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曾节明文集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六四”二十五周年彻悟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正当习近平一伙把“反恐”的铁拳砸向民间反腐人士的时候,胡平等人却再次向着中南海深情吟唱“平反六四”的老调,此着实令人有“今夕是何年”之感:“六四”屠杀二十五年过去了,胡平等人仍停留在当年“跪着造反”的境界,竟无丝毫进步,这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眼见对“平反”的旧调,微词者众,胡平急忙抛出正名“平反”说的高论,主要理由是:“六四”翻案总得由政府来进行,他的“平反”呼吁对象,是中国政府而不是中共党系统——必须将中共与中国政府区别开来。


     这个理由完全是站不住脚的。胡平不敢否认的是,他呼唤的对象,就是现在的中共国政府(因为呼唤未来新政府是无的放矢);但是中共国政府并不是标准意义的政府,而是一个由一直中共组建、操控和独占的政府,因此,中共国的政府,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的职能机构,是中共统治集团贯彻其意志的工具;中共国政府的此种伪政府的性质,也由中共在中共国的特殊性反映出来:作为政党,中共竟无须在政府部门登记,中共凌驾于政府之上,甚至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
     试问:这样的极权党系统和作为它手中工具的“人民政府”,如何能区分得开来呢?更何况,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首脑,同时又是党系统的“常委”。。。“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形式普遍。
     胡平无视中共国“人民政府”的伪政府一党专制工具本质,竟以政治学意义上的政府和政党概念,来生搬硬套中共国的政府和其身后的极权党,进而发出“平反”有理的高论,这是把特殊作一般,显然是迂腐透顶和荒谬绝伦的。
   
     中共国政府怎么没有资格“平反”呢?胡平的追随者们振振有词的说:“文革”冤案,难道不是中共政府平的反吗?
     但我想请他们注意:“六四”与“文革”的本质一样吗?中共当局平反的“文革”“冤案”中,有哪一件是反对中共一党专制的案子呢?“文革”运动的本质,是中共专政派的内讧,而“六四”运动的本质,则是对中共一党专制的否定,因此,在毛派倒台后,新上台的邓(小平)陈(云)派可以给绝大多数“文革”冤案平反(但林昭、林希翎等极少数触动一党专制的案子,决不予平反),而中共当局迄今非但没有给“六四”平反的迹象,对异议人士的打压、对纪念“六四”封禁,反而变本加厉;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这乃是因为“六四”反一党专制的性质,突破了中共的底线!平反了“六四”,就等于承认自己政权非法。
     我实在告诉胡平等人:中南海那怕还有一口气,就一天不会给“六四”平反;当然,就象满清死到临头时抛出《重大信条十九条》一样,中共当局死到临头时也有可能急抱“平反六四”的佛脚,但彼时谁要你“平反”?谁信你“平反”!?
     “怎么?人是会变的,你曾节明又知道中共将来不会产生戈尔巴乔夫、蒋经国式的人物!?”胡平的追随者们咋咋呼呼地说。
   
     我实在告诉这些人:中共不是苏共,更不是国民党,赵紫阳的确算得上半个半个戈氏和半个蒋经国,但现在的中共决无可能产生戈尔巴乔夫、蒋经国式的领导人!
     何以故?君不见:“六四”以后,中南海集团早不是赵紫阳的继承人,而一直是邓小平的继承者,现在的发展趋势,离赵紫阳时期是愈来愈近、还是越来越远?因此胡平一班人现在还对倒退伪政府呼唤“平反六四”,岂非时空错乱乎? 
     因此,中共不可能平反“六四”,更不配“平反”“六四”。
   
     中共不配“平反”“六四”,可以用一个简单的道理加以说明:谋杀者是没有资格平反死难者的,也是没有资格还死难者家属所谓“公道”的,他们唯一具备的“资格”,就是接受审判!
     二十五年前“六四”运动,被剿杀于血泊中,是中共当局力保党专制的必然选择,前东欧国家变天的历史证明:当年如果不血洗,中国共产党的专制就会垮台。因此,当年“六四”杀人不是这个派那个派的问题,而是中共为保党专制的必然选择(当然,赵紫阳等个人,算得上专制的异数),而现今“邓六四”的继承者们、继续专制且变本加厉的习近平一伙,就是继承“六四”杀人事业的杀人犯“法人”代表!
   
     “六四”无需平反,而血债必须偿还!邓小平、李鹏不要以为老死就可以了罪,胡锦涛不要以为拍屁股走人,就可以逃脱追究。。。你们的罪恶家族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必被追究!当然,现在受害者和反对派暂时没有能力追究你们,但不等于今后中国的新政府没有能力清算你们的家族!
   
     诸多的神似都表明:中共政权就是满清政权的缩写版;当年康有为、梁启超十数年如一日地盼望光绪帝复出、呼唤满清平反“变法”,结果一直光绪帝一直未复出,“六君子”也一直未平反。。。康有为跪求“变法”、“平反”。。。不仅到头一场空,死时贼鞑子溥仪连个匾都不给,诚可谓自取欺辱;而孙中山一群人从来不要满清“平反”任何事情,只是要求满清垮台,事实证明了孙中山一群人很正确,也很高贵。。。革命党人“十仆十起”,“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吼声终于响彻云霄,汇成洪流,而历朝历代中最阴毒狡诈的庞然大物——满清殖民伪朝,在以新军为代表的汉族革命者排山倒海反抗中,最终象纸房子一样的垮塌下来。
     百年轮回,惊人相似;“六四”要正名,中国要新生,唯有革命一途;袁红兵、王有才等人已先后洞见了这一点;勿要说鼓吹革命者“口水革命”、“口暴革命”,毛泽东都承认:凡事必须先造舆论,鼓动革命就是准备革命!
   
     的确,经过满清、中共的二芿摧残、愚民,汉族已然积弊深重和奴性重重,但汉族不会永远做劣等民族,就如倾覆满清的,是肩系白布的汉族新军一样,不远将来推翻中共的,一定是汉族军民!
   
     辛亥事,必重演;共党亡,无可免!“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望着秦永敏伫立在武昌首义纪念馆前十八子星大旗下的风骨,我仿佛听到了在二次辛亥的枪声中,“驱除共匪,光复民国”的吼声响彻云霄,而各省独立,后清覆灭的历史壮剧再次上演!
   
   曾节明 奋笔疾书于2014年六月三日凌晨于夏热纽约州
(2014/06/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