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艾鸽文集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艾鸽更多文章请看艾鸽专栏
    艾鸽哲理书《人类优活法》连载之五
   
   
   
   
    -----大型政论片部分解说词----
   
   
   
    续第一集《苦海觅边》
   
    人类走出大森林后魂魄萦绕的梦想,是让每一个人都有社会保障。古往今来,思想家们设计了各种乌托邦,而悲情依旧。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权宣言或思想家敢喊出:天赋财权。人们应有的社会福利,成为王者的赐予。或者是自身永远的负担。若将这社会难题转化成为世界各国政治、经济与社会公平发展的杠杆,人类社会将因此而步入一个新台阶。人口的伟大不是靠数字来充填的,爱因斯坦不过是一个人而已。人们固守着所有的荒谬,让真理忍受孤寂。
   
    莽莽昆仑山据说是中华民族起源的圣山。 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周礼•春官•大宗伯》郑注:“礼地以夏至,谓神在昆仑者也。”西来说者每以此为据。此首咏华夏民族的来源。昆仑欲比天高,可见民族志向不小。可炎黄子孙有生以来,就一直被痛苦萦绕。生者的幸运,无法抵消生者的不幸。
   
    你见过母亲谋害自己的爱女吗?深圳白云区环滘小学。学生家长徐月妹牵着一对子女走上教学楼楼顶。母亲对女儿说:“你站到围栏边上去。”女儿探头看了看楼下:“我不去。”“你站上去,我就给你钱买东西吃。”见女儿仍然不敢站上去,母亲说:“女儿你站到上面去,如果你不站上去,学校就不会负责,弟弟就没钱医,弟弟眼睛这样,以后就没人要他了。”女孩爱弟弟,她站上了围栏。谁也没想到她母亲一掌将女儿推了下去、、、、、、广州军区总医院当日通报,这一天是2013年11月7日。
   
    你见过丈夫自锯患病右腿吗?47岁的保定男子郑艳良因无钱付手术费,自锯患病右腿。当时被病痛折磨得受不了的郑艳良让妻子在床底下找工具锯腿,妻子阻止并跟他吵了一架,跑到了其它屋子生闷气,郑艳良咬着痒痒挠,花了15分钟锯下右腿,然后喊妻子来,“把我的腿收拾了。”妻子又惊又吓,哭着将腿拿走包起来放到了院子的缸里,“我们这里有个风俗,最后怎么着得有个全尸。”医生看后道:“左腿溃烂,也得裁肢。”
   
    你见过农民夫妇因付不起1958元医疗费投闽江自尽吗?南方周末曾报道:不久另一对农民工陈正先夫妇,因付不出高额医疗费也命断长江。他们曾参加“农村合作医疗”这种合作医疗规定,每年每人要交15元钱,中央和地方补贴40元。但陈正先的儿子陈泽彪的病共花了12000多元,合作医疗仅报销了863元。他们赴死显得非常坚决。丈夫留下了遗书:“、、、、、、我和元香永不分离,以江水为家、、、、、、”然后,两人用皮带捆在一起,再加一道绳子,拥抱着跳进长江。
   
    你见过绝情母无钱为女治病将其扔进河淹死吗?三十出头的周模英来自江西农村,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丈夫阿德是文盲。二人育有3个孩子,最大的女儿5岁,最小的女儿在出事前还未满周岁。去年 7月20日凌晨,小女儿发高烧烧得厉害,周模英竟鬼使神差地抱着小女儿走到了附近的河涌,将怀里的孩子扔进了水中、、、、、、今年1月20日,广州中院一审判决,对周模英因付不起医疗费“酌情从轻处罚”,以故意杀人罪轻判其11年徒刑。
   
    这些特写镜头出自哪里?中国。什么人?百姓。为什么?付不起医疗费。可这种悲剧并非中国独有。
   
    世界制药业每年投资将近270亿美元用于科研,其中绝大多数是用于研制延年益寿或者是滋补营养药。可是,对于非洲贫穷国家的人民因传统疾病挣扎在死亡线上,这些制药业却视而不见,反而振振有词地说,“谁付不起买药钱,就得死。”这是乌干达一个叫奥姆戈的乡村一景。护士小姐哈略埃特•阿基科鲁不断用针试着戳静脉,“一旦你使用了这种药物,静脉就被损坏了,”呆在那间用茅草盖起来的诊所里的阿基科鲁小姐说。“由于这种药物具有腐蚀性,它会腐蚀掉皮肤的表层。嗜睡病是一种由锥形虫引起的睡眠症,多少世纪来来,一直折磨和杀害着成千上百万非洲人。一位非洲红十字会的人指出,睡眼症也许是世界上制药巨人和第三世界贫穷百姓的致命的疾病之间严重脱节的最生动的例子。“我讨厌那种逻辑,称,买不起药,就等死。”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加斯顿县一名59岁的男子为了能有机会治病,居然到银行抢劫了1美元后等待警察把自己送进监狱。该男子名叫詹姆斯•理查德•韦罗内,经济危机前曾做了17年的可口可乐送货员。韦罗内的手腕还患上了关节炎,而且胸腔还有突起。韦罗内早晨醒来后洗了个澡,烫了衬衫,然后向当地媒体寄了一封信,上面写道:“当你们收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因抢劫银行1美元而犯下了抢劫银行罪,我的心理健康,但身体糟糕。”信上的回复地址是加斯顿监狱。韦罗内随后坐出租车来到了银行,将他的“1美元勒索信”交给一名柜员,然后对这名柜员说自己会在这里等候警察到来。这名柜员被吓得进了医院,而韦罗内也”如愿以偿”地进了监狱。由于只抢劫1美元,所以韦罗内被以盗窃罪而不是抢劫银行罪起诉。但他表示,如果惩罚不够严重,他会对法官说将再次实施犯罪。
   
    这些悲剧不是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的个别现象。它在我们这颗星球上司空见惯地存在着。人们或许可以以各种理由去谴责走极端的弱者,可更让人们关心的话题是:我们的生活怎么啦?人们为什么绝望?难道全世界就找不出一条人人可享受社会保障的活路?!
   
    人类首先要正视悲剧:别林斯基说过:“不幸是一所最好的大学。”这是人类社会的共同不幸,而且似乎是难解的共同不幸。假若生活重新开始,谁来终结这种不幸?假若不幸世代延续,那人类的痛苦是否还有解药?人类者,上帝的宠儿,宇宙之精灵,难道永坠这思想贫困划出的怪圈?!西方的寻觅者,或东方的寻觅者,从发现美洲新大陆,到郑和七下西洋,从膜拜马克思到垂青资本主义,都是从地球的资本掠夺中看见了希望。不否认这也曾经是历史的进步。可到了21世纪的今天,是到了终结历史悲剧的时候了!瓦特发明蒸汽机,使人类进入工业时代。互联网的发明,又使人类进入信息时代。我们永远不能去埋怨环境的不幸,而只能埋怨我们智商的不幸。地球已经提供了人类的生存环境,而人类却热衷于战争,暴力和流血,不是我们的星球缺少智慧,而是缺少正确的选择。伟大是伟大者的选择,渺小是渺小者的盲从。选择将决定人类的命运。
   
    思想家的眼睛不能长在后脑勺上,更不能光长在脸上,要浮泡在民众的苦涩中,才会发现真理。艾鸽赋七律一首:月下感怀
   
    鱼脊托起虚恍月,雁翼抖落嫦娥睫。
    游丝千古争飘逸,安谧百代试超越。
    天象若显人间事,地史何为分正野。
    空道仲秋玉盘圆,谁人解愁心阑缺?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14/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