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藏人主张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笑蜀: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许志永被囚一周年感言 发表于
   
   2014年7月17日 by bj
   
   


   
   去年今日,我在北京,许志永被囚。 这早在意料之中。此前,北京市公安局负责人跟志永谈了三次,都是要他书面认错,承诺爱党。志永每次都断然拒绝,并且每次都立即通报我们,我们也都坚决支持他,坚决不妥协。那时我们非常清楚,当局肯定恼羞成怒,抓人是分分钟的事了。 我随即结束在台湾的学术访问回大陆,在家中只呆了几天,便匆匆赶到北京,等他们朝志永下手。但公开场合,我跟志永没有任何交往,并且推掉了身边几拨老友要我去志永家中探视的邀约。 抓捕志永的当天,北京一片白色恐怖,志永的几十个兄弟,都被软禁。还好,我和王功权还可以自由走动。 于是,志永被抓的第二天起,我跟功权天天碰头,当然都是讨论如何声援。第一封联署声明在志永被抓四天后,即7月21号早上发出。考虑到北京人人自危,敢第一时间站出来的人未必很多,动员难度太大;而且多头联络容易走漏风声遭“老大哥”反制,第一封联署声明仅以我跟功权两人名义发布。但这仍如深水炸弹,激起强烈反响。随后,声援浪潮铺天盖地。 但很快,我付出了代价,于8月2号遭北京国保绑架,强行遣返广州软禁48小时。功权更是重蹈志永的厄运,于9月13号遭当局悍然抓捕,拘押了近四个半月。 转眼,一年过去了。志永仍在狱中,被判四年。功权虽然取保,但并未完全恢复自由。我则不得不姑且漂泊天涯。三兄弟天各一方,音讯阻隔。 新公民运动的发端,可以说是2010年志永发起的公民承诺。当时他就找到我,邀我加入,我以坚守南周平台为由婉拒了。2012年5月志永正式发起新公民运动,也到广州找过我;我到北京出差,他还请我到他家住了一晚,也是为了游说我加入,但我不为所动,统统婉拒。每次婉拒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他多失望,但我必须硬着心肠,不被他诱惑。 我怎么不知道新公民运动干的就是我一直期待的组织化维权呢?但我给自己的定位,始终只是言说者而不是行动家,我清楚行动不是我擅长的。我更清楚的是,最危险的时刻一定会到来,那时需要一个体制内外都有资源的人第一时间出来救场、出来接力,这个人只会是我。我绝不能让志永把我装到同一个篮子里,必须坚决跟他切割。 事实证明这是对的。我仍然不擅长组织、行动,我仍然只有言说。但新公民运动跟体制的冲突从根本上说是一场道德战,在这场道德战中,言说就足以组织起强势的抵抗,让体制付出从长远来说它根本付不起的道德代价。 一年后的今天,抓捕仍在持续。不仅新公民运动的兄弟们,包括郭飞雄、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常伯阳、方言、贾灵敏、浦志强等兄弟,迄今都身陷囹圄。他们跟新公民兄弟一样完全无罪。专政体制武装到牙齿,对不同意见者的定点打击可以无往不胜,这点跟过去比,没有任何改变,而无论它的话语体系怎么变。 但有一点,却是无可挽回地改变了,不以它的意志为转移,那就是社会的抵抗意志和抵抗能力开始急速增长,让当局的镇压不得不付出越来越高的成本。镇压新公民运动之前,当局决不会料到他们会遭遇国内外舆论那么强悍而持久的狙击;其法治高调、现代治理的高调,统统成了笑话。他们更不会料到,其后的一系列镇压中,社会的抵抗甚至从舆论发展到地面,如建三江事件中的公民围观,如郑州十君子事件中的公民围观。低成本乃至零成本镇压的时代,显然一去不复返了。 这就是当下中国最深刻的变化。任何国家的宪政转型,都不可能一帆风顺,都不可能避免镇压。不说韩国威权政府的残酷,智利威权政府的残酷,即便同文同种的台湾,国民党当局难道不也要借美丽岛事件把反对派斩草除根么?只因为美国高压尤其停止军售的高压,才让国民党当局不敢公然杀人。但纵如此,仍有林义雄灭门案及诸多至今不明真相的神秘命案。但台湾社会没有被吓倒,没有屈服,而是前仆后继,每次镇压都激起更顽强的抵抗。国民党当局仍有能力镇压一切,但却越来越难以控制镇压成本,最终不得不承认,人心变了,时代变了,镇压不是办法了。理性计算之下,不得不从镇压转向容忍,并最终从威权走向宪政。 期待对手良心发现停止镇压固然是幻想;遇到镇压就张皇失措就立即宣告失败扩散绝望和恐惧,则更荒诞可笑。既然镇压不可免,作为转型推动者就该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坦然面对严酷后果。因镇压而沮丧而退缩而放弃,那是怯懦,怯懦者只能最多做清谈者,而不可能是转型的实际推动者。 从夹缝中成长,在围剿中前进,用抵抗回应镇压,这是中国公民社会的宿命,中国转型的宿命。唯有不屈不挠而且有理有节的抵抗,街垒战一般反复争夺的抵抗,才能让镇压成本最大化,动摇镇压意志。就此来说,中国的转型无非是意志的对决,毅力的较量。这节点刚刚在中国展开!唯有仁智勇兼备如许志永郭飞雄唐荆陵者,始能笑傲风云。 2014年7月16日写于澎湖
   
   原文链接: http://xgmyd.com/archives/5552 | 新公民运动
(2014/07/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