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蔡楚作品选编
·劉霞:我活在荒謬國度(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4批签名)(图)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7批签名)
·闵湘人:中国民主运动考察报告
·吴庸:辨析西风东渐的大趋势
·广州民主人士聚会时与国保产生肢体冲突(图)
·唐丹鸿:西藏问题的关键词及有心的用语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一)
·冯正虎借钱赎身
·铁流:批毛道路远,抗争无穷期--郑州回眸(图)
·凤凰网呼吁再召开一次“遵义会议”来推动政改
·罗茜:中国走向宪政民主之途的三大障碍
·呼吁新任中共领导人释放政治犯(第1-10批签名)(图)
·杨勤恒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图)
·冯正虎借钱的通报(三):借款完成
·闵良臣: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什么——2013新年到来前随想
·请联署声援《南方周末》
·巩胜利:国家《宪法》的衰朽与不朽
·荒原:拒不政改 革命必至
·潇湘军:从《南方周末》、《炎黄春秋》到《零八宪章》:宪政民主已成时代共
·冯正虎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控诉非法拘禁
·牟传珩:习近平拒绝否定“毛左30年”——太子党魁吹响红色接班进军号
·野渡:晓波11年后才从监狱出来,是我们所坚持的理想的耻辱!
·借款赎身(六):冯正虎向债主致谢(图)
·桑普:改革共识倡议书的得与失
·黎建军:从同盟会到国民党——革命党失败的历史转型
·罗茜:论当前中国腐败的特点和危害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严家伟:缅甸民主转型之路是中国的他山之石
·金月花 刘红霞:中国黑暗信访现状(12)——析两会代表的漠视(多图)
·大陆再现卖儿卖女潮(图)
·牟传珩: “雾霾之祸”昭示“北京模式”制度之害——中国民主化转型迫在眉
·杨瀚之:暴力革命的心理、精神与理论准备是和平转型的基础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中国维权人士纪念“茉莉花”两周年
·中共镇压“茉莉花”的"215专案组“曝光
·付勇 :努力在中国创建新型的多党制
·天安门母亲:这是一个希望,但愿它不再成为一次绝望——致十二届全国人大全
·秦永年:飘摇于四大旋风中的政治钢丝秀——2013年中国政局潜在引爆点初探
·桑杰嘉:谁是“恐怖主义”?——中共对西藏实行的国家恐怖主义
·凤凰网披露邓小平短处
·巩胜利:只有终结专制和人治,中国才能成为文明国家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4/2014
   
   
   作者: 潘晴
   

   习近平欲继承毛泽东的衣钵,说明了他的狂妄和愚蠢,毛自己尚且无法找到一条正确的国家发展之路,又能给你这个徒子徒孙带来什么帮助呢?邓小平虽然在国家发展方向上比毛务实,但仅靠“黑猫、白猫”的“中国特色”,并不能把中国带向未来。邓时代的治国之道已经走到了尽头。一个大国靠“摸着石头过河”是没有出路的。毛泽东曾经想开创一个新时代,得到的却是一个贫穷、饥荒、恐怖的时代,邓小平也决心开创一个新时代,却变成一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腐朽时代。习近平要打通“前后两个三十年”,那只能是将两个时代的罪恶叠加在一起,从而打造一个更加邪恶的、恐怖的“红色帝国”时代。
   
   正当海内外媒体聚焦香港“七一占中大游行”,和习近平拿下军中“大老虎”徐才厚之际,七月一日,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发表了题为:“正确把握全面深化改革的方向、总目标和方法论”的署名文章。文章强调: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不实行改革开放死路一条,搞否定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开放”也是死路一条。文章指出:一些敌对势力和别有用心的人也在那里摇旗呐喊、制造舆论、混淆视听,把改革定义为往西方政治制度的方向改,对此,习近平同志鲜明地指出:这是偷换概念,曲解我们的改革,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要洞若观火,保持政治坚定性,明确政治定位。
   
   通览全文,其核心要点可以归结为这么几句话:
   
   1、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立国之本,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全面改革的实质是:改什么、不改什么,有些不能改的,再过多长时间也是不改的。
   
   2、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的关系。习近平指出:摸着石头过河,是富有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国情的改革方法。摸着石头过河也是有规则的,摸着石头过河和加强顶层设计是辩证统一的。
   
   3、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改革开放永无止境,停顿和倒退没有出路。
   
   这是习近平太子党集团主政以来,中共喉舌对中国将走什么道路的一次全面表述。文章反映了习近平未来的执政路线。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习近平为中国设计的这条“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习氏路线”到底走不走得通。
   
   一、习近平无法回避的历史挑战!
   
   中国向何处去?一百多年来,无数社会精英意欲回答这个问题,其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何应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李鸿章当年的惊叹回荡至今,成为每一代中国领导人都必须面对的历史抉择!这也是习近平政权无法回避的历史挑战!
   
   习近平政权,不管多么想保住“红色江山”,不管打出什么新的改革旗号,都不得不面对一个危机四伏的局面。如果说,一百多年前,清政府改革的压力,主要是来自外部,而现在的压力,则主要是来自内部。不仅民怨沸腾的社会不满穷于应付,来自统治集团内部的权力倾轧和利益争夺,同样是难解之局。
   
   观察家们认为:习近平如能高举反贪大旗,成功击败政治对手,大权独揽的话,便能改善这一切。不过,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毛泽东曾经不可一世,“一句顶一万句”,但最终仍落得个孤家寡人下场。而习近平一无毛泽东的权威,二无实行政治变革的魄力,直到今天,仍在邓大人“摸着石头过河”的屁股后面乱转,又怎能应对“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挑战呢?
   
   自1840年鸦片战争始,古老的中国遭遇了西方以“船坚炮利”和新制度文明为后盾的强烈挑战。中国人从“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到“中体西用”,再到“走向共和”,在西方的冲击下,步履艰难地想走出一条新路。但自20世纪上半页始,内外交困的中国,却阴错阳差地引进了苏俄的社会主义。为此,整个民族付出了巨大代价,直到文革结束后,中国人才被迫放弃了“以俄为师”,重新打开国门,转向西方开始寻求出路。
   
   中国人由此意识到:过去,我们是在“现代化”上输给了西方,也正因为“现代化”上的失利,使我们在世界的竞赛中遥遥落后。不仅如此,因为“现代化”的缺失,让我们在思维、观念、意识等精神层面与西方文明进程分道扬镳。于是,我们和西方在各自的命运中行走,直到在历史变革的大潮中相遇。今天,当我们蹒跚地走上“现代化”之路时,却发现我们仍然跳不过人类文明进程的那些坎。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人自称“摸着石头过河”,但地球人都明白,中国人其实和西方人没什么两样,都是想过“好日子”的。89年坦克车开进北京,对学子们大开杀戒,让世界惊出了一身冷汗。但随后东欧、苏联相继变色,冷战宣告结束,证明了世界潮流的趋势。中共在巨大的国际压力下,只能向世界再次敞开大门。西方资本家为之欢欣鼓舞,争先恐后的为“改革开放”输血,以为这样就可以迎来“历史的终结”?但中国的事情没那么简单。门虽然打开了,天朝其实还是在玩一百多年前“洋务运动”的老把戏,“变器不变道”而已,一切都可以变,但“红色江山”不能改。这些年来在中国,政坛权争激烈,毛的阴影重现,GDP疯狂增长,军事力量抬头,伴随着红旗飞舞,红歌阵阵,中国又开始大声对世界说“不”了!于是,西方又迷惑了:这个琢磨不透的中国,到底想要去何方?
   
   其实中国要往何处去?中国人自己最关心,也最清楚,无非是像西方人一样,过上好日子。特别是经历了一百多年血与火的大起大落之后,中国人就更明白了,门既然打开了,再忍受像“猪”一样的活法,岂不是自甘堕落,自绝于世界民主潮流之外?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文明的标杆就竖在那儿,这就是中国人要走的路,可天朝的统治者换了几茬,却仍然拒绝顺应历史潮流,还在那高唱“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陈词滥调。
   
   中国人开始变得不能忍受了,举国上下,人心浮动,一场大的社会震荡即将来临,但统治者却仍然在火山口上取暖,企图用“中国特色”来抵挡变革的浪潮。历史留给我们的参照是:一百年前,满清政权在变革潮流冲击下,不得不实行了“改革开放”,甚至开始了“君主立宪”——为挽救大清作了不少“顶层设计”,也推出了以“红二代”为主的“皇族内阁”,企图励志创新,但照样未能保住大清江山的“万年永续”,在世界潮流和共和革命的浪潮冲击下,迅速地退出了历史舞台。
   
   十八大习近平政权主政之后,如何治理这个病入膏肓的腐败政体?如何解决棘手的民生经济和环境难题?如何在内政外交的双重困境中,为中国找到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这不光涉及到13亿人的根本福祉,还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前途和幸福。所以一直是国内外媒体追踪的焦点话题。而党刊《求是》“两个不走,四个坚持”的老调重弹,说明了中共统治集团对历史潮流的无知,和维护一党专制“家天下”的反动立场。
   
   人们再一次看到,现代版的“两个凡是”出笼,也再次为中国的前途而感到担忧。历史是否会再次重演难以确证,但不可否认历史存在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中国似乎又回到了一百年前“天朝”的处境,中国往何处去?再次成了不少中国人的念想。虽然习政权拒绝变革,不过,历史也告诉我们,当变革大潮来临时,往什么方向走,很多时候并不以最高当权者的意志为转移。
   
   二、“击鼓传花”已到末路
   
   习近平的“两个一百年”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百年之后,包括习在内的许多人都必将作古。关于中国的未来,无法用一个遥远的画饼来应付人们对现实的感受和不满。人们看到的是,三十多年来“中国特色”的“改革开放”的弊多利少,已将中国的社会矛盾逼到了临界点,这是铁的事实,谁也无法否认,谁也无法逃避。
   
   从胡温时代开始,只想“击鼓传花”维持现状。而现状却是一团糟,而且是愈来愈糟。上下左右全不满意,不光老百姓不满,连党国官员、权贵集团也不满。虽然经济一直在增长,中国人的衣食住行得到了改善。有钱人多了,买房子的人多了,旅游的人多了,出国的人也越来越多。但与此同时,人们吃的食物开始变得有毒,空气和水以及环境的污染愈发严重,房地产开发的强占、强拆引起民众越来越多的反抗。高昂的房价,造就了成千上万的房奴,吸干了老百姓最后一滴血。社保空缺巨大,医保还遥遥无期,整个教育体系,从幼儿园到大学,完全迷失了方向,教育和学术彻底败坏,沦为利益集团牟利的工具。
   
   由于通货膨胀和房价飞涨,中产阶级的财富大幅度缩水,但他们的税收负担却连续多年增加,政府财政收入每年以30%的增速提高,政府的三公开支,维稳经费直线上升。在国进民退浪潮中,民营资本从资源和基础性产业中被彻底驱逐,总之,现在的中国,官权拥有一切,而民间正在失去一切。官民结构的失衡,从古自今,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严重。由此造成的官民矛盾,也臻于极致。人们的不满和愤怒在增加,无论何地,只要有一丁点的火星,就会马上形成规模化的群体性事件,防不胜防。中国高能耗,出口导向型的经济模式难以为继,为了拉高GDP,政府盲目投入大笔资金,使得通货膨胀高企,极大地抬升了经济危机的可能性,未来的危机,将会是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的重叠到来。
   
   胡温十年,改革大幅度倒退。意识形态从三个代表,退为空洞无物的科学发展观。执政者完全丧失了话题设置能力,长时间失语,沦落为权贵资本集团的大管家。由于盲目维稳,压制民间力量的成长,政治改革已成泡影。政法委全程操控司法过程,成为利益集团镇压人民的工具。整个中国冤狱遍地,偌大的国家,到处都是诉冤的人,社会戾气越来越重,爆炸,凶杀,虐杀,砍杀等恶性事件,层出不穷。各个地方的政府官员和公安武警,时刻准备着应付随时可能爆发的群体性事件,身心俱疲。维稳经费企高不下,早已超过了军费开支,事实上已经接近无法承受的临界点。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左派还是右派,体制内还是体制外的人,都感觉到了某种不祥。一个共同的感觉是,不变的话,可能要出大事。而习近平上台以来的作为,不是顺应时代潮流,从政治体制改革入手,引导中国走出一条新路,而是急迫地抓权、揽权,除了高调反腐,整肃政敌之外,更全面收紧了对社会的控制,宪政之路的讨论被强行压制,民间力量遭到疯狂打压。目前,整个社会无论左中右,民间官方,对此普遍感到失望甚至绝望,社会精英纷纷出逃,以至于人们惊呼:习近平比薄熙来还要狠!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从薄熙来的人生沉浮可以看到,薄熙来在文革中遭的罪比习近平大的多,但是,一旦薄熙来掌握了权力,他的反弹-回归文革暴力政治文化-唱红打黑,野心和欲望比谁都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