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我们的懦弱让勇敢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刘萍女儿廖敏月就母亲被判重刑]
中国控诉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19)
·中共不能宽恕,习近平吹捧过早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0)
·重提地沟油,探寻殡葬尸体火化后续处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1)
·明目张胆抢财产就是不讲理的流氓、土匪、强盗!/街头控诉记(62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23)
·风起云涌的群体性抗争是不满中共统治的最强有力的证明!
·朝鲜人喊:打倒中国共产党!/联合国控诉记(624)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1
·请网友“人肉”搜索这个老头的背景?/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25)
·中共灭亡的日子就是杀人者偿命的日子!/联合国控诉记(626)
·劉家財無辜!偽政權有罪!
·国家信访局要求不要将上访人员当做维稳对象/控诉记(62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28)
·给我钱我就来,不给我钱我就不来!/联合国控诉记(629)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1
·台前唱一套,台后做的又是一套/街头控诉记(630)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1)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2
·中共以枪杀访民向全中国人民示威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5)
·徐纯合案就是给国内民众的警示——“听党话、跟党走!/街头控诉记(636)”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7)
·为什么要反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毛贼东3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38)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1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 打砸抢越来越严重,请问习近平反腐有用没用?/控诉记(639)
·給習近平畫像(論道)
·脱离普世价值的政权,寿命是不会长久的/街头控诉记(640)
·孙峰煸动颠覆国家政权案6月10日开庭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联合国控诉记 (64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 (642)
·四面出击、八面受敌的习李政权危矣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3)
·这就是正义一定能战胜邪恶的见证!/街头控诉记(644)
· 自毁长城的中共为什么依然敢于战争冒险2
·东方之星船沉是天意暗喻中共沉船
·联合国广场控诉纪实(645)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6)
·不杀周永康是因为狡兔还未尽,留待活证据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47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48)
·近十四亿人口,几个人一起吃顿饭都视为敌对势力/控诉记(649)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0)
·姊妹篇
· 两院受理法轮功学员控江诉状,是习近平打虎运动的升级
·中国有没有自由、人权,联合国门前的访民就是最有力的说明/控诉记(65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2)
·魏勤再次蒙难的启迪
·不管你官员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访民抗议的影子!/控诉记(653)
·我的父亲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人民向往民主,统治者需要专制,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发展到你死我活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3)
· 毕福剑、白岩松不是第一批,更不是最后一批被下岗的主持人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5)
·中国新闻主持人的潜规则就是:就是不能有自己的语言,思想、行为!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6)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 (一)
·声讨中共——七一缴文
·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7)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9)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60)
·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二)
·不能忘却的历史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1)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6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2)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3)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8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10
·联合国控诉记实(664)
·人民有了选举权才是解决中国人权最根本问题!/控诉记(665
·中国政府:停止残酷迫害、剥削!释放维权人士、良心犯及正义律师/控诉记(6
·我们的经历让我们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控诉记(667)
· 电脑出毛病,SKP没法用,现在补上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
·敬请联合国紧急关注中共大量抓捕维权律师的违法行为!?控诉记(668)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12
·谁在整天提心吊胆地活受罪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69)
·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2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1
·媒体造谣、证监会辟谣,无耻的双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懦弱让勇敢者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刘萍女儿廖敏月就母亲被判重刑

   近日,三名中國新公民運動成員被判重刑,劉萍、魏忠平和李思華分別獲刑6年半和3年。劉萍等人遭到重判,是即許志永被判刑後,中共當局對中國維權行爲的再一次嚴重打擊。

   

   習近平執掌中共權柄後,對維權人士和民間維權行爲采取了“零容忍”的姿態,近年來,中共當局不斷關押拘捕新公民運動參與者、南方街頭派人士、媒體人、組織

   六四事件民間研討會的學者和律師等,甚至許多前往吊唁林昭的網友也遭到警方阻止和騷擾。另據悉,自從新公民運動開展以來,已有多位參與者被關押及判刑,亦有人被迫流亡海外。

   

   劉萍是江西新余的維權人士,新公民運動參與者。就職于江西新余鋼鐵集團有限公司設備材料部,2009年下崗後,一直爲帶薪休假和享受加班工資而維權。2010年11月參與營救因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被綁架到新余的紀錄片導演華澤。2011年參選人大代表引發廣泛關注。2011年曾組織網友強闖山東東師古村探望陳光誠,並在烏坎事件中赴烏坎支持村民維權。2013年中國各地出現公民走上街頭舉牌要求官員財産公示的活動。4月21日劉萍、魏忠平、李思華等組織十余人在新余市舉牌聲援被拘捕的丁家喜等公民並要求官員財産公示。4月27日晚被國保從家中帶走,魏忠平與李思華也隨後相繼被拘捕。5月7日,新余市公安局向劉萍家人發出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劉萍的罪名後被改爲“非法集會”、“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及“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1]

   

   人的權利既是與生俱來,同時也是要自己爭取的,但絕不是共産黨的恩賜。尤其面對獨裁政府,首先要有權利意識的覺醒,有了權力意識才會自己去爭取權利。中國的訪民被中共人爲地貼上“神經病”的羞辱標簽,甚至有些被洗腦的國人也跟著人雲亦雲,對訪民說三道四。事實上,訪民不僅不應受到責備,不應被認爲沒讀過書、素質低,反而應該受到欽佩和稱贊,實際上他們才是中國權利意識方面最早的一批覺醒者。

   

   中國控訴的控訴人們,他們亦是這樣一批最早的覺醒者。有的訪民在紐約已堅持了三年,風雨無阻前往聯合國等地展開街頭抗議活動,他們這些年的抗爭就是爲了爭取自己的權利,他們可能還會堅持再一個三年,更多的三年。所以,如果有更多人的覺醒,不管是在中國的信訪辦的門口,在公檢法的門口,在天安門廣場,在美國的街頭,在聯合國的門前,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每一個人都主張自己的權利,每一個人都變成劉萍,中國政府才會有所忌憚,中國的民主和維權才有希望。

   

   權利是爭取來的,不是別人恩惠的。我們生活在這個沈睡的時代,被專制文化統治已久,我們需要這樣一批覺醒者和帶路者。當我們在給覺醒者投向欽佩目光和喝彩的時候,我們更感到痛心。中國控訴認爲,國人不應對習近平及其所代表的中共政府再抱有任何幻想,這不僅是對獨裁政府所應持有的態度,也是個人自我獨立意識的開始,用自己的頭腦思考,用自己的眼睛觀察,喚醒自己的權利意識,正當其時。

   

   此次遭到重判的江西維權人士劉萍的女兒在得知審判結果後,寫下了一篇聲明,籍此表達心中的憤怒並表達了對中國司法的失望與控訴,以下爲聲明全文。

   

   其實這次的審判結果,到目前爲止,我都沒有流下一滴眼淚,甚至可以說更多表現出來的是冷笑吧!僅僅要求官員公示財産,要求參選人大代表,扒了他們僞善的新衣便遭到如此嚴厲地報複,真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這一年多以來,我經常的反思自己,爲什麽以前的我要拼命阻止我的母親,我要去漠視當代社會中的暴戾與邪惡?我正在深刻忏悔,因爲現在我的母親他們所遭受的代價,就是我們一群冷漠者、懦弱者所造成的。我們只在乎自己的“家”,只要乎自己的利益,什麽民主什麽憲政,什麽自由社會!對我們來說都是笑話。我們可以事不關己,我們可以麻木不仁。然而,這就是結果,我們的懦弱讓勇敢者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判決下來後,劉萍,魏忠平六年零六個月,李思華三年,這六年多裏,三人的父母都垂垂老矣,魏忠平和李思華的兒女們卻又在人生最關鍵的高考和中考。故這次的判決,不是三個人的悲劇,是三個家庭的悲劇,中國法制的悲哀。期間,他們的父母可能會老去死去,他們的孩子沒有父母的鼓勵可能會走向人生的低谷,當然這是當權者都意料到的,但是,他們還是這麽做了,他們當了劊子手,他們沾沾自喜洋洋得意。

   

   沒有判決下來之前,所有人大多以爲對其三人的判決是兩三年,甚至覺得,已經關了一年多了,他們沒做什麽,大概開完庭差不多就放了吧,連律師都認爲,一個罪肯定有,兩個罪就是邪惡了,我內心也是這麽希望的,然而,當禁止劉萍女兒參與旁聽,吊銷劉萍母親旁聽證資格,當緊急宣判,當故意算好律師無法到來時間,當讓學校以畢業證爲由牽制我,種種的種種,都讓我們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意味,開庭前的前一晚我輾轉難眠,我和記者說可能會重判,沒想到一語成谶。

   

   目前到現在,結局已定,也讓我明白了我自己以後要走的道路必定泥濘無比,劉萍案的判決其實也是當局的殺雞儆猴,他們告訴大家“別這麽做了,我害怕,我必須先給你們點顔色瞧瞧!別給我談民主憲政!”看,多麽愚蠢多麽可笑啊!

   

   曾經我和我的一位朋友交談,我們在討論,爲什麽當局明知道嚴控是死,他們很明白越鎮壓越抵觸,爲什麽還去這麽做,納粹的教訓不夠吸取的嗎?

   

   討論的結果是:眼前的利益。

   

   [1]根據維基百科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王莉麗、安志新、王中天)

(2014/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