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洗脑机器]
藏人主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洗脑机器


   回光返照 第五章 洗脑机器
   第五章 洗脑机器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河深海深不如阶级友爱深。”这是文化大革命中人人会唱的一首经典歌曲。在人类历史上还没有哪个政权能够在自我赞美方面达到如此高度,但中共不仅做到了,甚至成为民众发自肺腑的赞美。中共将三民主义的中华民国称之为“万恶的旧社会”、“半封建半殖民地”,西藏是“封建农奴制”,称中共建政后为“解放后”和“新中国”,于是共产党和毛主席取代了上帝,取代了佛祖菩萨,成为中国人的爹娘和救星。毛主席是永远不落的红太阳,人民群众都是向日葵,社会主义是人间天堂,非社会主义的思想制度全是封建落后的恐怖地狱。总之,一切进步的、革命的,崭新的、光鲜的,美好的都属于共产党,一切非共产党的东西都是过去的、封建的、落后的,反动的、罪恶的、丑陋的……中共成功地将自己神圣化,让每一个中国人由衷地赞美它、感谢它,至少是在表态时必须将党及领袖的位次摆在首位。尽管文革时代早已结束,很多人对那段历史毫无印象,对中共领袖的神明化宣传亦无法持续,但中共的神圣地位不容动摇,赞美和诅咒仍在延续,依然管理着中国人的精神信仰及社会价值观。冬奥会冠军周洋在获奖感言时忘了首先感谢党和国家,只表达了对父母的感激,立即遭到中共体育总局副局长于再清的公开批评:“感谢你爹你妈没问题,首先还是要感谢国家。”连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假唱童星林妙可也表示:“我感谢祖国、感谢胡爷爷,感谢所有的一切。”因为这是老师教的,说给党听的,是必须完成的通用感恩表达程式,以免犯政治错误,累及成年人。中共认定的第十一世班禅同样说出“要听党的话”,以表达对党培养教育的感激之情,顾不得他自己是活佛,世俗之众应该感谢他才对。当年邓小平为大部分右派摘帽时,很多知识分子涕泗横流,纷纷表示对党的衷心感谢,表示“紧跟党的战略部署,团结一致向前看”。全然忘记20多年来家破人亡的人间惨剧正是毛泽东邓小平这些专制暴君造成的,没有一个右派公开呼吁追求共产党的历史责任,惩办黑手,要求予以经济赔偿。这就是洗脑机器的强大威力,它一方面制造标准的奴隶,一方面以强大的震慑力让每个中国人屈服,从内心中消灭置疑或企图反叛的念头,将施暴者认做保护者。有似“斯德哥尔摩综合症”,[1] 如女人质被强暴多了,反而会爱上绑匪、心甘情愿做奴隶一样。奴性使人在心理上常有一种受虐的潜意识,从被虐中求得满足,施虐者越强悍,受虐者就越有依赖感和欣快感。权势强大的政治施虐者更会让人心理扭曲,认知颠倒,由畏惧转向敬慕,视受虐为幸福。如果施虐的是国家统治者,被绑架和驯化的就是全体国民,在受虐中获得精神的升华。以中国人的历史和现状最能说明问题了,毛泽东若不是杀人如麻,暴虐无比,敢于挑战一切权威和神明,便无法立神坛于不倒,令今天的毛左愤青们依旧顶礼膜拜。同样,人的潜意识里也有暴虐成份,愤青对毛的敬畏也是对暴虐的神圣化过程,或者说撒旦化,将自己心中的暴虐意识转移到偶像崇拜上,用赞颂偶像的方式完成移情过程,用言语和肢体暴力实施暴虐。神圣的暴君应该有强大的破坏力量,如魔鬼撒旦一般去挑战上帝,毛泽东正好符合这一条件。很多人至今仍挂着毛画像,以参观毛的革命圣地为荣,包括那些深受其害的人,也是这种心态的表露。正如学者胡平所说:“这样,即使在专制主义者已经失去了大部分人心的时候,他们仍然可以在表面上成功地控制住局面。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因此镇压和威胁人民的暴力工具,却也还是由人民自己组成的。”
   原辽宁省委机关干部张志新是一位女共产党员,真诚地向党提出了对文革的看法,却以反革命罪坐了共产党的牢。她在遗书里仍然认为自己是坚定的革命者,服从党的决定,并高呼“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临刑前被割断喉管,怕她呼喊口号,即便是忠于共产党毛主席的口号也不行,因为刑场喊这种口号是中共烈士反对国民党的专利。例如中共地下党员周文雍、陈铁军二人假扮夫妻,从事叛国活动被捕判处死刑。二人宣布要在刑场上举行婚礼,得到允许而纵情高喊:“刑场就是我们结婚的礼堂,让反动派的枪声作为我们结婚的礼炮吧!”周陈二人之死实属罪有应得,不是因言论获罪,国民政府既没有割断二人的喉管,也没有给勒上牲口嚼子。张志新的两个未成年孩子对法院办案人员说:经过学习提高了认识,母女关系是有阶级性的,她虽然生了我,是我的母亲,可她是反革命,就不是母亲了,已是我的敌人了。她反党反毛主席,我们就和她斗争到底。我后来经过学校老师和家长的教育,我已认识到她反革命,我和她划清界限,并不会影响我的进步。坚决镇压,把她处死刑,为人民除害。我们连尸体也不要,政府愿意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都拥护。对于张志新在监狱的还有什么财物,我们什么都不要,由政府处理。[2] 张志新悲剧本身就是共产党的罪恶,缘起于毛泽东的暴虐,她不过是一个普通党员,却仍然迷信这个灭绝人性的共产党,服从组织上的一切决定,将一个反人类的邪恶政治集团视为最神圣的革命组织,甘愿为之奋斗一生,至死而不悔。如果张志新不是反革命,而是让她去审判别的反革命,出于坚定捍卫共产政权的忠诚,其结果还不是一样吗?一个应该有独立见解的人被洗脑到这种程度,既是共产政权的帮凶同时也是受害者,其家属断然将血缘关系提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足见中共这台洗脑机器的强大功效。共产党能发动农民暴动夺取全国政权,不断发动祸国殃民的政治运动,立于全球民主化浪潮于不倒,煽动愤青的“爱国主义”反对自由化,无不得益于它的宣传洗脑功效。也可以说,“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已然成为中国人的痼疾,化为甘心为共产之奴的民族心理阴影。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一部和破坏国民革命和毁灭中华文明的祸国殃民史,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史,共产王朝是反三民主义的假共和,毫无进步和正义可言。但中共却用渗入社会每一个毛孔的宣传将自己妆扮成中国革命的前锋,宣称它是中国人民的解放者,毛主席是大救星,中共是经济改革的领导力量,是中国人民的幸福源泉。当绝对权力化为正义时,群众就被代表正义的“好皇帝”裹胁利用了。正如苏格拉底所说,非正义的最高境界就是:越是坏事干绝,越是要表现出正气凛然的样子。共产党将其黑恶漂染得无比正义光鲜,禁止别人提示历史真相,即因为他们完全知道自己的非正义。中共政权是政教合一制,党国体制是政,马列主义毛思想是教,其要旨是对每个人施以身心控制。人身控制由组织系统,心灵控制是洗脑教育,以马克思主义的共产教来控制臣民的思想,用编造的光荣历史诱导信众。共产主义破产之后,又用爱国主义(爱党主义)来洗脑,仍然要用那些是非善恶刻意颠倒的东西。共产党由一个破坏传统文化的罪魁幻化为维系中华文明的保护神,代表着人类先进的文化方向,在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仍居不可动摇的领导地位。中国人生活在共产党毛泽东的恐怖地狱之中浑然不知,缘于民众的是非荣辱观已经被颠倒了,善恶标准与普世价值是相反的,革命与反动或进步与倒退也是相反的,用一整套与人类文明相悖的歪理邪说重新塑造受洗者的世界观,在党文化的毒液浸泡下,中国人遂成为当今世界上最愚昧的群体。共产党善于利用其一党喉舌抢占道义高地,垄断革命的权利,自定道德标准,每一任统治者都要发明一套自己的“道德经”,装扮成革命家和道德家的化身,为一党天下正名。从比爹娘还亲的毛泽东到给人们带来“春天故事”的邓小平,从讲“正气”的江泽民再到大力推销“八荣八耻”的胡锦涛,无不纷纷扮起“道德天子”的尊贵形象。毛邓是赚取民众的感激泪水,胡温是自己先流泪换取民众的感动,两类表演,同是权术,都是为了驯化民众,培养无限忠君的奴仆。洗脑机器最重要的功用是宣扬中共直接代表民众利益和表达民众意愿,民众的一切都被“三个代表”了。共产党既是权力中心也是真理中心和信息中心,包括科技学术部门在内的一切社会机构都要全力论证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一切文化艺术团体都必须竭力歌颂共产党的正义性,一切新闻机构都会时刻发布证实共产党英明伟大的消息,甚至每一场天灾人祸都是颂扬共产党的极好机会。所以共产党永远英明伟大,用“坏事变成好事”逻辑将其一切历史和现实的罪恶全部染成红色。每个人的一生从摇篮到坟墓,都必须喋喋不休地聆听党的教诲,没有一个人可以例外,再偏僻的山乡也可以随时随地听到党中央的声音,再破烂危险的学校也要定期升挂共产党的国旗,高唱共产国家的国歌。特别是那些施教者,被誉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他们特别承担着塑造共产主义灵魂的历史重任,通过无所不在的党团系统和宣教机构,从事着人类历史上最严密高效的洗脑工作。那么,如何来证明洗脑的成效呢?不停地表达对共产主义事业的忠诚,无论党做过何等坏事都不能从本质上怀疑共产党的伟大性及其神圣使命,对领导人的思想思想言论和方针政策绝对信服,这就是洗脑合格的标志。领导人的讲话要认真学习领会,党也时刻将每个人的忠诚表达与个人前途饭碗紧密相连。在皇权制度下,人们有沉默的权利,有逃避现实的去处,共产主义体制下,民众连沉默也不允许了,人类趋利避害的本性和天然的生理需求使得共产主义肆虐无比。
   一个专制政权仅仅靠暴力是不安全的,如果将铺天盖地的谎言溶入空气水源中,让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便不容易产生免疫反应,象受催眠师暗示的人一样进入催眠状态,中共洗脑机器的高明之处即在于此。希特勒的名言是“把天堂说成地狱,把地狱说成天堂”,“谎言越大,人们越是相信”。中共把它的丑恶历史漂白染红,将一个窃国大盗美化为民族的救星,取得了空前的成功。洗脑必然形成扭曲的世界观,无官不贪的中共竟然对民众提出“八荣八耻”的道德要求,以道德教化者的姿态登场,以颠倒的荣辱观训导民众。因为中共后代领袖也是洗脑机器的产品,道德观自然与普世价值观迥然不同,对着美国大学生大谈民主,也不完全是厚颜,中共谈的民主是集中制下的民主,中国特色的民主,不是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自由民主。今天仍有很多人入党,除了大部分人功利性的需求,想挤入统治集团分一杯羹,也有自幼被洗脑而扭曲了人生观。深圳有一位捐资助学者,倾其所有资助了不少失学孩子,自己一贫如洗,最终死于绝症。这肯定是个助人为乐的好人,有较高的道德情操,却在弥留之际竟然想加入共产党,虔诚庄重地提交了入党申请书。须知儿童失学正是中共推卸义务教育责任的恶果,每年贪污挥霍的钱财不下万亿元之巨,却连义务教育都不想管,有良知的人应该予以谴责才对。临终前入党已不能带来任何现实意义,也看不出舍命巴结的意图,这与电影上掏出最后一笔党费的革命烈士一般无二,纯粹是被彻底洗脑而失去了辨别是非善恶能力。而这恰好是中共最需要的舞台效果,将平民善行带上共产党的光环,归入感激共产党的套路。这说明人是很容易被洗脑的,哪怕三头六臂或刀枪不入的好汉,在信息不对称的特定环境下,也不免落入精心构造的陷阱。美国人斯诺秘密去了一趟陕北,与毛泽东谈了一席话,便终生充当中共的义务宣传员。死后部分骨灰埋在北京,直到六四屠城,斯诺夫人才猛醒过来,与中共作个了断。共产体制是最精密高效的洗脑机器,几乎没有人能够逃避,时至今日,依然如此。我们从奥运火炬的传递中,中国人表现出来的狂热便可知晓,原本体现人类自由和平精神的奥运火炬,经洗脑机器的改造,立即变为表现红色王朝的“爱国主义”群众运动,人们普遍认为火炬传递应该限制自由、用严厉手段来保证红色奥运取得成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