山条件基本上都掏空了。

步兵团负责掏山洞,工程兵负责被覆(内装修),通讯兵埋高压电缆和通讯明线架设(当时是明线)。最后工序是哪个兵种完成的,以及竣工时什么样我不清楚。

1969年战友聚会时,一位战友无意中透露:“那些山洞的洞口非常隐蔽,几十吨重的钢筋水泥结构的自动门,外加隐形装修,和荒山没有什么两样,不走近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是洞口。”

当时一位副军长给我们讲话谈到:“里面计划配备最先进的军事装备,配套的医疗设施,及可供10年的军需生活用品,最小的山洞可容纳一个团。……”

我们这些老退伍军人为保守军事机密,这些事情从未和任何人透露半个字。如今中共邪党灭绝人性,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利用一切所能利用的手段迫害人民,军队想当然的成了它们得心应手的迫害工具。现在我把这个秘密军事基地曝光出来,希望早日查到那些邪恶的秘密集中营,解救那些危在旦夕的好人。(明慧网2006年5月19日)

(责任编辑:简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