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蔡楚作品选编
·斯瓦尼河(图)
·蔡楚 殷明辉::《民主论坛》创刊五周年感言
·蔡楚:致刘晓波(图)
·蔡楚:建议书
·母亲遇难44周年,父亲遇难43周年纪念(图)
·李亚东:查勘地下文学现场—从一九六〇年代蔡楚的“反动诗”说起
·任协华:黑暗年代的纯诗——蔡楚诗歌评论
·王学东:当代四川诗歌的精神向度 ──以成都“野草诗群”为例
·陳墨:關於“黑色寫作”—《我早期的六個詩集》後記(图)
·蔡楚关于《参与网》的声明(图)
蔡楚编辑报道《社会影像组图》
·独立笔会吴晨骏出访欧洲(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
·爸爸,您别哭……我能赚钱供自己上学【组图】
·东海一枭:希望之路在哪里?【组图】
·著名诗人流沙河夫妻与《野草》文友(图)
·《野草》编委会成员在鲁连灵堂悼念(图)
·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
·从敢言少年到维权作家杨银波(组图)
·《不死的流亡者》(组图)
·刘晓波、赵达功等荣获第十届香港人权新闻奖(组图)
·野草之路(组图)
·王怡出席71届国际笔会大会返蓉汇报会(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组图)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一)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二)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万有斥力理论》对话(三)
·四川异人彭大泽的剧本:撕裂长夜的闪电
·京新、新和成两药厂污染调查:新昌县委宣传科长的“威胁”和绍兴市长的拒绝采访(组图)
·首届林樟旺案北京研讨会照片一束 (图)
·独立作家笔会副会长谈刘晓波余杰被抓(图)
·春節,有人是這樣度過的、、.(组图)
·把我们赶尽杀绝算了!(图)
·5岁男孩被父亲绑在窗上3年(图)
· 孩子们注视着我们的国旗庄严升起……(组图)
·太石可能就是民主化的小岗(组图)
·太石村核实罢免签名现场(图片新闻组图)
·【特警袭击太石村,48人被关押】(图)
·重庆特钢工人维权事件(组图)
·郭飞雄被拘押在番禺看守所,呼吁关注郭飞雄先生安危(图)
·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不明身份打手打伤照片(组图)
·陕北石油事件真相调查(十二)小公务员之死(图)
·快讯:郭飞雄已被批捕,太石村民欲哭无泪(图)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悼念杨春光先生病逝公告(组图)
·重庆一破产国企老工人:市长峰会民怒歌(组图)
·下岗工人施晓渝被重庆警方带走,请大家密切关注(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举行"宪政与维权—自贡失地农民维权讨论会"(图)
·持续关注郭飞雄、施晓渝两位义士的安危!(图)
·在网络上声援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施晓渝先生已获释!(图)
·维权人士赵昕先生在四川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图)
·我已到《民主中国》任编辑,请各位投稿支持!(图)
·朱洪 (刘宾雁夫人):宾雁的遗愿(图)
·《二月画展》、乐加和油画《人》(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国际人权日演讲会图片新闻(组图)
·象刘宾雁那样生活—刘宾雁治丧委员会第七号公告(组图)
·郭飞雄:我已出狱(图)
·无慧:并非绝唱——《野草》93期(图)
·无慧:闲话《草堂三咏》( 野草诗评 之一 )(组图)
·成都草堂读书会活动:文学与记忆——与余杰对话(组图)
·谭作人:大熊猫为谁打工?(图)
·警察暴力骚扰方舟教会的正常礼拜活动及相关评论(多图)
·余杰:谁是说真话的人?— 悼念刘宾雁先生(组图)
·台湾中央电台采访杨天水案(图)
· 康正果 :荒野之美(組圖)
·郭飞雄:重返太石村(图)
·关注郭飞雄被打伤事件,抗议这种野蛮的黑社会化的权利运作(图)
·杨茂东(郭飞雄):(新华门)和平请愿书(图)
·临沂野蛮计生事件及陈光诚照片(组图)
·陈墨:我的媚俗观——野性的证明(图)
·绘出中国人的精神地图— 汪建辉小说《中国地图》出版
·胡佳失踪第15天--组图:胡佳与曾金燕新婚照片(图)
·流沙河:满江红 贱躯卧疾反省(图)
·李建强律师答入狱的异议人士、独立作家法律救助问题(图)
·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胡访美前夕北京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图)
·劳动节她们有节吗?现实中打工女孩的真实生活(组图)
·毕节法院宣布择日宣判李元龙案(多图)
·余杰:白宫“炉边会谈”背后的剑戟 (图)
·范亚峰博士被禁止出国参加与美国总统布什的会见(图)
·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黄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邀请也不稳当 刘正有被押送回家(组图)
·著名西藏作家茨仁唯色的BLOG突然被关闭(图)
·温克坚:我的朋友昝爱宗(图)
·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曾金燕:笑料--李喜阁在看守所的经历(图)
·胡佳拍摄:高智晟律师一家照片(组图)
·刑事上诉状 / 陈光诚,李劲松律师 (图)
·快讯:胡佳、曾金燕危急中!(图)
·胡佳:据传郭飞雄被捕(图)
·被警察带离北京28天的赵昕昨日致电云南昭通家人(图)
·陈光诚案律师团提出137名证人二审时到庭作证(图)
·胡佳:9月30日中午12点郭飞雄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图)
·胡佳:高智晟律师妻子耿和接到警方逮捕高智晟的口头通知(图)
·余杰被禁止出境无法访台,中共当局侵害公民权又有新招(图)
·殷明辉:七律二首 观蔡楚寄来手种杜鹃花照片(图)
·"他们像杀老鼠一样猎杀藏人"—罗马尼亚登山者的叙述/山子译(图)
·昝爱宗状告国家新闻总署吊销记者证(图)
·李劲松律师通报陈光诚案最新进展(图)
·曾金燕:拜见达赖喇嘛(图)
·李劲松律师已到沂南 陈光诚继续委托他作辩护人(图)
·陈光诚案11月20号在沂南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开庭(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6/2014
   
   
   作者: 李昕艾
   

   纵观一系列的事实,不难看出以俄罗斯、中国、朝鲜等为代表的邪恶轴心国对文明世界的冲击和危害有多么大。而这种温水煮青蛙般地危害却长期以来被文明世界所忽视或有意规避,长此以往,对全球文明社会的人们来讲真的是一种莫大的灾难。国际主流社会的舆论向来喜欢用恐怖组织一词来称呼像乌克兰亲俄叛军、哈马斯、基地组织等这些没有体面的正式合法“身份”的极端组织,殊不知,它们跟俄罗斯、中国、朝鲜等拥有光鲜的正式合法“身份”和以“国家”为单位的邪恶政权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这些名正言顺的国家政权才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也是对文明世界正常人类的最大威胁。
   
   
   
   2014年7月17日,据媒体消息,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航班号为MH17的波音777客机,由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往马来西亚吉隆坡,途经乌克兰领空时先与地面空管失去联系,而后被发现已遭导弹击落坠毁在乌克兰叛军大本营顿涅茨克以东,距离俄罗斯边界仅40公里的地方,据信该客机是遭到乌克兰亲俄叛军发射的地对空导弹击落的。而肇事的“山毛榉”(BUK)地对空导弹由俄罗斯制造并提供给乌克兰亲俄叛军。所有已知证据和信息都显示制造此次骇人听闻、震惊世界的人为空难的罪魁祸首乃俄罗斯普京政府。
   
   事故发生后,正当国际社会强烈关注真相,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调查小组以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英文简称为OSCE)奔赴现场调查事故真相时,乌克兰亲俄叛军及俄罗斯普京政府的表现令人震惊和不齿。乌克兰亲俄叛军无理阻挠调查人员接近现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发言人说,“亲俄的乌克兰分离主义枪手将进入客机坠机地点的范围控制,当调查人员准备接近客机残骸时,其中一名枪手还向空中开枪警告。”俄罗斯方面则一味地将责任推卸给乌克兰政府,一副死不认账耍流氓无赖到底的邪恶大佬模样。尽管受到舆论的压力,乌克兰亲俄叛军后来允许调查人员进入现场勘查,但也是在他们的严密监控之下。而此次事件最大受害方荷兰及国际社会对幕后黑手俄罗斯普京政府方面似乎也有些无可奈何的架势。
   
   MH17出事后不久,乌克兰亲俄叛军在社群网站发文宣称刚刚击落了一架乌克兰军机,“顿内茨人民共和国”(Donetsk People's Republic)最高军事指挥官史特雷科夫(Igor Strelkov),一开始在号称俄国版脸书的VK.com网站贴文宣布:“我们刚在多列士(Torez)附近击落一架安托洛夫26型(An-26)飞机。”当发现被击落的其实是MH17客机时,贴文旋即遭删除,不过还是被乌克兰东部的军方总部截图存留了证据。乌克兰内政部顾问(Anton Gerashchenko) 则指责亲俄叛军发射“山毛榉”(BUK)地对空导弹击落马航MH17客机后试图撤除销毁发射装置,并将其连夜运往俄罗斯以期销毁灭证。乌克兰情报部门也于17日公布了其截获的叛军与俄罗斯方面的通话纪录,证明叛军为击落飞机凶手。
   
   俄罗斯普京政府面对各种不利的指证,不但继续撒谎推卸责任,还爆出更多丑闻,被抓住偷偷篡改了马航MH17客机失事维基百科词条,并嫁祸给乌克兰军队。被篡改的马航MH17客机失事条目刊载在俄文维基百科中。原文是:“顿内次克人民共和国的恐怖分子,利用俄国提供的山毛榉飞弹击落MH17班机。”这段文字现在被改为“MH17遭乌克兰军队击落”。英国《每日电讯报》消息称,这个词条的内容是19日遭不明人士篡改的。而推特账号RuGovEdits则证实,这条被篡改的消息来自俄罗斯国营电视台“全俄罗斯国家电视广播公司”( All-Russia State Television and Radio Broadcasting Company)的IP。显然,俄政府试图将责任推给乌克兰军方。据悉,RuGovEdits是专门追踪俄政府网络活动的网上平台。
   
   我们再来了解一下俄罗斯的前身由共产党掌权的专制独裁政府苏联击落民航客机的劣迹。1978年4月20日,韩国一架波音707客机被苏联导弹击中,被迫降落在苏联西北部的湖面上,幸好没有造成人员死亡。1983年9月1日,韩国一架KAL007号航班被苏联战斗机击落,造成机上269人全部死亡。事发后,日本、美国等纷纷出动飞机和舰只搜寻KAL007客机的下落。而当时知道真相的苏联却佯装不知,清理了现场销毁了证据,并误导了搜寻人员的工作方向,致使搜寻无果不得不暂停。之后几天,苏联才承认其击落了该架民航客机,世界舆论哗然。
   
   而一向追随红色老大哥脚步的小弟同样由共产党掌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犯过类似错误。1954年7月23日,英国国泰航空的一架DC-4“空中霸王”客机(Skymaster),从泰国曼谷飞往香港,途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岛三亚以东的公海上空时遭到两架解放军空军拉-11战机击落,造成10死8伤。奇葩的是事后,中共政府拒绝并阻挠国际上对遇害主体的救援工作,威胁凡是进入其领空的其他国家飞机都会被击落。而中共政府在此次MH17被击落事件上极力为俄罗斯政府辩护的嘴脸也令人倍感恶心。
   
   纵观一系列的事实,不难看出以俄罗斯、中国、朝鲜等为代表的邪恶轴心国对文明世界的冲击和危害有多么大。而这种温水煮青蛙般地危害却长期以来被文明世界所忽视或有意规避,长此以往,对全球文明社会的人们来讲真的是一种莫大的灾难。
   
   舆论向来喜欢用恐怖组织一词来称呼像乌克兰亲俄叛军、哈马斯、基地组织等这样没有体面的正式合法“身份”的组织,殊不知,它们跟俄罗斯、中国、朝鲜等拥有光鲜的正式合法“身份”和以“国”为单位的邪恶政权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这些名正言顺的“国”才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也是对文明世界正常人类的最大威胁。
   
   有网友倡议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都该联合起来将嗜血的专制邪恶轴心、反人类的恐怖组织独裁政府早日铲除,可事实却不尽如人意。难怪有人叹息“官府绥靖,屁民偿命。自由世界,只有付出生命与自由的代价,才醒悟自由世界的维系必须要对付独裁世界;之前则与独裁世界把酒言欢,和平共处,利益共享。”
   
   的确,对邪恶的姑息,对专制独裁的绥靖政策,目光短浅为利益所驱的世界只能是大家同受其累其害。中国的雾霾不是还能飘到影响美国西海岸么,俄罗斯的导弹不是也能随便击落国际民航客机么……当世界笼罩魔鬼的烟云,没有人会是安全的。俄罗斯击落民航客机事件再次警示全世界,只要像中共国、俄罗斯这样的独裁专制政权不除,全人类都不得安宁无安全感。人类都息息相关,专制独裁国是世界最大恐怖主义组织,人类公敌。
   
   网友昆仑风则怒叱“坐视叙利亚冲突,导致伊斯兰极端势力危及新伊拉克。默许普京主义畅行,眼看乌克兰成为刀俎鱼肉,为民航客机击落埋下伏笔。奥黑及其盟国政客是纵容犯。套用阿伦特的说法,这就叫不作为的恶。马航MH17航班被乌克兰反叛组织击落,是国际绥靖与利益至上政策的结果。”
   
   也有很多人认为此次MH17民航客机被击落事件给国际社会文明世界敲响了警钟,“欧美国家的民众及其领导人应当明白:张伯伦、杜鲁门的懦弱绥靖妥协退让不但没有如他们所愿息事宁人,反而助长独裁者贪婪和狂妄并因此得寸进尺,进而爆发更大的危机;张伯伦因避免触怒法西斯而绥靖的结果是二次世界大战,杜鲁门因避免触怒共产极权分子而绥靖的结果是死伤惨烈的朝鲜战争。”
   
   逝者已去,希望他们用生命的代价能给文明世界带来警示和更多思考,我们该如何继续审视那些以“国”为单位,甚至合法且傲慢地行走在联合国,企图操纵文明世界的恐怖组织们?
   
   荷兰、马来西亚、澳大利亚、乌克兰等多国降半旗为此次事件罹难者默哀。一些莫斯科市民也自发前往荷兰驻俄使馆献上鲜花和蜡烛并留下字条,表达对MH17航班罹难者的悼念之情,并纷纷留言:“原谅我们”;“可能的话宽恕我们”;“不是所有俄国人都是屠夫和恐怖分子”;“在我们国家还有很多热爱人类的”……正常的人类还能保有朴素的正义之感,而那些在恐怖国家里被洗脑的大众却迷失了。有网友指出:如果你认为MH17惨案的真相披露、真凶浮出,能让崇拜普京、热爱沙俄的中国人反省,那你很可能还不太了解中国人。很可能,这会使他们加倍崇敬敢于挑战全人类的普京。
   
   普京在中国的粉丝多不奇怪,中国人骨子里就是崇拜暴君,崇拜所谓的铁腕人物,即便历史已经证明这些暴君铁腕从未给人类带来过幸福,他们依然会崇拜,因为潜意识里那个暴君就是自己,“奴才翻身做了奴隶主”这才是延续了数千年不变的中国梦。
   
   每到这种时候,都会蹦出一个奇怪的群体,仿佛看穿一切世事和阴谋,高呼“国家利益无对错”。想到这件事就觉得可怖,一个完全没有道义和规范观念的群体,竟然用权力政治和社会达尔文主义为施暴者辩护,这是怎样扭曲的灵魂。
   
   中国人的反洗脑排毒之路真的还很长,因为即使他们移民到了文明世界若干年,却依然摆不脱邪恶轴心后遗症。前不久发生在美国加州的一个事件就不难看出,这种以个体为单位从恐怖国家中带出的毒素对文明世界的侵蚀有多么不可小觑。2014年7月10日,福克斯新闻台一档实事谈话节目的主持人鲍勃•贝克尔在谈论中国黑客频繁入侵美国计算机系统时,说“中国人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唯一最大威胁。你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吗?像往常一样,我们把他们带到这里,我们教一帮中国佬,呃、、、、、、中国人, 如何用电脑,然后他们回到中国,非法侵入我们的计算机系统。”
   
   该主持人这样一番自由的言论却遭到华裔美国加州州参议员刘云平的指摘和刁难,刘在其个人网站上发表声明,要求该主持人鲍勃•贝克尔为在节目中发表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和诬蔑言论一事引咎辞职。小题大做的刘云平何出此举?企图以权压制自由媒体人的言论?他的动机不得不令人怀疑其与中共有着某种联系,难道只是单纯地为华人鸣不平?而此中我并没有看到令刘云平侃侃奇谈如此义愤填膺的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单单刘云平这么敏感?恐怕在美的华人敏感的还大有人在。之前也发生过一群华人游行抗议某广播电台主持人为一期不当节目道歉,这群华人将节目中一美国儿童的无忌童言视为不可忍受的辱华言论的事情。他们所遗传的这种中共式的神经紧张模式令大多正常人类所诟病和耻笑。(事情的背景是这样:2013年10月16日,美国广播公司‘英语:ABC’旗下节目《吉米•坎摩尔直播秀》英语:Jimmy Kimmel Live!播出一期〈儿童圆桌会〉,节目中有4个6岁左右的小朋友坐在一起模仿国家议会讨论国家大事,当吉米问到“美国政府欠了中国1.3万亿美元该怎么办?”时,一名男孩答道:“我们应该绕到地球那边去,把中国人都杀光(Kill everyone in China)”!吉米虽然没有鼓励,但也没有严肃否定,而是似乎是带有反讽意味地笑着说“是个有趣的想法”‘interesting idea’。为此令敏感的中国移民们感情倍受伤害,大为光火,大有灭掉广播公司,如中共般努力称霸全球之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