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藏人主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视频) 獨立評论第700期 中共在马航MH17事件中极力支持普京
   
   视频地址: http://youtu.be/XbpHXSPqPe8

   
   文稿地址:http://www.chinaaffairs.org/gb/detail.asp?id=141755
   
   
   
   ==============================================
   
   
   
   伍凡評論第403期 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
   
   
   
   2014-07-18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03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共軍隊在腐敗中的變化。從徐才厚被捕以後,又謠傳了郭伯雄化妝逃跑,我就從這兩件事情來觀察長期以來中共軍隊的變化。
   
   
   
   中國網絡上所謂的“謠言”往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郭伯雄的事件到現在還在謠傳的階段,中共不願意證實,各方面到現在也拿不出更多的證據。但是從最近這幾年來我們得出一個非常強烈的印象,就是在網絡上所謂的謠言謠言,到了最後都被事實證實了,那就說明了這個謠言往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它把事情作為一個預言先講出來,到後頭都證實了。
   
   
   
   那麼這個預言也不是假的,還有一些旁證。從徐才厚到郭伯雄,這兩個事件發生了,在我看來毫不奇怪,一點都不奇怪。假如在中共軍隊裡邊不發生這樣的事情,沒有這樣的腐敗事件發生,那我就在猜這是千奇百怪了,這就是怪事了。所以它發生了是正常的,非常正常。
   
   
   
   中共長期以來對它的軍隊規定,它的角色、政治角色是什麼?就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你是衝鋒隊,你是敢死隊,你去替中共政權賣命,打出一個江山來,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這是毛澤東講的話。同時它又規定,軍隊要絕對服從黨的領導,就是黨指揮槍。是不是可能絕對領導呢?話是這麼講,在實際的情況下也不是絕對的。中共軍隊是在1920年共產黨成立之後不久建立的,開始有游擊隊,有土匪,有紅軍,一直到了1927年8月1號,這個軍隊是中共自己一手創造出來。
   
   
   
   中共軍隊是共產黨私有財產,不歸國家所有
   
   
   
   所以至今為止,中共御用的一些文人講,既然這個軍隊是我們共產黨自己創造出來的,所以就歸共產黨所有,不歸國家所有。所以軍隊就成為私有財產了。儘管毛澤東和周恩來在1946年時向蔣介石要求,把國民黨的軍隊國家化,當時蔣介石沒有同意。那麼現在要求軍隊國家化,共產黨也不同意,那麼軍隊究竟誰管?共產黨管。軍隊內部裡邊有一個很嚴密的、龐大的共產黨組織,它是中共組織的一個重要部份。
   
   
   
   共產黨軍隊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原因是共產黨本身已經發生了嚴重的變化
   
   
   
   那麼我們上面講,徐才厚也好、郭伯雄也好,貪污腐敗。這說明共產黨軍隊發生了重大的變化,那這變化的原因何在呢?在我看來,你要領導這個軍隊的黨的本身、共產黨本身已經發生了嚴重的變化,黨組織的成份也發生了變化,黨管不了黨。這些話都是胡錦濤去年所講的。所以中共怎麼有可能通過黨組織來管理軍隊,而讓軍隊不發生變化呢?不可能嘛!因為你共產黨管軍隊的本身你這個黨都發生了嚴重的變化,嚴重的貪污腐敗,你能夠要求軍隊不變化、不腐敗嗎?根本不可能嘛,對吧。
   
   
   
   從軍隊的歷史來看,第一個,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那麼講毛澤東時代,從紅軍、土匪、游擊隊時代開始,到了抗日戰爭、國共內戰,一直到文革,完全是由共產黨出面來控制軍隊,來打擊敵手。尤其文革的時候,「三支兩軍」、軍管,軍隊等於太上皇。中共的軍隊為建立中共政權而貢獻了犬馬之勞,奉獻鮮血和生命,要服從毛澤東的絕對領導,所以那個時候儘管發生了林彪事件,可是整個軍隊還是乖乖的聽共產黨的,聽毛澤東的。
   
   
   
   毛澤東死了之後,到了鄧小平,鄧小平還能控制住軍隊,所以他可以下令六四大屠殺,保護中共政權。但是形勢也發生了變化,當文化大革命結束之後,經濟衰退到了崩潰的邊緣,他不得不進行經濟改革。他僅僅說「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其中一項就是要發展經濟,那是在維持共產黨的統治。這個時候是八十年代初期,軍隊很窮,整個國家也很窮,所以才提出「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不管白貓、黑貓,抓得住老鼠就是好貓」。那麼太子黨、紅二代就帶頭發橫財。
   
   
   
   那麼當時財政不足,軍費有限,為了使軍隊能夠生存,為了使軍隊能夠跟著共產黨走,所以就允許軍隊這隻大貓去抓老鼠。也就是說軍隊在80年代開始從事經濟、商業活動牟利發財,從這時候開始,中共軍隊上、下、左、右全面的腐敗開始了。所以軍隊變化也是你共產黨帶出來的,共產黨的政策、共產黨發展經濟的路線把它帶出來的。
   
   
   
   中共軍隊進入了商業活動之後,就全面開始進入經濟領域,開始的時候它的規模並不很大,但是到了80年代末各種毛病都出來了,所以才有六四學生運動出來反官倒。可是反官倒能不能制住共產黨的腐敗,有沒有阻止中共軍隊的腐敗呢?沒有!到了90年代軍隊的商業化也走上了極端。如果我們回憶一下20多年前的軍隊,一開始商場、賭場、商店通通是由軍隊明著暗著包著幹,最後軍隊從事的經濟活動成了中國市場經濟中主要的角色。
   
   
   
   它這個角色是非常特殊的,它不受政府管轄,它僅僅受共產黨的領導。軍隊的特殊角色是不受法律管轄的,中共政府中央所頒布的法律條文管不到軍隊,所以就產生非常嚴重的貪污腐敗。解放軍開的軍艦走私汽車,解放軍開的軍艦走私汽油,賴昌星就跟他們合作,這個都是90年代發生的。我們現在看看為什麼會這樣呢?當然你說軍費不夠,財政撥款不夠,但是你也不能走到這個極端,你到底是軍隊還是商業部門?它比商業部門更腐敗。
   
   
   
   我想這裡邊鄧小平做這樣的決策,讓軍隊可以介入經濟領域,給軍隊將領們很多好處,很多權力,為什麼?因為我剛才一開始講的,槍桿子裡邊出政權,如果你不把槍桿子養好,這個政權怎麼維持得住呢?所以他需要軍隊支持和保護這個政權,所以他才能夠下令對六四學生開槍,因為那些軍頭們都得到了好處,得到了共產黨給他們的特殊利益。
   
   
   
   所以到了90年代初,軍隊在商業部門玩各種各樣的花招已經玩得使人家看不過眼了。國際社會講,你這個軍隊到底是軍事組織還是經濟商業組織,還是帶槍的一個武裝組織來進行商業活動呢?人們覺得很疑問的。
   
   
   
   這樣全面的大腐敗從80年代到90年代,我記得江澤民和朱鎔基決定要把軍隊經商這條路堵死,這個時候鄧小平已經過世了(1997年),所以1998年他們就要把軍隊脫離商業和經濟部門,強硬的把它脫離。我想大家還記得當時發生一系列的這些軍官們、將軍們為了分財產,為了分資金,為了分利益,動槍動刀,互相開槍殺人,這個事情在軍隊裡頭層出不窮。
   
   
   
   那麼儘管1998年把這個極端腐敗的勢頭攔住了,軍隊不能再公開全面的介入到商業部門、經濟部門了。但是現在我們來看看,1998年到現在已經16年過去了,為什麼又出了徐才厚和總後副部長(谷俊山)貪污了多少億,為什麼還能發生?我說在那時候98年制止貪污腐敗的經商活動沒有徹底阻止。
   
   
   
   沒有徹底阻止在哪裡呢?也就是在土地上,沒有在法律的制度上把軍隊的土地歸國家所有,沒有,它們還是歸軍隊所有。那麼軍隊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全中國到處興起房地產高潮的時候,那軍隊得到好處了。軍隊把軍用的土地高價出售,蓋高樓、蓋大廈,軍隊就獲得了非常豐厚的利潤,到現在還沒停止。
   
   
   
   那軍隊的土地從哪裡來?軍隊的土地,也就是說共產黨1949年進城,他們是什麼土地也沒有的,可是到後來他們成了大地主。首先,他們從國民黨軍隊政府撤退之後,接收了國民黨遺留下來的資產。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方面,是從1951年到53年的「鎮反」、「肅反」,把那些所謂的反革命分子處死之後,沒收他們的私人財產、土地。再加上1956年資本主義工商業改造的社會主義運動,大批城市裡的,尤其上海、北京、南京、廣州一些非常好的土地的地段,全部給共產黨拿走了,其中一部分給軍隊拿走了。所以這些土地積累到90年代,房地產事業興起了,他們就出售了土地、高價出售,就養肥了徐才厚這批人。所以軍隊幫共產黨打了天下,他們就獲得了大量的物資、土地,他們本身就成為大地主、大資本家,這就成了軍隊腐敗的物質根源。
   
   
   
   我們回過來講,你看看,如果習近平現在僅僅是把徐才厚這批人作為反腐的主要目標,把他打倒,可是你整個資源分配、土地以及整個軍隊的結構不改變,這不可能建立一個清廉的軍隊的,絕對不可能!因為它根源還在那裡。
   
   
   
   那麼這是軍隊從上個世紀80年代,由於共產黨本身的腐敗,共產黨本身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引起了軍隊的變化,軍隊裡一部分人也很快的跟著富起來了。然後到了江澤民時代,這事情就更誇張了。
   
   
   
   因為江澤民沒當過兵,他這個軍委主席跟軍隊沒有任何感情,沒有一個戰場上的血肉關係,什麼都沒有,那你怎麼統帥軍隊?不像西方國家,西方國家任何一個總統上來,美國總統上來,他就是軍隊的統帥、三軍統帥。我下的命令,軍隊要聽,因為它有制度保障。但制度保障,中國沒有。中國上來一個軍委主席,你沒有人,在軍隊裡沒你的人馬。那怎麼辦?
   
   
   
   開始幾年就靠鄧小平派了一個監軍、將軍們來幫助維持管理軍隊,後來這些老頭們都走光了,江澤民自己要管的時候,他就採取收買政策,以金錢和腐敗來收買軍隊。那在這個時候,他就大大超過於鄧小平的時代了。你不聽我的話,我給你小鞋穿;你聽我的話,我提你當少將、中將、上將,給你大批的資金、大批的土地,你就玩去吧,給你“悶聲發大財”。中共的軍隊嚴重的腐化就是從江澤民時代開始的。
   
   
   
   那麼到了胡錦濤,他就是個小媳婦,他管不了軍隊,軍隊也不聽他的。所以他就是你們愛怎麼玩怎麼玩,你們愛怎麼管怎麼管,不出大事就夠了。所以軍隊等於在江澤民手下一直玩到2012年,十八大召開,江澤民徹底被趕出軍隊,胡錦濤軍權也交給了習近平。可是,這個軍隊裡面的腐敗問題就非常嚴重地存在到世人面前了。
   
   
   
   中國軍隊內部有一批軍人提出「軍隊國家化」、「非黨化」和「非政治化」的口號,他們想要擺脫中共的控制和領導
   
   
   
   那麼同時,軍隊又發生另外一個變化,除了腐敗以外,還有另外一個變化。也就是從江澤民時代開始,中國軍隊內部有一批軍人包括將軍,他們不斷地提出「軍隊國家化」、「非黨化」和「非政治化」的口號,他們要求軍隊職業化。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呢?想要擺脫中共的控制和領導,他們願意接受國家體制的管理,不願意接受共產黨的管理。因為這批軍人們也看到了,中共軍隊這樣腐敗下去,最後軍不成軍,變成土匪了。可是,中共當局為了它的私利,把軍隊當了私有財產,所以軍隊還是維持絕對服從黨的領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