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曾节明文集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兼评胡平的“见好就收”论
   
     “六四”已发生二十五周年了,当年是否有教训可汲取?应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最近笔者看了封从德、胡平、徐水良等人的政论,深感此问题事关重大所思所感,不能不发。
   


     “六四”运动当年领军人物封从德与评论家胡平之间的辩论,还是具有相当多理性成份的,双方各有一定道理,又有各自的谬误,其中胡平正确的地方多一些:
     胡平认为,中国“八九”运动最大教训是没有遵循“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原则,以致于民主派大败且损失惨重。
     这个总结是有道理的:当年赵紫阳从朝鲜回国后,作了著名“五四”讲话,承诺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并号召学生复课;如果当时学运的领导人响应赵紫阳的号召复课的话,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作为“化解动乱”、“恢复秩序”的功臣,将权威大增,在党内夺得主动,而以李鹏、陈希同为首的顽固派前台班子,将成激化矛盾、导致群体性事件的“祸首”,必被邓小平抛出来作替罪羊,而在后来的“十四”大上连任无望。解密的档案显示:当年的顽固派不是怕“动乱”,而是生怕乱得不够;陈云一伙最害怕的,就是赵紫阳“五四”讲话以后,学运结束,因为这样就没有机会扳倒赵紫阳了。
     如果学运在赵紫阳“五四”讲话后“见好就收”,以赵紫阳为首的党内政改派,将在党内占据对顽固派的优势,而江泽民也没有机会窜升至中南海。。。由于时间在赵紫阳一边,而不在邓、陈等元老一边,这样,在邓小平死后,中国在赵紫阳及其继承者手上,和平转型的希望是很大的,若是,中国既不会出现“六四”大屠杀、以及国内体制内外民主派被一网打尽的大悲剧,更不会出现江泽民、胡锦涛任期乃至绵延至今、愈演愈烈的政治环境暨人权一再倒退的恶劣局面。
     但胡平的表述有不准确的地方:胡平批评八九学运没有“见坏就上”,这并非事实,杀气腾腾的“四二六”社论出来后,学运在北京从几千人规模,爆增到几十万人的规模,并迅速散播到全国,这难道不是“见坏就上”?事实上学生不仅“见坏就上”,而且上得太过,甚至以自己的血肉堵军车、挡坦克!
     胡平说:“如果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下一次民运根本就不会到来。”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02)
   
     这个说法大失当。目前中国国内之所以迄今民运未能再起,不是因为反思不够,而是因为在“六四”以后,中共当局严密的镇压、封锁、监控、及对青年学生的愚民洗脑形势下,中国国内民运力量失去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生、发的缝隙和空间。须知,波澜壮阔的中国“八九”民运,并非因对“民主墙运动”的深刻正确反思而兴;相反,八九学运的领导者,甚至普遍都不知道“民主墙运动”为何物。
     不管有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以现今中国社会矛盾尖锐程度远超过“六四”前、且中共当局倒行逆施变本加厉的发展趋向来看,一旦中共专制机器力不从心松动,必然爆发比“六四”规模更大的反抗运动!
     尽管如此,胡平汲取教训的主张是正确的、且是必须的,因为如果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下一次民运就会犯同样的错误!而机不可失,中国民运再不融重蹈覆辙了!
     
     封从德反对胡平说:胡平的“见好就收”论,是“事后诸葛亮”,因为在当年置身其中,你无法把握什么是“好”。。。封从德进而否定包括他在内的学运领导人犯有错误,腔调当时一切都是不可控、不可避免的云云。
     诚然,当时要把握和拿捏学运的大局,是需要敏锐的政治嗅觉和高超的战略头脑的,而学运领袖都是二十出头的男女青年,政治经验严重不足,对他们求全责备是不厚道的。但学运领袖经验不足,不等于他们身后“长胡子”的人经验不足,正是这些“长胡子”的人,把他们给耽误了。
     其实,中国“八九”民运之所以失败,首要责任是以赵紫阳为首的“长胡子”的人,正是他们在大好时机到来之时当断不断、不敢造次,甚至不敢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放手一搏,而是逃避责任,只求一己之清名。。。从而导致大局不可收拾!
     学运领导人幼稚,更不等于“八九”民运没有失策之处,就学运领导人来说,他们虽有结束一党专制的明确诉求——新闻自由、党政分开、人大代表真实选举。。。但在如何实现诉求的上心中无数、两眼一抹黑,甚至连“政治是实力的博弈”这样的常识都不懂,居然采取与上街声援的工人、市民、群众“划清界限”的自我孤立大蠢举措,甚至动用学生纠察队,把泼污毛像的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抓起来送进中共虎口!
     这些常识昏聩的极其愚蠢的自我孤立举措,令“八九”学运搞不大搞不乱、始终形成不了冲垮中共专制的垮坝效应!令中共当局缓过劲来,从容不迫、肆无忌惮地把民运剿杀于血泊之中。
     
     这个血海教训,民运一定要汲取!
     “八九”民运的诉求是革命性的,诉诸于妥协(所谓“见好就收”)之所以本属上策,是因为赵紫阳政改派在中南海的存在、且据有相当的优势,而闹到赵紫阳注定下台的份上,妥协成事的路已经断了,这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号召全国总罢工、商人总罢市、军人倒戈起义。。。如果发动组织得当,“六四”胜负尚在未知——至少邓小平、陈云一伙如芒在背、深有顾忌而不敢那样放手屠杀!
     
     有别于胡平、封从德辩论中的理性主导,徐水良则是一上来就打棍子,毫无根据地狂嗥:
     “反思就要坚决否定不敢打倒共产党以及下跪上书见好就收之类的东西。”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08)
     蛮横诬蔑胡平在赵紫阳政改派仍然当政的有利情况下,为了减小民主化代价、有效打击党内顽固派而提出的“见好就收”原则是“不敢打倒共产党”、是向专制“下跪”——试问二十五年来,胡平反对中共专制的大是大非立场何时改变过?胡平何时有过向专制“下跪”的表现?
     在恶毒诬蔑胡平的同时,徐水良大放厥词,鼓吹:
     “(“六四”运动)实际上反思得已经差不多了。今后主要是要防止特线误导和破坏。”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12)
   
     且莫说反思无止境,对“六四”运动比较客观的反思,实际上在“六四”一边倒的主观性情绪化光环褪去的当下,才刚刚开始不久,远未到“反思得已经差不多”的之时。徐水良一边反对继续反思“六四”,一边抛出今后民运主要任务是“防特”的剧毒谬论,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众所周知,由于握有政权的不对称优势,中共当局对民运的破坏,是不可能完全防止得了的,只能充分加以警惕,以尽可能地减少其破坏。
     如果民运的主要任务是“防特”,就必然会把主要精力和时间放在“抓特务”方面,必然内斗不休、内斗不止,最终什么事也做不了,落得“因噎废食”的愚蠢可笑结果。
     这大概就是徐水良之流挖空心思想要的结果。
     记忆正常的人,只要留心,都不难发觉:凡是产生大的影响、对中共政权造成冲击的人物、事件、行动,如:王炳章闯关回国策动革命、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茉莉花行动、“同城饭醉”。。。及至最近的“六四二十五周年重回天安门行动”,无一例外地都被徐某人统统打成“特线”、“中共阴谋”、“共特圈套”等等。
     徐水良嘴上高唱:告别狭义民运圈,真抓实干采取行动,但只要有新的行动新的实干者,徐水良都无一例外加将之打成“特线”。他的“证据”就是:有特嫌;或者:不能判定该人该事是不是特线、特线操纵!——这就是他民运的主要任务是“防特”的结果。
     多年来,在徐水良身上形成了一道温和、激进、左中右。。。齐反的奇特风景,对他来说:
     温和是投降,激进是圈套,行动是阴谋,组党是特务。。。。。。
     新近,徐水良再次升级他的“特线”黑名单,丧心病狂地宣布:百分之七十五的海外民运异议流亡人士,都是“特线”!而徐某人就在温和、激进、左中右齐反、打倒百分之七十五的比例上,堂而皇之继续干嚎他的“全民起义”。
     人们不禁要问:徐水良意欲何为?居心何在?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六月十日晚于夏夜纽约州
   
     
(2014/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