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念此的博客
·一张图点醒社会现状-还能说什么呢?
·上海=海上,应倒着念
·欢迎来同济大学看瀑布!
·美女:待水深及腰哪个小伙子开船来接我?
·这是杭州公交车-你们感受一下
·悲剧-看着自己的爱车被一口一口的吞没!
·“十年后国人获诺奖将成家常便饭”?
·在这张图片面前-文字语言是多余的
·美女,哥送你一程
·“我一直在赛跑,但未想到我会赢!”
·“姚明与潘长江的身高平均是1.94米。。。”
·白宫默认琉球属于中华
·年年“黄金周”-年年人挤人
·“留下派出所”
·遗留在大陆的国军抗日团长
·“诚实的告诉我你年薪多少?”
·人民日报“主体部位”穿上了“土豪金”秋裤!
·最可怕的不是你娶了个你不爱的人,而是
·“接受一下大自然的洗礼”
·“你奈我何?”
·英国小伙按中国古代方式迎娶美丽的郑州女孩
·“威风吧!”
·宽带,不宽!
·“求求你了!”
·“人中典型!”
·“最是寒心”
·“该来的总会来”
·“本大仙掐指一算。。,”
·“老师给你辅导功课!”
·“大人读物也让人无法直视。。。”
·“网络非著名屌丝”
·“不像2B我叫你去干什么?”
·“喊你一声美女,你敢回头吗?”
·东北供暖第一天
·“抓住雷锋,就是他把我绊倒的!”
·“就好像从发达国家往非洲走了一圈!”
·“让你最私密的部位变成黄金殿”
·“这事语文老师都帮不了你”
·北大为什么容不下个性教师?
·“妹妹欠幼儿园1000多块学费。。。”
·“妹妹欠幼儿园1000多块学费。。。”
·“三胖早晚会成‘宇宙大帝’的”
·“哎~!我的脸盲症犯了”
·气势完胜!
·“转基因有两个软肋”
·“放开我!我要亲自去教训美帝!”
·中南海“大内高手”揭秘(10P)
·问世间钱为何物,直教她生死相许?
·“捺是成年人啊!(每日上海)”
·“别让警察发现了!”
·“我初二的辅导员是王岐山”
·明日万圣节。。。
·“京城‘土豪趴’曝光”
·“男女生不能一对一在一起”
·万圣节还没到,别出来吓我好伐?
·“这个学校不是你们的”
·“坐着汽车轻轨,可知这群孩子?”
·保护伞,太牛B-城管都不敢碰!
·昨晚吓死了!今儿依然惊魂未定...
·种族歧视!派我去收拾他们!
·“没想到今天我的家竟然上演了这一幕
·“身体里的空气都饱含丰富的微量元素
·“身体里的空气都饱含丰富的微量元素”
·娶越南和柬埔寨新娘
·娶越南和柬埔寨新娘
·如此七仙温泉嬉水节?
·如此七仙温泉嬉水节?
·别再用青春赌明天!
·“这究竟到哪儿了?”
·“恩恩,你演得太动情了”
·“残忍杀妻,不死天理难容!”
·神秘的“包小姐”
·要求“立即避免此类行为”
·“中日若开战,日本将陷万劫不复之地”
·“雾霾影响生殖能力”
·我要是孙杨,就学李娜!
·屌丝的春天在哪里?!
·“有女莫嫁新闻郎”
·“‘全民医保’已基本实现”
·美媒:中国有250枚核弹 仅40枚可打美国本土
·行为蛮可爱,应对蛮得体
·忘了在国外了
·今天有个会!
·为灾区人们祈福!
·由中国命名的强台风“海燕”飞回娘家[5P]
·“但你没死掉,对不对?”
·灿烂金秋胜似春色[10P]
·“胸猛”美女记者[5P]
·黄晓明你又来凑什么热闹?
·中国大陆二十二年前穿短裙的女孩
·“不要叫我‘农民工’!”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为什么要报警?”
·宝马不是吃草的!
·中南海保镖-大内高手格斗技超强[8P]
·满地尽现黄金甲!
·“担任驻华大使是我一生的荣耀”
·“老哥,你说晚了”
·“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还用你说”
·“网民心中有杆秤!”
·“我顿时明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宋美龄与美国政客威尔基的一夜情

   网络图片
   

   宋美龄是名人,也是女人,她与其他普通女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她在嫁给蒋介石之前,受的约束虽然较大,言与行还是不太规矩,社会上对她已有舆论。她与蒋介石结婚后,社交范围扩大,接触的人也多了,行为变得更不规矩,对家庭也不怎么负责任。
   
   威尔基1892年出生在美国西部,青年时期当过律师,并任过一家电力公司的经理。他虽然未在政府中担任过重要职务,也不是很有名的政治家,因其豪爽热诚,才华横溢,精力过人,形象也较好,受到很多共和党人的赞赏。
   
   罗斯福与威尔基既是政敌,又是朋友。早在威尔基是民主党党员时,罗斯福就很喜欢他,并要他做国务卿。罗斯福第三次当选总统后,对他好感不减,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赞他是美国的优秀政治家,要予以重用。不久,罗斯福将他作为“总统代表”,派到世界各地访问。
   
   1942年8月26日,威尔基作为“总统代表”来中国访问。国民党政府考虑到威尔基在1940年大选中的优异表现和与罗斯福总统的特殊关系,对他这次访问极为重视。重庆当时是国民党政府的“战时首都”,威尔基未到之前,蒋介石就向重庆市长吴国桢下令,威尔基一行到达重庆时,要动员全体市民上街欢迎,街道也要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且还要张灯结彩,鞭炮齐鸣。
   
   据当时的报纸报道,威尔基8月26日到达重庆时,国民党组织的欢迎队伍达数十万人,长达11英里。还准备了大量的青天白日旗和星条旗及五花八门的鞭炮。在中华民国的历史上,对一个不是元首的外宾搞这样高规格的欢迎仪式,可说是史无前例。
   
   威尔基到重庆后,住在宋子文的豪华公馆里。蒋介石多次带着宋美龄拜会威尔基,宋美龄英语甚好,蒋介石与威尔基谈话时,均由宋美龄任翻译。
   
   这位威尔基当时虽满50岁,因保养有方,仍然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欲火甚旺,对女人很有吸引力。
   
   宋美龄从第一次跟蒋介石拜访威尔基时起,就被威尔基的优美谈吐和风度所倾倒。她利用给威尔基译话的机会,频频向威尔基传情,威尔基自然心领神会。他们还用英语互相称颂、赞美。
   
   蒋介石每次与威尔基会谈完毕,宋美龄便与威尔基有依依难舍之感。
   
   甚爱疑人的蒋介石,对威尔基与宋美龄的感情不断加深不但毫无察觉,反而还对威尔基进行肉麻的吹捧和赞扬。
   
   蒋介石怎么也没有想到,受他赞扬的这位威尔基借这次“访问”之机,正在与他的妻子加强“密切联系”。
   
   3日晚上,蒋介石举行欢迎威尔基的盛大晚宴。国民党要员、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头目、中央社、《中央日报》的资深记者均应邀出席。
   
   在首席上就坐的有蒋介石、宋美龄、孔祥熙、威尔基及另几位国民党要人。威尔基坐在宋美龄右边。随同威尔基访问的另一位美国外交官迈克·考尔斯被安排在另一席上。
   
   威尔基与宋美龄在席上边吃边交谈,两人亲热无比。蒋介石不懂英语,两人谈了些什么,他一句也不清楚。他见宋美龄与威尔基打得很火热,认为这是中美“友好”的象征。威尔基怕蒋受到冷落,不时向他投个笑脸,他也用笑回敬威尔基,以示友好。他们的这些动作,都没有逃过坐在另一席上的考尔斯的眼睛。
   
   宴会进行到中途,宋美龄不顾蒋介石及姐夫孔样熙在身旁,也不考虑这是在外交场合,斗胆地邀威尔基到她的公寓去。威尔基见宋美龄对他如此“深情”,也顾不得影响了,答应马上离席。
   
   威尔基是个极机智、聪明的人。他深知,他与宋美龄一起出去,有可能引起蒋的怀疑。为了不出问题,必须把蒋介石稳在宴席上。威尔基想到这里,将蒋介石的卫士招拢来说:“你去把我们的考尔斯叫过来,我要对他讲一件重要事情。”
   
   考尔斯马上过来了。
   
   威尔基对考尔斯说:“过一会儿,我和蒋夫人出去有点事,你到我这个位子上来陪蒋委员长。”考尔斯听后,明白了威尔基叫他来这一席的目的,是为他与宋美龄“幽会”做掩护的。
   
   大约过了5分钟,威尔基与宋美龄双双借故离席。
   
   一出宴会厅,宋美龄像久别的妻子见丈夫,将威尔基的手臂挽着大步向停在门口的轿车上走去。车子载着这对“情人”飞快驶向重庆市中心的妇幼医院。
   
   宋美龄是这家医院的创办人,她在顶层专设了一个“公寓”。过去,她很少来这个无人知道的“公寓”“休息”。
   
   一小时后,宋美龄和威尔基还未回席,蒋介石对他们有怀疑,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由于这是外交场合,他忍住没有发火。
   
   极善察言观色的考尔斯看到蒋介石的脸色变了,便千方百计地找话与蒋交谈,尽力将蒋在桌子上的时间拉长些。蒋介石心里有事,考尔斯只是勉强应付。宴会刚开始的“友好”气氛,这时不但烟消云散,而且还相当紧张。
   
   又过了一刻钟,蒋介石终于忍不住了。他站起身,向站在门口的卫士连连拍手,示意他们过来。三名卫士拢来了。他对卫士们说:“我要回去。”接着,他向考尔斯打了一声招呼,匆匆出去了。
   
   考尔斯也很快回到了宋公馆。他不知道威尔基与宋美龄到哪里去了,心里很着急,但又束手无策。
   
   蒋介石回到住地未见到宋美龄,火冒三丈。他决定带着卫士去宋子文公馆,搜寻宋美龄。
   
   到了9点,考尔斯突然听到宋公馆的中庭有人高声喊叫,心里一慌,想出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他正要去开门,蒋介石带着持自动步枪的三名卫士冲进来了。
   
   蒋介石见考尔斯在屋里,感到此举失礼了。他强忍住火,向考尔斯鞠了一躬,然后问道:
   
   “威尔基先生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
   
   考尔斯连忙说:“蒋委员长,我向你保证他不在这儿。我也确实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蒋介石不想多说话,掉头就走。三名卫士紧随其后。考尔斯见蒋介石招呼也不打就走了,感到事情很严重。
   
   他急忙跟了出去,想看个究竟。
   
   蒋介石不相信考尔斯的话。他走了十几步,又回过头四处张望。他决定在宋公馆的房子里仔细搜查一遍。他每到一个房间,先检查床底,后检查橱柜,看宋美龄、威尔基是否躲在里面。
   
   蒋介石捉“奸”的劲头很大,而且检查得十分细。此时,他将他的身份全忘了。身为主席、委员长,亲自带着卫士搜查“奸夫”,这恐怕也是史无前例。很可惜,蒋介石演出的这幕丑戏,因中外记者们不知道没有报道出来,中华民国史也遗漏了这重要的一笔。
   
   搜查完毕,蒋介石一无所获。他心想:在威尔基住宅未搜查到宋美龄,那就说明太太与威尔基没有不正常的关系了。于是,带着卫士匆匆离开了宋公馆。
   
   过了12点,威尔基还未回到住地。考尔斯心里又急又害怕。他心想:威尔基是代表美国总统访问中国的,没有想到只来这么几天,就与蒋夫人勾搭上了。这事如被人传出去,肯定要震动全世界,到时,威尔基交不了差,自己也下不了台。
   
   到了凌晨4点,威尔基回来了,而且一副洋洋自得十分快活的样子。他全然不知考尔斯内心的痛苦,绘声绘色地向考尔斯谈了他离席后与宋美龄共度好时光的情景。他还高兴地说,他已邀请宋美龄到美国去访问。
   
   威尔基一说完,考尔斯怒不可遏地说:“你这个混蛋今天可把我急坏了!”
   
   “怎么呢?”威尔基不解地问。
   
   考尔斯将蒋介石来搜查他和宋美龄的情况向威尔基讲了一遍。
   
   威尔基大吃一惊:“有这么回事呀?”
   
   考尔斯余怒未消地说:“我承认,宋美龄是我们见过的最美丽、最聪明、最有性感的女人之一。我也看到了你们之间的巨大吸引力。但是,你们做得太疯狂了!你们这是对社会和家庭极不负责任的行为。你要注意,重庆报圈已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有舆论了,只是他们慑于蒋介石的权势不敢写出来。你要知道,你是代表罗斯福总统来中国的,你还指望1944年能再度被提名竞选总统;如果民主党人知道你与蒋夫人的事,你必垮无疑。你还想过没有,你回美国时,你的妻子、儿子到机场去接你时,你有何脸见他们?”
   
   威尔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躺在床上细细一想,感到考尔斯的话很有道理。宋美龄是蒋委员长的夫人,自己来华只这么几天,就与她如胶似漆,而且还邀请她到美国去访问。这样下去,必然会给中美两国关系惹出麻烦,也会断送自己的前途。剩下几天,要与宋美龄保持一定的距离。邀她访美的事也放到以后再说。
   
   于是,只睡了三个小时,他便爬起来,嘱咐考尔斯说:“你到蒋夫人那里去一趟,告诉她,她这次不能与我们一起到华盛顿。”
   
   考尔斯不想去,推说不知道宋美龄住在哪里。威尔基非要他去,他没办法,只好答应去一趟。
   
   威尔基将宋美龄现在的住地告诉了考尔斯。威尔基虽然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与宋美龄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他对她的个性和为人并不了解。他没有想到,这样的话叫另一个人去传,会给传话人带来什么后果。
   
   考尔斯是个直性子人,说话比较生硬。他一见到宋美龄,便直截了当地对她说:“蒋夫人,你不能与我们一起到美国去。”
   
   宋美龄吃惊地问:“是谁说我这次不能与你们一起去美国?”
   
   “是我。”
   
   “为什么呢?”
   
   考尔斯耐心地对宋美龄解释道:“因为你是蒋委员长的夫人,威尔基是美国总统的代表、下一届美国总统的候选人,你们的感情再发展下去,不但政治上影响不好,也会给各自的家庭带来不幸。你们这样做是很不明智的。”
   
   宋美龄看到眼前这位阻止她去美国的“恶人”,怒火即从胸起。她忍不住地用蓄得很长的指甲使劲地在考尔斯脸上一抓,给考尔斯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伤痕。考尔斯没有想到宋美龄会有这么一着,对她毫无防范。待他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时,脸上的伤痕又变成一道血迹,而且疼痛难忍。
   
   他感到自己受了奇耻大辱,恨不得狠揍宋美龄两拳头。他想到对方是蒋介石的夫人,忍住没有发火,只是用手捂住伤口,狼狈不堪地退了出来。
   
   据考尔斯自己后来在美国出版的回忆录中说:他回国后,一些朋友和熟人问他脸上为何有疤迹,他难以回答,只有用微笑应对,脸上的伤痕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好。
   
   考尔斯此后再未在美国政界任职,专门从事出版工作,并成为美国首屈一指的出版商、亿万富翁。
   
   威尔基回国后,自然忘不了与宋美龄的一夜“夫妻情”。他经常向罗斯福进言,要求罗斯福邀宋美龄访美。罗斯福不知威尔基的奸心,先后于1942年8月22日、9月16日两次写信给蒋介石,邀请宋美龄访问美国。
   
   这一年的11月,宋美龄终于秘密飞到美国,与“撩人绮思”的情人威尔基再度会面……
   
   宋美龄与威尔基的这段私情,局外人都不知道。直到1985年,迈克·考尔斯在美国秘密出版了发行百万册的《迈克回望》一书,才将此事披露于世。威尔基也在他的著作《天下一家》中,记叙了他与宋美龄交往的全过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