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郑恩宠
·香港学联要求政府第二次对话
·中国律师、法律人、公民香港问题联合声明
·董建华在反占中所扮演的角色
·美参议员支持香港普选诉求
·港人驳斥党喉舌!
·梁振英秘收百万英镑下台呼声高涨
·香港抗争中国官方隐瞒多少真相?
·香港学联与政府对话未实现
·香港反占中召集人属搞色情业出身
·港府搁置对话10万人集会抗议!
·香港17岁学运领袖在教会中长大
·香港文化界架起帐篷为学生挡子弹
·香港三地万人坚守占中阵地
·金泳三为中共作出示范
·鲍彤:“非法占中”是胡编乱造
·香港多处集会至少23人被捕
·香港学联斥政府拒撤退
·中共的信息腐败
·香港梁振英望与学生对话
·港立法会辩论10区议员辞任抗议
·广州逾万辆出租车罢工
·港九千人聚集集会区警方清场失败
·杨小凯:基督教和宪政
·香港旺角一夜动荡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从香港“占中”看上海维权失败
·上海真正维权人士李化平近况
·梁振英外国势力介入言论惹争议
·20日我和胡佳仍被软禁在家
·对香港占中北京耐心还有多久?
·学联港府对话实录
·没有占中就没有第一次对话
·香港法学生和政府法律专家对话的启示
·那些百折不回的中国律师们/滕彪
·香港学联”两项要求“周日公投
·维权律师引领民间抗争/黎学文
·中央会结束上海逾千工人罢工
·港亲共议员叫梁振英下台
·香港占中与反占中分别举办投票签名活动
·中联办主任张晓明惹港亲共派不满
·戴耀廷呼吁港府就人大831决议公投
·香港法院禁止令延长
·内地15年赶不上香港抗争运动
·专家不看好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毛恒凤被刑拘的反思
·上海官员腐败问题严重
·新作:儒学不是法治沃土/《争鸣》
·我所见识到的中央纪委巡视组/钱征鲁
·我好友俞梅荪七访巡视组(人大干部)
·也谈四中全会的依法治国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李金芳为维权实干家赵广军呼吁
·法律背后也要平等/梁润好
·上海访民在APEC前再度失败
·从批儒与斗儒到尊儒与崇儒/杨力宇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上海等多地发生群体抗议事件
·访民获美国政治避难比登天难
·在美国编故事骗政治避难后果
·鲍彤:评中共依法治国
·韩正能过中共反腐风暴关?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
·韩正的要害问题之一(二)
·人大何时建“宪法委员会”?
·鲍彤:依法治国还是依党治国?
·复旦校长被免与上海腐败有关
·孔杰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的矛盾
·上海无锡等地工人罢工
·中央巡视组难解党危机问题
·复旦校长被免与江绵恒有关?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滕彪:给全国律协的公开信
   
   [日期:2014-07-13] 来源:东网 作者:滕彪

   【 东网 】 时间: 7/12/2014
   作者: 滕彪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吊销多名维权律师的执业资格。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若干头目:
   
    首先,感谢你们在中共中央政法委机关报《法制日报》上给我和其他6位人权律师做了一个不小的广告。上次我的名字出现在《法制日报》上,是我和许志永博士被评为十大法治人物的2003年了。对了,广告上怎么没有许志永的名字?他因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获刑4年,但还是不断被人们称为许志永“律师”啊。
   
   说我们这些被吊销和註销律师证的人员“误导律师和社会公众”,这可不是小事啊,能说详细点吗?我们的律师证因为什么被吊销或註销?失去律师证后又做了什么事情?你们拿会员的钱登广告的行为有没有经过民主决定?你们这些头目是怎么选出来的?你们是听律师的,还是听党和政府的?当律协会员们被迫害的时候,你们是帮律师维权还是帮政府行凶?
   
    我估计这些你们都不敢说.作为曾经的律协会员,我来帮你们说说.
   
    先说说我自己。本人在北大法学院本科毕业那年(1996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2003年拿到博士学位成为中国政法大学教师之后,在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做兼职律师。(对了,我们律所的合夥人、全国知名的帅哥浦志强律师被安上奇怪的罪名逮捕,浦志强律师的辩护律师屈振红也被牵连入狱,你们怎么连个屁都不放?)我介入陈光诚案、蔡卓华案、高智晟案、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涉藏案件等等一系列让你们和你们的主子不爽的案件,并参与创办公盟、援助访民、挑战网络审查、援助山西黑砖窑受害者等一系列公益诉讼和人权活动,这些是我在2008年被註销律师证的原因。註销的过程是这样的:“有关部门”(幕后黑手)决定註销我的律师执照,於是给我所在的中国政法大学施加压力,让他们出具了一份书面证明,说“滕彪从事兼职律师无法保证教学时间”,以此为藉口,剥夺了我的律师执业机会。其实这个理由很可笑。全国的法学院教师做兼职做律师的太多了,唯独我一个人“不能保障教学时间”?哪一门课我没有花大量时间准备?哪些学生认为我的律师工作影响了教学?我当时去找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副处长柴磊,但他像恶狗一样疯狂咬我,我到现在还记得他面目狰狞、小人得志的样子。
   
    没有了律师证,我照样以公民身份代理案件,包括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死刑冤案错案、法轮功信仰受迫害案件、涉疆涉藏人权案件、夏俊峰案等等,以及前往黑监狱营救访民、参与或指挥某些街头围观活动、推广新公民运动等等。没了律师证,感觉更轻松:再也不需要给律协交费并受司法局、律协这帮WBD领导的窝囊气了!你们极力限制律师参与的群体性诉讼、涉疆涉藏案件等敏感案件,我都到处参与,并且和“有照律师”一块参与.你们所说的“误导公众”,大概是说我们这些“律师后”以律师的名义参与案件吧?但我们在哪一个案件里以律师的名义来代理了?至於当事人、访民、网友、记者、专家学者称我们为“律师”,我们怎么管得了?你们大概想不到,大量的当事人愿意让我们代理案件,恰恰是因为我们没有律师证!他们说,有律师证往往瞻前顾后、不敢叫板,怕得罪律协、司法局,没有律师证的人权律师胆子更大!
   
    其他几位律师的情况也差不多。唐吉田律师因为代理大量法轮功案件和推动北京律协直选,在2010年被吊销律师证,当时我是他和刘巍诉北京司法局一案的代理人之一。唐吉田被吊销律师证后继续参与大量人权案件,今年4月和其他律师挑战黑龙江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迫害宗教信仰的酷刑基地)而被拘留并被打断10根肋骨。在建三江被拘留的四位律师,累计被打断24根肋骨,江天勇8根、王成3根、张俊傑3根。这件事,律协的头目们有没有说句话,有没有后续的调查?
   
    刘巍律师,我把她拉进人权律师圈子后,在北海白虎头村土地维权案中,在倪玉兰案以及若干法轮功案中,尽显女中豪傑本色。
   
    郑恩宠律师,因为土地维权案件,被安上“非法向境外泄露国家秘密”罪名判刑入狱3年,出狱后经常被软禁、被传唤、被抄家。他所泄露的所谓“国家秘密”不过是关於民众维权抗议的报道而已。
   
    江天勇律师参加维权活动也有十多年的历史了,艾滋病维权、维族藏族案件、基督教家庭教会、计划生育、黑砖窑、法轮功、政治犯,让你们主子紧张痛恨的案件类型,他几乎全干了。他也是2008年推动北京律协直选的活跃分子。被註销律师证后,江律师越战越勇了。
   
    唐荆陵,着名的人权律师,他做的事情包括:2006发起“赎回选票行动”,提出“选票里面出政权”的理念。2007年唐荆陵发起“六四静思节行动”,倡议中国公民把“六四”作为个人纪念日,并推广该行动直到“六四”成为国家纪念日。2009年10月1日,发起“5千天告别专制倒计时”行动。2010年发起旨在推动提高劳工待遇和自组织水平的“583行动”。他曾介入乌坎事件以及着名的民主人士“李旺阳被自杀事件”。因为参与太石村罢免事件,他从2006年起就无法通过律师证年检.因为他出色的人权活动,唐荆陵於2014年6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但按照无罪推定原则,在被定罪之前,他仍是无罪的,他的律师证也就仍然是註销状态.——请问全国律协:何时、由何机构吊销过他的律师证?
   
    王成律师,曾发起废除劳教万人大联署、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与人大代表选举、挑战法制教育中心等各种黑监狱,是近年来非常活跃的人权律师。但是请问,王成的律师证又什么时候被註销的?难道你们登广告时把想做的事情当成了已经发生的事情?误导公众的,到底是谁呢?
   
   这里极其简略地列举了这些人权律师的正义之举,毫不客气地说,正是这些人权律师为中国律师挽回了一点声誉.我们7个人曾在国内外获得了众多奖项,什么亚洲风云人物、中国十大法治人物、中华文化基金奖、傑出民主人士奖、德国法官联盟人权奖、法兰西共和国人权奖、捍衞宗教自由和法治勇气奖等等,这都不重要——被你们吊销和註销律师证,本身不就是一项成就吗?没有你们点名的这些人权律师,没有高智晟、许志永、李和平、浦志强、刘卫国、张雪忠、斯伟江、黎雄兵、刘晓原、刘士辉、杨金柱、李方平、伍雷、张磊、周泽、程海、隋牧青等这些拍案而起、捍衞正义的少数律师们,中国的“律师队伍”还有什么“形象和声誉”可言?脑满肠肥、毫无人权观念的诸位头目?李大进、谢有明这种专制打手?在大案要案中配合演戏的“法庭飞盘党”?两头通吃的“勾兑律师”,还是介绍贿赂的皮条客?
   
    数以百计的律师在办理案件中被“306条”(所谓“律师伪证罪”),你们不说话。
   
    高智晟、朱宇飙、王永航、刘如平、王占所、王平、宋美英因为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而被判刑、并且受到极其惨无人道的酷刑,你们不说话。
   
    2011年“茉莉花”期间,当局疯狂绑架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唐荆陵、刘士辉、李方平、刘晓原、李天天、刘正清等律师均被秘密关押、强迫失踪、滥施酷刑,金光鸿律师甚至被关在精神病院,你们不说话。
   
    许志永、丁家喜、常伯阳、姬来松、浦志强等律师因为参与人权案件和维权活动而被逮捕、被判刑,你们不说话。
   
    北京多位维权律师因为争取律协民主化而被穿小鞋(不予年检、吊销或註销律师证),你们不说话。
   
    刑诉法加入茉莉花条款,违宪的、侵犯人权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被通过,你们不说话。
   
    律师会见难、阅卷难、调查取证难,因执业行为而被构陷、被报复,人权律师被软禁、被殴打、被没收护照、被停业,你们不说话。
   
    现在你们终於说话了,却是向那些因为坚守正义、捍衞人权而失去执照的律师们泼髒水!你们做这么邪恶和龌龊的事情,你家人知道吗?
   
    律师协会,听起来当然是个律师行业自治组织,在捍衞一个国家的宪法和法治精神方面应该起着相当关键的作用。本人和世界各国几十个律师协会进行过交流,它们在地位独立、行业自治、维护正义、捍衞人权方面,大同小异。估计你们也是利用人们对“律协”想当然的印象而在世界各地骗吃、骗喝、骗项目吧。
   
    说你们是骗子,一点儿都不冤。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於1986年成立后,长期与司法行政机关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经费由国家财政负担,直到2004年才在民政部完成了社团法人的登记。律师被强制成为律协会员,毫无选择性,必须缴纳会费,否则就无法执业.律协维持可耻可笑的律师证年检制度,每年不但收取巨额会费,而且年检制度也成为要挟人权律师的重要手段。
   
    中国的各级律协完全没有独立性,甘受司法行政部门的指挥和操控,其行为完全顺服政党意志和意识形态.全国律协《章程》开宗明义表明的律师协会宗旨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团结带领会员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律师协会的大部分头目由司法行政部门进行选派,律师协会的党委书记多是由司法行政部门的高级官员兼任。(现任秘书长就是司法部律师公证司副司长周院生,全国律协党组书记则是司法部副部长赵大程。)律师代表大会也没有民主可言,律师无权直选律师代表和律协会长,真正代表律师利益的人很难进入律协管理层。司法部部长在亲自部署某次律协选举时说,这次的选举如果不是“指定人”当选,“那将是一次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中国的律师协会从人事安排、职能行使、工作目标上,和党政部门区别不大。在黑幕重重的操控之下,挑选出又听话又凶狠的人物当会长.律协头目完全站在律师利益的对立面,成为政府控制律师的好帮手,打压维权律师的急先锋.
   
    你们忙。忙着收钱、忙着开会、忙着建党支部、忙着出台限制律师的种种土政策。比如,2006年3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通过的《关於律师办理群体性案件指导意见》,指出司法局和律协负责监督律师办理群体性案件,对律师办理这类案件设立了严格的程序:律所至少三名以上合夥人集体决定承接群体性案件,统一接受委託,指定专人承办,共同研究方案,由律所主任监督负责;律所承办该类案件应向所属律协报告备案;承办律师应配合政府防止矛盾激化事态扩大。主动“维稳”,可谓自阉阉人。
   
    最近来你们又鼓捣出《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和《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修订草案,连形式上应该召开的全国律师代表大会,你们都等不及了。《草案》中规定,利用互联网等媒介,“对案件进行歪曲、不实、有误导性的宣传或者诋毁有关办案机关和工作人员以及对方当事人声誉,影响司法机关依法办理案件的”,“呼籲、联合他人为自己承办的案件制造舆论声势和压力,影响司法机关依法审理的”,“组织或参与在互联网上聚集、围观、声援,影响案件或事件依法正常处理的”,“披露、散佈依法不公开审理案件的审理情况和案情信息的”,等等,律师都有可能被取消会员资格。——你们真是连一点遮羞布都不要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