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藏人主张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回光返照 第六章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第六章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在共产党的形式逻辑中,有一个通用性的事物评价标准,正如毛泽东的一句名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种水火不容的道德逻辑贯穿于中共的整个历史,在文革中更成为红卫兵的座右铭,也是开展阶级斗争的一项重要标准。共产党的敌人外延极广,不光是地主和资产阶级,也不光是“黑五类”,凡是它不喜欢的事物都是敌人,尤其是自由平等、天赋人权这些人类普世价值观,也包括人类历史文化,大部都视为剥削阶级的东西加以反对,形成有共产党色彩的党文化体系,也是共产党的阶级性或党性原则。因此,共产党的是非评判标准与人类社会普世价值完全相反,其道德和行为也必然是反人类文明的,它的所谓“革命正义”或“人类正义”也必然是反革命和反人类的。正如胡锦涛在中共改革开放30周年纪念会上的庄重宣言: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在共产党看来,世界上的主流价值观是邪恶的,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在走邪路,只有它的思想和制度才是代表人类发展方向的“先进文化”,是走“正路”。在这种反人类的道德体系下,人性自然呈逆向淘汰趋势,所以越是残酷狠毒和嗜杀成性的领袖,越容易成为伟大人物,越受崇拜景仰。比如斯大林在肃反中杀了上千万人,毛泽东在政治运动中整死了数千万人,邓小平将坦克开进天安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胡锦涛屠杀新疆西藏人,无不在血泊中赢得党内声誉和尊重。在中共官方的话语系统中,斯大林和毛泽东“虽然在晚年犯了严重的错误,但仍不愧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这种盖棺定论式的赞语是共产党对伟大领袖的功过评价。革命导师的所谓“错误”,只是在党内斗争中杀人太多,对人民怎样罪恶滔天,都算不上是错误,丝毫不影响其伟大英明。毛泽东的镇反或邓小平屠杀学生,非但不是错误,更是保卫红色政权和为改革开放护航的伟大历史功绩。江泽民被揭发为“二奸二假”(日本及苏俄汉奸和假冒烈士子女并假党员),仍然将其“‘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写入党章宪法,其历史劣迹根本谈不到错误的层次。胡锦涛在拉萨镇压藏人抗暴,亲自戴上钢盔上前线指挥,在镇压新疆维族抗暴和上访冤民方面,比上一任更为凶残,政治上更趋保守。本性所致,共产党党魁们一个比一个冷血,誓与人类普世文明为敌,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人性逆淘汰体制的产品。

   
   一、消灭人性
   
   研读中共历史,就会发现一个十分独特的现象——坏人当政,越是坏的人,越容易爬上高位。为什么是最坏者当政?是因为中共极权制度本身就是一种人性的逆向淘汰体系,在不断的优汰劣胜中,最坏的人便脱颖而出了。中共从建党始,就进入逆淘汰过程,瞿秋白、李立三、周恩来、王明、向忠发等领袖,是绝对的亲苏派,这些毫无民族情感的莫斯科奴仆,以效忠苏俄利益为最高准则,对斯大林唯命是从,理所当然地淘汰了尚存些民族意识的陈独秀、张国焘等人,将中共领上了祸国乱华道路。其后的领导人毛泽东更是极端残暴冷血的独裁者,连基本的人性也没有,比王明之流更坏,他领导的中共也沦为纯粹的政治流氓集团。所以,王明、博古、张闻天等人又被毛泽东无情淘汰了。邓小平先是淘汰了华国锋,又继续淘汰胡耀邦和越紫阳,把卑劣之徒江泽民拉上前台,继续着人性逆向淘汰进程。
   毛泽东成功于中共的逆淘汰体制,居第二位便是周恩来,没有毛泽东,就没有中共的胜利;同样,没有周恩来,也不可能有毛泽东的成功。所以有“谋事在毛、成事在周”之说,毛与周是魔同鬼的同盟关系。毛是一大元老,又搞过农民运动,后来上了井冈山,掌握一支中共不可轻视的武装力量。但毛是土共领袖,在党内势力单薄,远不如洋共风光。周恩来有留洋资本,势力遍及全国,他长期掌握中共高层权力,是莫斯科看重的人,党务、组织、军委、白区等诸项工作都由周实际操控,谁当党的最高领袖,周都位居中枢。因为,绝大多数的旅欧留俄学生都是周的同党,在黄埔系和国民党军政各界都有深厚基础,在各民主党派和知识界中,声望也很高。周较为儒雅的风格也容易为人接受,在人脉上比毛泽东强出百倍,这是毛远不及周的地方。但毛比周更具有帝王气质,心术手段也更适于宫廷斗争,善于利用矛盾,瞄准时机,果断出击,能迅速置对手于绝地。周缺少帝王气魄,却是做“大内总管”最佳的人选。所以,毛的手段阴毒野蛮,周的配合老到圆滑,相互利用又相互斗争,使得这一对冤家搭档纵横数十载,笼络了大批人格卑劣的追随者,犯下了数不清的罪恶。正如梁思成之子梁从诫说:“……平心而论,周恩来的最大本事就是把毛泽东的一切错误能说到让别人接受。”[1]
   学者胡平说:“不可否认,共产党内也有好人与不太坏的人。但是在共产党内,好人总是吃不开,好人总是被坏人‘绑架’。坏人做了坏事,官逼民反,好人要维护党的统一,要维护党的权力不容挑战,就必须维护政治高压以震慑人民,就必须替坏人背书,就必须默许甚至支持坏人对民众的镇压。这样一来,好人就和坏人同流合污了,变得和坏人相差无几。毛泽东之所以能在八届十中全会上赢得主导权,说到底,就因为共产党是这样一个将党的利益与权力奉为第一原则的政治集团。有了这个第一原则,挟天下以奉一党就顺理成章了。这就是中共在铸成饿死3000多万人这一大错之后,罪魁毛泽东居然可以继续名正言顺地当‘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因为这是极权主义的逻辑使然。”[2] 中共的革命是坏人的暴乱,聚集了大批的卑劣之徒,但武装叛乱和经济改革需要能干的人,光用流氓恶棍不行,所以中共也会有彭德怀和林彪那样的军事专家,也需要胡耀邦和赵紫阳这样的改革专家,他们都不算太坏,最终难免触动体制,致进退两难,终以悲剧收场。在共党的残酷政治斗争面前,每个参与者都面临着重大的人生选择:要么服从党的利益,搏取名利;要么自己受整肃,沦为共产党的敌人,两者必居其一。显然,共产党的事情只有毫无人性的人干起来最得心应手,最容易取得主动,展现出政绩。如果只想当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只有被淘汰出局,于是就形成了最坏者当政的局面。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人性逆淘汰进程中的坏人当政史。那些心肠歹毒、谎话连篇的党徒,将人性洗刷掉,换之以共产党的党性,每一次反人类罪行都是为自己铺设升官发财的捷径。在成功者的示范效应下,会强烈激发人们的表现欲,好人因此逐渐变坏,越来越坏。朱镕基算是正直些的人,上台时也曾发下肃贪重誓,但很快就发现,个人无法抗衡体制,共产党的黑暗不光是个人问题,关键在于党权专制,党是恶党,马列主义是邪教,恶党邪教不除,一切都是空谈。朱是共产党人,他不可能动摇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信仰基础,也动摇不了。
   由于共产革命本身是反人类反人性的,为了提升党性,只有人性消灭得最彻底,党性也就发挥到最高了,所以共产党的全部历史就是人性消灭史。六四戒严前,赵紫阳不同意军队入城,面临下台局势,他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希望学生们珍惜生命,停止绝食抗议,“我明明知道,他们的行动虽然得到国内外广泛的同情,但对于持强硬态度的一批的老领导人,是起不了作用的,即使继续绝食下去,甚至死几个人,他们也会无动于衷的。所以觉得年轻学生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太可惜了。”[3] 赵知道自己的劝告起不了多大作用,出于人性之善,还是要作最后的努力,不惜承担下台的后果。连党的总书记都在逆淘汰中出局,共产党内的好人也就所剩无几了。大屠杀期间,数十万军队中只有第38军徐勤先军长敢于断然抗命,甘愿坐牢,不使自己双手沾上学生鲜血,不做屠杀人民的“英雄”。其他良心军官最多以消极方法对付开枪命令。无数的残酷事实使体制内每个人都明白,党员的基本功就是不能按传统的良心标准行事,一旦凭良心说话办事,就会像胡耀邦、赵紫阳那样,成为党的敌人。即使内心同情他们,也必须在口头上表示“无产阶级的义愤”,划清界限,免得一起遭殃。既然生存法则是“劣胜优汰”,这样一来,共产党便成为一个比赛邪恶的集团。灭失了人性之后的党性,是奴性与狼性的混合体,即:党性是对党及领袖之奴性,亦是对党的敌人之狼性。中共向中国人不断提倡的“雷锋精神”,便是要培养对党无限忠诚及对敌冷酷无情的党性,在党面前是羊,对待敌人是狼,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受长期洗脑驯化,中国人的奴性与狼性已是深入骨髓,不断劣化着民族性格。越是专制文化越容易形成弗洛姆说的“双重性格”, 在狼面前是羊,在羊面前是狼,也是荣格说的“人格面具”。这不止是低文化层次,即使在知识阶层,如北大中文教授孔庆东者,自称是孔子第73代孙,那种无法掩饰的奴才和恶狼性格,那种对毛主席共产党的铁心维护,对自由言论的刻骨仇恨,便是最突出的表证。他能毫不犹豫在自己的新浪微博发文:“一分钟前,《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骚扰要采访我,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孔和尚斩钉截铁答复了一个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孔庆东敢于破口大骂,脏话连篇,就是认准了被骂者无权无势,骂了白骂,若是面对上级,再讨厌也会笑脸相迎,显示羊性的一面。但当北大学生要求校方解聘孔庆东时,北大竟然装糊涂,孔教授依然可以为人师表。焦国标同样是北大教授,只是说了些真话,党不爱听,立马就不让再教书了。有百年独立精神的北大,竟然与五毛无赖一起在人性逆淘汰体制作用下,加速堕落了。
   为了让人干坏事心安理得,共产党会将一切罪恶包装为“善举”,将坏事变成“好事”,将罪恶变为“正义”,将专制美化为“民主”,将好人与坏人的标准颠倒过来,共产党都有一套得心应手的办法。让你去杀好人,不忍下手,而让你去杀反革命或黑五类,就是共产主义正义事业,也是党对你的考验,是党性的具体表现,罪恶感便消失殆尽了。中共能发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在不停息的行恶中,从不发愁没有打手和追随者,就是人性逆淘汰体制的成果。所以说,一方面共产党是人性逆淘汰机制的产品,同时又是整个社会和民族人性逆淘汰的操控者,它通过不断地强化逆淘汰体制,来改造民族文化心理,扭典人格,使共产党的一切恶行看起来与做好事一样。2009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它以“60年辉煌”的强大宣传攻势,一举将自己的血腥历史妆扮得光彩夺目,根本不提反右、大跃进、文革这些罪行也发生在60年里,它把坏事全部变成了“好事”。形形色色的吹鼓手也视之为盛大节日,普通民众自然也跟着傻乎乎地渡过美妙的“黄金周”,在喜庆声中休闲娱乐了。从共产党的全部历史来看,人性逆淘汰正是共产党的生存之道,它决不可能存活在人性正常的社会里,人性越坏它越容易延续,如果社会都讲正义了,共产党就灭亡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