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曾节明文集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兼悟陈泱潮悲剧性苦心
   
     今年是《特权论》(原名《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创作四十周年。《特权论》是一本“文革”式语言写成奇书,因其“文革”式的形式,遭众多华人异议人士诟病、轻视,以致其价值远为充分发掘,这是民运界殊为可惜的现象之一。
     且莫说“文革”式的语言远非一无是处,其直截了当、酣畅淋漓、板着面孔的幽默风格,具有无可替代的战斗性,《特权论》在其“文革”式的“陈腐”中,蕴含着对“六四”大屠杀惨案极为精准深刻的预言,乃至对中国民主化系列重大问题的先见,此正是此书不朽之“奇”处:


     夏夜重读《特权论》,痛感“六四”之败因,顿晰中国民主化的正途。陈尔晋(陈泱潮)于四十年前,在1974年于云南工厂的简陋单身宿舍中写作《特权论》的时候——竟令人震惊地准确预见到十四年后的“六四”大屠杀及其根本原因。
     第七章(危机)第二节(改良主义行不通)写道:“改良主义者大多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多少有别于统治集团中的顽固派,他们感受到不变不行的压力。。。他们也承认统治机器发生了毛病,甚至可以承认是发生了大病,但是病根在哪里呢?他们要么是真摸不准,要么是真摸准了不敢触及。。。总之,他们的方法是舍本逐末,以标代本,受既得利益的局限和束缚,跳不出既得利益的圈子。。。。。。
     以上的话语提前十多年,传神入骨地刻画出当时中共政改派——以总书记赵紫阳为首的班子畏首惧尾形象。赵紫阳一伙在历史机遇来临、利在速战当头,既不敢谋划,更不敢拼搏,始终优柔寡断、无所作为、束手待毙,坐等邓小平、李鹏、陈云一伙由一度的张皇失控中缓过劲来,从容调兵遣将八九民运剿杀于血泊之中,自己也沦为阶下囚。以赵紫阳为首的中共改良派,就是“六四”运动失败的头号责任者。
     最了解中国和中国人的,向来是俄国人,1989年五月,访华的戈尔巴乔夫旁观者清,一针见血地指出:学生的民主化激情完全是被赵紫阳的政治改革精神激发出来的。对“六四”失败原因,戈氏无比深刻地指出:学运就是赵紫阳的同盟,但赵紫阳却将他们看作异己!
     赵紫阳为何倒错若此?陈泱潮于十四年前在职工宿舍中就解释了:“改良主义者大多是既得利益者。。。受既得利益的局限和束缚,跳不出既得利益的圈子。。。。。。”
   
     《特权论》中关于“六四”的预见性文字,又有如:
     “他们(改良主义者)患得患失,或为官僚主义阶级的既得利益局限,或对官僚主义阶级的既得利益垂涎三尺。他们能够为了现在牺牲过去,却不敢为了将来牺牲眼前。。。“不敢作任何冒险”。他们的斗争是“毫无策略地跪着造反”!
     从这里可见:赵紫阳等人,显然属于“为官僚主义阶级的既得利益局限”的第一类人;而对“官僚主义阶级的既得利益垂涎三尺”、“不敢作任何冒险”、“毫无策略跪着造反”类,显然另有其人,这在今天已经很清楚,就是当年引导学生“守规矩”的体制内“长胡子”类,和当时拼命和工人、市民、士兵划清界限,不准“外人”参与学运,甚至组织学生纠察队将泼污毛像的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三人送进监狱的学运领导者!
     对此种跪着造反的结局,陈泱潮预言道:
     “他们既脱离了人民群众,又遭到官僚主义阶级的仇恨,处境十分危险。一到决定关头,官僚主义阶级定将他们浸入血海!”
     这简直就是“六四”大屠杀的因果和场景描写!
   
     四十年前陈泱潮在预见“六四”类的悲剧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断言:对共产党政权,改良行不通。关于中国民主化的途径,《特权论》明确地指出:唯有革命一途。
     这个伟大的预见,再次正在应验。现在已经越来越明显:邓小平路线是中共党专制的底线,突破这条底线,中共就会垮台,因此三十年来中南海对于触犯邓共当局的任何事件,迄今绝不予任何“平反”乃至让步,“六四”二十五年来,作为邓共伪政权的继承人,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历届中南海统治者,不仅没有一丝一毫的体制改进,倒行逆施反倒变本加厉一再升级,“一蟹不如一蟹”,其根本原因正在于此!
     “六四”二十五年的今天,习近平一伙钳制言论打压异见人士二十五年来空前,宣告了“平反”类改良梦幻的彻底破灭,此有力地印证了陈泱潮《特权论》的预见:中国要实现民主,唯有对“修正主义官僚特权阶级”进行“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关于革命的方式,陈泱潮指出:有“宫廷政变”和大军区起义两种方式;因为“官僚主义阶级”有旧军队体系的反扑,因此大军区起义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在《特权论》中,陈泱潮对军队起义推翻中共专制是满怀信心的,他比喻说:中南海是纸老虎,对纸老虎用不着害怕,焚毁它只需要一根火柴。
     我相信这个比喻必然应验。百年前的辛亥革命,就是一根火柴焚毁庞然巨怪的经典例子:武昌的新军划燃了第一根火柴后,满清这个早该入土的纸老虎庞然大物迅即腾起熊熊大火,烧成一堆历史灰烬。
   
     那么,陈老先生既然四十年前已洞见大势,为何近十多年来反而一再向中南海寡头上书,吁请改良不止?吾百思不得其解。最近读了《南明史》张煌言传,忽而得悟:
     此大概是一种“明知不可而为之”的悲剧性情节。文人、诗人兼南明将领张煌言,早在1645年就悟出明亡清兴的天命,仍然抗清十数载,最后于1664年金门被俘,坐而受戮,算是“求仁得仁”,“尽人事安天命”,对自己人格有个交待。
     陈泱潮虽知晓中国革命必兴、中共必亡的大势,但不忍于中国将来付出的惨重代价,加上人老心慈,故一反常态,十多年如一日忍辱负重上书历届红朝皇帝。诚乃“黄天厚土,可表此心”也!
   
   曾节明 写于2014年六月七日于初夏纽约州
          
      
(2014/06/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