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藏人主张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走南闯北见闻录
·圣诞赠你吻的艺术
·情人节的起源与庆祝方式
·美国国防部语言学院一瞥
·不丹三世国王的内政改革
·《纽约时报》为何衰落?
·战争和专制给波兰留下的伤痕
·47社:有女性点缀的男子作协
·国际援助“害”了非洲
·写好个人陈述书进美国大学
·文化鸿沟:是什么人喝什么酒
·监狱里的灵感
·海地地震恐造成数十万人死亡
·《真实梵高:艺术家及书信》
·如何以工程学拯救地球
·笔记本电脑会“灼伤”皮肤起红斑
·昂山素季获释后的演讲
·本.拉登日常生活揭密
·娶中国太太的下场!
·越共面临体制危机
·被中国人误读的贵族精神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习二还不如金三
·喜马拉雅雪人之谜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解禁引发争议
·电子邮件发明人汤姆林森去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在青海玉树目睹佛教徒的辛勤放生
   
   杰安迪 2014年07月28日 《纽约时报》
   
   青海玉树——32岁的牧民格拉佐玛(Gelazomo)在一条横贯玉树的河流的石岸边弯着腰,手里握着一双筷子,一边吟诵藏语祷文,一边寻找着她期望能带来救赎的小生命。


   
   每隔几分钟,她就会从淤泥里挑出一只微小的河虾,然后将它放入水桶中。在她身旁,还有数十名藏人在炎炎烈日下辛苦劳作,其中还有小孩和老人,远远望去,他们仿佛是在淘金。
   
   佛教鼓励信徒敬畏众生;一些信徒拒绝吃肉,其他人则买下将要被屠宰的动物,然后放生。在玉树,信徒们纷纷来到巴塘河,拯救那些微小的水生甲壳生物。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它们并不值得关注。四年前,这个以藏人为主的城市发生地震,3000多人在地震中遇难。看着这些获救的甲壳类动物在水桶里游来游去,她解释称,“佛陀教导我们,应该用仁爱与慈悲之心对待其他生命,无论它们多么渺小。”
   
   佛教僧人表示,在地震将玉树大部分地区夷为平地之后,人们越来越信仰宗教,对“放生”的兴趣日益浓厚。他们表示,当地寺院收到的捐赠出现猛增,在这个12万人口的城市中,陌生人之间普通的善举也越来越多,玉树位于香港西北部大约1300英里(约合2093公里)处。
   
   格拉佐玛说,“我拯救这些生命,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和家人,也是为了所有地震遇难者。”像很多藏人一样,格拉佐玛也只使用单名。
   
   格拉佐玛将幼小的儿子绑在背上劳作,她表示,很多玉树人遭遇了损失与创伤,这加深了他们对佛法的信仰,而佛法强调尊重众生。
   
   其他人表示,这些微小的生命可能是在地震中遇难的亲属或朋友的转世。
   
   67岁的游牧人切恩鲁普(Chenrup)表示,转世为苍蝇或狗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我们与鱼有同样的感受,”素食主义者切恩鲁普说。“使它们摆脱痛苦是我们的责任。”切恩鲁普每天要在淤泥里挖八个小时。
   
   从清晨到黄昏,灵魂拯救者们努力挖取那些因为夏季河水退去而搁浅的生物,这条河流的水源来自冰雪覆盖的高山。这些虾只有铰下的手指甲大小,几乎是不可能在久经日晒的淤泥里发现它们,只能通过其轻扭动作找到它们。在将它们挖出放入水桶或纸杯后,挖掘者们将它们放回河流中。
   
   在青藏高原上,从贫瘠的山坡到遥远山谷处的寺院,成千上万的多彩经幡迎风招展,宗教信仰渗入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很多人吃肉,而且大多数农村家庭饲养家畜,但大家可以经常看到系有彩带的牦牛和山羊,这种彩带表明,它们是被放生的。
   
   在整个青藏高原,放生活动支撑着一个不断发展的小型产业。自2008年以来,四川省的吉龙寺(Kilung Monastery)已经通过一个主要由海外信徒资助的项目,拯救了数以百计的牦牛、绵羊和山羊。参与者可以买下将被送往屠宰场的动物,一头牦牛1000美元(约合6200元),一只山羊100美元。游牧家庭也会留出一头动物,用于提供羊毛(165美元)或奶(35美元)。该寺院接受网上支付,可以使用Visa和万事达(MasterCard)。
   
   当地僧人承认,这种做法对送去屠宰的动物数量的影响很有限,但他们称,这样做可以提醒人们注意生命的神圣性,而且还能给信徒带来具体的好处。
   
   据称,现年101岁的西藏宗教人物恰扎仁波切(Chatral Rinpoche)一生拯救了100多万只动物。他在写给信众的一篇文章中说,放生可以带来更好的收成,放生者也会更加健康和长寿。“最大的罪业莫过于杀生,任何有条件的善举,功德都不及拯救和救赎生命,”他在一篇广泛传播的文章中写道。“所以,如果你祈求幸福和如意,就去放生吧,这是至高之路。”
   
   数十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强制推行无神论。然而目前,越来越多中国人开始重新审视佛教。在这种情况下,放生成了一种颇受欢迎的表达虔诚的方式,对于城市里的中产阶级尤其如此。他们往往会从市场购买乌龟或鱼类,然后在公园或寺庙的池塘里放生。
   
   然而,也有人对这种做法持批评态度。这些批评者称,把热带动物放生到北方的气候之中,只会造成另一种残酷的死亡——在寒冷的冬季被冻死。在整个亚洲,尤其是有大量中国人聚居的城市,寺庙外都有人出售关在笼子里的鸟;放生后,这些鸟有时还会再次被逮住,再被出售。但更常见的下场是,它们会因为无法保护自己而死去。
   
   环保人士称,这种做法还导致一些侵入性物种的引入,而这可能会导致毁灭性的后果。在美国,有人认为人们在放生活动中,曾释放过凶猛的中国肉食性鱼类黑鱼,因为人们在从波托马克河到密歇根湖的水域中发现了这种鱼。这让捕捞鲈鱼的渔夫和水生生物学家们感到紧张,因为他们担心,这种黑鱼可能会吃掉本地的物种,或者把本地的物种挤出去。
   
   玉树在藏语中又称结古,山峦与河流在这里都具有神圣的色彩,普通藏人对养育他们的这片生态脆弱的土地,怀有一种深刻的感激之情。
   
   近年来,抗议者曾试图阻止非法的采矿活动,所以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爆发了多次暴力冲突。三江源是玉树之外的一个保护区,长江、黄河、湄公河发源于此。
   
   藏人流亡团体表示,去年8月,警方使用警棍、催泪瓦斯和电棍,驱散了一个露天钻石矿外持续三天的大型抗议,据称有数十人在镇压中受伤。
   
   最近一天上午,26岁的僧人丘扬多吉(Chuyan Dorjee)也加入了在巴塘河沿线挖掘的队伍。他解释了为何许多藏人都有保护环境的强烈意识。“如果人类要在世界上生存,就必须保护动物和青草,”他说。“我们都与彼此息息相关。如果它们失去了生存地,我们也将失去生存地。”
   
   许多人都在烈日下辛劳,其中很多都已经七八十岁了,这种情景很有感染力。20岁的哈凯穆(Ha Kaimu,音译)也在挖掘者之列。他在当地的市场有个出售袜子和内衣的货摊,这天他给自己放了一天假。
   
   哈凯穆是一名回族穆斯林,最近才从临近的甘肃省搬到玉树。他说,这种集体性的善举让他深受感动。
   
   “在我的家乡,即使有个子更大的动物陷入困境,都不会有人尽举手之劳。但是看看这里的人,他们正在拯救那些微小的动物,”他说话的时候,几名妇女真诚地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怎么会有人不感动?”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许欣、陈柳
(2014/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