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郑恩宠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今晨(8月1日),上海广播台广播了香港“反对占领中环大联盟”的消息,这是个信号。以往只有《环球时报》一家在报道香港有关普选的消息,影响面还很小。按惯例上海广播台的新闻很快在国内网公布。对中共提前公布周永康,社会各界有着不同的解读,是否在转移民众对香港关注的视线?八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对香港政改问题作出决定,香港民众和平占领中环行动将有可能提前进行,当局会采取何种镇压措施?或许先开始在13亿人中造舆论了。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金钟:“一国两制”设计本身就有问题
   


   [日期:2014-08-01] 来源:法广 作者:肖曼
   2014年 7月 31日
   
   
   
    作者 肖曼
    每年六七月间的香港都毫无例外地受到世界关注,今年更是如此。从六四纪念活动到著名的七一大游行,香港民主运动随同炎热的天气令人感到激动和焦灼。如何看待今年夏季以来的香港民主运动大势和起伏波动,成为今天《中华世界》节目的主题,我们有幸请到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先生,请他谈谈他的意见和分析。
   
    金钟:今年夏季香港民主运动的气氛,与当地炎热的天气确实是很相像,天气骄阳似火,民主运动也是热气腾腾。从六四25周年的纪念发展下来,到全民公投表决评选这种调查民意的方式,一直到7月1日50万人的大游行,这一连串活动反应了香港人希望在2017年真正落实普选的坚强意志。这一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热潮一直到今天还没有平息,还在蔓延。这之后,中共方面,即左派方面则又对香港民众的抗争作出反弹,这个局势值得我们关注。
   
   法广:请具体谈谈香港左派方面的反弹。
   
   金钟:大家知道:最近几个月来香港有酝酿和准备一个“占领中环”的运动,这实际上是一种民意的表达,是与七一大游行一样是一种抗争。香港被世界媒体称为“示威之都”,每年有好几千次示威。“占领中环”也属于示威游行的范畴和性质,并不会发生1989年天安门学生静坐那样的影响和失控,香港的民主派特别是“占中”的发起组织者就在7月发动一次公民投票,有70多万人参加,这也就是表达香港人愿意透过有组织的和平的“战中”来进行表达,支持在2017年落实真正的普选香港特首。
   
    左派的反弹是也跟着来了一次签名,就是最近这两天的事情,这一签名据说已经超过80万人,声势也搞得很大,但他们在反弹的形式上也有很多漏洞,签名做的不严谨,但左派媒体把这件事炒得很热。这就是围绕“占中”问题上香港形成的激烈对抗。
   
   法广:在“占中”一派搞公投时,官方曾经说这没效,公投不说明问题,但现在他们也搞投票的话,就是说承认这种做法不是无效的了?
   
   金钟:是,您的分析很对。现在“占中”的民众说:好啊,虽然你的投票搞得不是很合格很漂亮,但你至少也肯定了民众用公投方式表达民意的正当性,是合理的,对不对?本来在一个多元社会,有左派有右派,有民主党有共产党,大家如果按照一个公平的游戏规则的话,都可以活动,都可以争取自己的合法地位。而在香港议会中,现在左派就占多数,在议会就有控制功能,这也是合法的。
   
    我们的杂志在7月号就回答了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在香港回归17年这么长的时间里面,无论是香港人跟北京的认同,还是对国家的认同都是越走越远,渐行渐远?为什么香港人对“一国两制”不是更靠近,而是离心倾向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现在香港市民很多人要求真正实行“一国两制”,不能用“一国”来代替“两制”,因为香港人的权利就是“两制”,这是1997年之前的80年代中英协议谈判中正式拟定的,香港基本法包含了这一内容。
   
    香港人的以上要求是不错的,但为什么十多年来闹出这么多事?矛盾越来越大呢?我们的看法是:“一国两制”的设计本身就有问题。这种一个国家两个制度的设计在全世界都找不出完全一样的先例。为什么呢?因为你大陆实现的是当代世界最顽固最落后的专制体制,而香港人是在英国人的管制下一百多年,大家所要求的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虽然过去香港没有完全民主的社会,但自由还是相当充分的,民主的成分也是相当多的。香港肯定是全世界闻名的现代化的高度文明的社会。这样一个香港社会跟北京大陆那样落后封闭专制保守的社会,是没有办法在一个共同的宪法体制中共同合作共存的。所以“一国两制”这个提法本身就有很大问题。
   
    我们杂志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占中”与“六四”是否可以比较?一些人老说“占中”是要重演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解放军坦克要开到中环来,香港就完了,繁荣都不存在了。我们《开放》杂志这一期就有对此问题的回答。封从德是当年北京天安门的四大学生领袖之一,他就回答了当年天安门广场先生为什么没有撤退的问题。因为当年广场撤退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在6月3日学生从广场撤出的话,之后的结局和镇压方式就会不一样。封从德把当时的历史真相告诉了我们的读者,一句话说就是:当时学生不撤退,跟王军涛陈子明领导的“社经所”所代表的知识分子介入学运有很大关系。他们当时就是说要学生坚持下去,不要在5月30日撤退。不撤退也成为当时学运的一个错误的决策。再加上邓小平他们专制的本质,就造成六四流血的大悲剧。这个《开放》7月号的内容有电子版,在网上传播。这既是对历史的回顾,也是对现在香港面对的形势可能性的一种分析。
   
    我认为:香港的“占中”完全不能和“六四天安门运动”相提并论,两者是不一样的。香港“占中”讲的很清楚,就是和平的有组织的,不会给香港社会造成有人相像的那种混乱。
   
   法广:“占中”方面还在继续组织吗?
   
   金钟:还在继续组织,没有大的改变。三位发起人表示:由于中共方面没有合理的回应,所以“占中”有可能在8月提前举行,但具体的时间表还没有公布。
(2014/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