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藏人主张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潘秘书长担忧绝食藏人及西藏发生第28起燃身抗议
·生与死的震撼!—悼念撕开黑暗的殉道者
·西藏路在何方?
·澳驻华大使拟前往西藏调查藏人自焚事件
·当前藏区紧张局势的历史渊源
·联合国官员承诺派特使前往西藏
·自焚不是终点站
·印度警方在胡锦涛到访前围捕藏人
·一位国内青年有关西藏问题的对话
·流亡藏人谈连串自焚事件
·西藏政治领袖日本之行取得成果
·“2000名藏人自焚之时……”
·三十颗流星划过
·胡锦涛谋杀班禅大师内幕
·藏人自焚为何发生在西藏周边省区
·藏人焚身抗议事件增之第38起
·悉尼召開自由在烈火中
·亡者的政治生命
·国际西藏论战开幕
·罗伯特谈西藏问题与焚身抗议
·虫草、藏药与西藏的全球化
·中共证实两名藏人在拉萨焚身抗议
·西藏若干问题的思考
·藏人焚身抗议在急剧增长
·拉萨局势紧张抓人数百
·人身体里流淌的是鲜血,不是汽油
·美议员批政府对西藏问题软弱
·青海天峻县九名僧人被捕
·图伯特话题
·藏人焚身抗议升至第44起
·自焚不是絕望是政治訴求
·又两名藏人焚身抗议
·希望北京新领导人更善待西藏
·甘孜一藏女示威遭拘捕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访澳期间同各界华人举行会晤
·高僧和侄女又焚身逝世
·再次发生藏人焚身抗议事件
·西藏伊斯兰教徒迎接达赖喇嘛
·四川阿坝18岁喇嘛自焚身亡
·藏人自焚后吁全球向中国施压
·藏区加大采矿威胁藏民生存
·藏人除了自焚别无选择
·藏人在四川甘孜单独抗议遭殴打
·又两藏人焚身抗议
·藏人又焚身抗议中共当局
·雪梨孔子学院拟发表反达赖演说遭在澳藏人炮轰
·西藏同步出现焚身和示威游行
·四川阿坝又传一藏人焚身抗议
·美国严肃关注新一波藏人自焚事件
·藏僧传播自焚消息被判刑七年
·敘利亞屠殺與西藏屠殺
·藏人焚身尼姑拘捕
·日本不做第二個“西藏”
·西藏流亡政府声明关注藏人自焚
·顿珠旺青荣获特別獎
·藏区再有多名藏人被捕
·正义火焰燃在悉尼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胡温离开前还杀藏人
·敦促国际社会成立西藏问题接触小组
·青海艺人索楚西热被捕失踪
·中国将西藏变成巨型监狱
·青海尖扎一藏人自焚未遂被捕
·2012西藏問題國際研討會
·藏人对习近平抱有期待不切实际
·青海玉树藏区又有一名藏人自焚抗议
·藏人自焚当局加强安全控制
·藏人博客写手自焚抗议
·国际社会为何在西藏问题上不敢得罪北京?
·甘肃合作市一藏人桑杰嘉措自焚身亡
·青海尖扎自焚未遂者遇害
·甘肃又一藏人自焚死亡
·今天,如果你生为一个藏人
·再发生藏人自焚抗议事件
·一名藏人在名寺附近自焚身亡
·西藏行见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回光返照 第六章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第六章 人性的逆淘汰体制
   
   
   在共产党的形式逻辑中,有一个通用性的事物评价标准,正如毛泽东的一句名言:“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这种水火不容的道德逻辑贯穿于中共的整个历史,在文革中更成为红卫兵的座右铭,也是开展阶级斗争的一项重要标准。共产党的敌人外延极广,不光是地主和资产阶级,也不光是“黑五类”,凡是它不喜欢的事物都是敌人,尤其是自由平等、天赋人权这些人类普世价值观,也包括人类历史文化,大部都视为剥削阶级的东西加以反对,形成有共产党色彩的党文化体系,也是共产党的阶级性或党性原则。因此,共产党的是非评判标准与人类社会普世价值完全相反,其道德和行为也必然是反人类文明的,它的所谓“革命正义”或“人类正义”也必然是反革命和反人类的。正如胡锦涛在中共改革开放30周年纪念会上的庄重宣言: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要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在共产党看来,世界上的主流价值观是邪恶的,绝大多数民主国家都在走邪路,只有它的思想和制度才是代表人类发展方向的“先进文化”,是走“正路”。在这种反人类的道德体系下,人性自然呈逆向淘汰趋势,所以越是残酷狠毒和嗜杀成性的领袖,越容易成为伟大人物,越受崇拜景仰。比如斯大林在肃反中杀了上千万人,毛泽东在政治运动中整死了数千万人,邓小平将坦克开进天安门,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胡锦涛屠杀新疆西藏人,无不在血泊中赢得党内声誉和尊重。在中共官方的话语系统中,斯大林和毛泽东“虽然在晚年犯了严重的错误,但仍不愧为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这种盖棺定论式的赞语是共产党对伟大领袖的功过评价。革命导师的所谓“错误”,只是在党内斗争中杀人太多,对人民怎样罪恶滔天,都算不上是错误,丝毫不影响其伟大英明。毛泽东的镇反或邓小平屠杀学生,非但不是错误,更是保卫红色政权和为改革开放护航的伟大历史功绩。江泽民被揭发为“二奸二假”(日本及苏俄汉奸和假冒烈士子女并假党员),仍然将其“‘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写入党章宪法,其历史劣迹根本谈不到错误的层次。胡锦涛在拉萨镇压藏人抗暴,亲自戴上钢盔上前线指挥,在镇压新疆维族抗暴和上访冤民方面,比上一任更为凶残,政治上更趋保守。本性所致,共产党党魁们一个比一个冷血,誓与人类普世文明为敌,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人性逆淘汰体制的产品。

   
   一、消灭人性
   
   研读中共历史,就会发现一个十分独特的现象——坏人当政,越是坏的人,越容易爬上高位。为什么是最坏者当政?是因为中共极权制度本身就是一种人性的逆向淘汰体系,在不断的优汰劣胜中,最坏的人便脱颖而出了。中共从建党始,就进入逆淘汰过程,瞿秋白、李立三、周恩来、王明、向忠发等领袖,是绝对的亲苏派,这些毫无民族情感的莫斯科奴仆,以效忠苏俄利益为最高准则,对斯大林唯命是从,理所当然地淘汰了尚存些民族意识的陈独秀、张国焘等人,将中共领上了祸国乱华道路。其后的领导人毛泽东更是极端残暴冷血的独裁者,连基本的人性也没有,比王明之流更坏,他领导的中共也沦为纯粹的政治流氓集团。所以,王明、博古、张闻天等人又被毛泽东无情淘汰了。邓小平先是淘汰了华国锋,又继续淘汰胡耀邦和越紫阳,把卑劣之徒江泽民拉上前台,继续着人性逆向淘汰进程。
   毛泽东成功于中共的逆淘汰体制,居第二位便是周恩来,没有毛泽东,就没有中共的胜利;同样,没有周恩来,也不可能有毛泽东的成功。所以有“谋事在毛、成事在周”之说,毛与周是魔同鬼的同盟关系。毛是一大元老,又搞过农民运动,后来上了井冈山,掌握一支中共不可轻视的武装力量。但毛是土共领袖,在党内势力单薄,远不如洋共风光。周恩来有留洋资本,势力遍及全国,他长期掌握中共高层权力,是莫斯科看重的人,党务、组织、军委、白区等诸项工作都由周实际操控,谁当党的最高领袖,周都位居中枢。因为,绝大多数的旅欧留俄学生都是周的同党,在黄埔系和国民党军政各界都有深厚基础,在各民主党派和知识界中,声望也很高。周较为儒雅的风格也容易为人接受,在人脉上比毛泽东强出百倍,这是毛远不及周的地方。但毛比周更具有帝王气质,心术手段也更适于宫廷斗争,善于利用矛盾,瞄准时机,果断出击,能迅速置对手于绝地。周缺少帝王气魄,却是做“大内总管”最佳的人选。所以,毛的手段阴毒野蛮,周的配合老到圆滑,相互利用又相互斗争,使得这一对冤家搭档纵横数十载,笼络了大批人格卑劣的追随者,犯下了数不清的罪恶。正如梁思成之子梁从诫说:“……平心而论,周恩来的最大本事就是把毛泽东的一切错误能说到让别人接受。”[1]
   学者胡平说:“不可否认,共产党内也有好人与不太坏的人。但是在共产党内,好人总是吃不开,好人总是被坏人‘绑架’。坏人做了坏事,官逼民反,好人要维护党的统一,要维护党的权力不容挑战,就必须维护政治高压以震慑人民,就必须替坏人背书,就必须默许甚至支持坏人对民众的镇压。这样一来,好人就和坏人同流合污了,变得和坏人相差无几。毛泽东之所以能在八届十中全会上赢得主导权,说到底,就因为共产党是这样一个将党的利益与权力奉为第一原则的政治集团。有了这个第一原则,挟天下以奉一党就顺理成章了。这就是中共在铸成饿死3000多万人这一大错之后,罪魁毛泽东居然可以继续名正言顺地当‘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因为这是极权主义的逻辑使然。”[2] 中共的革命是坏人的暴乱,聚集了大批的卑劣之徒,但武装叛乱和经济改革需要能干的人,光用流氓恶棍不行,所以中共也会有彭德怀和林彪那样的军事专家,也需要胡耀邦和赵紫阳这样的改革专家,他们都不算太坏,最终难免触动体制,致进退两难,终以悲剧收场。在共党的残酷政治斗争面前,每个参与者都面临着重大的人生选择:要么服从党的利益,搏取名利;要么自己受整肃,沦为共产党的敌人,两者必居其一。显然,共产党的事情只有毫无人性的人干起来最得心应手,最容易取得主动,展现出政绩。如果只想当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只有被淘汰出局,于是就形成了最坏者当政的局面。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人性逆淘汰进程中的坏人当政史。那些心肠歹毒、谎话连篇的党徒,将人性洗刷掉,换之以共产党的党性,每一次反人类罪行都是为自己铺设升官发财的捷径。在成功者的示范效应下,会强烈激发人们的表现欲,好人因此逐渐变坏,越来越坏。朱镕基算是正直些的人,上台时也曾发下肃贪重誓,但很快就发现,个人无法抗衡体制,共产党的黑暗不光是个人问题,关键在于党权专制,党是恶党,马列主义是邪教,恶党邪教不除,一切都是空谈。朱是共产党人,他不可能动摇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信仰基础,也动摇不了。
   由于共产革命本身是反人类反人性的,为了提升党性,只有人性消灭得最彻底,党性也就发挥到最高了,所以共产党的全部历史就是人性消灭史。六四戒严前,赵紫阳不同意军队入城,面临下台局势,他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希望学生们珍惜生命,停止绝食抗议,“我明明知道,他们的行动虽然得到国内外广泛的同情,但对于持强硬态度的一批的老领导人,是起不了作用的,即使继续绝食下去,甚至死几个人,他们也会无动于衷的。所以觉得年轻学生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太可惜了。”[3] 赵知道自己的劝告起不了多大作用,出于人性之善,还是要作最后的努力,不惜承担下台的后果。连党的总书记都在逆淘汰中出局,共产党内的好人也就所剩无几了。大屠杀期间,数十万军队中只有第38军徐勤先军长敢于断然抗命,甘愿坐牢,不使自己双手沾上学生鲜血,不做屠杀人民的“英雄”。其他良心军官最多以消极方法对付开枪命令。无数的残酷事实使体制内每个人都明白,党员的基本功就是不能按传统的良心标准行事,一旦凭良心说话办事,就会像胡耀邦、赵紫阳那样,成为党的敌人。即使内心同情他们,也必须在口头上表示“无产阶级的义愤”,划清界限,免得一起遭殃。既然生存法则是“劣胜优汰”,这样一来,共产党便成为一个比赛邪恶的集团。灭失了人性之后的党性,是奴性与狼性的混合体,即:党性是对党及领袖之奴性,亦是对党的敌人之狼性。中共向中国人不断提倡的“雷锋精神”,便是要培养对党无限忠诚及对敌冷酷无情的党性,在党面前是羊,对待敌人是狼,党指向哪里就打向哪里。受长期洗脑驯化,中国人的奴性与狼性已是深入骨髓,不断劣化着民族性格。越是专制文化越容易形成弗洛姆说的“双重性格”, 在狼面前是羊,在羊面前是狼,也是荣格说的“人格面具”。这不止是低文化层次,即使在知识阶层,如北大中文教授孔庆东者,自称是孔子第73代孙,那种无法掩饰的奴才和恶狼性格,那种对毛主席共产党的铁心维护,对自由言论的刻骨仇恨,便是最突出的表证。他能毫不犹豫在自己的新浪微博发文:“一分钟前,《南方人物周刊》电话骚扰要采访我,态度很和气,语言很阴险。孔和尚斩钉截铁答复了一个排比句:去你妈的!滚你妈的!操你妈的!”孔庆东敢于破口大骂,脏话连篇,就是认准了被骂者无权无势,骂了白骂,若是面对上级,再讨厌也会笑脸相迎,显示羊性的一面。但当北大学生要求校方解聘孔庆东时,北大竟然装糊涂,孔教授依然可以为人师表。焦国标同样是北大教授,只是说了些真话,党不爱听,立马就不让再教书了。有百年独立精神的北大,竟然与五毛无赖一起在人性逆淘汰体制作用下,加速堕落了。
   为了让人干坏事心安理得,共产党会将一切罪恶包装为“善举”,将坏事变成“好事”,将罪恶变为“正义”,将专制美化为“民主”,将好人与坏人的标准颠倒过来,共产党都有一套得心应手的办法。让你去杀好人,不忍下手,而让你去杀反革命或黑五类,就是共产主义正义事业,也是党对你的考验,是党性的具体表现,罪恶感便消失殆尽了。中共能发动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在不停息的行恶中,从不发愁没有打手和追随者,就是人性逆淘汰体制的成果。所以说,一方面共产党是人性逆淘汰机制的产品,同时又是整个社会和民族人性逆淘汰的操控者,它通过不断地强化逆淘汰体制,来改造民族文化心理,扭典人格,使共产党的一切恶行看起来与做好事一样。2009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它以“60年辉煌”的强大宣传攻势,一举将自己的血腥历史妆扮得光彩夺目,根本不提反右、大跃进、文革这些罪行也发生在60年里,它把坏事全部变成了“好事”。形形色色的吹鼓手也视之为盛大节日,普通民众自然也跟着傻乎乎地渡过美妙的“黄金周”,在喜庆声中休闲娱乐了。从共产党的全部历史来看,人性逆淘汰正是共产党的生存之道,它决不可能存活在人性正常的社会里,人性越坏它越容易延续,如果社会都讲正义了,共产党就灭亡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