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维稳是谎言欺骗,反恐是面目狰狞]
中国控诉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每一位冤民都有一本数不清的血泪史/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3)
·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84)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二期:全球追逃中共纳粹不以职位区分
·百姓的觉醒,意味着共产党独裁政权的灭亡尽在眼前/控诉记685
·中国最危险的职位是党官/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二期(副刊)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6(视频)
·刘仁旺酷刑案揭露中共罪恶有余!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7)
·中国政府释放律师,归还老百姓应有的权利!/控诉记(688)
·美中“人权对话”,中国政府:有什么脸谈“人权”!/控诉记(689)
·美中“人权对话”,中国政府:有什么脸谈“人权”!/控诉记(689)
·先判决后审理,这就是中国的法律!/街头控诉记(690)
·打老虎与打土豪的区别/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三期
·没有人权就是没有做人的尊严!/控诉记(691)
·习近平的反腐不揪出李鹏,说明他反的只是异己分子!/控诉记(69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93(视频)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94(视频)
·打老虎与打土豪的区别/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三期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495(视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96(视频)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97(视频)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97(视频)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99)
·跟共产党好的党派,我的一票绝不会投给他!/控诉记(700)
·9.3阅兵江贼民会不会出现在天安门城楼2/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四期副刊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1)
·从特赦对象看习近平政策的反动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2(视频)
·联合国广场就是我们的战场/控诉记703(视频)
·从特赦对象看习近平政策的反动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
·张德江:你有什么脸在联合国议长大会上发言?/控诉记704(视频)
·从特赦对象看习近平政策的反动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副刊
·我们更知道以后该怎么去做了!/ 控诉记705(视频)
·9.3阅兵否定了所有反法西斯主要参战国家、政党、军队/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六
·从特赦对象看习近平政策的反动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副刊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6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6(视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707(视频)
·9.3阅兵歪曲反法西斯中国战场的历史事实/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副刊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708(视频)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9)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9(视频)
·中国没人权,联合国门前冤民是最有力的依据!/控诉记实710(视频)
·坚决维护自己的权利!/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11(视频)
·望台湾的民主气息传递给大陆百姓!/控诉记实712(视频)
·专杀好人,共产党是什么玩意?/控诉记713(视频)
·民主不至,访潮不止/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六期副刊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14(视频)
·9月9日翘辫子的毛贼东,在十八层地狱中也要清算/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七期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15)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17)
·访民联合国请愿/联合国控诉记717(视频)
·访民联合国请愿(下)/控诉记718『视频』
·中共最慷慨的是廉价承诺,最吝啬的是民主/中共最慷慨的是廉价承诺,最吝啬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19(视频)
·民主疏导与暴力维稳是区分政权性质的最有效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八期
·华盛顿拦习近平车控诉记实720(视频)
·中共伪法律是反人类的棍子/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八期副刊
·习近平的七要讲/李朝阳
·中共伪法律是反人类的棍子/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八期副刊
·爱国不分先后,反党越早越好/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
·习近平敢不敢叫板独裁体制/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0期副刊
·华盛顿拦习近平车控诉记实721(视频“下集”)
·经济滑坡无法逆转同样是体制垮塌的主要原因/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1期
·全世界不带中共玩其实就是唾弃/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2期
·全世界不带中共玩其实就是唾弃/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2期
·世界正在酝酿取消中共骗取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2期副
·花钱买吆喝,能扭转内忧外患的被动局面吗/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3期
·支持北京青年报取消共产党组织的倡议/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3期副刊
·支持北京青年报取消共产党组织的倡议/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3期副刊2
·美国军队南海玩真格是对付流氓政权最有效的手段/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4期
·南海争端已经不是中美之间的争端/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5期
·几百万血浓于水的国民党党政人员被冤死,习近平准备怎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5期
·习马会后的中国政局将朝何处发展/反共救国报周刊第16期
·马英九被当枪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反共救国报17期
·体制反动,符合优胜劣汰规律,公鸡不叫黑暗也会消失./反共救国报18期
·抓捕完所有的异议人士,也不能阻止黎明前的黑暗消失/反共救国报17期副刊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反共救国报18期副刊
·民主转型刻不容缓解体中共正当机/反共救国报19期
·中共的改革不是祸国就是殃民/反共救国报19期副刊
·中共的改革不是祸国就是殃民/反共救国报19期副刊2
·暴力、欺骗的独裁,习近平走的更远/反共救国报21期
·允许习近平当总统、不允许当党魁/国报20期副刊
·暴力、欺骗的独裁,习近平走的更远/反共救国报21期
·风华正茂、年富力强的刘源为什么选择退休/反共救国报21期副刊
·体制性的人祸灾难中共依然能成为标榜政绩的宣传谎言/反共救国报21期副刊
·无法兑现的企业债将向地债、国债蔓延/反共救国报22期
· 刘源退休政治背景不一般/反共救国报22期副刊
·元旦贺词/杜阳明
·中共高官自杀频繁是体制内的共同心态/反共救国报23期
·永远无法淡忘的记忆(四天二次祭奠维权亡灵)/反共救国报23期副刊
·有涨停板限制后的熔断机制是乱作为的淫威/反共救国报23期副刊1
·“妄议中央”成常态是去共化的延续/反共救国报24期
·农历新年贺新词
·日食主兵凶、月食主灾荒,频繁出现预示中共难逃天谴/反共救国报24期副刊
·中共官僚越坏越能升迁/反共救国报25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稳是谎言欺骗,反恐是面目狰狞

    维稳和反恐在中华成语字典里没有,是共匪窃国以后的新鲜玩意,维稳是中共发明的,反恐是美国9.11事件以后反复在世界舞台上出现的名词。

    维稳顾名思义应该是政权不稳,社会形态出现了问题,社会矛盾尖锐化采取的无奈之举,中共窃国时我已经5、6岁,小小年纪已经懂事,亲眼看见高桥方面天空一片火红,炮弹、子弹划出的光亮清晰可见,上海解放时,中国人民敲锣打鼓、扭着秧歌欢迎解放军的场面,当时的解放军秋毫无犯,堪称仁义之师。即使有国民党的反击、捣乱上海人民自觉维护社会秩序,甚至帮助中共抓捕国民党特务。

    当时的共产党把真实面目掩盖,一系列伪装欺骗了全国人民,但是中国人民报以真情,中共在以后的很长时间尽管劣迹斑斑、罪恶滔天但都是在铁幕下掩盖得严严实实。普通的老百姓根本无从得知,在伟光正的光环下,把共产党当成大救星,无论共产党的号召多么荒缪,都会被中国人民奇迹般的完成,人民把共产党当成母亲般地尊崇、爱护,不断帮助共产党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

    那时候的人民是共产党的钢铁长城,4亿五千万同胞紧紧地团结在共产党周围,毛贼东正是基于这样的自信,在绝对劣势的武器装备下敢于发动抗美援朝的侵略战争。几百万志愿军成了他国异乡的炮灰,许多人连尸骨都无处寻找。顺风顺水的共产党统治,根本不需要考虑来自人民反对的呼声。一张通知、一份告知、一份文件、一个榜样,把事情做的完完美美,甚至比预期的要好,也就是超额完成。中国人民与共产党之间没有根本的厉害冲突、和谐融洽,官民鱼水情、军民鱼水情,看不到衙门作风、官僚作风。共产党员甚至中高级干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见到荣誉就让,遇到困难就上,扎根在人民中间,同吃、同住、同劳动。整个社会稳定,路不拾遗、室不闭户,没有维稳的需求。

    中国人民对中共一次次的政治运动,大多数人是盲从,少数感到怀疑的人都成了政治犯被缄口、被灭口。中共的假面具是一点一点被撕下的,在6.4之前的所有政治运动,基本是一边倒的万马齐喑政治局面。6.4爱国学生运动本来也仅仅是要求共产党反腐倡廉的合理主张,结果共产党以坦克车、机关枪血腥镇压,从此中共彻底撕下假面具,走上与中国人民为敌的不归路。由于中共体制的反动政策引发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官民矛盾越来越尖锐化,维稳成了中共永不停息、直至灭亡的暴政常规化。

    其实维稳必须暴力,暴力才能维稳的维稳肯定不稳,中共做了婊子又想立牌坊,把血淋淋的暴力用谎言欺骗包装成维稳。本来中共的维稳仅仅是敏感时期才采取的无奈之举,随着群体性暴力抗争的频率加大,患了老年痴呆症的中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再也没有片刻的安宁。

   中共本身就是全世界恐怖势力的大本营,除非发生狗咬狗的内讧,才会受到恐怖袭扰。中共的反恐其实就是借反恐为名镇压中国人民,中共一步步强化维稳力度,把秘密逮捕、强迫失踪写进刑诉法,到允许警察佩枪。从维稳到反恐彰显中共的统治越来越不稳,只能频繁地实施法西斯暴力政治维持独裁政权的苟延残喘。处于高度紧张的神经质的防恐状态中的中共畜生还能活几天?

   

    控诉人: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2014年6月13日

(2014/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