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80/视频
·【中国控诉】在美华人纷纷加入中国控诉团队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8/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7/视频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5(视频)
·荷兰国会将辩论中国人权及对华政策问题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15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7)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4
·新年昭世文
·“下一个就是你!”--独裁者在向全国人民下战书!
·《中国控诉》法拉盛控诉记实31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纪实31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8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
·“中国控诉”中共绷紧的神经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1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69: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今天是6月15日星期日。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来到法拉盛街头进行控诉活动。今天的天气依然阳光灿烂,风和日丽,这样的好天气我们更加不会放弃控诉中共假丑恶的真面目,直至中共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

    今天是父亲节,全世界人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父亲的爱。人们常说,父亲的爱高度大过山,深度大过海,宽阔赛过天,份量重于金。是啊,父爱和母爱任何一个量词都不足以表达出它们的无私与厚重,这种爱给儿女的感觉是一种永远无法偿还的沉淀淀的天地至爱,让儿女生来就能无条件的拥有它,而且永远可以无限期的透支。任何一种爱可能都会有要求偿还的那天,可父母的爱给我们的永远只有付出,没有收回,没有索取。往往父母对儿女的要求就是能够时常回去看看父母,时常与父母聊聊天,说说心里话,更希望儿女们都过得平平安安!我和老公以前都是属于勤劳过日子的本分人,对父母也是比较孝顺的,在中国时,无论哪一次的节日我们都会一次不落的烧些纸钱给已经过世的公公婆婆和我的父亲。虽说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十多年了,可对父亲的爱与怀念随着时间的流逝却与日俱增,而对我那健在的日夜思念女儿的年迈的母亲,我也往往是没有勇气经常打通电话问侯问侯。平时我把大量的时间都放在了向中国共产党讨要说法,要求偿还被他们剥夺的一切,即使心里对家人无限的牵挂与想念,我却只能咬紧牙关,把这些心酸与痛苦往肚子里咽。向共产党要回我们应得的,这条路走的是如此的艰难,它让我和我的家人都付出了难以承受的代价,如今这种代价仍没有结束的希望,我们都饱尝与亲人不能见面的痛苦的煎熬,而在国内,在那个没有任何言论自由与没有钱和权就只能忍气吞声过苦日子的国家,我的家人也无法为我们做些什么,他们只有唉声叹气的日盼夜盼我们的问题能够早点被中共解决的一天,盼着与我重逢的那天,这对于我的家人来说其实就是没有任何要求的要求……!

   

    就在2014的6月15日的今天,父亲节像其他大大小小不同的节日一样如期而至,它们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个人的喜怒哀乐,推迟或者早来,也不会因为担心会伤到你而绕开你走。所以,我告诉自己要化悲痛为力量,愿天下所有的父亲节日快乐!我的父亲,您保佑我们吧,保佑我们能尽快要回我们所失去的!等到我们问题解决的那天,我再长跪您的坟前,请求您的原谅,我要烧好多好多的纸钱给您,让您在那世一切安好,衣食无忧!等中共灭亡之日,就是弥补我离开家乡这段日子,没能向您和母亲好好尽孝的空缺!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中共无情,人间有爱 控诉记369

    控诉人:

    张翠平347-925-4778

    陈黛莉347-946-7134

    江 琴630-306-9496

    艾福荣(纽约)

    杜阳明(上海)

    毛海秀(上海)

    裘美莉(上海)

    吕龙珍(上海)

    徐义宽(上海)

    朱黎斌(上海)

    刘啟孚(日本)

    陈忠和(荷兰)

    王国兴(荷兰)

    林东漪(荷兰)

    陈和平(西班牙)

    汤志敏(比利时)

    潘 晴(澳洲)

    孙宝强(澳洲)

    兰 炜(丹麦)

    王新军(丹麦)

    王明珠(芝加哥)

    周 重(北京)

    孟建伟(山西)

    张文和(北京)

    徐崇阳(北京)

    安志新(纽约)

    王丽莉(纽约)

    黄洁玲(纽约)

    王中天(纽约)

    陈春野(纽约)

    陈寒涛(纽约)

    侯志银(纽约)

    彭咏言(纽约)

    曹 晗(纽约)

    赵华光(纽约)

    2014、6、15

    中国控诉,控诉中共!

    同胞们,抛弃幻想,珍惜生命,战胜恐惧,和我们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诉全世界!

   

    我们中国控诉组织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欢迎访问和留言,您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写成文章传给我们。

   

   

(2014/06/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