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說唐樓]
崖文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輪迴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說唐樓


說唐樓


湘西 黃碩雄 2014年5月18日


陶傑很早就住在 香港的「唐樓」,並緬懷其空間寬敞,好處多多,大概有今之「現代樓房」不如昔之嘆。


筆者約在1948年由母親背負著來 香港,大概是住在西營盤第二街地下。那時候筆者的大小二便是包著布片,按時按候有人更換,印象模糊,依稀可知;當然亦少不免會在街上放下一「包」或經常撒下多「泡」的,而「童便」、「人中白」皆可入「葯」;祖國未來主人翁仰慕大英殖民地,來到 香港隨街撒下大包小泡,可說「百無禁忌」,屎為「財」嘛!


香港食環署洗街車及多名工人,經常清洗街道,所見尤以跑馬地高尚住宅區最勤。陶傑講足三天高官「包容」之道…,數臭國內帶同子女來香港認識「民主法治」有愛心的家庭;因為隨處大、小便,被說成散播惡菌,類似歐洲一場「鼠疫」即將爆發,十足無聊;如果禁止 陶傑一類人士通過大氣電波或其它媒體,散播不負責及不健康的言論,則又有傷「言論自由」。


往昔醫學未倡,曾見有慈母因孩子流鼻涕或「便秘」,是用「咀(嘴)」吸啜為之通一通的。現今西方同性戀者,玩到無得玩,「公開」搵個「屁股」來搞鬼,真是差之毫釐。還要「立法」,即使「反對者」是少數亦變成同意者,使我們聯想到「同性戀」合法化,多性戀的人,就有理由找老婆搞搞新意思,「性者」陶傑最為賞心。


想當日老懵懂八萬五建屋。陶傑報章撰文,大氣電波痛斥至烈,而今樓價高企,反觀老董雖有遠見,可惜 陶傑並未有為此撰文及以片言隻字經電台為「失誤罪己」,陶傑「咀妓之徒」可見。


對正西營盤街一條斜坡車路,曾見過有製「油紙傘」及「大麻繩」手工業。亦見過傷、盲的國民党士兵。至今仍然記得有些蹲著的人,據報章說「一江山」。及後,或是局勢穏(穩)定,晚上沿著路邊擺放著一排紅色的「人力車」。從這裏可以看到大海,泊著大洋船,浮光點點,亦有星星的倒映,煞是美極。今天「石矢森林」,海水污染,魚蟹不長,的確不復當年;此亦為世界各大都市的通病。


應該是在五、六月熱天時,就有很多蜻蜓隨風飛舞,蝴蝶則較少。迎著海洋風,蚊子亦較少;但垃圾房布滿蒼蠅;因有「鼠疫」煤氣燈柱或電燈柱掛上老鼠箱,箱內載的是「拉素」、「滴露」一類毒氣攻心的葯水,讓死鼠、活鼠、過街老鼠可以進行浸禮。


印象中,對上一條街有一間公廁是在地底的,很臭,經常洒石灰,退褲蹲下大解放,例有金蠅、大灰蠅向著光滑滑的屁股親吻。愛住唐樓的 陶傑最是得其所哉!


再左邊,有一間「真光戲院」。放映黑白電影,最熟識的名星:紫羅蓮、林妹妹…。西部牛仔片是以槍殺「紅蕃」為榮;後來才理解到母親不讓看的原因。陶傑「崇優」何以不講講美國白人在當時用「新式鎗械屠殺手持石斧、鐵斧、弓箭的紅蕃」。記得當時的「紅蕃」一走過邊界,白人就停止追殺,「紅蕃」就以勝利者的姿態狂呼;今天的美國統治者比較他們的祖先(傳統英國人)惡劣,全無良心判斷、更無法律可言;籍日本軍國主義者的偷襲,以先下手為強,為法…。有婦身穿闊裙袍,僅露2眼,是彼等習俗;陶傑稱頌美國輸出「民主法治」改善不良陋習、制度…,因而贊同出兵他國;但卻反對 毛主席輸出革命,幫助阿、非、拉人民自救。陶傑贊揚美國支持猶太復國主義者,改變現狀,屠殺巴勒斯坦人;卻又反對有能力收復東海、南海主權的「唯一合法政府」改變現狀,通過大氣電波傳播「謬論」。在對手並無新式武器,美國已先投放飛彈,並累及無辜者;何異於屠殺「紅蕃」相同。主張首先使用核武;發展太空戰;監聽他國領導人談話…;這正正是隨意任搬「龍門者」。


在我的記憶中沒有看過有關黑人的電影。


陶傑亦最推崇日本人基因好,質素高,英國人、美國人更甚…;中國人是小農劣等民族,基因至為醜陋…;但 陶傑知否 日本幕俯長達八百年征服「蝦夷族」,從 明代搶掠「支那」海疆,由是有抗倭名將 戚繼光。近百年列強侵凌,割地賠款…,內憂外患,民窮財盡。廣東海豐老人說,饑荒連年;母親說馬家名門,大、小婦孺節衣節食…,是時潮州人就以「慳吝」著名於世。英國「國旗無落日」海盜皇國不說,今天美國掠奪世界石油資源眾所周知,以掠奪他國人民自肥,是為優等民族,而稱被掠奪者所成受的災難,由是貧窮落後,是為劣等民族,陶傑良知安在!當日「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陶傑的父親都從「左」,何以至之!屬令致之!


一位曾在日本留學的女教師說,穿「和服」是不穿底褲的,方便隨處大、小便,還要孝敬大戶人家的門口,才合禮數。


筆者住過多處唐樓,印象最深刻是在德輔道西誼外婆的住處,面對電車路(即現:德輔道西九號會達中心),她是郭家的四奶,住的是尾房,不足1百平方呎闊;掛著一張大型老年男士相片,應是從未見過面的誼外公了,聽說是以扛「竹升」當「苦力」,後發跡成「義發運輸公司」,戰時日本強徵用他的貨車,日漸衰落;我還看過大大一箱箱的「日本軍票」,至今「大和民族」拒絕贖回或償還,証明「基因」焉得不優秀。之後是廚房,當時是燒柴、燒炭的,雖有一個巨大三邊形的鐵罩,嵌在頂頭直通外道,但煮食時仍有很大的煙,故全間都是炭黑色,及烟至其它人住房間的天面亦較黑沉。當時沒有雪柜(櫃)、冰箱,房間的天面相當高,吊下一條鈎狀鐵線,掛著一個有蓋竹籃,竹籃是放「餘羹」的;已是非常巧妙的在竹籃上設置一個盛水盤,不讓螞蟻通過侵食「廚餘」,但當「盛水盤」乾涸不能淹沒蟻群,蟻群便迅即來找食物,舉頭一望就會發現一條長長的蟻隊。


當時的「床板」是由一棵大樹用人手鋸成的,在紅磡如今是學校、車房…,昔日仍是海邊,就有人在此鋸木;木柱粗過人腰,斜斜的豎起,一塊長過半邊木門的大鐵鋸,下面躺著一人,木柱上站著一人,上下一來一往的拉動,相互更替,如是鋸足三、五天,才把大木鋸成木板,又三、五塊拼成一塊,而成「床板」,鋪上草席或竹席安眠;大熱天時,半夜就有「木虱」到來吸食人血(吸血後如豆大,缺血時扁如紙),因而痕癢,起而捉虱,這些木虱就會鑽入木板的裂縫或小洞裏,於是乎舉起木板,猛力直撞地下,一些木虱就被震脫而落在地上,以手指把牠壓死,發出「血腥」臭味。但看不到的「蟲卵」仍在深處,數天之後,孵化又起而侵犯,周而復始;是時未聞有殺蟲劑。直到有經消毒處理壓製成三分「夾板」用作床板,亦普遍使用殺蟲劑,此患才絕跡。陶傑未嘗此滋味,未算住過「唐樓」。


沒有廁所的唐樓才配稱「唐樓」。它是用一個約呎半圓周,高約3呎的木桶,上置一大蓋,蓋的中央開一洞,大小約9吋既適合屁股蹲下,又要方便肛部的排洩,然後蓋上一洞蓋(小孩亦可再開一洞蓋套上);我應是在6、7歲時已有強烈氣味感而享用的,第1次打開洞蓋,一股初嘗「榴槤」的香味直撲鼻來,久而久之習慣了,仍覺其臭難當;奇怪!一個密封能夠滴水不漏的木桶,仍然有「屎(殂)蟲」濡動,間中亦有蒼蠅飛舞。半夜時份就有人來倒「夜香」,當然我是經常被這「香熏(薰)」醒的,「唐樓」有何緬懷之處。


唐樓亦沒有沖涼房(澡堂),記得「公廁」是有沖涼房(沒有間隔的大堂),在紅磡見過有間隔,有一排水龍頭(有熱水),下有一個橢圓形的大木桶,可讓一個成年人蹲下,當時沒有細菌傳染病的認識,一位沖完又到下一位…。另外有一些較矮的圓木桶(約1呎高吧!);依稀是與舅父在西營盤到這樣的澡堂,但在德輔道西,是在狹窄的廚房自己洗澡的,有時誼外婆給我洗洗。電燈很暗,記得有一次還在門的小破洞偷窺到少婦沖涼,年紀太細,止知不是好事,就退回房中。或者 陶傑得其所哉!


今天最旺的旺角西洋菜街,當時仍有農地,那些「糞池」都是非常恐怖的,農民卻視如龍津玉液,經過多日露天發酵,倒入清水,再以「搞屎棍」混稀釋,一瓢瓢的倒放在二個大木洒(灑)水桶中,用以灌溉作物。裁種成的,乃是今天所謂高價有機植物。


及後,國內逃荒、逃亡者,在山嶺搭建鐵皮木屋,港英政府供應水、電…,以木蓋成清倒的公廁,保持衛生;而其甚者還養豬、養雞,糞便更是隨處,小小「童便」何足道哉!


在西環見過一些「劏房」估計止有六、七十平方呎;在荃灣見過「籠屋」是非人居所,但水電俱全;現今大城市的房屋普遍都狹小,可能會有雙人太空艙應世,與「唐樓」各有千秋。


註:呎吋大小未必準確。


時年六十九康於屯門。

(2014/06/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