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选]
槟郎文集
·槟郎是一首诗
·我心中的老师诗人
·追寻槟郎的足迹
·与槟郎的缘分
·对鲁迅的隔代响应
·槟郎与鲁迅
·人不平则鸣
·浅谈槟郎老师的诗文
·咀嚼诗人槟郎
·遇见吟游诗人
·槟心所至,桃李芬芳
·槟郎的诗乡
·这就是岠嶂山
·拜谒水西门天后宫
·我身边的诗人
·心的旅行
·方山纳凉夜
·遗弃道教的南京
·水禽湖的天鹅
·木槿花开的山村
·七一台海飞弹危机
·那次抗洪小记
·考察南京长江速记
·秦淮河防汛
·纯粹的诗人槟郎
·凤尾竹小径
·游千华古村
·游钟山竹海湖
·参观利济巷陈列馆
·明故宫漫步
·明故宫之梦
·炎夏的紫薇花
·初游茅山
·谈方山洞玄观的群聊碎语
·登珍珠泉长城
·茗香一笑是槟郎
·群聊碎语之二
·独坐无想峰
·秋游佛手湖
·校园栾树路
·灵谷寺的桂花
·生活的诗人
·十月桂花香
·愿岁月温柔以待你
·槟郎的诗
·洞玄观除夕撞钟
·在朝天宫怀念刘渊然
·拜谒刘渊然高道墓
·诗人槟郎的情怀
·课上奇遇槟郎老师
·将生活过成诗的槟郎
·槟郎诗歌与谢灵运
·金陵骚客槟郎
·多位一体的槟郎
·爱写诗的教书匠
·平凡又神秘的诗人
·无诗歌不槟郎
·浅谈槟郎诗歌
·行山走水遇槟郎
·让诗在旅途开花
·真正的诗和远方
·可爱的槟郎哥
·旅游诗人槟郎
·爱诗爱生活的教书匠
·尊敬的槟郎先生
·只羡槟郎不羡仙
·槟郎其人其诗
·大隐隐于校园
·我们最亲爱的槟郎老师
·方山居士槟郎
·布衣之怒
·故乡的汤山
·耶诞节随想
·耶诞节哀悼耶稣
·2016年底小结
·定林寺撞钟
·撞钟新民俗
·槟郎诗歌年集2016
·跨年夜分歧
·腊八节快乐
·回味腊八节
·朝拜洞玄观
·瓦伦丁节的情人
·洞玄观的道士
·参观佛顶宫
·纪念老诞节
·中国飞机上
·真相在哪里
·居士的情怀
·情系音乐台
·音乐台的鸽子
·诗人槟郎的传奇
·陶渊明的情怀
·故乡的樱桃树
·纪念佛诞节
·槟郎居士的诗歌
·槟郎赏樱
·方山下的忧郁诗人
·布衣居士槟郎
·逍遥的采诗匠
·如诗一般的诗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选


   
   
   槟郎诗歌选
     

     老人
     
     一双冻裂泥土的手
     缓缓地将一只小纸船儿
     放上无草的水面
     
     多经剥蚀的大理石脸
     送给两眼深深的祝愿
     世纪来的心沉在水底
     生满泥锈仍包着夙愿
     
     小船儿能补运全部的希冀吗
     涟漪的水面映出苍白的发斑
     
     
     瞬间情绪
     
     窒息了一切意念
     大脑似从空中翻斤头般的疼痛
     心中有一股气,反复
     蹂躏着一个字:闷
     手里拿着的不再是世界
     已幻成不幸往事的奴隶
     那是稚诚的产儿
     那是悔愧的伴侣
     魔鬼般的缠紧心上
     怎么也不肯放松
     从垂死的心跳中压出一句密码:
     我真的不属于自己?
     
     
     塔
     
     不久前花了几年的功夫
     建立起来的目标塔
     由稍强的一股风
     霎时吹得干干净净
     又一个塔建造了
     (它是海市蜃楼)
     你满足了,一颗心
     激动地跳
     又一阵烈风吹过心头
     又倒了塔楼
     你觉得悲哀了
     难过得流下了眼泪
     你还想建立什么样的塔吗
     什么样的塔才没有吹倒的风呀
     
     
     登山者
     
     远远的半山腰的一个点
     蹒跚地往上挪动
     在第九十九次身心欲灰之后
     成了山崖间的恒星
     我却看出
     那分明是含泪的眼睛
     
     
     无题
     
     孤寂的秋雨
     默默地下了几天了
     仍无人理睬
     
     傍晚时
     “咝咝”的脚步声传来
     飘起满天雪
     
     雪花多姿
     白巧讨人爱
     却在手上化成水
     
     
     褒禅山
     
     黑古隆咚
     荒山野洞
     张开了大口
     岂专等走灯的游人
     
     慧氏的禅院、遗冢
     早已 断了
     时间的彩绳
     再也拉不回昨天的思绪
     
     褒山村的父老
     岂是先上的不肖子孙
     空浣衣于洞前
     不肯夸耀祖上的荣幸
     
     侧出的泉水
     永是刺人的清冽
     无人探其源头
     也无辞赋家来洗墨
     
     岁月遗忘如老人
     辜负了王丞相的行踪
     华者非花
     仆碑待后人考证
     
     乘兴而来
     何必长叹一声
     空仰百年
     不曾见古人的魂灵
     
     全然,跌打滚爬
     湿泥一身
     却沾不上
     一点儿古人的遗风
     
     
     地球
     
     婴儿天生就是不幸
     无形的绳索束缚腰身
     老人一双大手抓住
     做着打圈圈的游戏
     四十六亿圈抛出了中年
     还是束手无措地
     任太阳逗玩
     
     
     山•云
     
     我伸细着脖子
     披着绿油油的树
     云袅娜如雾
     一身素裹
     若合还住
     只有鸟儿耐不住寂寞
     
     可恶的红脸大汉走开了
     我受到浓情的洗濯
     陶醉在阴霾的日暮
     
     
     三月,青年属于你
     
     打扮一新更加黄艳的三月
     袅娜天庭飘飘若举的三月
     寻不着浮冰嘎嘎叫的三月
     披一身绿舞衣多思的三月
     我们踏青去
     踏亮童心的欢趣
     踏强青春的旋律
     让五彩车滚出一圈圈音符
     让心灵的画屏增添一道道彩虹
     
     到黄绿的菜麦中躺一会儿吧
     仰首静看蓝幕上的飘云
     把醇厚的气魄曳进胸襟
     到淑静的处女之山上来吧
     虚谷的爱举你吻蓝天的额头
     可能让你流汗,洗去孤独的孱弱
     到春雨朦胧的农家村子里来吧
     冲洗去校墙关闭的狭隘
     分享如澧的欢乐
     三月,属于青年
     青年属于你的三月
     
     
     小草,一个美好的想象
     
     冬天是多情的男子
     奉献给恋人以雪的纯洁
     少女羞涩地躲进深闺
     慌忙中丢下穿黄的绿裙衣
     归去列车离逝的一瞬间
     月台上女郎抖开一身新绿
     褐油的长发垂下头去
     
     
     王乔洞
     
     乘鹤而去
     再不思留
     空扔下造物主
     再无人伺候
     (是饿极了的)
     变得丑陋了
     偷吃农家的饭酒
     被杀了头
     也无可奈何
     只将无头的雕像
     让世人看个透
     
     
     长城印象
     
     掠过千山万水
     一条龙在东方腾飞
     从遥远的沙漠时代
     跨过了植被稀疏的高原
     伸进了富饶的辽西
     再也不会漠风吹动
     遮体的兽皮树叶
     荒岭暑气裹着的牛背
     正在交给日夕
     把嘴伸进渤海
     世界风贯注新的生机
     曾经累得痉挛过
     那无非是须歇喘一口气
     今天,电闪雷鸣
     巳赐于了最好的机会
     呼啦啦——
     驾腾于东方的云际
     闪耀着崛起的光辉
     
     
     寻找
     
     在没有自我的岁月
     我乐于安逸
     一窝风刮走之后
     我寻找失落的自己
     在森林中找
     在人群中找,在书房里找
     塘里的水映不出树旁的我
     镜子里跳出没有五官的脸
     我哭了
     哭时代的我和我的时代
     猛然,我找到了
     我高兴得直跳
     发现是藏在别人
     眼里的扭曲的身影
     我又哭了
     
     
     神秘洞
     
     我曾在无数个神秘洞
     前逗留过
     艰难的步履在洞前
     反复画着一个圆
     圈着了我的彷徨
     圈着了勇敢与胆怯作战
     的可悲败局
     圈着幻想成彩球
     被实干之云撞破
     
     经历着一个又一个洞前
     我画着一个又一个圆圈
     而磨去了的鞋底就是我
     的岁月
     青春一层一层地磨去了
     阴云却越来越重了
     眼看要打雷了
     我还有胆量进去躲雨吗
     
     弃扔一个个洞
     画着一个个圆
     磨去一层层岁月
     
     
     清明,不应是雨天
     
     聆听清明渐近的脚步
     我们查好了旅游手册
     打点着行装
     清明,我的朋友
     我们的希望之火
     快快地来吧 让
     我们一起去踏青春天
     你是我们走出校墙的通行证
     将一群寂寞的鸟儿释放
     等你一来,校园
     就开起迪斯科舞会
     
     先闻其声
     未能后见其人
     四月五日,你是三百六十五
     分之一的日子
     滂沱的大雨将你与清明拆散
     清明欲现复止,又逝去
     你为油菜花而瑟缩
     却不知,我们
     把希望镶进未来
     绿色不是在你的心头吗
     
     
     相思鸟
     
     大海茫茫
     相思鸟你还在悲泣吗
     渴望得到爱
     是生命的至圣至义
     奈何星转月移
     浪波汹涌不息
     鸳鸯的和鸣声声
     击痛你的心扉
     丘比特对黄肤人
     格外吝啬
     维纳斯的裸体
     被好心地穿上裙衣
     相思鸟
     相思树已经发芽发青
     雨后丢下彩虹
     你还不展翅越过吗
     对岸,鸟鸣声声
     似哭泣,似呐喊
     似庆喜
     一部爱与恨得交响乐
     越过这天堑
     只需二十四小时的心理平衡
     纵使冰冷的桂树
     也会给你爱的抚慰
     飞出相思树吧
     追求 相思鸟
     落进海里心也甜蜜
     
     
     大学生
     
     一腔热血欲喷
     复咽
     望长空颤翅雁影
     融于苍空茫茫
     心灵的鼙鼓击彩云游荡
     巴公可知
     高老太爷是否仍在
     觉慧是否欲走复归
     沐浴千年沙漠风
     愿将毕业证书让落后
     春风不度 证明
     校领导却转过脸
     你父亲说不许离开他
     永远躺在他腋下
     漠风源头从此
     只有雁儿找高岑遗踪
     鱼儿划破袋鼠腹上
     小袋鼠倩影
     孤鸿从心头掠过
     
     
     等待
     
     迎着朝霞,你雕塑般伫立
     晨光猛地把你的身影
     拉长,长长长
     越过西部的高原
     直冲向深不见底的天际
     全身的肌筋在抖动
     燃烧的血液从眼中喷出
     慢慢的,你的身影
     带着记忆,满身尘土
     与你叠在一起
     脚下的岩石下坠
     两只脚深深扎进地里
     热汗迎着两条小河
     让一只小旱虫儿沐浴
     屏息与格外平静相伴
     舒缓了空气后
     你的身影又蠕蠕地爬行
     跌进地平线下的深壑
     终于消逝
     而两道利光仍发射出去
     于是,在茫茫的夜色中
     你与自然融为一体
     得到的满足不是等待的本身
     神秘的苍穹眨眨星星的眼睛
     
     
     姥山
     
     一篇孤独世界的童话
     一首母亲哄着婴儿的歌谣
     巢湖以她超脱一切的情怀
     把千代人梦中的蓬莱孵活
     湖水诉说着永是古人的故事
     斑驳的焦母的鞋再无后人捡起
     在不应是雨天的清明节里
     炊烟飘起攸古的怀思
     
     片刻逍遥地走出人世
     我寻找先辈之先辈的故居
     一柱擎天,举头日近
     铃铛深深诉不出现代人的奇迹
     轻纱缠竹弥果香,木犁牛人
     中世纪之梦在东方展示形象
     
     水外的凡尘冲污着中庙
     凤凰台上却再无凤凰报晓
     仅翻卷的洪涛储存着倩影
     一把过五关的青龙偃月 让
     驼腰的周仓作今人笑料
     
     度过的五分之一世纪的岁月
     化作中庙姥山间的航线
     我,作为天地逆旅间的游人
     永远踏着不重复的旅程
     当太阳将他的光辉融于茫茫雾气
     我就是云深不知处童子的老师
     
     
     补鞋匠
     
     你不知道它的名字
     却知道怎样熟练地使用它
     它伴你度着岁月
     它的嗒嗒声向社会证明着你的价值
     你说补鞋这机器真好使
     你的顾客都是你的同年人
     发亮的大学校徽使你做了许多好梦
     你一度咀嚼着痛苦
     骂着自己无能是上帝的弃儿
     后来,你终于挑着担子
     走进大学的校门
     那里需要你
     你是昂着胸脯进去的
     你说你的营业执照就是
     读社会大学的校徽
     那么多的鞋子需要你补
     大学生们穿着你补的鞋子
     走着三点一线
     又走上社会提供的位置
     他们称哥们儿请你吃饭
     图书管理员对你免证供应
     你坐在电影院里向大学生们
     谈着卓别林和蒙太奇
     他们说你不进大学不合理
     你笑了,你说生活
     会让你选择最佳的位置
     
     
     雷场相思树
     
     这里的树没有穿过素裹
     南国的血场露暴在毒日头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