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念此的博客
·“以色谋权”与“以权谋色”
·“惊喜成惊吓?”
·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
·高官情妇为何不乏“丑女”
·人民网:今天的中国,农民在加速返贫
·“你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中国各省区的20大文化符号-看看你的家乡符号!
·“敢对佩佩来一口吗?”
·日本疯狂教授制造超级病毒-人类将毫无抵抗力
·毛林翻脸的真正原因
·中国式病态婚姻:有车有房没娘成受欢迎模式
·国内首创竖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
·日本又想打仗了!
·新书《虚拟非现实》揭露网络骗局的传播
·花8万变成“冬瓜脸”(图)
·一中国妇女长期遭虐待杀夫
·禅修里的长寿秘密
·去年在香港住了一個月的感受
·从写博文看人的改变
·中国女性十大致命硬伤:
·现在的小三们都成了反贪英雄
·[转帖]寡妇追日
·西方唾弃“剩余食品”在中国成美味佳肴(图)
·神秘预言曝光:载满欧洲游客的班机将被击落(图)
·上海和北京的出租车司机
·民主和民主制度的一些浅见
·日记中的蒋介石-丢失大陆的原因探讨
·为何只有中国男人包二奶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古代男女交往如何妙用性暗示
·当今中国社会的十五怪,太精辟了!
·经典:美国-欧洲-中国,三种人生
·会场众目睽睽下带走贪官 震撼效果不俗(图)
·出国慎做的10个粗鲁手势的英语表达
·怎么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风雅?
·跳出字面-教你看懂外国人是否在讽刺你
·世界一团糟 大美帝国别趴下
·看了這54句-你就看懂了人性
·习近平与前妻分手之谜曝光(图文)
·助你赢得好人缘的8大诀窍(图)
·如何跟老外打电话-用英语打电话常用句
·七十年代流行的政治野史和小道消息
·我终于在美国实现了我的梦想!
·向上吧!停止做的17件消极的事情
·一张图解释病毒之王“埃博拉”
·埃博拉病毒感染病例
·英美文化对对碰
·中国教授语出惊人 三峡大坝最终结局是这样
·中国的千人一面令人诧异
·寺庙的香火钱都去哪里了?
·不可思议:有人为打开销路往白酒里添加“伟哥”
·女间谍色情训练细节曝光(图)
·有些男人真的不适合出轨
·让自己有个幸福人生的方法
·【暗访大连黑洗衣厂:】
·媒体揭秘:男人最怕的5件事
·玩手机进医院
·2014网络新语,层出不穷!
·2014年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视频】
·高科技和依亲绿卡 拟大增配额
·善忘,是人生的一种佳境
·21个人生修养之最
·微信正在悄悄地“绑架”用户
·原子弹炸日本的飞行员在国会的演讲
·四情况不表白就能牵手
·朝鲜人为活命 拖家带口舍弃一切逃往中国
·你是我的男神
·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有多少人知道“厚德载物”共计二十五徳
·8个习惯让你狂长皱纹
·为什么海峡两岸黑心商家都在制造地沟油?
·美丽的网络
·“裸官”数量为何成了不能说的秘密?
·女大学生为何对陌生男不设防(图)
·毛泽东秘书陈伯达刑满释放后的秘密生活
·一个不问出身的市场正在走来
·让毛泽东愧疚一生的一位尼姑
·秋之唯美
·微软确认Win8.1将没有二次升级-直接发布Win9
·人生有七个危险期
·从脸上竟然能看出富贵贫贱!
·越南新娘在哭泣!
·八卦一个狗血离婚故事
·中国白领最让美国人费解的十大特点
·苹果公司的聪明与部分中国人的傻蛋
·马云自曝 首富是靠女人炼成的
·亚述帝国和伊斯兰国
·苹果新机问题重重 iPhone6 Plus深陷“弯曲门”
·阿里会不会重复中石油的悲剧故事?
·走路速度可预测寿命长短?
·说说我对香港人的认识过
·北京亮出应对香港原则:不妥协不流血
·学会空杯
·林彪之所以值得敬重 理由主要有四
·为什么文学女青年都喜欢跟人上床
·警惕!三种晚餐天天吃等于慢性自杀
·为什么文学男青年都比较喜新厌旧
·作为大陆人,我认为占中是好事!
·热贴:大陆人乐见香港变臭 这样就扬眉吐气了
·美国80后美女在中国变身亿万富妹(图)
·黎智英策划“占中”已久 做空港股获利超10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网络图片
   

   宋美龄是名人,也是女人,她与其他普通女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她在嫁给蒋介石之前,受的约束虽然较大,言与行还是不太规矩,社会上对她已有舆论。她与蒋介石结婚后,社交范围扩大,接触的人也多了,行为变得更不规矩,对家庭也不怎么负责任。
   
   威尔基1892年出生在美国西部,青年时期当过律师,并任过一家电力公司的经理。他虽然未在政府中担任过重要职务,也不是很有名的政治家,因其豪爽热诚,才华横溢,精力过人,形象也较好,受到很多共和党人的赞赏。
   
   罗斯福与威尔基既是政敌,又是朋友。早在威尔基是民主党党员时,罗斯福就很喜欢他,并要他做国务卿。罗斯福第三次当选总统后,对他好感不减,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他是美国的优秀政治家,要予以重用。不久,罗斯福将他作为“总统代表”,派到世界各地访问。
   
   1942年8月26日,威尔基作为“总统代表”来中国访问。国民党政府考虑到威尔基在1940年大选中的优异表现和与罗斯福总统的特殊关系,对他这次访问极为重视。重庆当时是国民党政府的“战时首都”,威尔基未到之前,蒋介石就向重庆市长吴国桢下令,威尔基一行到达重庆时,要动员全体市民上街欢迎,街道也要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还要张灯结彩,鞭炮齐鸣。
   
   据当时的报纸报道,威尔基8月26日到达重庆时,国民党组织的欢迎队伍达数十万人,长达11英里。还准备了大量的青天白日旗和星条旗及五花八门的鞭炮。在中华民国的历史上,对一个不是元首的外宾搞这样高规格的欢迎仪式,可说是史无前例。
   
   威尔基到重庆后,住在宋子文的豪华公馆里。蒋介石多次带着宋美龄拜会威尔基,宋美龄英语甚好,蒋介石与威尔基谈话时,均由宋美龄任翻译。
   
   这位威尔基当时虽满50岁,因保养有方,仍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欲火甚旺,对女人很有吸引力。
   
   宋美龄从第一次跟蒋介石拜访威尔基时起,就被威尔基的优美谈吐和风度所倾倒。她利用给威尔基译话的机会,频频向威尔基传情,威尔基自然心领神会。他们还用英语互相称颂、赞美。
   
   蒋介石每次与威尔基会谈完毕,宋美龄便与威尔基有依依难舍之感。
   
   甚爱疑人的蒋介石,对威尔基与宋美龄的感情不断加深不但毫无察觉,反而还对威尔基进行肉麻的吹捧和赞扬。
   
   蒋介石怎么也没有想到,受他赞扬的这位威尔基借这次“访问”之机,正在与他的妻子加强“密切联系”。
   
   3日晚上,蒋介石举行欢迎威尔基的盛大晚宴。国民党要员、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头目、中央社、《中央日报》的资深记者均应邀出席。
   
   在首席上就坐的有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威尔基及另几位国民党要人。威尔基坐在宋美龄右边。随同威尔基访问的另一位美国外交官迈克·考尔斯被安排在另一席上。
   
   威尔基与宋美龄在席上边吃边交谈,两人亲热无比。蒋介石不懂英语,两人谈了些什么,他一句也不清楚。他见宋美龄与威尔基打得很火热,认为这是中美“友好”的象征。威尔基怕蒋受到冷落,不时向他投个笑脸,他也用笑回敬威尔基,以示友好。他们的这些动作,都没有逃过坐在另一席上的考尔斯的眼睛。
   
   宴会进行到中途,宋美龄不顾蒋介石及姐夫孔样熙在身旁,也不考虑这是在外交场合,斗胆地邀威尔基到她的公寓去。威尔基见宋美龄对他如此“深情”,也顾不得影响了,答应马上离席。
   
   威尔基是个极机智、聪明的人。他深知,他与宋美龄一起出去,有可能引起蒋的怀疑。为了不出问题,必须把蒋介石稳在宴席上。威尔基想到这里,将蒋介石的卫士招拢来说:“你去把我们的考尔斯叫过来,我要对他讲一件重要事情。”
   
   考尔斯马上过来了。
   
   威尔基对考尔斯说:“过一会儿,我和蒋夫人出去有点事,你到我这个位子上来陪蒋委员长。”考尔斯听后,明白了威尔基叫他来这一席的目的,是为他与宋美龄“幽会”做掩护的。
   
   大约过了5分钟,威尔基与宋美龄双双借故离席。
   
   一出宴会厅,宋美龄像久别的妻子见丈夫,将威尔基的手臂挽着大步向停在门口的轿车上走去。车子载着这对“情人”飞快驶向重庆市中心的妇幼医院。
   
   宋美龄是这家医院的创办人,她在顶层专设了一个“公寓”。过去,她很少来这个无人知道的“公寓”“休息”。
   
   一小时后,宋美龄和威尔基还未回席,蒋介石对他们有怀疑,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由于这是外交场合,他忍住没有发火。
   
   极善察言观色的考尔斯看到蒋介石的脸色变了,便千方百计地找话与蒋交谈,尽力将蒋在桌子上的时间拉长些。蒋介石心里有事,考尔斯只是勉强应付。宴会刚开始的“友好”气氛,这时不但烟消云散,而且还相当紧张。
   
   又过了一刻钟,蒋介石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向站在门口的卫士连连拍手,示意他们过来。三名卫士拢来了。他对卫士们说:“我要回去。”接着,他向考尔斯打了一声招呼,匆匆出去了。
   
   考尔斯也很快回到了宋公馆。他不知道威尔基与宋美龄到哪里去了,心里很着急,但又束手无策。
   
   蒋介石回到住地未见到宋美龄,火冒三丈。他决定带着卫士去宋子文公馆,搜寻宋美龄。
   
   到了9点,考尔斯突然听到宋公馆的中庭有人高声喊叫,心里一慌,想出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他正要去开门,蒋介石带着持自动步枪的三名卫士冲进来了。
   
   蒋介石见考尔斯在屋里,感到此举失礼了。他强忍住火,向考尔斯鞠了一躬,然后问道:
   
   “威尔基先生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考尔斯连忙说:“蒋委员长,我向你保证他不在这儿。我也确实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蒋介石不想多说话,掉头就走。三名卫士紧随其后。考尔斯见蒋介石招呼也不打就走了,感到事情很严重。
   
   他急忙跟了出去,想看个究竟。
   
   蒋介石不相信考尔斯的话。他走了十几步,又回过头四处张望。他决定在宋公馆的房子里仔细搜查一遍。他每到一个房间,先检查床底,后检查橱柜,看宋美龄、威尔基是否躲在里面。
   
   蒋介石捉“奸”的劲头很大,而且检查得十分细。此时,他将他的身份全忘了。身为主席、委员长,亲自带着卫士搜查“奸夫”,这恐怕也是史无前例。很可惜,蒋介石演出的这幕丑戏,因中外记者们不知道没有报道出来,中华民国史也遗漏了这重要的一笔。
   
   搜查完毕,蒋介石一无所获。他心想:在威尔基住宅未搜查到宋美龄,那就说明太太与威尔基没有不正常的关系了。于是,带着卫士匆匆离开了宋公馆。
   
   过了12点,威尔基还未回到住地。考尔斯心里又急又害怕。他心想:威尔基是代表美国总统访问中国的,没有想到只来这么几天,就与蒋夫人勾搭上了。这事如被人传出去,肯定要震动全世界,到时,威尔基交不了差,自己也下不了台。
   
   到了凌晨4点,威尔基回来了,而且一副洋洋自得十分快活的样子。他全然不知考尔斯内心的痛苦,绘声绘色地向考尔斯谈了他离席后与宋美龄共度好时光的情景。他还高兴地说,他已邀请宋美龄到美国去访问。
   
   威尔基一说完,考尔斯怒不可遏地说:“你这个混蛋今天可把我急坏了!”
   
   “怎么呢?”威尔基不解地问。
   
   考尔斯将蒋介石来搜查他和宋美龄的情况向威尔基讲了一遍。
   
   威尔基大吃一惊:“有这么回事呀?”
   
   考尔斯余怒未消地说:“我承认,宋美龄是我们见过的最美丽、最聪明、最有性感的女人之一。我也看到了你们之间的巨大吸引力。但是,你们做得太疯狂了!你们这是对社会和家庭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你要注意,重庆报圈已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有舆论了,只是他们慑于蒋介石的权势不敢写出来。你要知道,你是代表罗斯福总统来中国的,你还指望1944年能再度被提名竞选总统;如果民主党人知道你与蒋夫人的事,你必垮无疑。你还想过没有,你回美国时,你的妻子、儿子到机场去接你时,你有何脸见他们?”
   
   威尔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细细一想,感到考尔斯的话很有道理。宋美龄是蒋委员长的夫人,自己来华只这么几天,就与她如胶似漆,而且还邀请她到美国去访问。这样下去,必然会给中美两国关系惹出麻烦,也会断送自己的前途。剩下几天,要与宋美龄保持一定的距离。邀她访美的事也放到以后再说。
   
   于是,只睡了三个小时,他便爬起来,嘱咐考尔斯说:“你到蒋夫人那里去一趟,告诉她,她这次不能与我们一起到华盛顿。”
   
   考尔斯不想去,推说不知道宋美龄住在哪里。威尔基非要他去,他没办法,只好答应去一趟。
   
   威尔基将宋美龄现在的住地告诉了考尔斯。威尔基虽然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与宋美龄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他对她的个性和为人并不了解。他没有想到,这样的话叫另一个人去传,会给传话人带来什么后果。
   
   考尔斯是个直性子人,说话比较生硬。他一见到宋美龄,便直截了当地对她说:“蒋夫人,你不能与我们一起到美国去。”
   
   宋美龄吃惊地问:“是谁说我这次不能与你们一起去美国?”
   
   “是我。”
   
   “为什么呢?”
   
   考尔斯耐心地对宋美龄解释道:“因为你是蒋委员长的夫人,威尔基是美国总统的代表、下一届美国总统的候选人,你们的感情再发展下去,不但政治上影响不好,也会给各自的家庭带来不幸。你们这样做是很不明智的。”
   
   宋美龄看到眼前这位阻止她去美国的“恶人”,怒火即从胸起。她忍不住地用蓄得很长的指甲使劲地在考尔斯脸上一抓,给考尔斯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伤痕。考尔斯没有想到宋美龄会有这么一着,对她毫无防范。待他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时,脸上的伤痕又变成一道血迹,而且疼痛难忍。
   
   他感到自己受了奇耻大辱,恨不得狠揍宋美龄两拳头。他想到对方是蒋介石的夫人,忍住没有发火,只是用手捂住伤口,狼狈不堪地退了出来。
   
   据考尔斯自己后来在美国出版的回忆录中说:他回国后,一些朋友和熟人问他脸上为何有疤迹,他难以回答,只有用微笑应对,脸上的伤痕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好。
   
   考尔斯此后再未在美国政界任职,专门从事出版工作,并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出版商、亿万富翁。
   
   威尔基回国后,自然忘不了与宋美龄的一夜“夫妻情”。他经常向罗斯福进言,要求罗斯福邀宋美龄访美。罗斯福不知威尔基的奸心,先后于1942年8月22日、9月16日两次写信给蒋介石,邀请宋美龄访问美国。
   
   这一年的11月,宋美龄终于秘密飞到美国,与“撩人绮思”的情人威尔基再度会面……
   
   宋美龄与威尔基的这段私情,局外人都不知道。直到1985年,迈克·考尔斯在美国秘密出版了发行百万册的《迈克回望》一书,才将此事披露于世。威尔基也在他的著作《天下一家》中,记叙了他与宋美龄交往的全过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