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曾节明文集
·2016年的总统选战,是国民党死里求生的荣誉之战
·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暴力救市的中共习政权岌岌可危
·就陈泰和律师被抓,致桂林市国保支队教导员赵柯公开信
· 安大略湖仲夏游感悟:国民党要继承檀香山精神
·无神论是一种愚昧的形而下宇宙观
·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
·中共国进攻台湾的可能性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
·抗日阅兵仪式的困境,反应出中共不久于人世的前景
·南京国安线人徐不良十九年别动律
·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本人电脑今天被黑客攻陷
·论建政风水选取:赵构的顺势和蒋介石的逞强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飞碟之谜
·历史真相远未解密:纳粹南极基地之谜
·惆怅的圆满——读柴玲自传有感
·中共是全世界最大的反华势力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天津大爆炸和《开罗宣言》的双双登场预示了什么?
· “六四”学生领袖在屠城中全部幸存是天意
· 八十年代与现今时代异同点
· “八九”民运的策略教训
·习近平当局的“特赦”鲜有意义、毫无诚意
· 习正恩重开“特赦”意欲何为?
·江泽民快了——多位大佬死去是中共快落幕的标志
·体制内谁是敌友?1989年和今天的异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为什么毛泽东的流毒远比希特勒的流毒难以清除?(二)
·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对战争罪行的认罪态度,日本为何远不如德国?
· 习近平欲裁撤国保系统预示着什么?
· 由姓名断谁是当年打入天安门广场指挥部的内鬼
·民国复立之兆:“九三”阅兵式搞成怀念民国的民间盛会
·谁是真正的反动派?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习近平连抓姜野飞、桂民海反映了什么?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今日射覆心得:台独无命,台海无战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兼评胡平的“见好就收”论
   
     “六四”已发生二十五周年了,当年是否有教训可汲取?应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最近笔者看了封从德、胡平、徐水良等人的政论,深感此问题事关重大所思所感,不能不发。
   


     “六四”运动当年领军人物封从德与评论家胡平之间的辩论,还是具有相当多理性成份的,双方各有一定道理,又有各自的谬误,其中胡平正确的地方多一些:
     胡平认为,中国“八九”运动最大教训是没有遵循“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原则,以致于民主派大败且损失惨重。
     这个总结是有道理的:当年赵紫阳从朝鲜回国后,作了著名“五四”讲话,承诺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并号召学生复课;如果当时学运的领导人响应赵紫阳的号召复课的话,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作为“化解动乱”、“恢复秩序”的功臣,将权威大增,在党内夺得主动,而以李鹏、陈希同为首的顽固派前台班子,将成激化矛盾、导致群体性事件的“祸首”,必被邓小平抛出来作替罪羊,而在后来的“十四”大上连任无望。解密的档案显示:当年的顽固派不是怕“动乱”,而是生怕乱得不够;陈云一伙最害怕的,就是赵紫阳“五四”讲话以后,学运结束,因为这样就没有机会扳倒赵紫阳了。
     如果学运在赵紫阳“五四”讲话后“见好就收”,以赵紫阳为首的党内政改派,将在党内占据对顽固派的优势,而江泽民也没有机会窜升至中南海。。。由于时间在赵紫阳一边,而不在邓、陈等元老一边,这样,在邓小平死后,中国在赵紫阳及其继承者手上,和平转型的希望是很大的,若是,中国既不会出现“六四”大屠杀、以及国内体制内外民主派被一网打尽的大悲剧,更不会出现江泽民、胡锦涛任期乃至绵延至今、愈演愈烈的政治环境暨人权一再倒退的恶劣局面。
     但胡平的表述有不准确的地方:胡平批评八九学运没有“见坏就上”,这并非事实,杀气腾腾的“四二六”社论出来后,学运在北京从几千人规模,爆增到几十万人的规模,并迅速散播到全国,这难道不是“见坏就上”?事实上学生不仅“见坏就上”,而且上得太过,甚至以自己的血肉堵军车、挡坦克!
     胡平说:“如果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下一次民运根本就不会到来。”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02)
   
     这个说法大失当。目前中国国内之所以迄今民运未能再起,不是因为反思不够,而是因为在“六四”以后,中共当局严密的镇压、封锁、监控、及对青年学生的愚民洗脑形势下,中国国内民运力量失去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生、发的缝隙和空间。须知,波澜壮阔的中国“八九”民运,并非因对“民主墙运动”的深刻正确反思而兴;相反,八九学运的领导者,甚至普遍都不知道“民主墙运动”为何物。
     不管有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以现今中国社会矛盾尖锐程度远超过“六四”前、且中共当局倒行逆施变本加厉的发展趋向来看,一旦中共专制机器力不从心松动,必然爆发比“六四”规模更大的反抗运动!
     尽管如此,胡平汲取教训的主张是正确的、且是必须的,因为如果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下一次民运就会犯同样的错误!而机不可失,中国民运再不融重蹈覆辙了!
     
     封从德反对胡平说:胡平的“见好就收”论,是“事后诸葛亮”,因为在当年置身其中,你无法把握什么是“好”。。。封从德进而否定包括他在内的学运领导人犯有错误,腔调当时一切都是不可控、不可避免的云云。
     诚然,当时要把握和拿捏学运的大局,是需要敏锐的政治嗅觉和高超的战略头脑的,而学运领袖都是二十出头的男女青年,政治经验严重不足,对他们求全责备是不厚道的。但学运领袖经验不足,不等于他们身后“长胡子”的人经验不足,正是这些“长胡子”的人,把他们给耽误了。
     其实,中国“八九”民运之所以失败,首要责任是以赵紫阳为首的“长胡子”的人,正是他们在大好时机到来之时当断不断、不敢造次,甚至不敢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放手一搏,而是逃避责任,只求一己之清名。。。从而导致大局不可收拾!
     学运领导人幼稚,更不等于“八九”民运没有失策之处,就学运领导人来说,他们虽有结束一党专制的明确诉求——新闻自由、党政分开、人大代表真实选举。。。但在如何实现诉求的上心中无数、两眼一抹黑,甚至连“政治是实力的博弈”这样的常识都不懂,居然采取与上街声援的工人、市民、群众“划清界限”的自我孤立大蠢举措,甚至动用学生纠察队,把泼污毛像的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抓起来送进中共虎口!
     这些常识昏聩的极其愚蠢的自我孤立举措,令“八九”学运搞不大搞不乱、始终形成不了冲垮中共专制的垮坝效应!令中共当局缓过劲来,从容不迫、肆无忌惮地把民运剿杀于血泊之中。
     
     这个血海教训,民运一定要汲取!
     “八九”民运的诉求是革命性的,诉诸于妥协(所谓“见好就收”)之所以本属上策,是因为赵紫阳政改派在中南海的存在、且据有相当的优势,而闹到赵紫阳注定下台的份上,妥协成事的路已经断了,这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号召全国总罢工、商人总罢市、军人倒戈起义。。。如果发动组织得当,“六四”胜负尚在未知——至少邓小平、陈云一伙如芒在背、深有顾忌而不敢那样放手屠杀!
     
     有别于胡平、封从德辩论中的理性主导,徐水良则是一上来就打棍子,毫无根据地狂嗥:
     “反思就要坚决否定不敢打倒共产党以及下跪上书见好就收之类的东西。”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08)
     蛮横诬蔑胡平在赵紫阳政改派仍然当政的有利情况下,为了减小民主化代价、有效打击党内顽固派而提出的“见好就收”原则是“不敢打倒共产党”、是向专制“下跪”——试问二十五年来,胡平反对中共专制的大是大非立场何时改变过?胡平何时有过向专制“下跪”的表现?
     在恶毒诬蔑胡平的同时,徐水良大放厥词,鼓吹:
     “(“六四”运动)实际上反思得已经差不多了。今后主要是要防止特线误导和破坏。”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12)
   
     且莫说反思无止境,对“六四”运动比较客观的反思,实际上在“六四”一边倒的主观性情绪化光环褪去的当下,才刚刚开始不久,远未到“反思得已经差不多”的之时。徐水良一边反对继续反思“六四”,一边抛出今后民运主要任务是“防特”的剧毒谬论,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众所周知,由于握有政权的不对称优势,中共当局对民运的破坏,是不可能完全防止得了的,只能充分加以警惕,以尽可能地减少其破坏。
     如果民运的主要任务是“防特”,就必然会把主要精力和时间放在“抓特务”方面,必然内斗不休、内斗不止,最终什么事也做不了,落得“因噎废食”的愚蠢可笑结果。
     这大概就是徐水良之流挖空心思想要的结果。
     记忆正常的人,只要留心,都不难发觉:凡是产生大的影响、对中共政权造成冲击的人物、事件、行动,如:王炳章闯关回国策动革命、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茉莉花行动、“同城饭醉”。。。及至最近的“六四二十五周年重回天安门行动”,无一例外地都被徐某人统统打成“特线”、“中共阴谋”、“共特圈套”等等。
     徐水良嘴上高唱:告别狭义民运圈,真抓实干采取行动,但只要有新的行动新的实干者,徐水良都无一例外加将之打成“特线”。他的“证据”就是:有特嫌;或者:不能判定该人该事是不是特线、特线操纵!——这就是他民运的主要任务是“防特”的结果。
     多年来,在徐水良身上形成了一道温和、激进、左中右。。。齐反的奇特风景,对他来说:
     温和是投降,激进是圈套,行动是阴谋,组党是特务。。。。。。
     新近,徐水良再次升级他的“特线”黑名单,丧心病狂地宣布:百分之七十五的海外民运异议流亡人士,都是“特线”!而徐某人就在温和、激进、左中右齐反、打倒百分之七十五的比例上,堂而皇之继续干嚎他的“全民起义”。
     人们不禁要问:徐水良意欲何为?居心何在?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六月十日晚于夏夜纽约州
   
     
(2014/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