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藏人主张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甘肃本周第四名藏人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上周出现高峰
·联合国促中国当局尊重藏人权利
·同一天5名藏人焚身抗议
·《送别》祭雪域英灵
·新西兰举办藏汉文化交流会
·我对当代藏史研究的若干心得与思考
·谈论十八大期间的藏人自焚
·大而空的高层“涉藏”会议
·中共十八大前后对藏政策会有变化吗?
·《铁鸟》被触动了北京的神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视频) 獨立評論第697期 真普选可加强香港特首的合法性
   
   视频地址:http://youtu.be/pZKkgn5DXfo
   
   文稿地址: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489404

   
   
   
   ===============================================
   
   
   
   伍凡評論第400期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2014-06-27
   
   
   
   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00期,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這個題目是最近一兩個月提出來的,人們會問,打這場戰爭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有這樣一個戰爭出來?中國真的受到了恐怖主義全面的襲擊了嗎?還是另有目的?
   
   
   
   現今中共對中國民眾打壓的強度、烈度和廣度遠超過了江胡時代
   
   
   
   那我們現在看看現狀。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中國大陸不斷出現中共當局打壓維權人士、異議人士、網絡大V、知識份子、NGO組織(非政府組織)、維族、藏族民眾、法輪功修煉者、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徒,統統受到打壓,大肆摧毀教堂,封鎖網絡、媒體,等等,如此大規模的打壓實在很罕見,打壓的強度、烈度和廣度都遠遠超過了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
   
   
   
   現在中共當局提出了「全國、全民反恐」,中國大陸進入了「反恐、防暴」的最高級別,下令武裝警察荷槍實彈,隨時開槍鎮壓示威抗議的民眾,「中共面臨了建政以來最嚴重的恐怖主義威脅」,這是中共媒體這麼講的。事實上中國偏遠的省巿像新疆、昆明陸續發生了一些恐怖活動,是不是恐怖主義活動,還是個問號。 
   
   
   
   所以,中共就抓住這個時機提出來「全國反恐」,並且它的指導思想也提出「總體國家安全觀」,從政治、經濟、外交、文化各個方面統統提出來,有10個國家安全觀。另外在組織方面,像原來「國家反恐工作協調小組」升級為「國家反恐怖工作領導小組」,地方政府也把這個小組升級為領導小組。並且中國的媒體報導,在一年之內要出一部新的「反恐怖主義戰爭法」。這是一個總的概括、一個現狀。
   
   
   
   中共以维族恐怖爆炸为由展开全國全民反恐戰爭
   
   
   
    我們具體來看,第一個,民族問題。現在民族問題集中在新疆。從去
   
   年10月28號,有幾位維吾爾族人士開了一輛吉普車,撞了天安門事件以來,一直到了今年的4月30號烏魯木齊火車站爆炸。這一連串的爆炸事件,中共就做為一個切入點,要推行到全國的全民反恐。
   
   
   
   那麼人們要問,新疆維族只有1000多萬人,遠離中國的西北邊,它並沒有讓1000多萬維族人都跑到中國所有的省市來進行恐怖主義,沒有啊?並且它交通有管制、網絡有管制,這些人很少有機會跑到漢民族裡來進行恐怖主義活動。現在把這個旗幟打出來,要全面反恐,來由就是因為新疆維族的所謂恐怖主義活動造成的。
   
   
   
   前幾天,新疆伊犁,靠近邊境的伊犁市舉行了公判、公捕、公拘大會,55名罪犯被判刑,13個人被處以死刑。這就使我回想到了毛澤東時代,毛澤東時代文化大革命就是公判,動不動就是千人、萬人、十萬人的公判,像我這個年紀的人在大陸都經歷過。
   
   
   
   同時,新疆一位很有名的中央民族大學副教授、「維吾爾在線」創辦人,他的名字叫做伊力哈木,他的罪名叫做「涉嫌分裂國家罪」,抓了他關了超過半年。到了6月20號,他第一次可以見到律師,律師說他斷食了10天,絕食抗議。他說他在大學裡教書,中共就把他教書的一些言論印在一起,說他是分裂國家罪,說他有跟東土耳其突厥恐怖組織有往來。他一概否認,他說我沒有跟他們有任何往來;他說你不應該把我講課的言論改變了並栽贓我;他說他不支持暴力恐怖活動、不支持分裂,他是為了國家統一,民族團結。他被抓了半年多以後,現在進入到審查、起訴階段,看樣子還是要判他的刑。
   
   
   
   中國的宗教勢力現在非常活躍、非常廣泛,共產黨害怕
   
   
   
   第二個,宗教問題。宗教就面臨更大的問題了,4月28日,浙江省溫州市把三江教堂給全部毀掉了,花了1千5百萬建造,被稱之為中國耶路撒冷的大教堂給毀掉了,而這個教堂的所有主是「三自教會」,是跟著共產黨走了65年、聽共產黨話的「三自教會」;同樣把它拆掉。
   
   
   
   共產黨在溫州地區拆了60座教堂,有90座教堂的十字架被拆,它非常害怕教堂和十字架,唯一的理由就是「建築違規」。可是別忘了,三江教堂──被稱之為中國耶路撒冷的教堂,當時是模範建築、作為樣版的建築,現在拆的理由是因為「建築違規」,這是共產黨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溫州地區有很多人在海外經商,尤其是在歐洲和紐約,他們當中有50%是基督徒,在溫州本地的商人當中,大概有20%是基督徒。現在拆溫州的三江教堂,被人稱之為「斬首行動」,把頭斬掉,下面跟著走的這些小教堂不准擴大、不准招收更多的信徒。
   
   
   
   包括中國現在的天主教和新教我們統稱為基督教,有多少人數呢?官方統計是2千3百萬;我從非官方統計得到的數字,基督教人數超過1億。有一位專門研究中國宗教問題的學者楊鳳崗說,再過11年,也就是2025年,中國的基督徒可能會達到1.6億;2030年,也就是再過15、16年,中國的基督徒人數會達到2億4千7百萬,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徒國家。
   
   
   
   有 學者研究,基督教現在在中國分布非常廣泛,幾乎每個地方都有基督徒,甚至包括西藏和新疆;西藏是喇嘛教,新疆是伊斯蘭教,但是基督教也在那裡傳播了,並且 現在信徒越來越年輕,教育程度很多都是大學生、博士、碩士。在北京可以看到,北京很多教堂都是白領階級,這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認為基督徒要麼是老人、婦 女、文盲,現在有很大的變化。官方的「三自教會」裡邊也包括了很多企業家、白領階級、銀行的職員,甚至於政府的公務員。所以共產黨非常害怕宗教的擴大。
   
   
   
   5月6日,中共發布了一份國家安全藍皮書──《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2014)》,提出「宗教滲透威脅社會主義信仰認同」。所以共產黨現在害怕宗教。我現在提的僅僅是天主教和新教,就是基督教;還不包括法輪功和其它的一大批。中國的宗教勢力現在非常活躍、非常廣泛,這三十多年來,共產黨害怕,它把這個當作敵人來對待。
   
   
   
   第三,打擊「公民運動」,打壓維權人士和維權律師。就在最近這幾天,中共公布了一則通知,5月1日開始,中共的法律要進行改革,禁止地方的上訪人士越級上訪。也就是你不能到北京上訪,鄉的不能到縣,縣的不能到市,市的不能到省,省的不能到北京,要把中國幾十年來的上訪系統攔腰斬斷,它非常害怕訪民。
   
   
   
   把維權律師、廣州的維權三君子唐荊陵、袁新亭及王清營三人逮捕,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浦志強和郭飛雄也被逮捕,也要判刑;另外還有一位很有名的維權律師許志永、「新公民運動」的創始人之一,他們提出的要求非常簡單:能不能把中共官員的財產公布,建立陽光法。他們把這些口號標語拿到北京人數比較多的地點亮相。現在把他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的名義抓起來了,要判他的刑。
   
   
   
   這些人不是要改變政治、也不要求改變體系,甚至沒有要求改變制度,什麼都不要求改變;只要求把貪官汙吏,或者不是貪官汙吏也好,你官員的薪水、資產、現金通通公布可不可以?這還是幫助中共當局反腐的,現在也把他當作敵人抓起來了。
   
   
   
   那麼你現在提出的反腐是真的還是假的呢?有人要幫你去反腐,打老虎,打蒼蠅,可是中共當局不能讓你來講話,只能它自己講話:我要打老虎、打蒼蠅。當不是共產黨體系的人來講話它就害怕。
   
   
   
   現在公民社會運動受到打壓,公民社會裡邊主要是哪兩部分人?第一、上訪的訪民,維權運動的主要骨幹;第二、稱之為良心犯,也就是「六四」被打壓的一些家属,死難者的家属以及受害的、一些受傷的人,這批人要爭取得到社會的承認,他們被共產黨迫害、打壓,受了損害,要爭取他們的權利。這些人稱之為良心犯,每到 「六四」的時候,他們就出來要發聲,這批人也受到打壓。
   
   
   
   公民社會就涉及到涉及到利益問題
   
   
   
   公民社會就涉及到什麼呢?相當部分涉及到利益問題,暴力拆遷,暴力徵地,農民工的權利保障,財政透明化,維穩費透明化,公布官員的財產,反對超發貨幣,反對高房價,反對空氣汙染、水汙染,要保障食品安全;提出言論自由、集會自由、罷工自由。這些都在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5條》裡頭寫得清清楚楚。提出這些要求通通受到打壓,所以公民運動的那些頭頭都受到了打壓。
   
   
   
   還有一位受打壓的異議人士就是高瑜女士,被關起來了,從今年4月份到現在,兩個多月來不准見任何人,她聘請的律師不能見她。這就涉及到中共高層內部的鬥爭,他們講:高瑜,你洩漏了祕密,「七不准」內部通知你高瑜放出去了。那是共產黨的通知,不是國家利益、國家祕密!怎麼能說她洩密呢?中共是一個團體呀!所以它不講理,它把她抓起來了。
   
   
   
   共產黨非常害怕媒體、害怕網路,它拒绝建立《新聞法》
   
   
   
   第五點,6月18日,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網上發出通報,禁止新聞記者和記者站跨行業、跨領域採訪報導。中國記者在進行批評性的報導之前,必須要首先徵求所在單位同意,而且不能設立自己的網站。禁止新聞記者和記者站沒有經過本單位的同意私自展開批評報導。
   
   
   
   這話什麼涵意呢?就是說,作為中國現在的新聞記者沒有報導的權利,不經過批准什麼都不能講、不能寫、不能拍;只能報導經濟新聞,不能報導社會新聞,不能報導文化新聞,更不能報導共產黨內部鬥爭的新聞,不能跨行業。
   
   
   
   共產黨非常害怕媒體、害怕網路,它不准你建立網站,它甚至可以擴大涵義,記者不能上微博,你不能寫,一寫就違規,一違規那就找你麻煩、給你穿小鞋,要不就把你開除,再嚴重的就判你的刑。中共為什麼這樣做?因 為現在批評太多了,儘管好話講盡,但是批評的人很多,任何重大事件網民們都有講話,這些記者們如果要想插一手、要講話,它就不允許。共產黨怕到這種程度!
   
   
   
   我們可以回想一下,在共產黨跟國民黨鬥的時候,上個世紀30年代、40年代,國民黨給共產黨有出版報紙的自由,有新聞記者採訪的自由。還是不同的黨!還是你的政敵!國民黨也可以給你。可是現在共產黨不能給自己本黨、本政府下面所雇用的記者自由講話。你這樣一對比就看出來了,共產黨的言論自由、思想自由都是空的。
   
   
   
   所以共產黨到現在60多年的政府,至今還不建立新聞法,不敢建立,
   
   不敢把這些最基本的權利交給新聞記者,也不敢把新聞傳播最基本的權利交給中國的讀者、聽眾、評論家,統統不敢,只准由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寫評論、報導消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