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随笔选]
槟郎文集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随笔选

槟郎随笔选到2013年底
    占领虚无的诗学
     
     1
     人认识自己之前,他自己便已作为一种实在状态存在着。人的认识哲学便是关于自己的实在状态,关于世界的实在状态的理解,以求的客观的生存与主观的“解魔化”。我们承认实践的历史需要认识的历史来达到认识的目标,但我们更关心关于人的共时性的域限清晰。诚然,我们唯愿以共时性涵蕴历时性,力求一个明确的世界图景。

     2
     作为社会性的人类终于在达尔文之后渐渐看到人的生物性存在;也终于在希伯莱——基督教宗教塌倒的狂喜之后惊愕人类失去了那神秘的星空。那曾经激动先祖人的蓝色交响音符却在我们心灵深处诱引着我们的困惑。于是,拥有了生物性和社会性的人们忽然发现一片虚无的阴云正朝着绿色的峡谷飞来,转眼摧毁着人们所拥有的一切。启明星的消失再次成为实实在在的问题,世界在一次面临全面虚无的危机。
     3
     “动物只要求它生存的东西,相反,人则要求超越着一个”。在人的生物性社会性的需要外,人还实实在在地需要神圣性的东西。这是人的心灵无限扩展的需要,是终极关怀,价值显示,是人更科学地人性地审视人的生物性社会性的拥有,使人成为活生生的人的存在状态。
       生物性社会性构成了人的此岸性,神圣性是人的彼岸性。此岸是经验的,有限的、相对的;彼岸是超验的,无限的,永恒的。人只能生活在此岸的土地上,望河彼兴叹而无可奈何。但彼岸神圣性的存在是与人非常相关的,我们只能在此岸等待,寻找那彼岸之光对此岸的投射。那光却是闪烁不定的,飘摇的,倏忽的,斑斑点点的。我们靠我们心灵深处的眼睛去发现它,并用彼岸的启示审视我们此岸大地上的拥有。
     4
     消除虚无的迷雾,占领虚无,把没有变成有,用尖利的解剖刀破开那引诱着我们困惑的心灵深处的干硬的没有记忆的岩层。由此开拓自己的征途,重估一切而不消解一切,重建一切的基础而不独揽一切。
     是为序。1989年作。
     
    
   
   
   一封家书
   
     
     亲爱的:
      你好!
       
      今天晚上,天灰蒙蒙的,飘着细雨。我们俩呆在家里,并没有说话。你看着电视,我在学习打电脑。
      我的眼睛从屏幕移开,红肿着,疲倦的,深情地,注视着你……
      亲爱的, 我的上帝, 我的恩人, 我爱你, 感激你,永远报答你。
      你知道吗,是你给了我一个家,赐给了一个温馨的窝。
      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曾流浪在天涯……。但这一切都结束了,自从你进了我的世界。
               
               秦淮女郎
            
            千年来的胭脂色褪尽
            河水诉说着古老的艳情
            颓废的残柳摇曳新绿
            红墙绿瓦执著不朽的余韵
     
            长发婆娑娇羞若惊鸿
            眼如泮池秋水深沉又清新
            夫子捋髭须挪步欣赏
            女郎是秦淮河的现代佳景
     
            踯躅人世漂泊到六朝旧京
            流不去大江的是相伴的双影
            从此后庭花间有烟月人家
            秦淮女郎,我诗意的栖居城。
     
       亲爱的,青山不老,绿水长流,我们的爱情永新!我们的爱情永久!我们的爱情永远甜美、灿烂!
      大江东去,浪涛尽,千古风流人物。人生如梦。只有平凡人生的我,功名富贵视若浮云,唯求一个“情”字,不学太上之忘;“情”不行
   ,乘桴浮于海。亲爱的,你给了我最大的、无价的礼物,这里面蕴涵了全部的人生和意义,我又有何求?
      我当二十不得意,一生愁谢如枯兰。而我,今人到中年,阴霾散去转晴天,我当三十沐春风!亲爱的,你给予了我最宝贵的,最无价的―
   ―情爱。
      而今,我有了三口之家,美丽、温柔、贤惠的妻子和英俊、可爱的孩子和知足常乐的我共同组成了一个朴素的家,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平凡的家,一个温馨的家。
      
                
      致爱妻
             
              秦淮河畔初相见,
              夫子庙前结佳缘。
              正值金陵春好景,
              喜成连理乐甜甜。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人世无常,《圣经》云: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伸出我的双手,我能握着什么呢?那窗前的明月分明从张若虚的春夜江花中来的,给我带来启示,人生短暂而明月长久,明月长久而爱情永恒。我真的相信,伸出的手不会空空地收回,它抓住了比一己生命长久的东西。
       爱情是神圣的,爱情是不朽的。爱情使卑微的生命充满意义,爱情使渺小的个体超越自身,与另一个个体结为一体,成为大生命。
     
      永远快乐!
      你的
      2000、7、
   
   
   
   
   死生人世从此通脱
   
   
   死生人世从此通脱(一)
   99、12、8
   昨天上午上三节课,课后去系里,填好了“申请住房调查表”。去宿舍,准备下午的三节课。
   这时,BP机响了,电话中三弟说父亲病危,我愣住了,实在不愿相信!赶回系里,说明情况,柳秘书叫我立即回家去,借我公款500元,胡老师
   也给我300元,说不用还了,我说一定还。
   坐19路车去下关,坐上了十二点开出的南京至巢湖的汽车,一路浮想联翩,车到巢湖市半汤镇让我下来,打的到家已经下午三点了。
   进家门,坐着几个同村的和远方的亲戚。两个板凳架着一个床,父亲躺在上面,身上蒙着绸布,头上戴着帽子,脸蒙着黄草纸。父亲终于去了
   ,我没能在他垂危时赶上最后一眼,现在,他双眼永远闭上了。
   三弟说,父亲昨天晚上突然病恶化起来,他和哥守了夜,今天上午一直作垂死抗争,嘴里发出听不懂的声音,在十二点左右停止呼吸,离开人
   世。家里人赶忙给他换衣服,村里人也帮了忙。
   三弟说,你不要烦神,父亲什么都交待好了,我们和村里人已安排好,后天火化。
   下午给在南陵的娟打电话,她要我代她叩头,代她父母包钱,她有身孕数月,她们不能来巢湖了。后岳父又打来电话,要我代他们按乡俗行情
   。
   晚村里人帮忙守夜,他们打牌。我到凌晨五点,被替换上床睡觉。
   父亲,你不是说等我到元旦,乃至寒假回来吗?你为什么走得那么早啊?我也知道你得了可怕的癌症,加上母亲九八年四月初突然辞世,你活
   着一直痛苦着。现在,痛苦与你的生命都去了,你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看父母的床,上周两次回来相见的谈话情景宛然在眼前!你不要我常回
   家,你说家里事已与我无关。我并不需要什么遗产,我只想你多多活,坚持到元旦,下个世纪的第一年的开端,或者第一个春节,但你现在就
   走了。
   下午,挂挽帐,我主动来做,自编自写了一副挽联:
   劳心苦劳力苦苦尽人安
   为病人为亲人人去芳留
   毛笔书法写得不好,但对联编得很满意,这是对父亲一生的一个儿子的总结和评价。
   问三弟,得知上周四我写给父亲的信还没有到。这是我写给父亲的最后一封信了,而父亲没能收到就离世了!这封信里我是多么的乐观啊,坚
   信父亲用过我专门在南京买的价钱昂贵的治疗癌症的药后能过过春节,但现实怎么这么残酷。弟说父亲已吃了一盒药,如早点吃,或许能帮他
   多活一段时间。这可能是安慰我的话, 癌症的晚期还没有特效药可用,能买到的药作用恐怕也在安慰人心吧。我和当医生一辈子的父亲何尝不
   知,前不久,父亲对已买了药回来的我非常生气,说白花钱,让他心不安。
   两年间,父母双亡,转眼,家园依旧,我已没有父母的家了,我成了我兄、弟之家的客人了!
   99、12、9
   睡不着,迷迷糊糊睡到七点多,便起床了。上午与妹婿去半汤镇上租碗碟、酒杯,回来,已来和陆续来亲眷和村里邻亲。中午和晚上很多人来
   家里,开了五桌酒席。
   晚,第二个守灵夜,我坚持到早上五点才去睡。
   99、12、10
   早上早起,今天父亲遗体火化。
   租了几部车子,殡仪馆也来了专用车。 按乡俗,用殡仪馆提供的专用担架,担着裹着被单的父亲,绕村一周再上车。一路,村人家家在“丧路
   ”上烧一小堆草火,由抬遗体担架的人踢散,是为照亮宗族之村到祖坟的路。我们家人也按规矩,兄捧着遗像,我和三弟各一边扶着担架走。
   转完绕村一圈的“丧路”,到了村头路口,父亲遗体连担架被送进殡仪馆专用车的车洞里。我捧着遗像站在第一辆卡车的上面,遗像树立在驾
   驶室天篷上。后面的车子载有亲戚和村人同去。一路炮竹声声,车队去殡仪馆。
   告别厅里的父亲经过化妆,样子已与活着时有很大差异了。哀乐声里,同来的人你们最后一次瞻仰遗容,我们作子女的披白布,跪在门边。告
   别仪式结束,等着,终于兄捧着骨灰盒出来了,父亲已随高高树立的大烟囱的烟雾到天国去了,遗体已成了一小把灰,被放在那么小的木盒子
   里。人的结局难道就是这样的吗?
   回来,车到村后的西山脚下,步行上山。母亲坟边已挖了一个大坑,村里的壮丁都来帮着造坟了。骨灰盒放进一个坛子里,口用水泥封结实,
   泥土堆起来了,与母亲的坟合成了一个大坟,上面安放两个坟头。母亲去世时,坟地是父亲请自选的,郁郁苍翠的松树林里,阳坡面向原野,
   视野开阔。父亲当时已癌症患者多年,他也是为自己做准备啊,父母一辈子恩爱,相继离世,只隔一年多时间,死后也永远在一起。
   我代表自己、我的妻子、以及尚未出世被父母看到的孩子,给父母跪着,磕头。父母在一起了,愿你们地下安息,愿你们的灵魂在天堂相聚,
   保佑儿孙。
   回到村里,晚上开了八桌,亲友、村人很多。父亲是中国乡村的小知识分子,是乡村医生,一辈子为村人看病,风里来雨里去,父亲的病何尝
   不与他工作劳累有关。村人不会忘了父亲出诊的身影。
   晚与兄睡在父亲去世的屋子里,两个人聊到夜里两点多钟。我们谈到了为父母的坟树碑的事,想等我们兄弟的孩子都生下来之后办,到时碑上
   可多刻些晚辈的名字。
   99、12、11
   今天主要在家里陪伴亲戚和村人,陪他们聊天。我虽然出生和从小生长在这个村里,但后来一直在外读书,现在又在南京这样的大都市工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