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郑恩宠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滕彪是上海维权各界、维权公民、人士和访民尊敬的律师,他在博讯等网发表《中国民间社会应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上海许多人士、公民早已经行动起来。近几天来,上海有几个访民分别找到我的亲友,要与我进行视频通话,提了一个共同问题,要我也帮助联系被捕入狱九个上海访民的律师费问题。
    有关此文章,我已经写了不少。一个人被捕入狱后,由自己的亲属在第一时间决定是否要请律师,有关律师费问题应由亲友与律师协商,中国25万律师由你的亲属自由挑,这对上海人来说是并不困难的事,对中西部贫困农村的当事人来说,请个自己满意的律师今天还是一个非常困难的事。
    上海被捕入狱访民的亲友自己都未提出律师费问题,而由其他人提出要海内外提供律师费的援助问题,我认为很不妥当。中共十八大前,上海当局关了七个访民,上海部份访民和访民领袖为争取律师费的援助和使用问题,已经闹得不可开交,这是上海访民丑闻的大暴露,有的人表现的连基本人格都没有。
    香港各界为支持上海的访民,不知付出多大代价,现在上海访民连一句表态声都没有,我想人家都是傻瓜?还有人告诉我,援助款已经到了2万,有的还说到了6万,现在还不够。我对此并不感兴趣,上海当局不是傻瓜,谁拿了援助款,谁就会多判几年。问题是援助款还为到账,上海的访民早已打破了头。更奇怪的是,他们可以决定中国律师的收费和办案成本?有的认为2万元就可请到九个当事人的律师?有的人就认为6万元,可包括律师从北京到上海的所有的车旅费、住宿和饮食等费。有关此类问题并非空穴来风,都有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
   转载来源:维权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滕彪:中国民间社会应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博讯2014年07月27日发表)
   
    滕彪更多文章请看滕彪专栏
    滕彪 学者、人权律师
   
    滕彪:中国民间社会应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中国民间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香港民主自由不保,中国民主化将异常艰难。
   
    刚来香港时,别人问我香港好不好,我脱口而出:当然好了,因为这里没有地沟油,没有防火墙,没有国保。来这儿快两年了,一边做研究、一边做人权,脚踏两只船。香港在做中国研究方面的优势自不必说:两文三语,资料丰富,学术自由,人才济济,教学相长。
   
    但对于人权工作的优势就更突出。一、没有安全问题,不会被喝茶、被取消会议、被软禁、被失踪、被劳教、被寻衅滋事、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二、没有时差。人权工作有时需要最快的反应,几个小时的延误就可能大大影响营救效果。我在美国开会时,中国抓人了,那边是睡觉时间;等起床了,中国又该睡觉了。三、空间距离近。就隔一条深圳河,从广东省内说来就来了,从其它地方来也不算远。来香港比去欧美省时间、省钱多了。回中国搞调查、搞活动,道理一样。四、基本没有语言障碍。五、言论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集会游行示威自由。搞组织、搞会议、转资金、出版书、举标语、发传单,和中国大陆比起来,简直就算没啥限制。六、国际化。这里有大量的国际性、地区性、地方性的人权组织,有各国领馆,有色彩纷呈的媒体,有数不清的国际会议。七、关心中国人权民主的泛民派和伟大的香港市民。从25年来纪念六四的烛光纪念晚会,从港人对李旺阳、赵连海、刘晓波、高智晟、艾未未等人的呼吁,就可以感受到香港的力量。
   
    但这最后一点,其实是香港人的焦虑。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香港有民主、有自由,不必担心会有什么大的人权问题。其实不然,香港的民主,除了存在「功能组别」、「分组点票」这类变态的东西之外,还被北京当局明里暗里地操控和干涉。香港的自由,已经被蚕食、污染、掺沙子,媒体被中共资本渗透开始变色,明报刘进图被刀砍、新闻工作者多次被暴力袭击却几乎没抓到凶手,王丹、吾尔开希、杨建利等大量民主人士无法来港,一些人权斗士被当作麻烦制造者取消回乡证,杨匡、姚文田等人被判刑,中共操控的「爱」字头流氓团体污染香港自由,几家出版社受到威胁不敢出版《中国教父习近平》,专制淫威之下,一些记者、学者、社运人士不得不自我审查、、、、、、。而《白皮书》横着出世,野蛮霸道,什么「全面管制权」之说,基本等于撕毁了《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关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规定。这一切的背后,当然是敌视自由民主的北京政权。专制力量今天可以渗透议会、政府、媒体、公司,明天就可能渗透学校、司法、教会,那样的话,香港就离大陆化不远了。 「占领中环」运动就反映了港人深深的危机感。
   
    自由从来都不是一个礼物,而是一个任务。香港人最清楚这一点。纪念六四、七一大游行、反23条大游行、撑伞撑普选大游行、反国教运动、新闻界反暴力游行、法律人黑衣静默游行、622民间公投等等,香港人走上街头不断地呼喊。没有这呼喊,香港就会出现因言获罪的法律、强制洗脑的教材,也许还会有城管、国保、广场舞和红袖箍。
   
    自由繁荣的「东方之珠」必须有高度的自治,香港的命运应该由港人决定。我不反对香港独立。但如果认为港人的自治或独立,可以不观察、不关注、不思考「中国」,那就大错特错了。没有中国大陆的民主化,香港人不可能有真正的普选、真正的自由。我的这个说法,曾被一些人误解。我当然不是说,香港的民主抗争只是大陆民主事业的手段;也不是说,大环境不变的话,香港人的抗争没有意义。香港民主不是什么其他目标的手段,它本身就是香港人的权利。即使香港民主真的不利于什么大陆民主,或者祖国统一,或者经济发展,或者什么民族感情、地缘政治,那也必须争取香港民主。
   
    但香港无法独善其身。即使香港明天宣布独立,北京对香港的强大影响还在,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日常生活。单靠香港也难以中共专制政权。中国民间应该支持香港民主运动。香港民主自由不保,中国民主化将异常艰难。在支持大陆民主和人权方面,香港人长期以来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香港已经开始处在新的危机中,现在到了中国民间社会行动起来,和香港人一起捍卫香港民主自由的时候了。
   
    来源:东网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4/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