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阿钟文集]->[從2月到6月(詩的結集)]
阿钟文集
·水中波动的栏杆像一条鱼(詩歌)
·神秘的指示(詩歌)
·阳光柔软(詩歌)
·瓦砾旁支架着生动的阳光(詩歌)
·热烈的夏夜(詩歌)
·她歪着身子(詩歌)
六四記憶(寫於1989年的詩作)
·為一個孤獨的聲音驕傲(詩歌)
·中國(詩歌)
·憤怒的節日(詩歌)
·牆與樂隊(詩歌)
·悲悼(詩歌)
·毀滅(詩歌)
·夜的無題和寓意(詩歌)
·言辭的塵埃(詩歌)
·在真實的邊緣停留(詩歌)
·給自己的回憶(詩歌)
·景色裡消亡(詩歌)
·秩序(詩歌)
藝評
·小論詩歌的偽技術分析
·豐美之道
·對蕭開愚詩歌的感受
·阴险的预告
·世界圆心(藝評)
·渴望天堂的體驗(藝評)
·关于诗歌的几个问题:
·关于海子之死以及人人争说海子想到几句话(隨筆)
人物
·馬哲——激情洋溢的革命詩人
·同是醉乡梦里客(王一梁)
·诗歌老战士孟浪
·天才俞心焦
·马骅,怎么可能?
·一个美丽的女孩被上帝召回去了——悼陈蔚
散文隨筆
·小论正能量、赤化思想的内化等博文汇集备存
·《谁是鱼?谁是水?》
·什么叫内化?
·正能量
·关于赤化教育和左倾犯禁的思维片段
·八十年代 星期文学茶座 八面来风
·“廣場上我聽見人民在哭泣……”
·散漫的記憶與思緒
·我這十年的主導性記憶(隨筆)
·读庞德的《地铁车站》
·鹌鹑……鹌鹑……
·从前有一个偶像
·写作也是悟道
·作为一个中国人的羡慕
·韵文在1980年代前后的苏醒(散文)
·又临六四(散文)
·祝贺刘晓波博士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周末断想(隨筆)
小說
·六十九弄:樹幹(小說)
·六十九弄:戇大貼反動標語(小說)
·六十九弄:三老头子(小說)
·六十九弄:大姑娘(小說)
·六十九弄:唐先生(小說)
·六十九弄:泔脚钵斗洪大皮(小說)
·六十九弄:小裁缝(小說)
·六十九弄:小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大流氓(小說)
·六十九弄:初解男女事(小說)
·并非常人的异思(短篇小说)
·水月镜花
·木的上午
《拷問灵魂》序跋和附录
·王一梁:黑夜中的吟唱
·京不特:“记忆就在这时打开了那个年代”(代跋)
·京不特:阿钟的诗是恶之花
·肖开愚:诗艺的另一种奥秘(原跋)
·陈接余:失去平凡的必将功于不凡(代序)
·熊晋仁:“枯守最后的诗意”
·《拷问灵魂》代後記:我的诗歌的道路
訪談錄
·翻拍常识(访谈录)
·伊萨卡访谈录:我是一个逃亡者(一平)
·伊萨卡访谈录:诗人怎样死而复生?(张真)
轉帖
·有一天我會死去,我希望死在一個乾淨的地方
·兰若山僧:孤独的守灵人——阿钟长诗《作意书》读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2月到6月(詩的結集)

   
   
   這是在哪裡?
   
   


   這是在哪裡
   當一枝吊燈從天上垂下
   我分明已經看到
   在滅亡的國家裡
   處處暗藏的險情
   
   我開始在海上航行
   在古老的房子裡我聽從了你的建議
   那是僅有的一次
   我愛上了你的頭髮
   在進門的瞬間與我對視
   
   我在起伏的天上
   見到一些閃光的記憶
   那是一次刀鋒上的體驗
   未來的一段插曲
   讓我重回海上世界
   
   重回春天的夢
   在輝煌的古代與你共舞
   你在皇位上
   而我注意到藍天下樹影的變化
   
   這是在哪裡
   記憶的塵埃又開始凝聚
   重又飄出咖啡香氣
   爛漫的櫻樹下又一次出現老虎
   以及叢林裡斑斕幽光
   
   2014/2/4 Budd Lake NJ
   
   
   因電影《海上鋼琴師》所寫
   
   
   在大海上漂浮著一條船
   星星一顆顆掉進大海
   命運在等待拋錨上岸
   
   大海上沒有盡頭的航線
   在人們嘴裡不斷吐露的
   奇異的問題
   
   在大海上遙望
   雄偉的想像被夜幕遮上
   琴聲散落的無數珍寶
   終將歸於湮滅
   
   在大海上
   在這個宇宙的心臟裡
   我們目睹了一個被埋葬的天才
   
   這是一艘鏽跡斑斑的船
   在蔚藍色的大海上
   星星不斷地墜落
   
   在一片毀滅的火焰裡
   我們看見了一艘燃燒的船
   
   2014/2/6 Budd Lake NJ
   
   
   
   小鎮客旅
   
   
   那是一個孤魂
   頭頂上的天花板被踩踏著
   那是孤旅的懷念
   已經擊倒了自己
   
   那是一天中的晚上
   很寒冷的雪天裡
   孤魂吞嚥的信心
   再也沒有結論
   
   我神飛在小鎮的上空
   只是在比對
   那段從中國傳來的文字
   而這時天空撒起了鹽
   
   2014/2/9 BuddLake NJ
   
   
   
   大雪後第一場雨
   
   
   萬物在白雪的覆盖下
   開始蠢蠢欲動
   
   我在燈下
   閱讀聖經
   外面是冰雪融化的聲音
   騷動不安的人
   不斷地敲打樂器
   他們焦急地等待太陽出現
   他們在我頭頂的樓板上走來走去
   
   2014/2/18 Budd Lake NJ
   
   
   
   變舊的雪景。看見路邊的硬塊就想起祖國。
   
   
   雪景逐漸被夜幕塗黑
   我在回家的路上
   沿途只見黑黝黝的堆雪
   
   我正在偏頭痛
   想想一生中遇到的壞人
   偏頭痛稍微有所減弱
   
   關上燈就一團漆黑
   黑色的記憶裡
   這個國家好像從沒開過燈
   
   祖國正在遠離我
   我在另一個國家裡
   感覺祖國就是路邊的硬塊
   
   硬塊變得越來越黑
   雪變成堅硬的冰
   似乎永遠不會融化
   
   2014/2/20 Budd Lake NJ
   
   
   
   解凍
   
   
   街邊的雪被弄髒了
   猛烈的太陽從天上射下來
   一棵樹直插雲天
   
   風依然刺骨
   開始退卻的冬天
   依然在緊閉的門邊徘徊
   
   但是一個聲音從空中傳來
   我聽清楚了
   那是被壓抑的吶喊
   告訴我正在解凍的訊息
   
   2014/2/26 Budd Lake NJ
   
   
   
   掩埋
   
   
   在重物的錘煉之下
   雪攀藤上樹
   雪被錘煉成堅硬的冰塊
   
   我視覺模糊
   看不清白雪承壓下的國家
   那個濁污的古代
   
   血花四濺的月台上
   冰封萬里的祖國
   衰老的喘息聲裡
   屠戮的歷史已經被雪掩埋
   
   2014/3/1 Budd Lake NJ
   
   
   
   黃昏。樓上是一對年輕夫妻,棕色皮膚的南美人。
   
   
   天色正向黃昏邁進
   我坐在客廳裡
   突然意識到
   天色正在黯淡下去
   
   太陽啊你怎麼就不見了呢
   我在沙發上只閉了一會眼
   睜開眼睛突然不見了太陽
   
   落地窗外
   積雪依然很厚
   飛鳥從窗前一閃而過
   樓上也開始傳來瘋狂的嘯叫
   
   此刻天色突然變得明亮
   突然我的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而陽光也從西邊突然照入
   墻上的畫像突然閃現出奇異的靈光
   
   2014/3/1 Budd Lake NJ
   
   
   
   明天要回中國
   
   
   春天要比冬天明亮
   衝上一杯咖啡
   整理一下行裝
   明天要回中國
   今天進入夏時制
   
   馬航的客機依然沒有消息
   上帝也顯得有點慌亂
   全世界的媒體突然停止了喧鬧
   
   也許我們的祈禱會有點用
   那就祈禱吧
   我感到我的思想很空洞
   周遭一片寂靜
   內心一片空濛
   
   西邊的光芒在桌上鋪陳
   這是春天的色調
   解凍的聲息
   正向四面八方傳遞
   
   2014/3/9 Budd Lake NJ
   
   
   
   花桥的早晨
   
   
   一列火车
   明亮地冲进远方
   在花桥
   晴朗的早晨
   切割槽钢的声响
   使空气变得不安
   
   我是早晨的客旅
   鼻尖上已沁出汗珠
   切割一阵阵
   
   悬挂在空中的太阳
   渐渐使人燥热
   被切割的槽钢
   给花桥
   留下了一段静默
   
   2014/3/22 昆山花桥
   
   
   
   槍聲驟起二十五年來
   
   
   空中灰色的靜默
   而古老的痛苦
   還在天邊滋長
   
   我們在星球的表面散落
   啊風
   那個屠夫早已作古
   
   風中的枯枝還沒爆出新芽
   那個屠夫
   自稱是人民的兒子
   
   吊塔邊根根豎立的鋼筋
   一顆子彈飛啊
   直到今天也沒落地
   
   磚縫裏長出新草
   啊風中的靜默
   這灰色的窒息
   塗滿整個天空
   
   2014/4/3 上海
   
   
   
   寫詩是一件殘酷的事
   
   
   春風和煦
   陽光不經意落地
   季節已分明轉換
   而寫詩就成為一件殘酷的事
   
   2014/4/7 上海
   
   
   
   寒冷春夜
   
   
   雨天有鳥飛過
   一輛紅色小車閃過窗前
   路上灑滿春天的水跡
   
   一个遠不是終結的日子
   我覺得冷
   雲天下
   灰色的基調左右人們的心情
   
   可以敞胸露懷嗎
   苦寒的日子沒有結束
   我躲在書房裡
   聆聽上帝的教誨
   
   整個大地都被浸泡在黑暗裡
   我開始點燈
   開始孤獨對抗
   在這寒冷春夜
   
   2014/4/13 浦東-七古村
   
   
   
   那是無聲
   
   
   我的耳朵裡轟轟作響
   那是無聲
   
   2014/4/13
   
   
   
   天黑了
   
   
   雨只現出局部
   翠綠的樹
   在煙雨的窗框裡寡淡著
   時光漸漸與黑暗的統治妥協
   
   2014/4/19 上海浦東
   
   
   
   某種物質
   
   
   某種物質在天空膠著
   某種歌唱
   是喇叭裡機械的摩擦
   
   2014/4/25 上海
   
   
   
   六月下雨
   
   
   下雨的時候接近六月
   下雨了
   昏暗的六月
   讓驚慌的人們
   在街上四散奔逃
   
   從此屬於鬼月
   二十多年了
   這個被詛咒的
   六月的鬼域
   
   雷鳴已經炸開
   在人心深處
   當六月的詛咒
   嘩嘩流淌著
   冤屈的淚水
   地平線上的鋼鐵幻境
   也已開始洶湧地坍塌
   
   2014/6/1
   
   
   
   春夏之交
   
   
   春风摇落一地的花红
   春风渐远
   而我们始于一个溅血的夏季
   
   天空中灰色的统治者
   正在扣动扳机
   而万类生机却在大地上依然爆发
   
   2014/6/4
   
   
   
   初夏的乡下
   
   
   一、
   
   院子里铺上了水泥
   我撒了一点米粒给小鸟
   直到下午也不见小鸟来啄食
   
   几个雨天下来
   依然没见太阳出来
   天也不热
   阴沉的天气使人想睡觉
   
   小鸟都聚在电线上
   叽叽喳喳说话
   没有一丝忧愁
   一只蝴蝶飞在草丛里
   一只苍蝇不顾死活往我身上撞
   
   已是六月下旬
   天该热了
   
   
   二、
   
   微弱的阳光
   在傍晚的时候出来了
   老旧的院墙上
   铺上了一层温暖的颜色
   
   麻雀终于发现了地上的米粒
   空气中飘出阵阵炊烟的香味
   我也感到饿了
   
   门前的水稻田里刚插上秧
   冒出几颗水泡
   
   2014/6/23七古村
   
   
   
   下午去了趟洪廟
   
   
   沿著村間小道
   我走到洪廟
   這個離村最近的鎮
   中間必經一座陵園
   
   途中的一個路段
   密集的小蟲不斷地撞到我臉上
   我屏住呼吸
   沖了過去
   
   終於到了大路上
   電子信息學院佔據了道路兩邊
   開始有些零星小雨滴到我頭上
   
   路邊正好有家理髮店
   我想進去躲雨
   我看見天空中彌漫著的都是我
   街道上的人已經不見了
   
   一輛出租車匆匆地出現
   回到七古村的時候
   天上並沒有下雨
   而地上的米粒
   已被麻雀啄食乾淨
   
   2014/6/27 七古村
   
   
   
   鄉間夜
   
   
   鄉間的夜很黑很靜
   蟲鳴與蛙鳴
   使鄉間的夜更黑更靜
   我在一個很大的房子裡
   讀鬼故事
   
   晾在黑暗中的床單動了一下
   突然燈也跳了一下
   村裡所有的狗都齊聲大叫
   圍墻外有車燈晃動
   沒有月影的天空鬼影幢幢
   
   2014/6/28 七古村
(2014/07/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