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曾节明文集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王岐山再不动手,李克强将上位
·“双规”制度正逼迫党官反党,王岐山面临抉择
·对黎小龙一家的援救,重点宜在母子
·习近平“十九大”恐下台,王岐山摄政
·朝鲜半岛近期不会开战
·比利时连环大爆炸强力助选特朗普,克鲁兹梦破
·曾庆红企图维护寡头共治平衡,是在枉费心机
·穆斯林严重渗透欧洲的真正原因
·敬告余志坚:中共气数已尽垮台不远
·余志坚对方励之的评价,尖刻但准确
·术数显示中共内斗激烈濒危
·孤立主义大回潮,特朗普制胜希拉里已得天时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压碎李焕君的肩胛骨的力量
·英国不会脱离欧盟
·中外征战史均验证了中华数术的神奇
·姜野飞“被失踪”类似秦永敏,中国司法向极权倒退
·点评关羽“走麦城”:死要面子,不要生路的悲剧典范
·并非无稽之谈:诸葛亮借刀杀人害死关羽
· 数术显示:诸葛亮是谋害关羽的幕后黑手
·透视中国教育之扭曲:“邓计生”是根源,朱镕基是祸手
·曾节明散文集作者自我简介
· 流亡的背后: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
·满清龙脉断于日本,“北龙”龙脉毁于中共
·江胡密谈以李代习,习近平危机四伏
· 疾病是共产党政权的大变数
· 霍金的预言反映出西方文明已无出路
· 李源潮图谋上位,习近平怒关团校
· 谁会暗杀李克强?
·君主专制的利与弊
· 吴宏达死因明显遭人掩盖
· 习近平恐以外事救局,中日东海冲突难避
·恶待郭飞雄,中共在羞辱广东人的先贤和传统
·我的第一个美国工友——杰克.皮尔斯
·术数显示:特疯子必战胜希拉里当选总统
·习近平集权新趋势:以个人专制取代党专制
· 英国的“6.23”公投结果将不会脱欧
·覃夕权:有些东西由不得你不信
· 不公正处理雷洋事件,习近平将威信扫地
·雷洋事件是警权黑恶化大升级的标志
·秦永敏、姜野飞的“被失踪”案,打上了习近平的鲜明印记
·习近平对雷洋案可能的处理
·与满清废科举效应暗合:高考生家长上街的变天力量
·“文革”的特点及对中国的另类影响
·体制困局:习近平反腐反而增加了“被嫖娼”的风险
·共产党只剩皮一袭,李克强必胜习近平
·透视中南海:刘云山不是反习派,而是习近平的铁杆
· 数术显示:雍正死于女人行刺
·为什么中共拿不下台湾?——两岸关系的历史和走向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内斗将复辟北洋政府
·蛛丝马迹中的真相:雍正被杀,死状很惨
·诸葛亮断送蜀汉与蒋经国断送台湾民国
·大陆和台湾两个无可挽回的趋势
· 数中隐含天命:“六四”何时得公道?
·“六四”运动失败的真正原因
· “六四”方式不朽:街头运动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
· 对付习共新“维稳”的民运兵法
· 华雄被关羽瞬间斩杀的哲理
·吕布一打二的难度及华夏尚武精神的退化
·中国是“愤青”害惨的吗?
· 中国亡于北胡之祸根,始种于宋朝
·数术显示:西方社会将败于穆斯林之手
·从佛州惨案看美国“建制派”政客的无可救药
·民粹主义是双刃剑——评英国公投脱欧
· 脱欧阻止不了英国的穆斯林化
· 英国文化的缺陷:导致无休无止的分裂
·英国脱欧是“自由的胜利”吗?
·英国“脱欧”后果前瞻
· 中共国即将走满一个循环
·音乐美丑与海德里希的洁癖
·中美南海之战会不会爆发?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
· 中美互补性大于对抗性,需警惕的是日本
· 警惕中共战略特线“高级黑”反对派的伎俩
·土耳其“7.16”兵变的启示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 谁最希望政治流亡者“安心”做外国公民?——中共当局!
·“高级黑”的一般规律
·习李公开对着干,府院争大升级十九大难测
·特朗普的本质及其选情前瞻
· 中国大陆赤化注定于孙中山吗?
· 北洋军阀比国民党更不能抵御赤化——告刘因全
·中国古典音乐成就何以远不如欧洲?
· 巴赫身后遮藏着贵族社会的二律背反贡献
·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
·由八宫卦的角度看历史:中共已到了游魂卦的阶段
·“重大改革措施20条”的可取与荒谬
·所有国企变私营不可取——论国企的优势
·万恶的胡锦涛式伪国企
·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中共领导人为何拒绝越南式的政改?
· 金庸《射雕英雄传》的两大硬伤
·杀死隋炀帝者非刺客——笑看习当局的杭州安保
·朱婷现象的启示:计生扼杀天才降低人口素质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兼评胡平的“见好就收”论
   
     “六四”已发生二十五周年了,当年是否有教训可汲取?应该汲取什么样的教训?最近笔者看了封从德、胡平、徐水良等人的政论,深感此问题事关重大所思所感,不能不发。
   


     “六四”运动当年领军人物封从德与评论家胡平之间的辩论,还是具有相当多理性成份的,双方各有一定道理,又有各自的谬误,其中胡平正确的地方多一些:
     胡平认为,中国“八九”运动最大教训是没有遵循“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原则,以致于民主派大败且损失惨重。
     这个总结是有道理的:当年赵紫阳从朝鲜回国后,作了著名“五四”讲话,承诺在“民主和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并号召学生复课;如果当时学运的领导人响应赵紫阳的号召复课的话,以赵紫阳为首的改革派作为“化解动乱”、“恢复秩序”的功臣,将权威大增,在党内夺得主动,而以李鹏、陈希同为首的顽固派前台班子,将成激化矛盾、导致群体性事件的“祸首”,必被邓小平抛出来作替罪羊,而在后来的“十四”大上连任无望。解密的档案显示:当年的顽固派不是怕“动乱”,而是生怕乱得不够;陈云一伙最害怕的,就是赵紫阳“五四”讲话以后,学运结束,因为这样就没有机会扳倒赵紫阳了。
     如果学运在赵紫阳“五四”讲话后“见好就收”,以赵紫阳为首的党内政改派,将在党内占据对顽固派的优势,而江泽民也没有机会窜升至中南海。。。由于时间在赵紫阳一边,而不在邓、陈等元老一边,这样,在邓小平死后,中国在赵紫阳及其继承者手上,和平转型的希望是很大的,若是,中国既不会出现“六四”大屠杀、以及国内体制内外民主派被一网打尽的大悲剧,更不会出现江泽民、胡锦涛任期乃至绵延至今、愈演愈烈的政治环境暨人权一再倒退的恶劣局面。
     但胡平的表述有不准确的地方:胡平批评八九学运没有“见坏就上”,这并非事实,杀气腾腾的“四二六”社论出来后,学运在北京从几千人规模,爆增到几十万人的规模,并迅速散播到全国,这难道不是“见坏就上”?事实上学生不仅“见坏就上”,而且上得太过,甚至以自己的血肉堵军车、挡坦克!
     胡平说:“如果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下一次民运根本就不会到来。”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02)
   
     这个说法大失当。目前中国国内之所以迄今民运未能再起,不是因为反思不够,而是因为在“六四”以后,中共当局严密的镇压、封锁、监控、及对青年学生的愚民洗脑形势下,中国国内民运力量失去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那种生、发的缝隙和空间。须知,波澜壮阔的中国“八九”民运,并非因对“民主墙运动”的深刻正确反思而兴;相反,八九学运的领导者,甚至普遍都不知道“民主墙运动”为何物。
     不管有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以现今中国社会矛盾尖锐程度远超过“六四”前、且中共当局倒行逆施变本加厉的发展趋向来看,一旦中共专制机器力不从心松动,必然爆发比“六四”规模更大的反抗运动!
     尽管如此,胡平汲取教训的主张是正确的、且是必须的,因为如果没有对八九的深刻正确的反思,下一次民运就会犯同样的错误!而机不可失,中国民运再不融重蹈覆辙了!
     
     封从德反对胡平说:胡平的“见好就收”论,是“事后诸葛亮”,因为在当年置身其中,你无法把握什么是“好”。。。封从德进而否定包括他在内的学运领导人犯有错误,腔调当时一切都是不可控、不可避免的云云。
     诚然,当时要把握和拿捏学运的大局,是需要敏锐的政治嗅觉和高超的战略头脑的,而学运领袖都是二十出头的男女青年,政治经验严重不足,对他们求全责备是不厚道的。但学运领袖经验不足,不等于他们身后“长胡子”的人经验不足,正是这些“长胡子”的人,把他们给耽误了。
     其实,中国“八九”民运之所以失败,首要责任是以赵紫阳为首的“长胡子”的人,正是他们在大好时机到来之时当断不断、不敢造次,甚至不敢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放手一搏,而是逃避责任,只求一己之清名。。。从而导致大局不可收拾!
     学运领导人幼稚,更不等于“八九”民运没有失策之处,就学运领导人来说,他们虽有结束一党专制的明确诉求——新闻自由、党政分开、人大代表真实选举。。。但在如何实现诉求的上心中无数、两眼一抹黑,甚至连“政治是实力的博弈”这样的常识都不懂,居然采取与上街声援的工人、市民、群众“划清界限”的自我孤立大蠢举措,甚至动用学生纠察队,把泼污毛像的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抓起来送进中共虎口!
     这些常识昏聩的极其愚蠢的自我孤立举措,令“八九”学运搞不大搞不乱、始终形成不了冲垮中共专制的垮坝效应!令中共当局缓过劲来,从容不迫、肆无忌惮地把民运剿杀于血泊之中。
     
     这个血海教训,民运一定要汲取!
     “八九”民运的诉求是革命性的,诉诸于妥协(所谓“见好就收”)之所以本属上策,是因为赵紫阳政改派在中南海的存在、且据有相当的优势,而闹到赵紫阳注定下台的份上,妥协成事的路已经断了,这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号召全国总罢工、商人总罢市、军人倒戈起义。。。如果发动组织得当,“六四”胜负尚在未知——至少邓小平、陈云一伙如芒在背、深有顾忌而不敢那样放手屠杀!
     
     有别于胡平、封从德辩论中的理性主导,徐水良则是一上来就打棍子,毫无根据地狂嗥:
     “反思就要坚决否定不敢打倒共产党以及下跪上书见好就收之类的东西。”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08)
     蛮横诬蔑胡平在赵紫阳政改派仍然当政的有利情况下,为了减小民主化代价、有效打击党内顽固派而提出的“见好就收”原则是“不敢打倒共产党”、是向专制“下跪”——试问二十五年来,胡平反对中共专制的大是大非立场何时改变过?胡平何时有过向专制“下跪”的表现?
     在恶毒诬蔑胡平的同时,徐水良大放厥词,鼓吹:
     “(“六四”运动)实际上反思得已经差不多了。今后主要是要防止特线误导和破坏。”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07412)
   
     且莫说反思无止境,对“六四”运动比较客观的反思,实际上在“六四”一边倒的主观性情绪化光环褪去的当下,才刚刚开始不久,远未到“反思得已经差不多”的之时。徐水良一边反对继续反思“六四”,一边抛出今后民运主要任务是“防特”的剧毒谬论,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众所周知,由于握有政权的不对称优势,中共当局对民运的破坏,是不可能完全防止得了的,只能充分加以警惕,以尽可能地减少其破坏。
     如果民运的主要任务是“防特”,就必然会把主要精力和时间放在“抓特务”方面,必然内斗不休、内斗不止,最终什么事也做不了,落得“因噎废食”的愚蠢可笑结果。
     这大概就是徐水良之流挖空心思想要的结果。
     记忆正常的人,只要留心,都不难发觉:凡是产生大的影响、对中共政权造成冲击的人物、事件、行动,如:王炳章闯关回国策动革命、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茉莉花行动、“同城饭醉”。。。及至最近的“六四二十五周年重回天安门行动”,无一例外地都被徐某人统统打成“特线”、“中共阴谋”、“共特圈套”等等。
     徐水良嘴上高唱:告别狭义民运圈,真抓实干采取行动,但只要有新的行动新的实干者,徐水良都无一例外加将之打成“特线”。他的“证据”就是:有特嫌;或者:不能判定该人该事是不是特线、特线操纵!——这就是他民运的主要任务是“防特”的结果。
     多年来,在徐水良身上形成了一道温和、激进、左中右。。。齐反的奇特风景,对他来说:
     温和是投降,激进是圈套,行动是阴谋,组党是特务。。。。。。
     新近,徐水良再次升级他的“特线”黑名单,丧心病狂地宣布:百分之七十五的海外民运异议流亡人士,都是“特线”!而徐某人就在温和、激进、左中右齐反、打倒百分之七十五的比例上,堂而皇之继续干嚎他的“全民起义”。
     人们不禁要问:徐水良意欲何为?居心何在?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六月十日晚于夏夜纽约州
   
     
(2014/06/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